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什麼?海馬那傢伙將頂樓入侵防禦系統裝上跟吉克入侵時同類型的連結程式?」
在坐穩聽圭平講完後,城之內犯嘀咕:「在美國巨蛋裡被關還不夠?連自己家也要裝?」
「因為是防禦系統啊。」圭平不滿地哼道:「如果真有商業間諜入侵,讓他關在這裡,才抓得到人吧?」
「不過一開始就可以用那個像『天竺鼠輪子』的方式了,不是嗎?」本田用自己記得住的方法說:「為什麼還要多添上這關卡?」
「因為『繞日』裝置雖說會啟動,但得有白天以來儲蓄的電力有餘時,才會由電腦自行判斷切換使用。不然倒過來浪費電力,又不符合原先設計的原則啦。」圭平耐心的解釋,好像眼前兩人是幼稚園學生:「而且只要是用非正式的手段進入天文廳,一般啟動『戰鬥機器保全』系統,就比較省事。何況哥哥的保全系統裡跟遊樂園的不同,只放第一流的決鬥者資料。」
「啊?所以我跟遊戲的都有放進去囉。」城之內眼光閃動,充滿歡喜。
「遊戲可能會有兩組,你是不可能的啦!」本田澆著冷水道。
「喝,看我怎麼在靜香前說你壞話。」城之內正要打鬧,卻看到圭平一臉愁眉苦臉道:「但是,現在如果變成『塌縮』情況,就麻煩啦!」
「究竟什麼是『塌縮』?」本田問:「聽起來很危險。」
「當然危險,因為那是『自我毀滅裝置』。」圭平悶悶不樂地說。
「自我毀滅?」「你幹嘛在自己家的大樓裝這東西?」
本城兩人同時叫起來。
「所以說你們根本沒有商業經驗。」圭平哼起氣時,跟海馬一樣跩了。
兩人如此認為。
「你想想看,如果今天真的有人在我跟哥哥不在時,侵入大樓的系統,讀取有關海馬娛樂集團的各項資料,那我們系統能不反擊嗎?而且有過吉克那類系統亂入後,更需要加強設備安全。更何況我們的系統有各處同步的備份,所以,如果真是我們不在這裡,而敵人入侵,又高明到無法被留守在大樓的管理人員發現或破解,那就會啟動『塌縮』。」
「哪裡『塌縮』,不會是……『太陽』吧?」本田小心地問。
「就是『太陽』。」圭平說:「我說了,『太陽』是主控室跟主電源室所在,因此,如果系統發現外在的入侵--不管是用病毒或是有人進入--而在一定時間內沒有我們自己人平定它,它就會開始執行進入『塌縮』。」
「--會怎麼樣?」城之內吞了口口水:「不會像乃亞那樣,將這裡『炸』了吧?」
「這裡是市中心,不可能全炸。」圭平氣嘟嘟地說。
「不可能全炸?」本田問:「那是什麼意思?」
圭平哼了口氣:「因為這十二宮房間之外,有三層以上的強化裝置,會在決鬥模式出現時啟動,所以被關入後,沒有開啟我們之前進來的『入雲梯』大門就絕對出不去。而能開的啟方法,當然只有用怪獸決鬥卡了。但是,如果在裡面的人想用不合理的手法,那『炸藥』型的日爆會啟動,規模精準,只將頂樓這一層黃道十二宮全都炸完--你們剛看到天頂的星空,也都會換成雷射光--」
「聽起來跟那座樂園沒兩樣。」城之內唸道。
誰知道那無心的話卻讓圭平跳起來:「不要老提殺人樂園啦!我已經盡力做好!早知道就不要聽杏子建議。」
「什麼?」本田跟城之內同時問。
「哼,真倒楣,我一直好心地想要改變過去給你們的不好印象,而且又因為殺人樂園是最錯的一次,連哥哥都因為那次事件而要補償我,所以我才想好好借這次生日會讓你們賓至如歸。」圭平不小心說出話後,又發揮他的小孩本性鬧彆扭:「不想管了。」
