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半路出家

衝出廚房往餐廳走道,柯南差點撞上也正從另側過來的沖矢昴,才要點頭示意,忽然又覺得不對。

沖矢昴做出動作:另一邊。

沒錯,出了廚房來到餐廳,聲音反而變小,所以,這聲音是來自僕人那列小屋區。

他們一起停在間房門半掩的地方,互望一眼後,柯南上前:「請問⋯⋯」

「哎呀,不好意思,我正在找!」

將門往裡拉開的是佐佐木幸美,看來是午休後打點著要開始下午工作的樣子:「我沒想到這聲音一打開突然放大,可能有人將音源線插上喇叭。這裡是我們平常的視聽間,有老爺裝設的——不過平常都規定使用後要還原。打擾各位。啊,找到了!」

看幸美關了位在偏角的連線分座,聲音立刻降到只在電腦主機旁單音小喇叭低低地響。離客廳遠應該聽不到,其他人房間關著的門又厚。

這麼說,若不是剛才刻意放大聲⋯⋯是有意!

「幸美姊姊你在看什麼?」想著,柯南仍一臉天真無邪地問著。

「哎呀,請不要跟老爺說喔。」

佐佐木幸美指著小房間裡的實木桌上電腦:「其實我是基德迷。我想知道現在外頭的情況,所以上網查實況報導。雖然警方限制,這一帶不准有攝影飛行器,不過架高攝影機還是能錄很清楚呢。可惜警方將他們隔的遠了,而且基德大人也沒有說明什麼時候出現,大家喊的沒有個集中時間,聲音還不夠,我好想加入她們呢。」

——幸美姊這麼能幹,居然跟園子同型?

柯南內心納悶,卻聽沖矢昴用瞭然的語氣道:「是的,黑夜王子是一位紳士。帶著神秘的氣氛,自然會吸引注目。」

莎士比亞的台辭不是用在這吧!

將情緒降回小孩,柯南扮出笑臉:「原來是這樣啊!幸美姊姊這裡有轉播可以看,主屋反而沒有耶。」

「嗯,因為老爺當初就是想留著這屋子的特色啊,所以主屋除了衛浴裝潢那些翻修外,並沒有裝電氣產品,連照明設備都使用長效電池換填的自明燈來裝飾,而不是牽電線。但我們員工平日住的地方,除了外觀還是原樣外,完全是現代化設備,當然也有電子用品跟網路,並且單獨設了公用電腦區。有時隨來的秘書(像這次是緒方先生)要替老爺辦公,除了用自己電腦外,也會來這用印表機。主屋的照明替換組都是由我們這裡充電,每四小時去換一次,保持照明。只有三樓老爺住的地方,有在換鐘的時候牽過電話線。」

次郎吉伯伯保證「主屋沒有日用品外的電子設備」是真的!主屋一開始就是沒有電的狀態。這設局有些意思了!

沖矢昴卻客客氣地問:「幸美小姐,我也好幾天沒看網路新聞,能借用嗎?」

「可以,不過老爺一開始就只設有線網路,所以除了公用電腦外,我們自己若是帶筆記電腦,也要帶網路線自己接牆上設的網路孔。所以您得進來使用。」

幸美側身讓步,突然又臉紅:「等等,我關下網頁——還是您另開一台?」

柯南眼尖,看到網上的數字動態:「哇,好好玩喔,這是什麼?」

「真不好意思。」幸美小小笑了一下:「我剛才在做網路投票。因為等基德大人太久,有些在外頭的粉絲就在網上開聊天室,有人在開『名言錄票選』,然後我們就跟著網上有人提出的基徳大人名言投票。現在前三名距離拉開了。」

的確,在幸美說明中,網上的票數仍不斷地變化著,即使外頭實際來到較近距離的人不過數百,但網路能讓數以萬計的人同時投票。

——有時也真不了解「成年人心思」。

柯南忍著評語,用小孩子的態度,「蹦跳」著跟在沖矢身邊靠近電腦,看清了螢幕上的數行字時,突然警覺:

——罪犯是個創作藝術家,而偵探只是個評論家。

這句話排在第二名。

沖矢昴的聲音也正傳來:「嗯,不愧是基德的崇拜者們,這些名句真不錯。不過第二名的這句,我記得,好像是在卻斯特頓筆下《布朗神父的天真》那本書裡出現過。」

「昴先生也喜歡推理嗎?」佐佐木幸美眼睛閃閃發光:「我正巧也讀過這一篇,覺得完全是在稱贊基德大人呢!不過,我還真不記得基德大人在哪次說過這句話。」

不,這是專給自己的!

柯南迅速地往這句話的話源查,直看到即時留言版裡,終於看到有個網頁位置不明者在約半個多小時前寫了這段話。然後加註:我完全同意這段話。更要說一句「藝術家是以自心發想來創造,絕不受限。他們創作是基於自己動機。」

跟網頁上系統自動出現的時間不同,留言處底行刻意註著「時間點1412

這句話、加上這個標讀,是基德!

