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認真地說,個人確實是海闇派~不過「闇+遊」的定義嘛~

========================

六、
「呃,我們考過哪些了?」
城之內摸著半餓的肚子,嘆氣問。
「我想想,雙魚宮裡考國文、水瓶宮裡考地球科學,現在是魔羯宮考公民。」本田在語文方面稍微好些,前場也因此吃到比較多晚餐:「城之內,不是我說你,你究竟是不是日本人?連《源氏物語》的作者是誰都可以答錯?你不會是只知道有改編成電玩遊戲的作品吧?」
「哎,少囉嗦,我肯定比你是個好公民,我們就在這關賭一把。」
「喂喂,別又來啦!電腦已經為你們降低好幾級測驗程度,你們究竟要不要升級?」圭平在旁說--他明顯吃飽了。
「話說這些宮怎麼設計的?」城之內一邊看著螢幕又吐出新的試題:「日本法中,關於成年人的定義是?」邊問:「設計來是做什麼?」
「嘿,這你們就不知道,這是哥哥絕佳的頭腦才想出來,然後又有高明的設計師、建築師打造,配合政府要求『綠色環保』的『黃道十二宮太陽能暨動力環板』。」
「在說什麼嘀嘀咕咕?」城之內問。
「完全不懂。」本田抓抓頭:「不過太陽能老師上課有提過的樣子……但這裡又沒太陽。」
「當然是白天才吸收陽光,而且用完善的轉化方式將熱能轉成動能然後化作電能囉。」圭平自信滿滿地道:「如果我告訴你,這樣的節能單是可以供應目前辦公大樓全部的電力,你們就知道這設計的精巧先進--」
忽然,「卡」的一聲。
「怎麼了?」城之內第一時間警覺。
下一秒,三人就覺得地在滑動。
「小心!」
本田即時抄住差點被絆倒的圭平,然後發現:「我們這塊地面在傾斜?」
「怎麼可能?」這是圭平的聲音,但同時他立刻叫:「城之內,本田,你們抓住最近的牆上的扶欄!快!」
「怎麼回事?」城之內感到他的第六感似乎在不吉狀況發生之前最準,從之前分組抽牌就有感覺今晚會有的變化,似乎在回應他預知而出現 。
「不知道,但,感覺上,這個吸收板,似乎在運轉。」本田回答。
圭平急地往四下看:「每個廳都有獨立的向外門跟互通內門,我們快點先從通外門出去,嗚哇--」
在地面還在勉強可站的三十度斜角突然往下一沉時,圭平驚惶起來:「動力環也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
「小心--喂,圭平你抓住我啊!」
「遊戲他們又怎麼辦?」
本田跟城之內在一邊抓扶把一邊顧圭平時,同時互問。
************
在雙子宮(目前考到物理),遊戲原先好不容易在旁邊「家教」提醒下想起的三大運動定律,也跟著一跌而忘了。實際上,由於前兩宮考題都是自己擅長的科目,答得太自然,幾乎沒讓輔佐者上場,領頭入門就走到大約已是房間最中心的情況,便是因地動而站不穩又沒支撐物而第一時間往下跌滑出去。
好在身高腿長手腳也快的海馬在自己撞往金牛宮相通門前抓住他。這幾間廳房長度都大,如果換算成高樓快有三層高度,還真可能跌傷。
「……呼,謝謝。」
遊戲喘兩口氣,感覺在這種傾斜又運轉的情況下,簡直沒法站穩,全得靠旁邊人的手臂握牢,擠出笑容:「這個宮是考驗體能的嗎?果然不是考物理吧?三大運動定律什麼我可忘了。」
「不用費心想。」海馬低沉的聲音,在天花板佈滿星宮圖中的雙子座星光下,更加深著:「有問題!肯定又是有什麼商業間諜潛入,真麻煩。」
「呃,我以為這棟辦公兼娛樂大樓算安全。」遊戲想想,說。
「哼。」
上方人不快地噴出口氣,才像自語而非解釋地說:「最近在重整『海馬樂園』時,就已經碰到來談合約的採購商,不過條件不好被我拒絕。今天到學校看新建的大樓時,才隱約覺得有人在監視,所以回來才立即召開會議。嘖,沒想到他們會那麼快動手。偏偏又在這新改建的『黃道十二宮』裡。」
「原來我們來時你在忙嗎,海馬?」
遊戲已經很自然地可以不加上敬稱,就能稱從呼杏子以來的眾友人,到眼前的「同學」:「那真抱歉。為什麼杏子拜託時,你不說呢?」
「哼,我怎麼可能會被那種暗地僱商業間諜的破壞者打敗?商場上的破壞手段曾來也沒少過。」雖然房中呈現星光的投影,但海馬半暗的面容仍能隱現出傲氣:「何況圭平難得要求了。」
商場之爭,遊戲還能明白,從貝卡斯、五大老到吉克‧洛伊德,海馬兄弟總會碰到許多形形色色的破壞跟滲透,即使自家公司都不見得安穩--但在眼前人的能力下,還是能一一平服;不過,最後那句「要求」是什麼意思?