「慶生啊!聽來不錯」本田聽到關鍵:「三年級開始一堆考試,又被橫田盯升學,難得可以玩啊。」
「耶,生日啊,還真不好意思--咦,不對啊!現在是十月!我生日是一月。」城之內抓抓頭:「誰生日?」
「哼,當然是哥哥啊!」圭平手扠著腰:「我不是說,讓你們可以享用大餐?那是因為哥哥生日,才要準備。」
「還以為你的『誠心』是替我們開生日會囉。」城之內扮個鬼臉:「原來不是。」
「當然不是為你--你的生日又還沒到。」圭平氣嘟嘟地跳腳:「你這樣說,明年就算一月到也不幫你慶祝啦!」
「哎,本來就不必慶祝!我還真不敢相信海馬居然肯讓你替他慶生,他應該不耐煩這種事吧。話說樂園那事也早過去,不是什麼大事,你幹嘛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什麼大事,你沒事提幹嘛?」圭平有擺小孩子脾氣臉的特權:「就算哥哥用『庸才』稱呼你,也不代表你可以怪他怪到愛在他眼前提舊事啊!就不會學遊戲?哥哥一向都只是看現實情況行動的人。」
「什麼啊--」城之內才要開口,本田就連忙摀住嘴:「好啦好啦!」
圭平大概發洩完畢了,又悶著說:「總之,商場原則是『有借有還』,當時欠你們很多也沒錯。替哥哥帶回本心的是遊戲,但救我好幾次的是你們,所以我才想,既然你還會抱怨那次,就讓你有次好的盛宴改變看法--杏子是這麼提議的。但因為你生日還早,我才想,哥哥工作以來已經好久沒慶生了,先辦這場。」
其實那「樂園事件」,只是城之內的口頭禪吐槽點之一,跟海馬習慣講「庸才」沒兩樣。
本城兩人互望一眼,彼此好笑,卻不便說明。
都是超級認真型的,果然是兄弟!其實連貘良了在闇黑人格忽隱忽現的時期,大家雖看到他的「千年輪」就會擔心地碎念不停,甚至偷藏起他的事物,但其實也不是那麼認真計較。真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了。
因為,早已經是朋友啦!
否則,他們怎麼會跟著遊戲一直協助這對兄弟,從戰鬥城市、杜馬事件到如今呢?如果真會事事計較,那光累積起來的「庸才」一詞,就夠當殺人動機了吧?
「那,杏子她之所以找家教--」城之內想到。
「她是先來找我,因為她想在提早出國前用辦惜別會。我才想到可以辦生日!哥哥承諾過:在我成年前,每年都要陪我玩一場我要玩的遊戲--是他在貝卡斯島回來後,鄭重允許我的。哥哥答應,我跟她說了,她才會想到這種邀請卡方式。」
「你之所以設計這麼麻煩的測驗模式,又連海馬一起拉來……」
本田看著城之內,看到對方也望著他,互相苦笑。
「對啊!不過我還沒說生日的事。因為要在『課程』結束後給哥哥派對驚喜。杏子說讓你們一起來玩,是『盡釋前嫌、促進友誼』的最好方式,還去找你妹妹、聯絡孔雀舞和御伽他們、跟貘良了籌畫,而我遣開這裡的其他工作員,也是為了讓這裡『包場』完整。」
「呃,城之內,看來我們很受歡迎啊!」本田拍著城之內肩膀,笑道:「還有圭平總裁替我們辦個大宴,雖然只是沾光的,但明年已經預計也不錯。」
「已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你辦起來也太大手筆吧?」城之內無力地笑,但立刻想到:「不對!你剛說這個『塌縮』只有在強行硬闖才會啟動,遊戲他們不可能這麼做吧?」
