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幾經波折的困頓中,劣者終於有再度踏入軍用衛星租界中心的一天。
「哎呀,您好久沒來啦!」
精打細算出名的老闆立刻迎上來。
「少來這套!我已經虧半死了!你每次都說折扣,每次都沒有!」
只差沒拿出火箭筒來轟。
「哎哎,看您這樣的誤解,實在讓小店難過!不如這樣,配合中國的新春,讓您看到些扭轉的片段例子,作為補償--保證不收錢!我可以簽約給您。」
「真的不收錢?」
「不收錢!」
雖然早知道天下不會有白吃的午餐,但是衛星紀錄招人,不得不坐下來先看再說--特別選離逃生口近點的地方。


最喜歡的顏色?

1. 魔界‧世外仙源

優雅的琴聲,仍在飄雪中流洩。
「琴魔大人的琴聲永遠這麼自然地符合天地律動。」
亭外的小屋旁,灰髮青年認真地聽著,望著亭中一青一白的身影道。
「我倒覺得他彈琴的感覺很冷,就像雪下來的感覺。」
旁邊的青髮人有些抱怨:「你家主人都這樣嗎,鱗雪?除了出門跟練功外,我就只見他們彈琴讀書,都不嫌煩嗎?」
「所以你是笨蛋!」鱗雪很不高興地說:「琴魔大人是天地樂精集合煉成的魔身,所以他自然會在天地間散布美樂。還有,你是吃白食的傢伙,少給我評論大人。」
「啊,那他不能不彈囉?」青髮人吃吃笑道:「不彈琴時,不就沒聲音了?」
「大音希聲你沒聽過嗎?」鱗雪瞪眼道。
「噓,別吵,他現在真的停下來了。」青髮人忙忙地示意。
「瑞雪紛降,又是人界的歲末時間。」
修煉有年的兩個青少年雖然隔了些距離,也能聽到亭中兩位主人的談心,開口的,是一身素白的世外仙源建設者,昔日以「第一智者」之名維護魔界秩序的現任三界執法者:玉骨冰心白無垢。
「白先生的聲音好溫柔呢。」鱗雪一臉嚮往地望著,沒聽到旁邊的青髮人「哼」了一聲:「虧他,才更冷了。」
「是啊,無垢,好久沒去人界,既然又是年節,到人界看看如何?」爽朗的青袍人,身為多年好友及如今相繫者琴魔,雖然「隱世」之號,但對人界的熱鬧卻很有興趣。
「看看,倒也好。」白無垢輕輕的聲音道:「這陣子都是雪,看了滿山冷白也真會膩,也去該看看外頭紅色的春意。」
「無垢,跟那些顏色可沒關係呢。」琴魔伸出手,按住伴侶略低的掌心:「天地間需要所有的顏色組成,但對我而言,只有你的顏色,才會讓我心安。」
「啊啊,琴魔大人又多想了。」
廊下的鱗雪偷偷地笑著:「以前琴魔大人較少顧及這些事,但自從孕精已成後,他又整天顧及太多,白先生剛才只是單純地談論他也要擔心,真是被臥雲先生教過頭了。好在白先生還會開導他。」
「你說什麼啊?」青髮人倒不解了。
不過也不用鱗雪說明,他們都看到第一智者微微的笑顏:「物極必反可不好哪!再說,比起眼前只有雪降鋪成的純白世界,我比較喜歡在春天來臨時,綠草綠樹中開上白花,那樣兩兩相間色彩。我們,等那時再回來吧。」
「好。」
幾乎不待多想,無量琴已揹在身上。
「那,我去交代鱗雪吧。」
「你還真猜對了。」看著鱗雪走往亭子去的表情,青龍道。
在鱗雪一臉認真地聽白先生交代看家跟修煉事宜,然後看著世外仙源的主人離開,青龍暗想:人跟魔的心,怎麼都那麼不可思議呢?

