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花邪]曲終猶有餘音-若能再見~接盜8後續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七十七、血濃於水
  放空思緒地跟小花相互環抱,感受逐漸溫暖的心跳敲動意識。停了很久,我才問他:「如果日曦真是你弟的,那二叔提什麼婚禮的是幹嘛?他說你還特地下來。」
  「冥婚也是一種婚禮啊!而且為了完整名份,也得照古禮入墳,我當然得回祖墳前請示。」
  小花這回笑出聲:「二叔是講話會刻意的人--我猜你爸沒聽完過程,也沒轉述清楚,對吧!」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七十五、大過年
  「小邪啊,你這次失戀的情況,比起去年,是不是太久了?」
  又是王盟那大嘴巴(我真該將他減薪)將我多次失眠日漸憔悴的情況傳回老家,我爹被逼著來了電話:「呃,雖然不是好意見,但你媽說,她參加的拼布課裡的朋友,有不錯的對象介紹。當然,這些還不急!只是你媽你也了解,她有些想--總之,不勉強!只當認識新朋友,意思見個面也好。」
  低眼瞄見胸前戒鍊,我跟老爹說:「今年有點忙。過完年,再說吧!」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十三、錯過
  聽到小花沒有直接否認我的話時,我有點喪氣。這有點像聽到阿甯在塔木陀說她顧了悶油瓶那次、或悶油瓶直接答應霍老太做事時產生的感覺:硬是被人打進你的團體,將你原先的伙伴直接拉走。
  而且現在拉的還不單只是朋友而已。
  我悶著說不出話,小花倒是輕輕碰碰我:「不開心嗎?」
  TND你覺得誰有可能聽到這回覆開心的起來?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七十一、所謂真相
  對那詢問,小花沒有回答,我們聽他媽媽繼續地道:「你好好想想,為什麼你會懷疑禾嬸是兇手,然後在一能動彈後就用幾乎讓人能半殘的方法制伏?你有看過她露出什麼不對的地方?」
  「不,沒有。」小花的聲音低了:「她跟姜叔施叔,都是爺爺精挑訓練過才留給我的,近二十年來的關係,我實在不忍心懷疑。可是從去年開始,在處理爺爺交代的上一代事件裡,總有人知道我們在做什麼、知道吳邪扮成三爺後就立刻頂他身份、知道我出門時立刻知會霍家反派份子,這不是其他人能知道的。而最重要的事,她管理您的餐飲,秀秀喜餅裡出現藥物反應的事,她是最可能的疑點--而且,她過去曾有幾次扮您陪我出現一定要有老夫人相隨的晚宴,我才合理推想。」
  我沒想過小花是在日常生活中都用心觀察著周邊人,突然有種難釋懷的疑慮。努力想掙高點也動不了,眼尖倒瞥見床角的鏡子還能照出來些許牆邊情況,雖然會累點,但反著也還能看到。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ll

    不覺又能完成一部~~

若說《彼之旅端》是歡喜大結局然後大家都「男有分,女有歸」去(此處當「互文」用),那這篇就是建構在盜BE化的背景──沒辦法,三胖子叔就是逼人。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六十九、內神通外鬼
  下午,我做了這幾天沒做的事:托可以自由送禾嬸出門進食材的施管家幫我帶回包菸。
  當菸由禾嬸轉交給我時,她不帶情緒地告知:老太爺生前立有禁管規矩,抽菸的事限在外院。我也順應要求,躲進客房關上門抽。
  雖然老早學會向往的點菸,但說來可笑,我當年動機純只是羨慕三叔那類道上霸氣的樣子:在夕陽暗下的天色裏,只見臉邊一點微光閃動紅星、或是在下地前的火堆旁,一人一根叨在嘴上,看著火堆暗下--頗有爺們的風骨,才想搭點邊。因此,日常生活,除了打發時間、思考出瓶頸困擾時才點上那根煙外,我往往是擺了請客人用,沒有菸癮大到要跟人借,才有能留幾枝在張家樓裏讓胖子代香、或借悶油瓶發呆時用。
  而現在,我也搞不清想買的動機;只記得在每一支菸燒到燙手後扔掉,再點下一支。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七、月圓夜
