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祖世代傳說研究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十一、被喚起的咒語
信,是絕對力量--
在西羅馬帝國時代巫師,因見證堅信著「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福音,就能面對被猛獸撕裂亦無畏懼的信徒,而發明出了一旦使用能夠絕對交互能力,但絕少人能夠使用無誤的魔法:誓信咒。
貞潔咒、誓信咒、不破誓--都是生命為交換,得加深法力,保護著因魔法施展的雙方。
而這類咒語的共同點,便在於因生命力的交換,而會敏銳地感知到對方有所危急時,以付出去奪回,有點像過去施了「忠心加強術」的臣下以憑藉此點救回自己主君的例子。
不過,不太相同。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九、變天的季節
結伴旅行日久,也習慣輪值守候的入睡慣例,若不是個子高大的友人在幾天悶氣下硬要枕在膝頭睡才能安穩,倒沒有什麼麻煩;好在,經過半說理半開導下,總算以坐在床沿邊看守即可的情況坐定。
不過,想在日出前親自調查附近的計畫,顯然得改變。
讓銀蛇代自己去戶外探索下,又得注意不吵到補眠者的沉睡,此刻薩拉札只能凝視著天色,默想最近讀過的各式藥劑配方;接連想起,長匣盒、冰咒──
這場有點令人麻煩的騎術大賽……
「!」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封印的地底冰道
雖然因是試煉安排,扣除沿路破關時間後,最終地點距族群不過十數里,但在最後一刻放棄使用飛馬以「鍛鍊自我」的理由,卻讓兩人到天黑才回到部落。
在正式騎術大賽還沒開啟的前夜,商人們已在族群中心場地各擁營火的說笑或販物,沒有人注意到匆匆趕往主塔的青年。
「希望我來得及跟奇老報告。」
在進了族內就丟下「我先走」一句話,跟著展開真正腳力衝往主塔的動作迅速,絕對是跟不上的,薩拉札索性在將銀蛇藏入懷中後放慢腳步前行。
就因為這一慢,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人。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五、被破壞的典禮
由於是北方的夏季,夜晚來得較遲,在餘暉完全消失,已是水瓶時過一大半。
有些晚了。
薩拉札習慣性地將書闔上才抬頭,身為「客人」,雖然外頭夜涼引勝,倒不便在外頭已是星光淡消的月夜裡獨自出門。
「高錐客為了比賽跑去忙也還罷,怎麼連老師也還沒回來?」
逗著盤在自己腕間的銀蛇,黑長髮青年自語的聲音在夜間消去。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三、亦友、益友、易友?
「的確是不錯。原來就是那位詩人,我很喜歡聽的一些創作歌,就是您的作品。沒想到還是挺年輕啊。」
族長和悅的聲音,在北方高地中心石城屋裡響起。
「大人厚愛,不過是走得多,見得多,就沒事做做唱唱罷了。」跟著引路青年來到一群都是威嚴肅穆人士集合的大廳中,顯然真如自己所言是見多識廣,哈德雖是市井小民的身份,態度卻能適中,措辭也合度適宜;相較其他幾位商人或表演者起來,自然俐落。
「是由葛來分多引薦的吧。」身為族長旁管理文書官的中年人看著手中文件,又看到靜候在門旁立著的青年,道:「好像還有另一人是由你帶領入族內。」
「是的,伯格爾大人。」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果有因(?)

「好精采的一記。」樹上的「美少年」喝采。
「我,我不知道。」
嬌小的少女怔怔地望著一群軟倒在樹下,昏迷不醒的人:「他,他沒事吧?」
「哼,那種仗著幾個臭錢欺負人的老闆都是活該。」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冰海魔女
一、遊人還鄉
「騎術大賽?」
正低頭讀書的人抬起頭來,望向眼前高大的赤髮青年。
「是啊!最近在城裡旅舍收到四方傳遞驛差的信,我才記起來。也有快三年沒回去,都記不得這件事了。」
「一群人騎馬沒目的的跑來跑去有什麼意義。」將書頁做了記號後闔上的黑長髮人嘆口氣道。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所謂友情(?)
一:賞罰分明-高錐客篇
風馳電馳的速度、奔流而過的雲彩--
騎著能飛翔的魔獸,實在太美好了!
