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璃夢異香(槐米、槐花、槐實、槐角、槐枝)
自青鸞山小屋走出,微微皺眉的青年,長髮如緞,神情冷靜,但在望向樹下垂睫的少女時,換上一副新貌。
「族主。」
「仲。」
柳夢璃一看見人,就輕聲道:「師--紫英他,沒事吧?」
「我不能說沒事,因為,他確實有傷。」被喚作仲的,是自上代族長以來,就為幻瞑族左右護法之一的奚仲。
「那傷,難道是,是……玄、他?」柳夢璃低聲問。
「不,我看那不是重點。」奚仲在握住柳夢璃輕顫的手時,道:「似乎,在被劍氣反震之前,他就已經中了一種更奇特的毒,充滿妖術修行的咒毒,那才是最大的致命傷吧!」
「妖毒?」柳夢璃臉色微黯:「怎麼會?仲,你看得出是什麼嗎?」
「我將盡力。」
將薄涼的纖掌捉住,奚仲改變了語氣,低聲道:「別太激動好嗎,夢璃。心情激盪,就有礙你的靈視掌控,跟靜過夢界的力量。」
「對不起。」柳夢璃低低地說,在這惟一可倚賴的人面前,卻忍不住崩下:「為什麼,為什麼會在一天之內,讓我得知那麼多事?我沒法、我不想--」
將埋進自己胸口的黑色柔髮輕輕摩弄,奚仲雖有滿腔想說的建議,但,那些都是身為「護法」時才有的。此時,身為為掛念之人而做安慰時,理性,是必須暫停的。
伏了好一會兒,柳夢璃才抬起頭來,掠掠髮鬢,道:「但,我想,我們目前先救起紫英,應還是辦得到吧!」
「並不是不可。」
奚仲平靜地道:「但,救了他也只是再受苦罷。」
「為什麼?」柳夢璃神色凝住。
「慕容先生所中之毒,為『七死』。」奚仲道:「雖然不知是何等妖獸,能不惜生命做復仇代價而煉出此等毒丹,但中了『七死』的慕容先生,將會七次生而死、死而生的為他的『致命傷』反覆致死。恐怕,玄霄他,當初窺見其身帶毒氣,用劍氣欲引血放毒,卻不知『七死』一毒,跟『千傷』相類,只會為死法的磨難而苦。現在慕容先生的劍傷制不住,恐怕他將因『心脈震傷』而寂滅--而後,又將……」
奚仲說到此,不忍再說地停住話,以免柳夢璃已是雪白的臉蛋更加煞白。
「紫英他竟會被這可算是咒術的毒性纏上?他怎麼會惹此毒上身?他已在青鸞峰隱居百年……啊,除非、除非--」
「夢璃?」
奚仲見柳夢璃神色忽凜:「女蘿岩--仲護法,請跟我去附近縣城的女蘿岩一趟。」
「是。」
對身份的改變,奚仲毫不皺眉:「謹遵族長之令。」
*****
被安置在小木屋中,慕容紫英仍相當凝定。
心脈回震,使經流逆轉,每一口都吐出鮮血,幾幾乎掌不住。但,比起那些曾歷過生離死別的槐妖們,自己,或許也沒什麼痛了。
「今生為人,來世可能為妖啊。」苦笑著,又吐出一口血,慕容紫英感到自己神智漸漸恍惚,當即盤膝坐定,潛運起內功凝聚。
「慕容先生。」
清脆的女聲幽幽響起,古劍裡的女魂已長出倩影,急急地望著。
「小葵嗎?抱歉,我不能再幫助你了。不過,你的修行應該也夠了。」
「先生,您別再說,也別運氣。您若將修行內丹逼出,就真的壽限到啊!」小葵驚惶的聲音道。
「也該到了。」慕容紫英輕輕地,吐出長氣。
金色輝光,凝聚百年仙力。
「先生,先生……」