  沒店看又不好直接出門的時間很難捱,值得慶幸的是還有照顧兔子這檔事打發時間,不然我真沒理由在這宅裡閒逛。小花兩天後的下午回來,那時我正在戲廳看他架上的戲本,有幾本改編版挺好玩的,看太舒服時就半躺在長椅上抬腳悠閒,在突然感到有人時,忙著要坐起,就被按住。
  「有趣嗎?」
  看著我手中的戲本時,小花只笑了笑。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五、老調重彈
  自書房出來,天已全黑。
  既然入夜,小花經過他母親臥室時必得看情況--這麼做本來也正常,可這回他將我也拉進去,就讓我有點嘀咕,尤其他用「你總得參與」做理由,真格有佔我便宜的感覺。但看到他用很有感情的動作替已受陰氣影響而沉睡的母親整理被褥時,我還是冒了句:「我覺得你還是很重情啊。」
  「難道你之前認為我不是?」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三、側錄
  半蜷在長椅上由人翻著照片看是挺輕鬆,我也懶得再去多管那些人是誰--小花手下都沒能拍到,估計我要遇見,得等人自己送上門吧!要說憂慮,也不是沒有,不過,照我在廣西遇見那個「我」的態度來看,這些面具客,應該都只為和張家人相關的秘密出現,只要不會用我的樣兒去哄王盟,開空頭支票或加發薪水,那我也用不著太擔心。
  將照片一一收起,我遞回給小花,想打趣地問他有沒有考慮過來個「以真釣假」活動,小花倒說他已用不著照片,大可給我,並指了個點道:「這裡的事有些趣味,我想你會想自己留著。」
  什麼意思?
  我想問,電話卻響了。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十一、亂中有序
  正打腹稿想嚴肅話,小花已經拽著我在太師椅上坐下。我心裡七上八下,不過他倒是坐在我旁邊那張椅上,讓我稍微鬆口氣,問他:「你這是幹嘛?」
  「我以為這很好認。」小花優雅地笑笑:「小三爺以為,這對戒能做什麼?」
  質詢權突然對調,我一時想不出來,改問:「這幾時買的?最近不都忙翻?」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九、決心
  愣想著沒能回話中,上頭已經一點一點地淺印下溫度。
  溫度是挺舒服的,當下沒怎麼想推拒--不過下秒句子差點讓我吐血:「那麼,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天殺的,這傢伙是想讓小爺立刻跳起走人吧?將小爺當什麼!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七、部分交代
  越想越有點惱,真想將眼前該死的笑臉揍上一拳,但小花卻更快地放開手,坐回端正的喝茶狀態--在我還有點奇怪他怎麼如此時,就見到小花喝完茶,又揚頭,向門口道:「怎麼?」
  姜管家悄沒聲息來到門口,讓我又呆了下。
  這家人走路能不能出個聲?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五、面非面
  長程車坐軟臥的好處是隨時能補眠。
  睡飽起來時,我看到小花已經換過新衣,從昨晚伙計拿來的行李裡拿出頭長假髮,整個戴起來,還稍上妝點,沒幾下,變得像個男裝麗人似的模樣。
  我愣愣看他變身完,忍不住在他轉頭向我笑笑說「睡飽了沒」時問:「你幹嘛要扮得像在女扮男裝一樣?要就裝女的不會?」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三、踐言
  瞬間扯的力道太大,立時聽到小花悶哼了聲,我一看,正好拉到他受傷的肩膀,忙鬆開手:「抱歉。」
  小花搖搖頭,只問:「什麼事?」
  「那個,我是說,我,怕你誤,呃,想錯方向。」
  不用看臉給我點勇氣,儘管如此,我還是有點結巴地道:「我關心,呃,在乎,呃,掛意小哥和胖子,有一點像,對我爸媽或三叔他們那樣,只是稍微親切些。」
  心說總不用向胖子跟悶油瓶懺悔,我試著攤明想法:「他們對我很重要,但,離『喜歡的人』這個定義,呃,偏離方向的。」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十一、決斷