雖然有些想問,但遊戲本能地感到此時不宜。因為隨著地面傾斜外跟著轉動的運作,使自己必須用力抱住身旁人腰際,才能不至下墜;耳中還聽到海馬喃喃地說:「如果再傾些角度,倒可以站好。」又有點奇怪:為什麼角度越傾斜反而能站?
「這個房間應該有緊急停止機制吧?」
感到傾斜角度使自己更跌深,似乎會造成支撐者單手抓欄的重量負荷,遊戲努力地想,問道。
身為商場高手,又是能夠一再地創造奇蹟的年輕社長,不可能蓋出一個進來而出不去的地方,何況這又不是地牢?連初識時的「死亡樂園」都還有符合條件的逃生方式。
「當然有。」
海馬毫不考慮地回答,但之後卻沒有動作。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星光下雖然看不清楚,但想起雙六爺爺偶爾會談的生意經,遊戲斟酌地問:「那個,不會是……商業機密吧?」
那種小心翼翼的語氣,像回到最初入學稚氣的高一生感覺,讓人覺得不用多慮。
這麼一想,就「哼」了聲。
頗率性的回答--雖然若是城之內跟本田聽到大概又會視為「瞧不起人」,但遊戲已慣常地不去在意,只問:「要迴避嗎?」
「我才不可能設計那種會輕易被破解然後被看透的機密。」海馬聲音在暗中特別有魄力,只是結語莫名地有點虛:「反正也未必會懂。」
什麼意思?
遊戲還想問,不過腳下的斜度還沒再轉大,卻彷彿有整個房間開始有呈圓形弧度的運作感。
「聽好,我只是因為這整間大廳才新改好,沒有想更周全而已才用這方法--自己抓好!」
海馬丟下一句話,原先「揀」起人的手臂卻已鬆開。
這又怎麼回事?
遊戲將「支柱」抱緊時,本能地將視線朝上,只見星空下,隱約看到海馬騰出的手微微動作,跟著星之幕上有光線掃過眼前,像流星瞬逝。
「角膜、指紋驗證通過。」
雙子星下的雲幕吐出機器好聽的聲音:「請下指示。」
倒也佩服海馬的設計,他似乎連天文運轉都配合了神話傳說(事後知道是為了圭平學習用),白羊宮中聽到像活潑小兄妹的對話,金牛宮像是優雅的美女嗓音,雙子宮則是青年般的口吻。
「停止『繞日』運作。」海馬向著黑雲般的天幕道。
「緊急停止條件?」有另個類似的又不太像原青年的機器音問。
「--進行戰鬥練習模式。」
海馬說。
「開啟聲紋驗證,請念出密碼以啟動。」原先的聲音又道。
聲紋?是還要說什麼呢?
遊戲正想了解,忽聽上方人有些低吼似地:「不准發聲吵--不准去聽。」
咦?
