目前分類:[花邪]傳世-再見後系 (4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露天下單頁

傳世

 壹、眼見為憑(黑眼鏡視點)
  「您最好看看更專業的眼科。」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終、傳世恆久
  等窩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任筆記落地也懶得撿起時,我渴的只想喝水,但還真是沒點力氣。居然還是由名義上「休養中」的小花替我弄點涼的。
  「如果你再住院,別跟秀秀講理由。」
  喝點水後有力氣,我第一時間說。
  「這點小運動不至於哪!」小花坐在沙發側笑得賊:「倒是親愛的,你的體力這樣可不夠。等瞎子特訓時你就知道了。體力這玩意兒,要練到『深藏不露』。」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十七、重頭做起
  沒幾天我又被黑眼鏡「約談」去,據他說,他要「搞清我能做學生的底本為何」,然後就在我身上亂按一氣,還講些不明不白地說他用這方法理解世界--我心裡倒是確定他是要培育「全盲後的討生活方式」,有心想用個「小花的戲班多安個鼓樂手」做條件看可不可以釣他認真點教學,不過回頭向小花問時,他卻抵死不肯,說他家小格局,容不下那種大角色。我們還因此小爭辯了些。
  後來是小花跟我說,那些「洩露天機」的人,自己必定會遭到天嫉,這也是為什麼過去江湖上賣卜者都要打個「拿錢消災」的口號,表示自己只是不得不辦事的身份。但即使如此,窺到天機的人行為上一定會設法趨吉避兇,若是德行足夠也罷,但德行不足時,怎麼躲,也無法躲過上天降災,而且因為蓄意逃躲的避罰行為,災反而更重。不單是本人,家人、走太近的親友也都會受到影響。
  「你是說,就像《了凡四訓》裡一再提的,人們的行為使他們的運改變?」我納悶:之前是武俠,然後是宗教,究竟在演哪一齣?
  不過霍老太當年唸叨著的「報應」的場景,我還記得清楚。在她拚命也要去廣西巴乃的照片傳送給遠在四川的我們時,我也曾經想過,這些搞盜墓出身的一個個也賺到夠富了,夠花幾輩子的錢還不夠用?最後沒見壽終正寢的!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十五、拜師學藝
  長白山,終極之地。
  我記起了一些事。
  有某些環節,讓我漸漸想通。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七十三、心淡如水
  真正的幸福是察覺不到的。
  雖然那些打著「婚姻專家」名義的人說的話我是聽聽而已,不過,在小花為了護我而又住院的時候,我真的有感慨。
  秀秀還是頭一次對我大發脾氣,在醫院病房外探過小花就立刻撥手機,在那頭用她最能不驚動美貌的情況下將我狠狠數落,讓我見識她如今身為「秀當家」的魄力!我倒明白我爺爺當年為什麼要跟她奶奶保持距離了,真女人兇起來實在是抵不住。而她直怪我不好好珍惜身邊人,只顧著追謎底。我知道她說的都對,也只能摸鼻子道歉,然後乖乖由她去盡兄妹之情的顧小花。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十一、最後一趟
  坐上車,二叔手下不等吩咐便踩動油門,往最近的縣級醫院方向轉去。
  自小住杭州,這幾年店又開在西湖邊上,從早到晚看這片文人唱膩的湖光山色也已經夠久。但現在,坐在乾淨車裡,確定小花沒事地閉目養神,再度透過子窗看出去時,第一次覺得車流進入的大街沒像往常熙來攘往、一窩蜂的觀光客奔波也全成了和藹可親的對象!連優氧化過度的湖水跟太過現代化的雷峰塔都溫馨起來。
  還能回家。
  這一想,我又轉頭溜去看小花,看他一手扶膝,一手按胸,慢慢吐納地整理自己。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九、象喜象憂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黑眼鏡:「小三爺,您要再跟咱『相看淚眼』雖然無妨,但小的還想多活幾年--咱家只剩我一人,還沒傳宗接代前可死不成。這裡殺氣深重哪!」
  難道是小花?