沒再看那句話提出時,下面有堆人問「基德大人有說嗎?」「喔,這句話好酷喔!」柯南迅速看向時間:實際留言時間是眾人各自散開的時候,所以不在現場的人——

「咦,柯南君,你在查這段話啊?你可以早點跟我說。」

幸美注意到了,順手遞來一張紙,道:「這一頁有被印出來的。我想可能是緒方先生之前來向我們能否借用電腦時不小心按到,然後放在外頭的吧!我是看到這一頁才去投票的呢!大概是不久前才印的,走一半發現拿錯才先放在客廳桌上,被元良先生拿來。若不是因為老爺說,這期收藏品有他『居住期間限定』的寶貝,這幾天他全都要自己清,平日要先做收藏間展示品管理的元良先生還沒空先清理客廳,也不會那麼快看到。啊,這大概是因為松本先生借用過,才不知道要復原吧!」

被印出來?所以這是事先告知,而且刻意留下的?

「緒方先生印什麼?」沖矢昴在旁問。

「菜單喏。」幸美自然地回答:「因為受限於我們購買的物品,松本大廚能做的菜得在一定範圍裡調配。老爺有跟他說好,晚餐是要給老爺過目,午餐是任他發揮。所以今晚跟昨晚一樣,松木大廚定了大約的菜色,再由老爺看過。緒方先生有老爺三樓門道敲門密碼,才能替他送上去,松本先生雖因是客人也住二樓,但他跟兩位一樣,不能上三樓。這次食材被侷限,也難為他。不過松本先生說,」

菜單?鑑定過?能夠行動的範圍人人不同。

陡然,柯南想起一事:這句話出自的故事名字,是〈藍寶石十字架〉。

十字架!那小蘭戴的造型——

「呀啊!」

也就在這同時,聽到確確實實,主屋傳來的驚叫。

柯南跟沖矢昴一同衝到客廳時,卻不是原先想像的情形。

毛利小五郎還在呼呼大睡,阿笠博士倒被這聲音吵醒了,正揉著眼看眼前之景。

毛利蘭還穿著小洋裝,胸前掛著的項鍊卻不在了。世良站在她身後,臉上盡量疑慮,看著安室透彎腰輕輕拍著毛利小五郎道:「毛利老師,請醒醒。」

那條項鍊掛在毛利小五郎的脖子上,鍊身還在,墜著的掛飾卻不見了,倒是串上一張卡:秤量之後,適合我的——」

「基德!」

樓梯口傳來重重怒吼出聲,跟此時從外院飄來的呼聲呼應。

而同時,廳內眾人看到被限制在外園的護衛有兩個急急敲著窗,端著筆電往外院指。次郎吉三步併兩步地衝下來,一馬當先衝到窗前。

「是緒方先生!」

「我們沒有注意他,直到他往側屋走。」

「然後就突然飛起來,繞了鐘面,然後——」

從外面聲勢浩大的「基德大人」之音,眾人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筆電螢幕也顯示著外園才有的網路直播實況,影片裡夾雜中森警部喝著「射擊」,然後員警雜聲「不行啊!下面是一般民眾」跟錢形大叔喊:「直昇機呢?」中,人回「之前飛行太久,回去加油,還沒回來。」

時間算得太剛好了。絕對是內應!

柯南相信,現場至少有三個人跟自己有同樣想法。可是現在沒人能出去!

「嗯,吵什麼?」

被這麼多大舉動毛利小五郎終於半清醒來,揉著眼發出詢問:「你們怎麼?一圈人圍著那?」

「小蘭,怎麼回事?」

園子跟京極真最後趕來,驚詫莫名:「啊,你的項鍊。」

「不知怎麼,變成爸爸在戴。」毛利蘭苦惱道:「而且墜子不見了。」

「喂,這怎麼拿下來啊?太短了!卡著脖子難受!」

毛利小五郎扯不動,吼道。

「毛利老師請別心急,鈴木先生說,這需要由他來開。」

安室透轉著設計上由細而寬,到後頸時已有兩指寬的頸圈項鍊中間環扣:「鈴木先生說過這是由他才能打開的。看來,是有點像指紋儀功能?」

「其實是我設計的機械式指紋扣啦。」阿笠博士推推眼鏡:「必須要將指紋壓上那扣環,扣環依紋路填平才能滑開。我設計的是鈴木先生的食指紋。」

不過顯然此刻沒機會做事吧?

而此時,畫面中的基德像是說了什麼(現場只有支起的攝影機,跟不上用噴射包懸浮的基德。), 然後,就看畫面基德將個東西往下一拋,現場迅速爆出煙塵。

「可惡!」

柯南正要往門口衝,就聽到鈴木次郎吉大喝:「不准出去!」

「伯伯?」

園子顯然嚇到。

「我說過,如果他們兩個任一個有辦法自然而然在這進出,又不傷到屋子跟人的取走寶石,就送他們的禮物。」次郎吉瞪圓眼:「現在的問題是:他怎麼讓項鍊換人戴的?」

「對,對不起,我不小心。應該是我睡太熟。」小蘭一臉歉意:「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吃完飯特別睏。」

確實有問題!

