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協助
  來到目的地,只見那間外觀如同一般的酒吧,而招牌上是隻大蟹,感覺倒像是海鮮店似的場所,沙加有些疑惑。
  螃蟹造型卻也不平常,五光十色地輝亮著,在陰暗的街道裡投下來金黃的光芒,大大的 Cancer 字閃爍不定。
  來到這裡的路確實如薩卡說的不平靜。出身城戶家精英培育的他,也很久沒跟外人動手。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看到被纏上的只是個十來歲的修長挺拔清秀少年……
  「這就是這裡最大的酒店嗎?好有趣。」
  此刻,跟著他們的黑髮高大少年稀奇地仰望著:「跟我在美國看到的不太一樣呢!」
  「你還沒成年吧?」薩卡看著那身材雖也比得上自己,但眼中仍帶著澄澈乾淨眸光,怎麼想應該也不至於過二十的青少年,問。
  「嗯,不過我可以跟您進去吧?」
  那少年稍微合掌:「我以前在英國酒吧都能混進去,這裡應該不會檢查護照吧?而且,我得親自交還他留下的胸章。」
  就是那所謂的信物,讓原先出手救人後就要各自離去的薩卡請託自己答應該此人同行。
  --他可能窺見城戶家掌握的「聖域」相關情報之外的事物。
  沙加暗思,回頭得通知下其他四人。
  「好在這裡有賣酒以外的東西。」薩卡說著,已動手推開門:「裡頭有點吵,要見到我朋友後才可能好些。」
  店裡果然就像一般酒店那樣煙燻樂雜的氣氛,讓還穿著禮服的兩人在店中有些尷尬似的突兀。不少對著沙加飄來的狎暱視線,在身旁人冷藍的目光一掃後就趕緊轉開了,但仍不時地瞄著。
  「老闆在嗎?」
  來到吧臺前,薩卡向一位看似服務生長的人道。
  「老闆不在。」那人打量著薩卡的衣著,道。
  「真是可惜。」薩卡笑了笑:「他還要我來喝他新調出的『冥間』,看來是喝不到了。」
  「那是老闆的秘作,當然不是一般人能喝,不過你既然知道,看來和老闆的交情也不錯。」服務生看了看他:「往洗手間前的洒櫃第三排酒就是『冥間』,可以去拿,這可是本店的機密呢!」
  「多謝了。」
  薩卡笑了,轉身離開吧臺。沙加雖然一肚子疑問,也只有跟著。只見店內和洗手間處隔著一個大屏風。洗手間在屏風後一條窄廊的底部,又有簾幕遮住,而在廊下有一個貼壁的洒架。
  「第三排嗎?」
  沙加聽薩卡說著,已動手挪動第三排的酒瓶,不知他轉了那裡,一瞬間,酒架無聲地滑開,現出一道狹梯。
  「快點,小心有人來了。」薩卡一拉,沙加就莫名其妙地進去,而身後的少年也很快跟上。地道亮起感應燈時,書架重新無聲掩上。
  「很巧妙的設計!」沙加公正地評道。身後的少年則不斷地發出驚嘆。
  「我那朋友就是喜歡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薩卡領頭向那窄梯上走去:「而且就排在這酒架後,又是往洗手間的路上,沒有人會去看的。」
  「那你剛才的話……」
  「哦,那是暗語。」薩卡笑了:「我和他的暗語──嗯,二樓到了。」
  這段樓梯斜橫的長度讓人感覺跨過一間大房。而盡頭的小平臺上又是一扇門。薩卡伸指在門把處按了按,電光掃瞄後,門開啟,便走入門後,沙加等那少年進去後才跟入。