跟著,是一連串似乎有些印象,感覺古老,而入耳後漸漸能懂的聲音。
那是曾在某場戰鬥中聽過的--
在近斜傾的角度下,遊戲為了拚命忍住突來的笑意又不至於跌到下方地板上(算方位該是進來的牆),不得不在抱住人的腰時,將臉埋到上等的西裝裡。
--是一直等待著的……
在海馬的密語唸完後,機器的聲音切換成頗常聽到的一個傳統模式:「密碼確認,進行戰鬥卡模式。」
眼前,亮了起來。
說亮也不算全亮,因為這跟遊戲想像會一片白光不同。眼前許多地方放出光芒帶替星幕,但光芒來源高高低低,也像是到處都是星星閃亮。
「地不動了,這裡可以站穩。」
海馬終於說話了。
「呃,好,謝謝。」
在算亮的光源中,看到已經恢復成從容不迫笑意的同學時,海馬極氣自己被弟弟拉來「玩GAME」這件事。
當初真不該答應。明明會議結論是要對商業間諜的情況緊急處理,但偏偏圭平搬出他的「承諾」,不得不賣帳,撤去平日會有的守衛跟人員,才會被入侵吧!最可惡的是按弟弟說法,居然是為他最不爽的「庸才」而做--就因為這點海馬更加惱怒。
對,絕不是因為此刻正像看透什麼而忍著笑的「同學」放開自己的緣故。
「那是跟美國海馬樂園一樣的『決鬥電腦』嗎?」
遊戲轉頭看著牆上(還是算天花板位置?)升出來的機器,問。
「沒錯,這十二宮裡都安置『決鬥電腦』,因為這原先是參觀用的展示廳。」見那超乎原先氣魄的笑意轉向,海馬在鬆口氣時立刻轉開話題:「後來為了配合新的研發測試,讓它多了天文廳的作用,不過原本的內建機器還在。」
--然後被連結成某種保衛裝置。
遊戲看著直盯著眼前機器人顯示「最高級別」時,忍不住好笑地想,跟著望向此大樓的主人,正巧地看到對方也窺測他反應似地望來一眼,恰地碰上,兩個人都怔了。
「呃,那個,海馬。」
硬生生地將態度壓回像最基本高中生的感覺:「你,有準備戰鬥與巫術撲克牌在身上?」
「嗯。」
顯然正奇怪自己剛才尷尬什麼的社長很快地道:「當然,除非你沒有。」
「啊,我是會帶著,不過沒想過理事長的西裝裡也會裝著呢。」
笑一笑,調成自然的語氣,像是少年已經重拾回的自信一樣平穩。
造型師有句名言:「髮型是人的另一張臉」;而那自信的聲音,是否像心理學家說的,會使人完全不同的脫胎換骨,像是自己當年勇敢去當養子那樣?圭平偶爾會嘀咕的就是「哥哥從那時開始就變成大人,再不陪我玩了。」
「打敗決鬥機器後,整個地方會調回成正常吧?」
遊戲捲起長袖,套上決鬥盤時,微微瞇起眼。
「嗯。」
有點奇怪那自己去注目的相似動作,不過海馬想到自己弟弟正被庸才照顧(八成還顧不好)的危急情況,還是應了聲。
「決鬥開始。」
機器平穩的出現閃動畫面。
--若三千年前的面貌依然自昔至今;那擁有過的重疊記憶,會否顯現關係?