  我打心底有臉紅衝動,但這種情況爭論倒是欲蓋彌張,只好努力忍住,正要顯現沒事的樣子時,我聽到一個聲音道:「殺氣沉重,也許不是花兒爺的氣哪!」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六十七、何苦來哉
  背著二叔走,我有些氣喘。畢竟困了幾天,吃的也不多,只是憑著股怒火努力。
  好在往原先麒麟廳的地道並不長,只是要爬上去。
  回到頂頭破了洞可以直通麒麟廳的地底,我看到那條繩子,不知是被剪斷還是因為之前機關移動所以重新拉高,只有短短一小截在洞口,跳還不能拉到,除非靠小花的身手。
  正想著,卻見小花沒往上走的打算,而繞過地下被水沖完血的落石,走向麒麟廳那側滿是麒麟畫的正下方牆面。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五、虛與委蛇
  小花回到身邊固然很好,但他一路下來說的話讓我越來越奇怪。
  「等等。」在他說出黑眼鏡跟他的計劃時,我立刻問:「我搞清楚:你第一次離開時,知道有要引出的人?我們是陷阱?」
  「我不會拿你當陷阱的。」小花扯扯我濕透的衣服,不計冷地環住我:「瞎子本來估計人會從下面來,所以我們相信地面安全。只是,真沒料到同時間來那府的人如此多。恐怕最初的賞花宴,就佈局了。」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三、時間之外
  黑眼鏡走進廳時,我都在糾結哪些橋段問題,小花倒已經站挺,渾若無事地捲起袖子:「既然你也來了,該將東西處理好。」
  「很必要。不過看起來我不是第一個!」
  黑眼鏡溜過我身邊,觀察似地道:「印璽不在,那最後的盛物,大約也不在。」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一、披肝瀝膽
  一瞬間我真懵了,又叫了兩聲二叔沒人應,心裡奇怪,心說莫非二叔人進入牆壁裡?
  有過巴乃經驗,我對「壁中人」倒不會太驚奇,只是想,二叔究竟出了什麼事?是不是該叫他手下進來幫忙找?
  想著我就重新出廳,按剛才看到的位置找人去,心說多說弄點水火之類,沒想到出外去,之前看到人全都不見。
  能去哪裡?我按著機器尋找,只見光點仍在我剛才推測的長廊門裡,便走上長廊,試著喊了兩聲名號。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九、天地悠悠
  看小花身形靈便,滑到地底後就順著黑背消失的方向追去,我想跟上,卻是有心無力。加上二叔手一伸就攔住我:「雨臣去就好,你去只會讓他分心照顧,沒準還添亂,留在這安全些。」
  --二叔您這可瞧不起我!明明你也看著我拖過小哥和胖子出巴乃水底的。
  我想說,但二叔大體評價沒錯,看來,除非我好好去修練自己(也許叫小花教上幾手),不然二叔是不放心的。想想小花也帶了東西去--二叔帶的包裡絕對有齊備物品--暫時不用擔心他,倒是這裡果然是替「看守終極的人」看管傳承的地方,除了那府的人外,其他人等閒不易進來。現在來了,找空研究看看也好!聽黑眼鏡說,這裡留著歷代「張起靈」資訊。我上回在巴乃水底忙著救人沒空看,現在倒能瞧瞧。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五十七、變數忽起
  如果連小花說過「還可以信任」的黑眼鏡都可能暗中耍鬼,我真不知道除了我家人、小哥、胖子和小花(也許添個秀秀)外,還能信任誰,只能將小花摟抱緊,在斷袖逐漸燃完的光線裡,看著他沉睡中低低的睫毛。
  光滅了,不過外頭月色大約不錯,淡淡的夜光透過「紙」窗,使這間密室不算太暗,較近我這一側的麒麟倒都還能看得清楚。
  看到麒麟,關於悶油瓶家族的資訊又重新起。
  說起來,四川山洞裡,被犼追逐的斷臂人,以及在他們另一側,跟犼一起包圍著斷臂人的少數民族,他們究竟有什麼關係?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五、似敵非友
  「那府負責看管歷代守護封印者的輪值表,也負責紀錄歷代看守者約略生平。」
  發呆中,我聽黑眼鏡的聲音--難得沒在笑:「除了本家的古樓外,這裡是留有惟一紀錄的地方。這上頭每一頭麒麟,隱著每一代『張起靈』背景,如果紀錄屬實,背後應該都有暗書可查到生平。換句話說,他們有認可每代看守終極者的資格。」
  終極?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三、黃雀在後
  看出壁畫意涵後,我感慨人類還真是沒有進步:前仆後繼求長生,究竟有沒有好好活在當下?