  這裡又是一處酒吧,但不同於樓下歡樂簡爽氣氛,這裡是像高階賭場般走雲香鬢影路線,人數不多,也大多像是單個或二三人左右,分散地各坐在八方延伸出去的不同桌邊或窗旁。
  薩卡像已知悉地帶了兩人來到大央一處以圓環繞著廳內裝飾型特大柱為中心的吧台。吧台外圍像旅館環型玻璃門般隔出前後空間--大約是為了不吵到室內遠坐各方的貴客。吧台內沿著柱身整環相通,有兩人分據兩側的吧台前:一人在調酒,另一人則低頭研究東西。
  當薩卡走進玻璃環,外、內門先後打開再闔上,將外頭輕音樂隔斷時,研究者穩穩抬頭,哈的一聲,朗笑著道:「哈,薩卡,終於來啦!三年不見了,是什麼風把你吹來啦?我還以為你喝膩我的發明,所以怎麼請都請不來哪!」
  一旁專注調酒的酒保完全沒干擾,彷彿未注意到老闆情況,而吧裡那人早站起,繞出吧外,上來跟薩卡勾肩搭背。
  雖然知道世界上有「裡」的存在,但身為城戶家精英律師,有大企業保護,沙加雖在法庭上頗有盛名,倒真沒見過此類人。看他的身量也是頗精悍,眼光有點銳利,拉著薩卡時卻還親親熱熱地:「你看來還真是沒變啊!三年來過得如何啊?」
  「普普通通,就是做一點該做的事,拿一點能拿的錢。」薩卡答道。
  「嘿,你還真是會自謙啊!你以為我不知你破了多少案,被捧做世界第一了嗎?連國際刑警為了面子暗中求你破案的紀錄我都收集的一清二楚,你還要謙虛什麼?」那人哈哈笑道:「今天你來,大概是為了冰原曙光吧!我聽說他找上你啦!咦,這位是……」
  那人眼光向後一掠,顯然有點佩服似地吹了一聲口哨:「老天!薩卡你真有一套!這不是日本首席城戶財團的主律師,也是被奉作法律界第一美人,凡負責案子沒有不成功的沙加先-生,你也能弄到手?嗯,第一律師配第一偵探,倒也相得益張啊!去了銀的換金的,越來越好啊!如果你不要穆,不如送我去標價吧!」
  「少無聊了,迪斯馬斯克。」薩卡笑笑道:「沙加先生是以城戶財團代理者的身份來見證我的做事有沒符合他們目的,可沒有其他的。你嘴巴再不洗乾淨,小心被撕爛。」
  「好吧,隨你怎麼說。」迪斯馬斯克看了看冷睨他的沙加道:「我也只是說來玩玩的,沙加先生氣量不會太小吧?至少看薩卡的面上原諒我,不要派人來拆我的店,我就感激不盡。」
  「你少說一句不會?」薩卡瞄了眼身後低眉不語的人,道:「我要來確定某些關於身份的推測,我想,你有資料。」
  「呵,你下午來電時還說要考慮的不是嗎?」迪斯馬斯克嘿嘿笑道。
  「我大概能確定他是誰了,因為他有辦法偷走那假的寶石。」薩卡故作長嘆地道:「只是因為我不負責寶石這一項,而是要負責找人,所以……」
  「老天!那十三支精工燭型寶石價值破數千萬!」迪斯馬斯克跳腳,才要說什麼,突然眼光落到最後進來的少年,又是一愣:「你說過,連你在內,只有兩人來。」
  「這位同學。」薩卡衡量著年紀,道:「在我們來的路上,看到他被一群混混勒索,我想你的地盤也得維護秩序,就出手。」
  「哈,那些人哪輪得著你。」迪斯馬斯可古怪地笑笑,直盯著來人:「不過,你會帶外人來,也真不像你。」
  「他持有你給他的『橫行令』,怎能不讓他自由出入?」薩卡淡淡笑道:「當年你還說令不輕送,連我生日都沒給,難得會有一次出國救人,留念是吧!」
  身段高挺的少年謙謙低頭:「感謝您的帶領,讓我有機會進來黃泉。」
  這是專用名辭。