*****************
主任:如何?可還滿意。
ME:(淚流滿面)太感動,雖然只是小小的片段,嗚~
主任:那我們繼續往下看

*****************

2.~~倫敦‧斜角巷~~
「路平教授!」
看到一個快成年的紅頭髮青年,還能這麼興奮地打招呼,自然只有魔法世界裡有名親切的衛斯理家才有這習慣,被呼喚的褐髮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你好,榮恩。怎麼,跟妙麗約會嗎?」
「是陪她出來買書啦!」榮恩連脖子都漲紅了,慌慌張張地掩飾:「只是買書!妙麗她看書永遠看不夠的樣子,我只好來當挑夫。」
「不過看來很愉快啊!」
路平指出:「這種大雪天還為她出來呢。」
「才沒有哩!我也是想在家取暖的啊!」榮恩忙忙地想要扳回顏面:「我只是正好也有東西要來買,不然我也想在家裡取暖啊!今年冷得要命。我爸說,他看麻瓜的科學家雜誌提過,是什麼『反聖嬰』,都是環保問題造成的。害我還得多買件新大衣,年終獎金全貢獻出去了。」
微微一笑,褐髮人沒有點破他看出過去學生手中抱著的紙袋上標示,說明裡頭裝的是件小巧女用大衣的事,而說:「你們約在哪?」
「妙麗說她要找的書在東方文化區,所以要去那找她。」榮恩說。
「太巧了,我今晚因為想做做中國菜,也要去那裡買材料。」路平微笑道:「一起走吧。」
「好啊。啊,對了,教授,哈利也有來嗎?」榮恩問。
「有,他說他要採買公司一個新實驗用的藥材,因為他已經升到小組組長的實驗指揮身份。」路平邊走邊說。
「沒想到哈利還做那麼認真。」榮恩大大搖頭:「他選去應徵馬份家的公司就很奇怪了。而且又不是去搞破壞,而是幫忙開發--有沒有搞錯啊?那太不對勁了。您說是吧,路平教授?」
「你的想法倒挺接近天狼星跟詹姆當年學生時代的念頭。」路平微微笑道。
「啊?」榮恩半懂不懂地看著。
「不過哈利,究竟還是莉莉的兒子。」將一條綠色鑲銀白的圍巾重新調整好,路平笑笑地看了看榮恩:「莉莉,可沒有那麼不喜歡史萊哲林的人呢。」
「啊?」榮恩更不懂為什麼會說到這裡。
「她說過,她還滿喜歡史萊哲林的代表色,因為跟她的眼睛一樣綠得很。幸好分類帽的價值觀裡沒考慮過顏色。」
路平微微一笑。
路平教授不會是最近才結束月圓,「縛狼汁」藥效沒有退,才這樣莫名其妙吧?
榮恩在心底暗暗劃了個同情十字架。
就在轉過街角時,他們看到兩人共同要去的店門口的景象。
妙麗努力地壓住滿頭亂髮的魔法世界著名風雲人物:哈利‧波特;而另一頭,看來忿忿的古老魔法家族家長杰高‧馬份正跟著全身黑的霍格華茲魔藥學教授石內卜往外走。
「賽佛勒斯。」「哈利,妙麗!」
兩人連忙上前,一個幫妙麗攔住好友,另一個即時拉住今晚吃飯的對象:「怎麼了嗎,賽佛勒斯?」
「基於勞工保證法,我可不會隨便被開除。」隱在金邊無框鏡後的亮綠色眼睛還向正柱杖的老闆拋下一句:「而遵守契約咒,可是保護你喔。『老~闆』。」
「你給我閉嘴,波特!」石內卜護在自己學生前大吼。
「教授,我們回去吧!」在眼前眾人心中習慣被記憶成「跩哥」的現任馬份家家長全不看任何人的說。
「哈利,別惹人生氣啊!」妙麗說。
「誰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啊?」榮恩一頭霧水。
--
最後的結果,其實一如所想。
路平輕輕嘆口氣,將烹調好的食物端上桌。
「不好意思,教授,將我們都請來了。」妙麗向來禮貌地說。
「賽佛勒斯不回來,我一個人也吃不完菜。」路平微笑地看著榮恩又開始狼吞虎嚥起來:「真可惜,本來,聽了哈利的談話,我還想,原來討論喜歡的顏色,也能吵那麼大。」
「所以我說他們太無聊!居然只為了金邊的眼鏡--」妙麗忍下學生時代習慣性的說教,同情地看了哈利一眼:「不過哈利,這樣的金鑲銀邊無框真的會讓你變很成熟喔!我覺得很好看。至於你為何挑這色,我一點意見也沒有的。」
「我還是不懂。」
榮恩吞下滿口海鮮粥時說:「挑顏色不就是跟自己喜歡或是自己適合嗎?那有什麼好吵?」
「能像小榮榮這樣真幸福啊!」妙麗白了未婚夫一眼。
「你,你別學我哥他們當年的叫法啦!」
看這對準夫妻在旁吵著,哈利看著教授,路平也只微微一笑,沒有阻止,卻將一個黑底有著綠葉造型的馬克杯拿到脣邊:「的確,世界上,重覆的顏色很多。不過,每個人都有權利找屬於他自己的顏色。」
「教授?」
「所以,我也覺得金鑲銀邊的眼鏡架很適合你,哈利。」

*****************
主任:怎麼樣?
ME:但,這跟顏色有什麼關係?究竟之前吵什麼啦?我看不到不行啊!
主任:這是不收錢的片段節錄,自然得由您自我推測了。請再看下一個。
ME:有些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先看再說。