  不過話說回來,這壁畫如此解讀,合理嗎?就算合理吧,那,被「吞後重生」的人,記憶或人格上,究竟屬於誰?
  我問出來後,小花認真地思考片刻,道:「如果這種重生法存在,活下來的應該是最初吞了蟾蜍化蛇的人。不然,沒用處。雖然外型會因所吸的精血而改變,但看出來,造血的功具--也就是脊骨,仍是原主人的。」
  「而脊椎沿延著腦幹伸下來,所以保留的是原主人的腦,也說得通。」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五十一、暪天過海
  對我的疑問,白老闆只笑笑:「雖然早聽說吳家小三爺好奇心異乎常人,不過這點事倒沒怎麼緊要。」
  又來了!
  對這些老是不將事情痛快說明白的人,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想想還是只有小花一個人肯對我全盤托出,果然還是小花好。
  欸,等等,我拿這做比較做啥?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九、有生之年
  看到小花突然出現,我已經不會驚訝。
  雖然是情勢危急,但說真的,在看到小花衣衫碎斷中透著鮮血滲出--這場景我曾在四川看過類似的,當時只覺小花太瘦,傷口太猙獰--莫名心跳加速地感覺:原來小花真的很帥!
  至少現在的畫面足以使我回憶裡比重不小的可愛模樣天平傾到現今當家霸氣。
  不對!小爺在分析這幹嘛?先搞清楚他在做什麼吧!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七、廬山面目
  沉默中,我看到白老闆手往壁上摸索一陣,大概關了導音管的密門,立刻,室裡安靜到沒能聽到聲音。
  雖然有點突然,而且聽到不宜聽的事也不好--但聽得突然,斷得也突然,我有點疑惑。
  小花跟我談過的事不多,但我知道很多事並非沒有發生,而是他替我擋住。
  總是,保護我。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五、故人相逢
  面對一人獨在密室的情況,我想了陣子,又聯想起胖子。
  胖子破謎題的方法相當簡單:列舉、嘗試、刪去。
  以我現在的情況,也可以使用。這裡頭顯然往上頭的方向最明確--但被小花關了,應該是不要我走這條路。
  而其他四面裡,按胖子會說的: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三、出其不意
  想到觀光客年年增多的西湖下頭也能有這些事,我已經想得煩了。雖然希望小花是推測的,但聽來挺有道理。尤其小花解釋「現在想想,二爺會定期受邀來那府,極可能是想尋找當初他們沒找到的東西,只是在大盜墓後就再沒人查詢,才淡成單純的唱戲」,真能全串在一起。
  「不過,如果東西不見了,怎麼都沒人發現?」
  我想了想很久後,問小花:「原先我們假定是大佛爺跟二爺他們盜走的。那時時代亂,後來又有破四舊的思潮,那府也許沒空管,只能忙著保護上頭的門面;但如果是汪藏海時代就偷走,總不可能沒被發現吧?」
  「沒錯,應該是被發現。」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