「海加小姐,您覺得呢?」
在魔獸落地後,駕馭者矯健落地,屈膝行禮,牽著前座的女性下地。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七、城破
很靜,很靜。
自封印了巫毒,金蛇又死之後,沉默就一直持續。
其實,也不能說是沉默。
施「鑄靈法」,必須全神貫注。
鑄靈法,是將具有魔力的魔獸火化,並以新鮮血肉為予火神的獻禮,將其鎔於具有魔力的器物上,此法可借魔獸之力鍛造成新的術具,視魔獸的能力而增強術具功效。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十四、封印
──這,就是那個巫毒人偶裡的封靈用咒術世界?──
高錐客自語地,望著自外頭看不見,裡頭就是廣大異常,而且滿滿自己沒見過的異國文字畫成的術圈。
「這是很高深的魔法,我目前的能力也沒法破解,只有以毒攻毒了。」
像是響給自己聽的聲音,高錐客凝望出去,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彷彿移至金公主身上了,正極近地盤在黑長髮人腕間。嘴中感到一股新血的氣味。看來,金公主也是用對方的血來使自己思緒能夠溝通。
──以毒攻毒?你是想讓這個巫毒的製作者被自己的工具封印嗎?很難吧?不是要呼喚他的名字嗎?身為製作者,那人沒那麼容易上當吧?咦,說到名字,你的名字不是被封印著,所以阿默奇多都沒法用來下咒,怎麼一開始你就被封印?──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十一、毒解
北方高地,派爾親王麾下的騎士,一直有全國最強之稱。在這裡的騎士們,都秉持傳說中亞瑟王及其圓桌武士的正向情操努力自修。
應該是……
「英俊的葛來分多、強健的葛來分多、優秀的葛來分多!」
第一人拖長調地唸著後,喃喃地道:「上帝在上,身為騎士一員的我們,實在不該有所謂的嫉妒情緒產生。可是我真的受不了我們一直被他的名聲打壓地喘不過氣!明明還是個才能當侍從年紀都的小子。」
「沒錯!連我傾心的姑娘--她明明也待我好,只喜歡我,偏偏又三不五時向我提『如果你有葛來分多一半的優秀』。她不能了解,我也是竭盡所能,但我沒有他那種天賦。到底她還希望我怎麼做?」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九、分命
阿默奇多魔杖的奪血白光在看到「鳳凰」形體變大時,「咦」了一聲,終於停下。
高錐客得以收手喘息,只覺得已用了不少法力,但卻也不覺得多累,反而傷口隱隱痛起。這時,才有空摸了下金蛇剛才游過的部分,彷彿有淡淡壓印痕跡,但沒一會兒又消失。
「高錐客‧葛來分多。」
阿默奇多在安靜片刻,忽地喊出來。卻不像剛才對話的語調,而是又長、又低、又細,彷彿勾魂的呼喚,令人極不舒服,好在神智清醒,高錐客在魔杖外能提住不離身的長劍:「何事?」
按住長劍,魔杖輕輕爆出幾點光芒。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七、交會
是那條有著金色條紋的細蛇從暗處爬出,悠悠游到黑長髮人身前嘶嘶數聲打破僵局。
「那條蛇?」
看蛇游過自己眼前,嘴中銜著一條金鍊,高錐客微感詫異。
「……原來如此,公主陛下既然這麼說,大概就可靠了。」莫可斯點點頭,重新吐出一串嘶語聲,高錐客立刻感到四肢的僵硬消失,手一撐地就跳起來的同時,他立刻彈到牆的另一端──離蛇遠點的地方:「你跟蛇說話?剛才是你在說蛇語?」
「如果我能跟你說人話,當然也能跟金公主說蛇語。」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試劍
「遠方來的騎士啊!」
看著介紹信,內城管理者的聲音緩和些:「派爾親王的名聲我們也是久仰,效忠親王的,是號稱北方最強的騎士團,多次抵抗蠻族登岸的入侵者。」
「不過,居然會讓這麼年輕的人,就出來單身行俠,還真不可思議。」
一旁檢查行李的,是內城騎士隊副隊長。
「聽說派爾親王領地,由於有特殊族群出沒,所以麾下人才輩出,想必這位,嗯,葛來分多家新繼承人,也有不同凡響吧?」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千禧
一、少年
自西元四世紀,西羅馬帝國滅亡後,歐洲就進入「黑暗時代」,在政權分立的封建制度中,惟一能夠聯繫人心的,只剩下教會。也因為黑暗時代中,教皇及修道院等神意代理者的地位崇高,權力廣大,是一切人民最終依歸方向。而教會主張的「最高一神」信仰,普遍流散入民間的結果,便是使人民漸漸將一切不合乎教會原則的神力或超人類之力視為黑暗魔法加以排擠;但,也有時候,人民會想借用擁有魔法之人──巫師──異於常人的力量。不論善用或恐懼,巫術永遠有著令人難解的力量。
而如今,是主後近千禧年的時代。
隨著時代漸長,知識發展中,社會也跟著建立穩定的生活,封建制度下,鄉鎮各別分散,旅人往返、行商奔波,是屢見不鮮。不過,普通人,頂多只是騎馬坐車,行船踏地;傳說,擁有魔法力的巫師,都能透過天空做活動。對行旅客商而言,有些時候,這令人羨慕。尤其在行經王法無法管束之地,遇上盜賊時,除了趕緊抱頭任他們搶去財物外,沒有其他可以反抗的空間。
格蘭比山脈,正是這類地方。由於身居通往高地威廉堡、低地格拉斯哥兩大地區之中,兩地為彼此間的交流,需要物資。故總是有不少貪圖利重本輕的商人走上經營之路。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