*****************
3.~~一千年前,霍格華茲~~
「真的要分立成四個學院嗎?」蜜金髮色的嬌小少婦望著三位友人:「我覺得,跟幾年前那樣,大家一起教,比較熱鬧啊。」
「海加,你放心,學生還是必須向我們四個人學習的。」在少婦身邊,豔澤閃動的金髮麗人悠悠笑著:「不過現在人數多了,分開上課才比較不浪費時間,不是嗎?學校擴大是很必要的。現在的主屋也還太小。我希望在二十年後,能是現在的兩倍大。」
「我隨意。」麗人對面的焰髮青年側著頭,將手中酒杯轉了轉,深碧色的眼睛望了望四下:「不過,分開教就算了,為什麼還要選什麼顏色?」
「因為我打算在學校裡規劃範圍,用顏色劃分比較簡單,學生要找學習區也方便哪!」麗人轉向另一側黑長髮青年:「而且古書裡也有記載,顏色會有些區分性的影響,對吧,薩拉札?」
「是有這說法。」撫著腕間銀蛇,黑長髮青年點頭:「我用銀殿下的顏色。」
「啊,哪有這麼快就選?」焰髮青年摸著自己的頭髮:「那,我紅色好了。」
「也不懂女士優先的原則。」麗人執著羽毛筆,在一張羊皮紙上書寫著:「海加你呢?」
「我喜歡能長出所有花草的生命來源:泥土。」嬌小的少婦柔和的說。
「那就用黃色。」麗人做出結論:「我最愛無限的天空,所以我用藍色。那麼,目前我們劃分範圍區時,就用這樣分吧!」
「開完會了嗎?可以吃飯沒?」焰髮青年問:「我才去替你們找藥草回來就來開會,餓死了。」
「餓不死你!」麗人說著,將東西收好,看已笑著起身的少婦將一旁几上的食物端來:「我看,你的教學範圍最好離廚房遠點。」
「說到遠近。」將菜盤置好,開始請眾人開動後,嬌小的少婦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我們的教學區是分開的。」
「我劃好了。」麗人明快的說:「扣掉住宿區跟書籍館,剩下的再按我們教學上的需要就能劃分好了。」
--
不對!
「羅威娜,怎麼了?」
端來涼飲的少婦為自己摯友打氣:「區域少劃到也沒什麼,多補上去就好了嘛。」
「可是這代表我沒想仔細課程的分劃跟需求。」麗人自己生氣:「最氣的是高錐客這次居然沒有拿這事來笑我,絕不是他夠聰明,肯定是薩拉札擋住才不來笑,看這幾天每次碰面他就憋笑也知道。」
「朋友間互相體諒不好嗎?」少婦勸著:「喝杯蜂蜜水,心情可以好些。」
「海加,你什麼都往好處想,真是幸福。」麗人皺著漂亮的眉:「只好再弄兩個區塊去規劃魔獸教學跟製藥實驗的地方給他們,不知道要用什麼顏色?」
「顏色我知道!我剛在廊前,碰到他們要出去找新的實驗用具時問了。」嬌小少婦對於能替朋友做事感到十分滿足和欣喜:「高錐客說要再添上金色,薩拉札選綠色。」
「金色跟綠色?」麗人問。
「是啊。因為上回他們選的快,是隨口用身上有的特徵色,不像我們兩是選自己喜歡的顏色。所以他們這次都選自己喜歡的顏色。」少婦委婉地轉述著話。
「嗯,我一直以為薩拉札才會用金色呢。看他片刻不離身地戴著他家族的純金項鍊,不是嗎?」在規劃校區的羊皮紙上標記著顏色,麗人像在自語地道:「再說,綠色倒是高錐客眼睛的顏色,確定沒顛倒嗎?」
「我不至於這樣記錯喔。再說,黃金的拉丁語是Aurum,而Aurum來自Aurora,意思是『燦爛的黎明』,我想那是高錐客喜歡的原因。」少婦自然地推測著。
「黎明?是合他本性。不過,綠色的含意是龍或……」
一抹神秘的笑容陡然掠過麗人淺淺的酒窩時,少婦注意到麗人的悶笑:「怎麼了,羅威娜?喝點蜂蜜水,由我來替你註記吧。」
「謝謝你,海加。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麗人輕輕向少婦笑了笑:「你提醒我了。」
「嗯?我只是轉述啊。你要吃麥餅嗎?我才烤好的。」嬌小的少婦看好友快樂起來,也高興了。
「顏色,果然可以看出很多東西啊。」麗人在最後一滴墨水乾時,捲起羊皮紙。
「現在,輪我回頭捉弄他了。」
「羅威娜?」
「沒什麼,海加,你的手藝還是沒話說呢。」
*****************
主任:滿意嗎?
ME:嗚,到底是什麼啊?我雖然看很高興,但全沒有懂!」(除了某些人可能會倒楣之外)
主任:其實呢,年終放送就是這樣,不收錢的啊。」
ME:好吧,我寧可付錢!快給我看完整的紀錄吧!
主任:在看完整版之前,要請您先繳費。
ME:......你,你剛說不收錢?o.0
主任:是的,不收現金,配合現在潮流,我們願意收禮券。上面的片段,就請您將身上有的消費券交出來就夠了。
ME:o___________0

--逃生門,持續中--


====================

最近研究色彩學研究出的不知什麼心得了。
(其實色彩定義跟需求因人而異,而且古今不同也啊~茶)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