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千秋之後有因由(親+子合區?)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月影
英國雖然是中高緯區的溫帶海洋型氣候,但每年暑假,總有一週會特別炎熱。所以至少有一個禮拜,新聞播報員或電視頻道都會播出「教你如何製作清涼飲料」之類的節目。
那是指,有麻瓜電視的時候。
懶洋洋地趴在同居房屋的瓷磚地板上,一頭褐色的巨狼「很沒狼味」地伸著舌喘氣。
今晚的天氣太熱了。是那種連夜風都悶悶糊糊,吹得毛都黏在一起的溽暑夜晚。一般人如果不是家住更高緯度的北方,可以有高山涼風涼快些,就會是關在自家裡面吹冷氣--當然,如果是沒有魔法血液的麻瓜,只能用這類「科學」的方法;但,如果是身為古老魔法學校:霍格華茲畢業的巫師,揮手來片冰雪咒之類的,會立刻清涼些。
但,在月圓之夜,不幸被詛咒磨難的狼人,卻又兩者都沒有。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九、賽佛勒斯‧石內卜的魔藥實驗
跩哥是我老朋友:水仙與魯休思‧馬份夫妻的獨子,因此,我一直也視他如半子一樣。不單是因為我跟馬份夫妻是同學兼朋友,更因為在黑魔王統御的歲月裡,他們都完全地支持我。跟卡卡夫那類膽小的,一碰到正氣師就軟腳的人不同,魯休思他們雖然也會閃躲於黑魔王暫離後的那段歲月,但基本上他們還是效忠著;但和貝拉‧雷斯壯那類全心狂熱者又有別,魯休思夫妻,仍是很照顧我。
至少,魯休思當年,敢為我改良「控狼劑」一事的動機上向黑魔王發誓清白,甚至願以他們一家三口為擔保。在這情況下,我當年,應水仙的請求而為跩哥立下「不破誓」,倒顯得微不足道了。
我有時會想,水仙和魯休思,難道當年還是「食死人」時,他們完全不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也許他們看不到我在魔法部和鳳凰會成員的面見(畢竟那該死──而且已經死了──的布萊克等人也不知道),但是,身為「引薦者」的魯休思,應該很早就察覺我在「研究狼人」這專題上的異常執著吧?而在黑魔王消失後,魔法部立刻出現了「縛狼汁」這種改良過,但基本架構極像的魔藥時,他們沒察覺過這藥為何會出現嗎?就算,當年看不出來,但在黑魔王二度回來時,路平那個只顧死黨的笨狼人身份當時也揭穿了,而從海格的歡天喜地慶鷹馬飛走時,也早將我有調藥的情報洩給全校──為什麼在墓場裡,他仍沒有提起過呢?
因為,他是真正當我是朋友吧!
雖然,我知道「惡劣二人組」當年笨到不相信那個死心眼的狼人是很蠢的事……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八、哈利‧波特就職之前
「嗯,我想呢,您是誰我們大家都再清楚不過了。」
錄取公佈當天,我就接到馬份家的經理來請:「這裡有老闆渡假前已經立好的契約書,上面已經有附契約咒,我就是見證人,您的資格符合,能力顯然也遠遠超過其他應試員--我可要實說,『縛狼汁』那一題,連我在魔法部工作的表妹都未必會呢!不過您實在太優秀,不愧是能打敗黑魔王的哈利‧波特啊!」
說真的,佛地魔也不是只靠我一個人就打敗,不過一般人都喜歡這樣崇拜「名人」,好在我從十一歲就已經忍受夠多這類事,連榮恩有事沒事拿我打趣用的「哈利‧波特影迷俱樂部」我都能忍受,對這經理的刻意結交也可以忍受下去。
不過,看他的表情,似乎還有別的問題,趁他沒問題前,趕緊立約,然後找路平教授去,才是好事。