在倩魂的泣音中,有個相仿卻不同的女音在道:「好啦!別勸了,他是心甘情願,倒是我們得走,不然,鬼差就要來了。我可懶得跟他們打。走吧!」
「先生--」
最後的最後,至少還有人,念著自己吧。
*****
「族主,這裡是女蘿岩。」
當身份轉換成護法時也立刻公事公辦的奚仲,在兩人遁法來到槐妖聚落前,稟道。
「百多年,未來了。」
柳夢璃輕喟著。
「這聲音,是柳家姊姊!」
一個歡笑的聲音響起。
「你是,」柳夢璃見到那眉目蛻變極大的人,不免凝思:「槐……」
「我是槐枝啦!」
梳著小包頭的少年快活的笑笑:「我是槐家五兄弟最小的那個,啊,柳姊姊大概還不太能辨認我們的年紀大小吧?」
「多年不見,你長得真大。」柳夢璃柔笑著道。
「哪及得上柳姊姊總是這麼美呢?」槐枝伸舌笑道:「啊,不該老叫柳姊姊,十年前,我就聽位從崑崙山遷來住的玉鹿大叔說過,您是有名的紫晶地夢貘族的幻暝女主呢!我們當年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都老朋友了,還是當我做夢璃就好。」柳夢璃輕輕地道。
「我要真這麼做,大哥跟二哥一定不高興!他們老交代我們該守的規矩要守。」槐枝說著,手卻還是拉過來:「對了,夢璃姊姊,你怎麼會到這來呢?若是找我們,我們早住到湖裡去啦,記得嗎?要不是我正好來女蘿岩採這個月要吃的璃香草,不就讓你白跑一趟嗎?」
「果然是有用璃香草。」柳夢璃輕輕點頭:「我就有嗅到他身上有璃香草味道。」
「怎麼?」槐枝奇道:「柳姊姊,你是來查什麼事呢?我們這百多年來,都跟人類相安無事啊。」
柳夢璃輕咬櫻脣,垂首未答。奚仲明白她的苦思,也不吵她,只走近前,輕輕握住她的手。
槐枝也才注意到另一人:「夢璃姊姊,這位是--」
奚仲冷眼掃來,似怪槐枝打擾柳夢璃沉思;柳夢璃卻抬起頭來,首度微和地笑著:「我未婚夫,奚仲。」
「族……夢璃?」
奚仲望向她,槐枝卻喜得鼓起掌來:「原來夢璃姊也要成家啦?那好極啦!我能趁著喜宴機會去見識見識幻暝族嗎?」
柳夢璃輕輕一笑:「若有機會,定當相邀--」你家哥哥們,是在這裡,還是待在湖那?」
「嗯,本來都是在湖裡住著的啦!只是幾十年前,大哥跟二哥說要好好維護爹娘當年的墓,就多在女蘿岩這裡住,半年才回湖看我們一次。所以我跟三哥四哥,定期來採璃香草,也是定期跟大哥二哥他們見面。啊,說到見面,夢璃姊姊,天河恩公跟菱紗姊姊,是都去世了嗎?我想,他們還是人類吧?從當年巢湖一別,就再也沒見過了。」
「菱紗去世已久,而且,也早難滿轉世。」柳夢璃平靜地道,只有握住她纖手的奚仲感受得到她壓抑著的顫動:「天河,他--」
「怎麼樣?」
槐枝雖是年幼而被四個哥哥維護得像純真無知,但也敏銳感到柳夢璃的遲疑。
「我,正因他,和師叔的事想來查查。」
柳夢璃輕輕地道:「槐枝,你說你大哥二哥,多年前就在此守護,那,他們可曾用璃香草煉製過什麼?」
「璃香草?那只是我們的食物,要煉什麼?」槐枝像完全不明白地問。
柳夢璃又望了奚仲一眼,見他點了點頭,便轉向槐枝,道:「因為我擔心,嗯,我擔心,他們用了六界奇毒:七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