  沙加微微詫異中,就聽到薩卡笑笑:「迪斯,你交了小朋友也該分享吧!連『黃泉』這名辭都報上,看來『橫行令』給得有理。你就先跟報恩者敘舊,我要的東西給我就成。」
  迪斯馬斯可看來似乎被抓把柄似地滿臉無奈,從胸口拉出一條細鍊遞去:「自己搭電梯上去。在上回說好給你的專用間。」
  「那就由你請沙加先生喝一杯。」薩卡笑笑,不著意地就往吧台內進去:「這位亞迪斯同學,可別給酒,職業道德啊!」
  「比職業道德,我比你有得多。」
  迪斯馬斯可也不知向誰說,沙加就見他讓出原先坐著位子,薩卡走入,將鍊往那側一案,柱身有門旋開再合上。
  --似乎是電梯。
  沙加心裡默默暗記。
  「兩位貴賓想喝點什麼?」
  迪斯馬斯可回到吧台內,悠哉地問。
  「嗯,我喝不含酒精的就好。」從救起時自答叫亞迪斯的高個兒少年帶著純淨的笑說。
  沙加點頭似乎是附和,迪斯馬斯可當即說:「既然如此,都喝『冥間』吧!來黃泉就要品味『冥間』才好。」
  跟那少年似乎很自在的接受不同,沙加心裡稍微忖度。
  在任何場合保持冷靜,是他自幼所受精英訓練的必要項目。
  前提是:頭腦必須絕對清醒。
  慢慢地,沙加伸手入衣袋,輕輕按動隨身攜帶物。
  「在我這吧台所環之地,所有電子訊號都不能傳送;錄音類的東西也都會被影響。」
  迪斯馬斯可沒抬頭看地說道:「大律師知道吧!都已經進了『黃泉』,怎能跟陽間聯繫呢?」
  「哦?」
  沙加微微抬眼:「我以為您身後是電梯?」
  「石壁裡是。」迪斯馬斯可咧嘴笑笑:「真的寶物,都在石頭後面--阿里巴巴不也得用句秘語才能打開石門?」
  沙加沒有回應,微微低頭,看到自己手機確實顯示「沒有訊號」,暗暗嘆口氣。
  好在「五方通行證」在自己身上,如果沒有準時回去,修羅或阿布洛迪總有一個會來接應。
  只是,他們知道暗號嗎?雖然有留在車上,但,能看懂特殊暗號的是艾奧里亞。
  偏偏那傢伙為了明天接童虎老師和後天預備的比試,今晚大概不打算接任何通訊。
  倒想起來,艾奧里亞要求的「戰書」還沒寫好。要沒通知到卡諾就麻煩。
  「雖然美人兒沉思起來也很美,不過真讓我傷心。」迪斯馬斯可的聲音跳入沙加耳中:「一般會特地進入『黃泉』的,全是衝著我跟我的手藝來的,可沒人在我這兒還為別的人發呆。」
  「沙加律師是為偵探先生擔心嗎?」已經在喝綜合果汁的亞迪斯展開少年般的笑容說:「不用擔心嘛!老闆看來跟薩卡先生是好朋友嘛!而且,即使是我,也聽過『聖域』的名字,強的喔。」
  沙加微微蹙眉,看著迪斯馬斯可一本正經地調製飲料,試探地問:「老闆和這位,嗯,亞迪斯先生怎麼認識?」
  「我以為你會問我跟薩卡怎麼認識。」迪斯馬斯可用種流氣的禮貌,將一杯像染就星光的深夜似顏色的飲料遞上。
  「我想,如果我問,未必會有正確答案。」沙加直接地道:「如果兩位真是朋友的話。」
  「哈哈,說得好!」迪斯馬斯可輕快地道:「不愧是律師大人,知道怎麼樣的情況下才能問出實話。說真的,既然到了黃泉,就放下人間的一切吧!」
  「也許,可我還有很多事沒領悟,恐怕還不宜到此。」沙加不動聲色地道。
  「大人們講話真深奧。」亞迪斯歪著頭,在旁冒出一句。
  迪斯馬斯可咳了一聲,道:「謝謝稱贊。」
  感覺,亞迪斯絕不像他外表的單純。
  沙加有點斟酌。
  現在自己倒像被困住的。