我就這樣,在立了「契約咒」的羊皮紙契約上,已經寫好的「杰高‧馬份」旁邊用魔杖畫下自己的名字,據妙麗說,這名字在我還不懂事時,就已經被魔法世界的人傳的耳熟能詳。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五、賽佛勒斯˙石內卜生氣時的安撫者
身為被魔法部定義成「M.O.M」五級的魔獸:狼人,向來是我不太開心而有些自怨的由來--當然,那是在進入霍格華茲以前。
認真的想,因為狼人的身份而延後幾年,直到有被譽為「廿世紀最偉大的巫師」阿不思˙鄧不利多當校長時,我才成為他的學生,反而是更好的!因為鄧不利多是心胸寬容而有包涵的人;而因為晚兩年的入學,才能夠和差不多是建校以來都算得上排名前五名之內聰明的天才學生:詹姆跟天狼星結為至交;更因為這體質,才會在學校中,相遇、結識--到如今相隨的人。
當然,我個人是可以大大方方地說(而且我想,多數人也會承認),賽佛勒斯實在是魔藥學的天才,就像哈利告訴過我,他六年級「撿到」的賽佛勒斯課本有滿滿的「偏方」,比「高階魔藥學」課本教的不知好上、簡易上多少倍。因此後來對我們的事,他是最先因被賽佛勒斯製藥的專才收服而贊成的--比妙麗的體貼還快。
這點我是聽挺高興的,畢竟,多個會調縛狼汁的人,也許賽佛勒斯就不會太辛苦--不過目前哈利雖然常「拾獲誤落在客廳沙發的筆記」而學了不少調理步驟,卻也還沒實際為我調一次。每到這時,他往往像他父親一樣,老神在在地道:「路平教授,我不是不調,不過呢,我也知道有人需要用『得梅林勳章』的藉口來做藥,我還是不要打擾他的樂趣才好。」
「也許,賽佛勒斯這輩子最大的希望就寄託在上面呢!」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三、跩哥.馬份的疑慮
從經理手中接過一覽表,跩哥.馬份不覺自得起來。
上面清楚載著自己成功的投資,看來這批產品的淨額很夠再設計新的城堡。母親才提著,要為自己的新婚買棟別墅,如果考慮到要請母親及教授一道做蜜月渡假的監護旅伴(這是貴族家的傳統習慣,反正住所大,多幾人也好沒事閒聊),那還得考慮實驗室。
「這批寶石買下來。土地投資十萬股。」指示著經理人,貴族性傲氣不由自主地流露時,感覺得到周圍人稱許的目光。
「就這樣。」
交代完畢,跩哥.馬份提起手杖往原處走。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九、賽佛勒斯.石內卜心情不好的時候
葛來分多的一群,都是不會看臉色的笨蛋!
對於醫療孔亟在前,故友魯休思.馬份之子邀請在後的情況,石內卜正覺得不快,此時聽到那個紅髮衛斯理家族小兒子榮恩在蠢笑時,心頭無名火冒起。
如果在學校裡,他會扣他兩百分再加掃水溝勞動服務,可惜現在畢業後不能懲處,才會讓他們如此沒大沒小。在談重要事時突然出蠢話,不用說,只會加深自己決心。
「走,跩哥。」石內卜定了主意:「我們先去競標吧!你要送母親的禮物比較要緊。」
褐髮人在此刻不識趣的喊聲:「賽佛勒斯,那哈利怎麼辦?」更令人頭痛。在跩哥和魯休思如出一轍的銀灰色眼睛注視下,回答幾乎不用考慮:「他還沒死,不是嗎?等個兩三小時也不要緊。你擔心的話,找急救小組比較快。」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妙麗.格蘭傑的對談智慧
「妙麗,你沒事吧!」
才梳洗畢,在休息室清清靜靜地吃下這次與會的第一口蛋糕,聰明用功,躋身現在魔法界裡新一代傑出學者型女巫的妙麗.格蘭傑無奈地放下手中叉子。
看來不能好好吃蛋糕了,她很喜歡藍莓起士口味呢。
待看到衝進房中的只有兩人時,更覺得頭痛是必然的。
「哈利呢?」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同人大神令:我們不是對抗原著,而是要找出真相。

