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配合PTT的節日文:(活動參照PTT裡的BB_LOVE版囉)

=============================


為什麼,還有聖誕節呢?

教堂外就是墓地,而幽靈每年都聚會著,唱起屬於祂們的詩歌。
「那是悲傷的歌吧!沒想到,當年沒聽到,如今也來聽了。」
一頭蜜金色的頭髮已柔白成灰蒼色的女子雖然皺紋不少,但卻是像柔軟的三色蓳一樣的輕柔,因此即

使已經是有年紀的歲月,遠遠望著,卻幾乎仍像個輕快的少女。
「沒想到,在我今年的生日,還有我們兩人一起過了。」
溫柔的微笑浮起在慈愛的女子臉上:「羅威娜也離開我們十幾年了。我想,跟她女兒突然的去世也有關係。唉,天下父母心。我只能希望,我的子孫們,都能好好活過,並且珍惜他們活過的日子。」
將手中的葡萄酒倒入靜坐在主桌對面的人酒杯中。灰蒼色的女子輕輕嘆口氣:「我真的好希望,我們

再度回到羅威娜寫〈霍格華茲森林〉的那個年代。那樣的年輕、那樣的歡樂。除了友情跟建校的目標外,不會有任何的糾葛。可惜,連傳說中的梅林巫師,也沒有改變過時間。我們也不可能吧!羅威娜的研究,雖然告訴我們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來回時光中,但,還沒有那種固定的術具。而且,即使有那些道具,我們肉體的時間也不可能定住。你跟我,都老了啊!」
說著,灰蒼色女子伸手撫著略低溫的男子臉頰,那是位看得出一生都在鍛鍊,因此即使到老也相當堅強的體魄。風霜雖蝕刻了肌膚光澤,卻使五官更加深邃沉穩,造成至死不變的英氣。年輕時的焰髮褪成如深秋的紅褐色,也另有一種風采。
「說來,你跟羅威娜都是令人羨慕啊!她在去世時還是那麼美麗,優雅地讓所有人的傾慕『智慧女神』。你也是,我在想,是不是做騎士的都一直練武終生才能這樣?傳說亞瑟王到死的時候也是充滿魄力的。我想你也是吧!不過,亞瑟王的劍還回湖中水神了。而你的劍將永遠留鎮在學校裡吧!」
沒有回應的便是默許。
「是啊。你的劍有你終身的勇氣,加上薩拉札找來的紅寶石、羅威娜令妖精琢磨出的咒印鑲工、跟我以血施咒過的祝福,也是集結我們四人之力的寶物。而寄託的火精一定能在後代的學生需要它的時候發揮真正的力量吧。」
低垂的首是同意。
「不過,你最近這場病也太久了。」灰蒼色女子悠悠嘆口氣,看了眼桌上冷掉的藥:「又吃不下藥,

再厲害的醫生也沒有辦法啊!當然,也許是我的藥草學還不夠好。如果有羅威娜,可以找古書中的記載;

如果有薩拉札,有無人匹敵的魔藥能力,對不起,我不太行。」
這樣過謙的話,當然得不到同意的回應。
「說來,我們的年紀也都一大把了,還有什麼年輕的事不好說的?」灰蒼色女子微微笑著:「哪,你

承認吧!當年你們都暪著我吧?虧我還那麼認真地擔心你們,想在公爵家有什麼知道的世族淑女裡找好的

女生來讓你們見見,成立家庭,結果,羅威娜卻都彷彿什麼都不管地說:『隨各人的想法就好。』原來我才是多事的哪!也許羅威娜夠聰明,看得出來。但你們就一定要暪著我嗎?難道憑我海加的忠誠守不住密嗎?你們啊!真是都太聰明,聰明到自以為是。如果不是這樣,怎麼會到最後各自以為是的吵架,吵到無以復加,結果反而讓薩拉札一去不回了?」
對方無言地低著頭。
「其實,我們都太自以為是了。我一直以為我能更包容,所以……我們大家都是傻的吧!為什麼世人卻說我們是『最強的四人組』呢?沒有什麼比上帝更強的力量,沒有什麼比死更大的魔法,沒有什麼比光陰更無可挽回的浪費啊!而我們,我們當年為什麼全都犯呢?」
伏在男子的膝前,灰蒼色女子不覺地掉下眼淚:「我多想祈求,祈求一切的回改--但是,你們,我的朋友,你們都已經不回來了!跟薩拉札一樣……親愛的,沒了你們,我該怎麼辦?」
哭了好一陣,灰蒼色女子抬頭,拭乾了淚,抬起頭來,向著男子微微笑著:「謝謝你,還陪著我過完今年的節日,高錐客。」
即使以魔法維持著,降雪的寒意,讓眼前自午後就已心跳不在的體魄完全冰冷。
灰蒼色女子撫著曾是躍動靈魂聚會的地方。
「我知道,你的心,很早以前就離開我們,到天涯之外尋找另一個人。但你卻一直一直陪在我們身邊,努力做好學校的一切,讓我們學校真正紮根下來。謝謝你。你也達成在羅威娜去世那年,說好為我活到百歲的承諾,真的可以走了。記得,到了那裡,先替我問候羅威娜。還有,如果你遇得上薩拉札--啊,我想一定遇得上--務必抓緊他,別讓他再離開。學校仍不斷地上軌道,新一代的繼任者也都越來越強,就算現在四人組只有我,也可以放心。有一天……那一天也很快了。我也會去你們那邊。記得,你們都要等著我,別讓我追太累喔。」
手中的體溫,仍是一般。
「我的、朋友。」
莊重地,灰蒼色女子凝視著:「憑海加‧赫夫帕夫之名:予你喜樂。以神聖魔法忠誠之心賦予祝福:願你這次,擁有你的愛。同享天賜安眠。」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