======
   其實,當年這段比較簡略呢 ~

  現在卻考慮加入多點角色~
  十一、冥王
  沉默著品了口眼前的飲料,沙加有點詫異。
  還真的不知怎麼形容!這飲料的口感令人微暈,但又不像酒氣,因為很快能清醒。
  惟一留存的是在口中變化的感覺。
  「薩卡喜歡『冥間』,因為它有『變』的特質。每一口的感覺都不同。但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的。」
  迪斯馬斯克半笑半弄的話響入自己這有心的聽者耳中。
  變嗎……
  光政老爺臨終留下的大批資料裡,關於「聖域」的部分極其隱秘,連自己身為專屬律師也所知不多。
  不過,最年長的艾奧羅斯或許聽過。如果「聖域」前代雙影是光政老爺資料裡留存的:希歐和童虎。那從其他四人被教養起就已是護衛最後升級到監護人的艾奧羅斯,極有可能從童虎老師那聽到更消息--也許比希歐探長的弟子還多。
  如果動用監護人最終秘密聯絡物,不知道能不能讓艾奧羅斯趕來--他要去接童虎老師,有可能提早動身下山。
  自己的是「玄武」。
  沙加再度垂下眼:「不好意思,我想透透氣。」
  「自便。」
  迪斯馬斯可往沙加身後玻璃門處擺手:「正北方才有門通陽台。」
  沙加起身,擱下沒喝完的飲料,走出玻璃門圈。
  一回到屬於其他客人會待的酒吧區,就能看到有些變化過的人數。
  或許是自己特殊的金髮太過醒目,在沙加來到通往陽台的門前時,聽到身後有人輕咳:「這位,該不會是城戶家專屬律師:派菲瑟遜先生吧?」
  會用如此正式稱呼的人倒少見。
  沙加微側眼就看清眼前那位身材高挺、銀髮過目,氣質優雅到尊貴的青年,對自己施禮:「好久不見。」
  「確實,葛瑞芬先生。」沙加客套地回答。
  「呵呵,問候之後,可以換個辭吧?」青年脣邊泛起淡笑:「叫我米諾斯比較親切--至少,我想你不介意我直稱沙加吧!」
  「請便。」沙加仍保持合禮的距離:「不過我想出戶透氣。」
  「黃泉難得之景,不多見識而出來透氣,可惜了。」米諾斯笑著替他拉住門:「我倒來過較多次,要不要先喝杯敘舊?」
  「我以為您在北歐那兒忙。」沙加看著這位多少也跟城戶家做過跨國生意的某間企業公司常務,輕聲道。
  「正好有陪主子出遊的空檔。」米諾斯欠身禮讓地將門讓出:「您呢?」
  主子?
  沙加已練就不動聲色的定力,但聽到米諾斯口氣,也有些驚異。
  米諾斯的頂頭上司,就是傳說百大國際企業裡最不讓人知曉其真面目的「伊利西亞」當家!即使城戶家跟海商王合力也不知他的面目,只知道一旦被盯上的企業,均會被蠶食鯨吞入其旗下,壯大到連聯合國公平貿易組織都會擔心,由被吞併企業落魄員工暗中冠以「冥王」之號的人。
  這人居然也來到日本?連城戶家都還沒發現。
  沙織小姐最近正努力尋找開始滲入自家勢力的「冥王」,而這位私下被那些被吞併企業冠以「冥界三巨頭」稱呼的其中一人出現在這,可不像碰巧。
  「難道這是不便說的約會嗎?」
  米諾斯等了片刻沒聽到回音,嘴邊露出一抹淺淺的俊笑:「您是和哪位佳人相約,我打擾了吧?不過,恕我直言,約在『黃泉』,可不是好地點。」
  「您多慮了。」
  沙加凝住神,道:「我今天是奉小姐命,隨貴客出門。」
  「貴客?聽說海商王梭羅先生受邀參加城戶財閥慶生宴--不過,梭羅先生的等級,居然不是紗織小姐作陪,也真不知道說什麼哪!」
  沙加微微蹙住眉尖,正想轉題,背後有個沉穩端凝的聲音道:「抱歉讓您久等了,律師先生的時間向來都很寶貴吧!」
  薩卡出來的多是時候就不提--但米諾斯的表情卻是微微一愕:「卡、諾?所以,海商王的貴客是指你?嗯,這樣的話,身份地位倒還相等。」
  「這位風采特別出眾的人物,想必是米諾斯‧葛瑞芬先生吧?」薩卡微微笑道:「聽來,舍弟承蒙照顧,在這謝過。」
  「唔,這麼有禮貌,絕不是卡諾。」米諾斯輕輕吐口氣:「您說『舍弟』?卡諾跟您是--」
  「如果舍弟有出言不謹的地方,我先替他賠個禮。」薩卡略略低頭:「我也只在五年前聽他提過『冥界三巨頭』的事,恐怕其他所知不多。」
  米諾斯一臉好奇:「時間在五年前倒是沒錯。令弟是讓咱們第一次生意上吃虧的對手,我們倒很想交個朋友。只是海商王企業什麼都公開,就這『影子總裁』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我也只跟他五年前見過一次,那還是拉德曼提斯上當才讓我有興趣,原來不是您啊?嗯,不過,您是--」
  「聖域,薩卡。」
  薩卡微微笑笑:「我的生意較少做到商業界,您沒聽過也不奇怪。」
  「聖域啊!倒是我主子最注意的一個『轄外領域』。」米諾斯輕呼道:「但我記得主子說過的『雙影』是希歐和童虎,您、難道是跟卡諾?」
  「雙影不會在同一星空下出現。」薩卡淡然道:「我和舍弟不同。不過,目前倒是城戶家的客人,夜已深,我勞煩律師先生過久,恐怕得先走。」
  「當然,不打擾。」米諾斯勾著笑意:「煩您替我轉答卡諾,他還欠我的兄弟一場比試,可別躲。」
  那個卡諾看來真容易惹事。聽來米諾斯指的是拉德曼提斯有意找他扳回一城、而自己回去還得去艾奧里亞送戰書,明明是雙胞胎,表現真不同。
  沙加心想著,在跟米諾斯略微致意後,就隨著薩卡往外走。
  「嗯,那位,亞迪斯呢?」
  將從陽台接上另一側隱藏式的老公寓出入門,沙加注意到少了一人。
  「亞迪斯跟迪斯馬斯可敘舊,不用我們幫忙。」薩卡道:「出來太久,我看,還是回去吧!不然,聽說您的『五方通行證』會進入電子鎖位程式。要是迪斯發現追蹤訊號源,他可會反裝病毒回去,引起兩家電子比鬥就麻煩。」
  他連五方通行證會出現的模式都知道?那麼自己原先想要發訊的隱藏方式,不會也知道了?是從小姐處,還是艾奧羅斯處問到的?
  儘管城戶光政留下的遺囑強調對「聖域」必須全力支援,沙加心裡仍有些疑惑。
  