 S:如果真相有異呢?

  同人大神:哆拉A夢的如意電話亭好用!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三、雷木思.路平的生活觀察
雖說是春天的天氣,半夜還是有著涼意的。
由於慣例晚一步沖澡,因此很多時候回寢室,賽佛勒斯都先睡──嗯,其實我明白,他有時還沒睡也非裝睡不可,畢竟在這類時刻,他會刻意避開立刻的面對。
好在我也習慣──對賽佛勒斯的彆扭,還是別要求太多。我覺得,如果詹姆或天狼星在世,能看到今天的相處情形,他們才真的會「驚為天人」。
可是今晚,賽佛勒斯居然很難得的,沒有入睡,反而靠在床頭櫃,對著羊皮紙寫信,寫幾句就停一下,望過去,整片羊皮紙被他塗塗抹抹,非常少見。
「你要寫信給杰高嗎?」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隔代
一、哈利.波特的拜訪
你知道身為一個「名人」的滋味嗎?
我,從來不知道,「哈利‧波特」這個名字,可以這麼有名。一直到我十一歲那年,因為收到魔法學校──對,就是對一般人而言,好像是在童話故事裡才會出現的巫師社會的學校──霍格華茲入學通知,告訴我原來我是位巫師,也是使得當年最可怕的黑魔法師:佛地魔消失的人。(雖然,那是靠我母親保護我的力量)。
不管怎麼說,我好像從入學校開始就很紅,紅到很令我討厭的地步。你能想像自己會有堆莫名其妙的學弟學妹組成影迷俱樂部,然後成天被看你太紅的人瞧不順眼而受一堆冷嘲熱諷,每年又還定期碰上佛地魔和他手下食死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而整天在胃痛嗎?
尤其使我胃痛的,是我們學校的那位魔藥學教授──我習慣照教父天狼星的叫法,私下用「蠢傢伙」來做為他的代表,可是,我的教父在我五年級時,去到我已故雙親的那個世界了。所以,現在,我最親近的長輩,除了母親的姊姊,也是我惟一的血親德思禮姨丈、阿姨,以及我最要好的朋友榮恩‧衛斯理的父母外,最常聽我說話,以及回答我許多關於我想知道的我自己父母往事的人,就只剩我父親及教父當年的好友,也是我三年級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雷木思‧路平。──而在路平教授面前,我是無論如何不能夠用這名詞來稱呼他的。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

 

 

「原來如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
「該死的波特,在夢裡也要嘲笑我?他還沒死透?」
裹緊棉被,石內卜閉緊眼睛呢喃。
自己不是少做夢的人,但很多時候,自己做夢都像是麻瓜坐著看電視一樣,用一種局外人的角度看待﹣﹣甚至,有時夠恢復體力,自己還可以在惡夢時硬生生令自己醒來。
昨晚卻是個完全難以掌控的夢。
從學生時代就處不來的詹姆.波特﹣﹣惡劣二人組之首,怪的是這回他的死黨沒出現﹣﹣莫名其妙從一個夢裡來了,好像還拉自己喝下午茶(跟他喝什麼茶啊?),然後有說有笑,又謝自己救哈利(天曉得,那只是不想欠人情而已),又是謝自己照顧路平(有沒搞錯?是在做魔藥實驗!)最後又大誇自己犧牲的精神,聽得自己耳朵肉麻不過,甩杯起身時,他卻又喊說要說最後一句,自己忍耐著聽,居然聽到他祝什麼百年好合?氣得是立刻走人﹣﹣猛然絆了跤就醒來。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耶誕夜驚魂
在麻瓜不知的魔法世界裡有這麼一個傳言:

最快樂的人,在死時沒有遺憾的巫師,將不會留下靈魂,直接前往另一個世界。
所以,駐塔霍格華茲的幽靈們,都是留有遺憾的人。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