「當然不會,哥哥一定會用決鬥卡。」圭平白了城之內一眼,像受不了他的笨問題:「我剛說過,也可能是網路病毒入侵。如果電腦修復不了而且偵測不到我們這裡有人修復,為了資料的隱密性--當然我們有別處備份啦--也會有線路裡的『塌縮』。主電腦會變化成自毀程式,而且如同太陽爆炸就會產生黑洞的原理一樣,利用自毀程式將之前流出的資訊強行吸收回來,然後一併吞噬毀滅,所以才叫『塌縮』--甚至可以流到入侵者的電腦中消毀對方。」
「聽起來反而沒那麼可怕嘛。」城之內抓抓頭:「那我們就等這個程式不就得了?」
「你是笨蛋嗎?這種『塌縮』更麻煩啊!」圭平說:「你忘了?『太陽』是這棟大樓的主控室跟主電源室,我們所在的一切地方都由它管理,如果它自我毀滅--」
「那就會停電?」本田說。
「停電的話,所以一切東西都不運轉,咦,空調也沒有?」
城之內突然想到他們是位於高科技密閉式大樓。
「而且我們在的『頂樓』球環體中,為了配合『運轉』,沒有像其他樓層有實心的地板,而是強化數倍的『軸心式』空間,它的『軸心』是『太陽』。」圭平說:「也就是說,當『太陽』一爆,它會整個環帶一起往下墜。」
「咦?」
本田跟城之內都跳了起來:「會墜到一樓?但你們這棟大樓的中心沒有中空那麼多樓吧?記得一樓都還有天花板。」
「是沒那麼多。」圭平愁眉瞪著兩人,道:「只是為了配合十二宮做垂直運轉空間,空出了『六層樓』的高度。又考慮到不讓下墜力量傷害到底下的建築樓層做了騰轉的挑高設計,二十三公尺『而已』。而且如果執行『自轉』的話--」
「二十三公尺?」「會死人的!」
本田跟城之內的叫聲打斷了敘述。
「所以我才說這種更危險!」圭平說:「如果是第一種,那還沒什麼,只要靜候天亮,或是杏子她們來、或是我規定員工回來的時間,就可能發現--對了,她們預計半夜來,也就是從哥哥生日當天開始計算,我原先已經規劃很久。」
「啊,別再管什麼生日了!」城之內急虎虎地道:「我們得想辦法離開這!而且如果這裡真的會有你說不斷入侵的病毒,那使用者可能在這附近?靜香她們遇上怎麼辦?我們要立刻想辦法離開。圭平,你有沒有辦法?」
「如果現在的『繞日』被靜止,是因為哥哥啟動『決鬥系統』中斷的話,代表我們這邊也可以啟用才對。」圭平努力地思考:「不過每一關的決鬥會成為『共同線』,也就是說,如果哥哥跟遊戲原本已經要贏了,但我們卻在前一刻輸了,又得重新來過。但是『塌縮』的時間卻不會等人!如果記得沒錯,電腦在蘊造自滅病毒,會將溫度提高到攝氏八十度做為『當機』前準備,現在這麼熱,肯定超過四十度了。」
的確,三人都已經在談話間脫下原先穿的冬季外套,而且頻頻拭汗。
「但是我們也不能坐著不動啊!誰知道遊戲他們現在進行到什麼關卡?」城之內握緊拳頭:「我可不想讓靜香不能跟我說生日快樂!如果我能先一步打敗機器,也有可能脫險吧?」
「好吧。」圭平看著開始冒著微燙氣息的板壁,道:「那,用我的密碼,啟用這裡的『決鬥程式』。」
在下一瞬,他們忽然感到一陣震動。
「怎麼回事?」
在那刻,他們有猛然下墜的震感。
「穩住!」「看著圭平。」
城之內跟本田連忙地護著小孩,卻見圭平眼睛睜大:「這個情況……難道樓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