  踱回車子路上又出事了。
  這回,兩人被一群看來剽悍的人士攔住:「就是他們!剛才將大人帶走的人!」
  沙加連想都不用,就記起這個發話的人是之前他們救亞迪斯時第一個被自己打翻的傢伙。
  「我以為是誰有這種勇氣。」
  從包圍者外圈,有一個低沉的聲音慢慢入內:「但,既然是你,就沒什麼不可能。」
  這人認識薩卡?
  「沒錯吧,卡諾?」
  那人說著,已在街角路燈微光中現出全身。
  是個短黃髮、剛毅臉、怒濃眉的青年。估計應該只比自己略大幾歲,但剛毅地不輸修羅的氣質,讓沙加旁觀地覺得他比薩卡還大似的。
  重點是,他怎麼也叫這人是卡諾?
  原先正因包圍而要提防的薩卡似乎也迅速了解,有禮貌地欠身:「這位先生提起舍弟,想必他什麼地方沒處理完善吧?」
  那青年微愕,還沒想通回答時,沙加便見原先領頭帶人來包圍自己的那名全場看來最像混混(也最矮)的傢伙跳起來:「這,這傢伙裝什麼傻!拉德曼提斯大人,明明就是這個傢伙帶了個金髮美人拐走咱們大人,還多打我們一頓!那武術跟五年前卡諾一模一樣,他還想裝。」
  「住口,賽洛斯。」喝住他的不是拉德曼提斯,而是隨後的另位青年:「大人在說話。」
  「吉因,這是怎麼回事?」拉德曼提斯眉毛緊鎖地問。
  「拉德曼提斯大人,我們確實是照米諾斯大人留下的電子訊號追蹤儀找人,所以,應該沒找錯。」被叫吉因的青年雖然個子較纖小--但比起旁邊的賽洛斯,也算正常--口齒卻很靈便:「只是,那位被我們相請的大人不肯同行。我們想勸勸,就被這兩位,唔,先生們阻止。」
  頓了頓,沙加注意到吉因打量著薩卡臉,道:「本來,如果是陌生人,我們會發動召集令好讓其他人來援手。但因為我們發現--就是史丹杜,因為他對五年前印象很深--這裡頭有一位是大人交手過的卡諾,唔,先生。所以我們想,他也不至於對那位大人如何,所以才暫時撤退,請您來再判斷。」
  原來如此。
  沙加心內大悟。
  之前他和薩卡輕易打退半打包圍亞迪斯的傢伙,裡頭有幾個較強的人幾乎沒還手就撤退時,他還設想莫非這是什麼陷阱?薩卡當時也有考慮,所以一開始不打算帶亞迪斯去酒吧。
  要不是因為亞迪斯帶著「黃泉」通行證:橫行令。
  這麼說來,這些人是找亞迪斯的?而且他們也有人見過卡諾?但亞迪斯路上對薩卡的表現完全沒有相識的模樣,如果不是他精通演戲,那就是因為他之前真沒見過卡諾。
  這群貌似他手下的人反而見過。卡諾是做什麼的?記得他是海商王企業影子總裁,換句話說,是商業競爭。
  會躲閃這批包圍自己的人,這人會是誰?
  「哎哎,我說,這是怎麼回事啊?」
  一個流氣的聲音,打破凝重的對峙。
  「迪斯?」
  薩卡先喊出來:「你怎麼『還陽』?」
  「呼,還不是因為你提過來我這時被人包圍的事?我加強下巡邏員,你們出門沒多久,立刻就收到通知,說你們又被包圍。」
  迪斯馬斯可一派酒保打扮,連手中都還拿著搖酒器。
  「不錯。」薩卡淡淡笑道:「不過你來得晚。何況,現在這位,嗯,拉德曼提斯先生似乎也確認認錯人,我想,我們沒事的。誤會一場吧。」
  沙加冷靜旁觀,注意到拉德曼提斯對薩卡有禮稱呼他的事情特別吃驚,眼中難得出現佩服又比較什麼似的模樣。
  五年前肯定有大事。
  這麼說,海商王的「影子總裁」今次只為了沙織小姐慶生會就特別跟著梭羅先生出來?城戶家雖然也是大企業,可,真有這麼輕易嗎?
  或者,卡諾出現有他的理由?
  雙胞胎、雙生的星。
  「是不是誤會我也不管,但現在都過凌晨。交子時後,就是第二天,不是夜了。」迪斯馬斯可用力搖手:「你們也不用再流戀的我這『黃泉』,回去吧!」
  下一秒,迪斯馬斯可向拉德曼提斯示意地道:「三巨頭先生,你家的大人,也是冥間之主,你就請他回去吧!我被米諾斯盯著場,其他客人都不敢坐,就算你們包場買單,這生意還是蝕本啊。」
  「冥間之主原來不是你這『黃泉』主人?哪會是誰?」薩卡打趣:「總不成是冥王?」
  隱在迪斯馬斯可身旁,正因迪斯馬斯可牽扯而似乎不情願地走出來的少年「嗤」地笑出來,似乎覺得有趣。
  亞迪斯?
  沙加隱隱想到關鍵。
  拉德曼提斯原先凝住的表情卻變成僵住,更別說他手下那些人。
  「亞迪斯?」薩卡倒是看清來人:「怎麼,你是--」
  拉德曼提斯看似要開口,還沒發聲,他背後已有個女人聲音厲道:「誰用這種無禮態度稱呼大人?」
  薩卡沒料到這問題,眼前迪斯馬斯可的眼光卻在頭痛中帶進了恭敬:「潘朵拉小姐,您好。要喝什麼?」
  「潘朵拉姊姊現在只能來杯可可,迪斯馬斯可你不是只帶可可出來?」亞迪斯笑笑地道:「誰叫她不早點跟我一起去品味冥間?」
  「哈帝斯大人!」
  沙加看到那位被稱做潘朵拉女子現身時,拉德曼提斯身後人極快分出兩列,讓穿著一襲黑袍緊身大衣的她很快地來到少年身道:「您,怎麼來這?」
  「聽說迪斯開的『冥間』出乎意料生意興隆,我想來見識。」
  少年微微笑著,原先的稚氣突然被一抹尊榮之氣代去,散發出魄力令沙加不由得注目,聽他優雅地道:「真的不錯。連來的人,也不錯。」
  「多謝陛下,這是我的榮幸。」
  迪斯馬斯可將手中搖杯放下,咧嘴笑著,眼光向自己老友暗示一記。
  哈、帝、斯?