**********************
七、
「好像不再動了。」
本田跟城之內在抓著兩邊扶欄,中間又用手圈著圭平,免得他「掉」下去。漸漸發現,雖然之前三人立足的角度已幾乎變成像電梯間的垂直落下,但運轉的動作卻像是「漸緩至停」。
「的確。」
圭平在兩人守護間探頭探腦地想著:「啊,如果哥哥啟動緊急停止模式的話,應該就會停住。」
「太好了,我差點以為我得像我那外甥養的天竺鼠一樣,在籠圈裡跑不停。」本田吁了口氣:「我真的覺得剛才圈子運轉成圓圈的模樣。」
「你沒有錯,因為原先設計就是這樣。」
圭平回答:「我不是說過?這是海馬公司的新環保科技?」
「黃道十二宮什麼的。」城之內腳四下晃著,找到最能夠站穩的一點(似乎像台階),才停住:「不過我們也不懂,那究竟是什麼?」
圭平才要回答,三人又聽到「喀」的一聲,彷彿有什麼運轉。
「又怎麼了?」城之內問。
「嗯,如果真的是『決鬥模式』的話,哥哥不會是調『背水一戰』等級吧?」圭平喃喃自語道。
「你能不能講我們聽得懂的話,圭平?」本田抓抓頭:「我原先只是來上家教的。」
「好吧,跟你們說也沒關係。」圭平邊找著立足點邊說道:「剛才我說過,頂樓是天文廳,然後分隔成『黃道十二宮』。你們知道黃道十二宮吧?」
「這常識我有,靜星很喜歡占星術。」城之內道。
「咦,靜香喜歡?那我一定要算算我跟她的星座合不合。」本田興奮地插口。
「那不是重點啦!」圭平朝下方的本田白一眼,不過三人所在的魔羯宮還在「星光」狀態,也看不太見:「我剛說過,這間大樓雖然是高科技,但配合環保思識,我們公司本來就有不少『節能』的綠色設計,而在經過杜馬事件後,哥哥越加感到環境保護的重要--啊,當然政策也有關係。」
「對,我也覺得那個什麼地底挖出的東西,就像對我們石油濫用的諷刺。」這回是城之內插嘴:「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
「因此,我們才將大樓主力電源改建成由這『黃道十二宮太陽能暨動力環板』提供。」圭平向上瞪眼,自己摸索能站穩的角度:「這個廳的外壁及各強化板全都是可以吸收太陽能的材質:光會提供能量,而讓太陽能板吸收光波,讓半導體內的電動電子吸收能量後跳脫能源帶,使電子在半導體內穿梭,當電路行成回路後,太陽能版就有如電池一般的提供電能。產生電昰因為半導體原件的特性,像二極體的反向原理……」
「呃,拜託不要說那麼深。」本田打斷道:「我們哪聽得懂?課本也沒講那麼多啊!化學課沒上到這些。」
「因為那是物理範圍啦!真是,你們在學校究竟有沒有認真上課?」圭平不可思議地道。
「好好,不跟你辯,但這跟我們現在運作的空間有什麼關係?」城之內問。
「太陽能板與光的角度會不斷變化,這是為了讓太陽能板吸收到最多的光能。但如果只像向日葵一樣配合太陽轉動,那在轉動時也會耗費能量,不合我們公司頂級設計的原則(這個辭讓城之內跟本田在微弱的星光幕中互望一眼,優異的夜視力碰上時彼此竊笑),所以哥哥才將這裡變成一整區可以運作的『黃道十二宮』,每宮的外牆版一旦吸收到足夠的太陽能光源,就會運轉。一整層樓的龐大空間運轉中又將產生動能,這些能量都會經過我們的『核心儀器』轉化成電能,然後再提供回給大樓使用,因此,平常這在進行『光能』和『動能』運作時,只是緩慢行動。而在動力運轉時,會變化成球狀的運作,而運作的中心不動,那是主控室跟主電力室,也就是『太陽』,是白天大樓運行的主電源。」
「聽起來很深奧。」本田一頭霧水:「不過照你這麼說,它不是白天才動?」
