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傳世恆久
  等窩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任筆記落地也懶得撿起時,我渴的只想喝水,但還真是沒點力氣。居然還是由名義上「休養中」的小花替我弄點涼的。
  「如果你再住院,別跟秀秀講理由。」
  喝點水後有力氣,我第一時間說。
  「這點小運動不至於哪!」小花坐在沙發側笑得賊:「倒是親愛的,你的體力這樣可不夠。等瞎子特訓時你就知道了。體力這玩意兒,要練到『深藏不露』。」
  「這點我信。」我悶著氣:「你跟小哥一個樣兒:明明都軟綿綿像個女人似的,偏偏都有怪力。」
  「哎,要贊,也只贊我一人就好。」小花端來冷飲的手此刻猶帶涼意,滑過尾骨時激得我打個冷顫:「我可不喜歡在這時候多聽到別個男人名字。」
  明明不同的地位,你幹嘛這麼堅持?也太計較執著吧!
  我心想,但不便說。
  「要說執著,你老是為張小哥的十年之謎困擾,才真是執著。」小花在這種時刻特別能洞晰我想法的開口:「所以,我可算是心胸寬大了。」
  他真的連魔法都會了吧!
  無言地看小花帶笑替我撿回筆記,我想了半天才說:「我說了,我只是想將事件徹底結束。」
  我是不是有點吊人胃口了?
  「明白,親愛的。」小花仍是淡淡笑意:「為了我們共同的未來,嗯?」
  是沒錯。
  我試著想解釋小花似笑非笑的意思,突然也想起之前隱約的推測:「對了,小花,你有沒有想過,我們這麼費心去了解汪藏海究竟想要對張家守護的終極做什麼,其實,他未必是要終極吧?」
  「嗯?」
  小花按在背上的指尖已從冰涼轉成微涼,滑動著舒服,我也就繼續道:「我們都試著了解青銅門後的終極,但我們知道,他跟文錦姨都看過終極。而跟小哥他家守護不同,汪藏海傳人似乎是在破壞他們的守護……會不會,他們其實不希望張家人再執著?」
  「真是有情意的想法。」小花笑笑著,重新俯近我,輕撩著汗濕的頭髮,道:「我覺得沒這麼簡單。不過我同意,他們執著的一定是種非金錢勢力能解決的事。可能是種價值觀、可能是未來評判。所以,才會一直執著。雖然,在我看來,這簡直太虛耗歲月。」
  「因為你家不做多餘的事。」
  我想起小花「登山名言」之一,說。
  「那可倒也看什麼事。」小花笑笑:「真要爭取的,我們還是會堅持到底。」
  「這倒是。」我說:「從三叔那封信裡來看,你家是一直投入。連現在,李家和白老闆都退出的情形,--」
  我猛地噤住口,為小花黯然的眼神抱歉。
  在跟我重遇之前,白老闆可能都跟小花熟得多!如今也離開。我認識不深,倒無所謂。但看小花的樣子,大約會再度感嘆:朋友真的不多。
  「小花,我也跟你一樣的。」我伸手向上,迎著小花的臉,道:「我知道只有將事情結束,才是終局。」
  因為相似想法,所以才會在各自的道路上,因共同方向,重新遇上。
  望著再度近到眼前的目光,在脣齒聚合前,我想,這也未必不是一種執著。
  如果是,那就讓這份執著傳承下去。
  直到永久。
                                       --end--
=====

   按往例,有「隔日」之後的其他事,就在出書裡見囉。

  本次預定特典:黑眼鏡角色亂入)=(之〈眼見為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