=======

  其實嘛,當年寫作是以「黃金」為主~~故,其他只是路過(喂)
  認真地說,其他人會「入戲」的時間等同原著:海、冥慢慢來~^^

 老話一句,當年劣者開始紀錄時,全是看灣家大然版的翻譯,故,用的譯名也是~雖然現在有新版本,~只是,紀念自己當年的初心(誤),還是保留原先使用的十二宮名字(嘛~其實大約就是:

 薩卡=撒加(卡)
 卡諾=加隆
 艾奧羅斯=艾俄洛斯
 艾奧里亞=艾奧里亞
 希歐=史昂
 巴爾安=拜安
 ……等等。

 其他人名倒沒差太多。(嗯,話說怎麼有些人的人名譯起來可以差很多,又有些可以都翻得一樣呢?神奇!)


  p.s.

  話說,這一版為什麼沒像後來的文那麼快的完工呢?

   思索思索~~

  明、白、了!

  因為當年紀錄時的咱,純潔到沒有想過組CP啊!!(星爆ing)

  所以,總之,這篇是正常向的平行世界!真的無誤!>W<

p.s.又p.s.

  姓氏都是按照「星座」或「角色」某些特色諧音而成的囉。^^
========
  其實嘛,當年寫作是以「黃金」為主~~故,其他只是路過(喂)
  認真地說,其他人會「入戲」的時間等同原著:海、冥慢慢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