「但如果被逆向用電能運作時,它也會在晚上動起來。」說到此,圭平忽然想到「逆向」的來源問題,但此刻不便多提,免得眼前兩人更頭昏腦脹,繼續說:「天文廳因為在頂樓,有防禦功能裝置。為了避免有人從樓頂闖入,所以它在夜晚時會啟動『繞日』防衛。有非法入侵者踏入頂樓領域,系統就會變成所有出入口封閉,而房間會自原先主動力的『太陽』引來白天蓄積的電力,運轉會像摩天輪那樣垂直但速度會快上幾十倍。」
「哇,那沒抓好不就會摔出去像打陀螺那樣?如果一直滾不就會死人?不死也骨折大半吧!」城之內脫口道:「你怎麼讓我們在這種地方測驗?」
「這裡本來是練習用廳。何況我確定已經關掉『繞日』再使用!但是--如果電腦碰到入侵者的話……」
「都怪海馬那傢伙,沒事也要蓋這種玩意兒!他的海馬樂園還嫌玩不夠嗎?」城之內又犯嘀咕。
「但是如果有人入侵,你在外面的屬下會發現吧?他們不能關掉什麼『繞日』嗎?」本田一邊摸索可以換個方向的想邊問。
「嗯,其實,人都離開去了--至少現在這樣。」圭平悶悶地說。
「嗄?」
「你幹嘛這麼做?」
這回,本城兩人都叫了起來。
「哼,還不都是因為--」
圭平氣鼓鼓地正要說話,忽然,三人感到自身所在的位置又有了震動,但隨即停下。
「嚇我一跳。」城之內拍著胸說:「要動不動。」
「對啊,害我也嚇出一身汗。」本田說著,動手拭汗。
「汗?」
注意到談話間逐漸上升的溫度,圭平突然叫了起來:「『塌縮』要啟動了!」
那是什麼?
本城兩人互望一眼,心下暗想肯定沒好事。
********************
戰鬥機器確實是調到最高等級。
在某些紙牌一次消滅時,遊戲嘆口氣:「海馬『君』,我能不能問問?」
冰冷的側影看來,即使用上久違的敬語也絕不想被問,但總能跟所有人交上朋友(連最初的貘良了都能完全信任)的遊戲鍥而不捨地道:「這個關卡,是讓困住的敵人有一條生路的設計吧?」
見人沒有回答,遊戲看著對手機器,自語似地道:「在美國的海馬樂園時,我就覺得滿有趣的。因為可以跟『自己』對戰。不過現在,它連海馬你慣用的病毒卡都使出來,真是太高級了吧。」
隨著人仍沒有回話,遊戲降低音量:「不過會將之前駭客使用的手法改良成自己公司的保全措施,還真不錯。前提是,別將等級調高才好。」
在聲音沉下時,就變得極端冷靜。
冷靜地如同正式對決。
在將自己手中攻擊力超過一千五的怪獸卡放入墓地的海馬鐵青著臉橫過眼去,卻見到遊戲平靜注視機器的側影。
由於近月來沒有忙著學校新大樓而沒去過原先班級,幾月不見的洗鍊,展現出慣常自信的遊戲會讓自己有那種感覺--茁發的強者氣息。
這想法有點突來。但,若原先是小混混型的本田跟城之內也從學校老師會議討論中的「問題學生」進階成「品行不錯,成績差了點就是」的等級?而城之內還「破格」地升級成「戰鬥城市前四強」決鬥者(是他整天強調的冠冕,不過海馬覺得完全是庸才好狗運),這麼看,人的確會隨著時間成長。
自己也是親眼見證那段變化的其中一人。
但是,胸腔微微鼓快的感覺是什麼?嘖,肯定是「逆向」的電力引起「塌縮」前的加溫狀態使然。
海馬對自己說著,同時懊惱地看著自己決鬥盤中抽出的魔法卡。
如果沒猜錯,眼前的「高等狀態」電腦以自己數值為根據的話,下一步就要召喚「青眼白龍」了。說起來也真麻煩,如果不是自己開完會後臨時想加強樓頂的保全,也不會在上樓等待三人到來前,將自己寶貝的青眼白龍,放兩張進十二宮的決鬥機器裡備用(當然也因為自己仍在),沒想到才剛放,就遇到機器使用--該說這機器設定太聰明嗎?
要在遊戲「沉默的魔導士」能升等前想出破解法。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