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千年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十五、漸漸
心中思潮起伏,琴魔並沒有留心四周,只是一個勁兒地跟在小僮之後。
「琴公子,在這。」
小僮當先踏進屋中,琴魔也正舉步,說時遲那時快,一方花巾帶著香氣飛散。
若是常人,縱是武功高手,在這一瞬間也難以反應。但身為三界樂首的隱世琴魔反應更快,心隨意轉,護體氣光迅出,剎那間將迷香反彈回施技者身上,只聽門後一聲悶哼,一人倒了下來。
小僮還來不及反應,琴魔身形一動,早已擒住他的後頸:「不用急,我們現在來看看古先生房裡遺失了什麼東西吧!」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錦城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昔年杜甫以「贈花卿」一詩諷喻當時西川牙將花驚定恃勇而僭用天子禮,有暗含孔子言:「季孫氏八佾舞於庭」的褒貶之意,然而後世留傳已久,對於詩中的含意已不深究,卻將「錦城之樂」代做為美樂的異稱了,而今天,百年一次三界樂會,也正以一命名為「錦城」的山明水秀之地做為與會地點。
在範圍不小的城裡,最中央是一座高臺,名曰:竹樓。為什麼取這名字?卻是摘自黃崗竹樓記云:宜鼓琴,琴調虛暢;宜詠詩,詩韻清絕。──化俗為雅,省去一般費心取的華樓之名,反而更顯天然超脫之風。
而沿著「竹樓」四周錯落有致,格調各殊的院落小宅等,則是與會的各界知名樂人所居的。在樂會舉行十天以來,強中手又更加的脫穎而出,因此,錦城所留的人也漸漸少了,倒也不是離去,只是全移居外城,而以「竹樓」為中心的方圓數里的內城,就只留數十人,等著一再的切磋各自的才藝,看誰才能傲視群倫,獨得「三界樂首」的美名。自五百年前參加大會後就一直保持地位的琴魔自然是輕易的入圍了。而那曾和他一起以琴音破解佛魔合體的臥雲初行雁,也不例外的成為競爭的一員──不過琴魔還不確定到底人是臥雲還是素還真。
「琴公子。」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千 年
一、緣起
這初春的天氣,非常耀眼。
天、雲、日,都太高了,高的看不見它們,只有亮光照出的樹影,證明了它們確實的存在。惟一有表達感情的,似乎只有包圍四周的春風,但仍帶著殘冬的冷意。
「…當時只記入山深,清溪幾曲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翠綠扶疏的樹叢旁,一身白衣銀髮的男子,彷彿融合的一部份景物,一同沉在微冷的春景裡。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