  對「報警」的提議,小花只笑了笑,再度點個兩下就沒動更多,而是用手撐住我腋下,讓我能扶著樹慢慢起來,他才也跟著起身,揉了揉腿,再度活動關節片刻,將柔軟度拉開後,才悠悠地踱到石縫邊上,我也半拖著腿過去。
  小花沒有將像霍家兩人那樣直接探頭,先從他原落在樹下的背包裡取出面鏡子--是他那面風水羅盤底部鑲的八卦鏡,羅盤跟鏡身間有個孔洞,小花將他的棍子分開,將其中一端有尖頭的部分挑在孔上,將鏡子懸到縫口,沿著縫慢慢移動,直到映出兩人的模樣,才停住。
  鬥了這麼久,日頭已過大半,天邊開始出現淺淺的雲色,小花用手電往鏡上打光反射,我能明白地看到這兩個少爺。
  正如秀秀抱怨過她哥哥只會追女人,這兩位少爺體型雖被健身房鍛練的不錯,但整體氣度有些虛浮;也不知是不是真像小花說的,他們已在這裡熬了幾天,黑眼圈塌地挺明顯,原有設計過的髮型也散著,沒什麼勁頭--加上現在被小花打落到縫裡,隔著鏡子看他們被光照影響而抬頭時一瞄,臉色糟透,連我都有點同情起來。尤其看到較年輕的那個在抱腿,肯定很痛。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九、兒戲
  慢慢緩住氣,我感到小花手臂因支著棍子平衡我們兩人的重量而隱隱抖動,但整體發出的氣勢倒沒有因為在縫裡卡著而低落,而是笑笑地仰頭:「二少興致倒好,這譬喻不錯。」
  「少廢話!這種歹戲拖棚只好哄別人,我們難道還看得少?」
  口氣較衝的看來就是秀秀二哥,他離得較近,腦袋半傾到縫上頭,我迎光看久後,也多少看出秀秀兩個哥哥稍微的輪廓:說話較衝的似二十五、六上下,跟小花差不多大,推估起來,大的較冷靜那位應比我大,約三十邊緣,。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七、聽說
  在小花向我說「歇夠久了」然後拉起我時,我仍在恍神。跟著走出幾步後才問:「照你這說法,那小哥他之前出來,是有人幫他在外頭使用鬼璽,還是他自己在裡頭開?如果他上次能出來,為什麼這次不成?霍老太這幾年有上山去嗎?其他的玉璽是誰的?」
  「連你都沒法從張小哥口裡套出來,怕世上也沒人能了解真相吧!」
  小花簡單地回答。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五、無需說明
  如果小花真的不打算處理張家的後續問題,只靠我一個人,有辦法回長白山嗎?
  我望向小花,他已經停下動作,很平靜地看著我。
  沒有帶任何情愫或壓抑,只是用理性判斷,執行有利、有交換性的工作。
  呆了半天,我喃喃地道:「我還是得去。」
  「你為什麼要去?」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三、鬼璽
  明明不是第一次聽到,也同意(當下打算是緩緩局勢)暫時留段時間做「發展試驗期」,但現在總是被細心體貼,真叫我有點頭痛:如果被洗腦了怎麼辦?
  不過那抱持很舒服,前晚我也顧他一夜,現在輪回來不至於不行,何況重點不在此,我把握時間再追問一次:「那張人皮到底是不是從上回來的墳倒出的?」
  小花笑笑,說:「人皮倒是從某個墳倒出--而且,是最多『那種人皮』的地方。」
  「最多人皮的地方?」
  我一愣,瞬間想到:「張家古樓?」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一、雨霖鈴

  我愣在原地,心裡將那朵該死的花罵了千萬遍都有。同時我也有點自己嘔,因為跟齊老爺子談事時,他都當我已經聽了真事,所以只跟我講堆片面話,我心情不爽也大都虛應,卻沒想到同樣是陰陽位,但他跟小花說的真相全不同。

  齊老爺子還在繼續說:「民間不都說古玉少近?因為那些大部分都是倒出來的,上都有陰氣。當然,我們老九門吃這行飯的,比較有辦法去防它,不然二爺怎麼還能活到人瑞級的年紀?但是陰氣之類侵襲仍是有的。二爺能活到高壽最大原因,就是他因為職業緣故唱戲得久,女裝也扮得有年頭,男扮女裝的陽體陰相,向來是最有用的一種掩魂法。」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