 

=============

 

 

七、半真半假

鈴木次郎吉下的請帖裡雖有「不得傷害人與屋」的要求但是不單安眠藥酒跟感冒藥也能發揮同樣作用。

聽著園子附和「是啊我跟阿真也是聊沒幾句就睡著。」以及毛利小五郎和阿笠博士的表情就猜想眾人情況一樣。大約只有受過訓練現在各自保持安靜不加入眾人紛論中的安室透和沖矢昴沒有被影響太多或許他們在吃東西時就注意到。畢竟都潛伏在(過)製藥起家的神秘組織。

思索中玻璃又響敲打聲。

除了原已到的兩位巡院外又多了三人:兩人左右撐著緒方管家一人手中捧著一塊白布上面置著那枚遺失的墜子結巴地道:「老爺錢形先生剛才送來的。然後他說最好在群眾離開後安置正式的警察入內院保護。」

柯南望向由窗隙遞入的事物白布上有基德常用字體滾印出的字樣(大概是利用醬油類調味品著色:「藝術家是不受拘束的。下次我將為自選之事而來。」

這是再一次宣告:若不是應約而來東西我不會拿。

柯南心中這麼想著但再看到東西時心中一凜:造型是一樣中間也有鑲石但這色澤⋯⋯

「老爺是不是要聽警方建議

護院者再問一聲次郎吉伸手探出窗直接搶過布上事物吼道:「先叫醒緒方

***

「好奇怪呦。」

坐在自己的房中已換下裝的小蘭輕聲道。

她原戴的鍊子在從父親脖上取下後就被收走。雖然基德如往常多數時候一樣盗後即歸還而且還是現場就還(讓不少媒體跟粉絲看到)但次郎吉自己說要存入屋內的石製寶庫毛利蘭也就換回自己的服裝顯得輕鬆多。倒是園子自健身房區回來時就已戴起配合禮色的同色系長手套說跟京極成對也優雅。

「次郎吉伯伯拗起來真是沒辦法。」園子氣呼呼地叉腰(跟她說的「優雅」不太合)道:「他這次說要『反其道而行』時我爸就跟他說過『高科技都防不了基德太原始不是更適合那些怪盗嗎我們小時也是看亞森・羅蘋故事長大的。』現在不跟我爸說的一樣然後就算這樣基德大人也還寶石啦小蘭為什麼不能戴。」

「新一在的話一定會說福爾摩斯更厲害啊。再說基德已經『盜走』成功那自然不必再盜一次。」毛利蘭笑笑伸手撫過短裙褶邊:「新一其實肯定這次的行動對次郎吉伯伯有利。只是基德怎麼能夠進來還偽裝成緒方管家⋯⋯園子你這次沒有故意跟基德約放水的事吧

「當然沒有」鈴木園子為了曾有過的「前科」大力辯解:「上次是因為我媽媽要阿真挑戰的啊這次我是想見阿真次郎吉伯伯的提議讓我有理由我才趕緊傳訊給他。不然他可能未必來呢

「這次基德為什麼動作這麼快又沒有做通知呢」世良很難諒解。

「通知有喔。」坐在小蘭身側正在思索某些已感到不對的點聽到這說法柯南立刻抬起臉:「他確實說在『秤量之後』前來。小是沖矢哥哥說。」

習慣性想先推出長輩來講自己推理時陡然記起毛利小五郎這幾天都在半醉狀態沒可能注意線索柯南立刻換別人代替好在確實也有這情報:「他說在收藏間裡看到次郎吉伯伯這棟別墅的老式石壁鐘。因為前屋主設計上都走歐洲風格那座老鐘也是模倣布拉格有名的天文鐘打造。雖然沒像布拉格的鐘那麼精巧但是打造的圈數一樣而且也刻有二十四小時的中古阿拉伯數字。」

「沖矢先生也會向你講這麼多你沒事問這麼多奇妙知識做什麼啊小鬼」鈴木園子皺著眉道。

「啊這是、因為正好聽到他跟嗯⋯⋯安室哥哥在談嘛。他們在推論基德的活動。」柯南趕緊編藉口心知園子大約也不會特別去追究是否為真;世良有可能去跟安室探口風但安室絕不會給真相;小蘭也許某天會問沖矢可一定會被敷衍。因此繼續說明他的推論:「基德一定調查得到這間別墅原始的樣貌所以他以天文鐘做靈感。我們來的這個季節天文鐘上的十二宮位置分佈正好天秤時是在下午兩點前結束。以十二宮來看天秤宮之後會是天蠍。所以他就在這『秤量』後的時間來偷。天秤座是來自正義女神亞斯托雷斯(Αστραία)在為人類做善惡裁判時所用的天秤亞斯托雷亞一隻手持秤一隻手握斬除邪惡的劍。我想正是因此基德雖然在剛好四點的時間取走鍊墜但他會選擇歸還以免有正義女神之怒吧

或者基德也看出了跟自己一樣的情況才送回不過肯定摸了睡著的小蘭脖子吧下回一定要拿個東西狠踢在他臉上

心中屬於「新一」的那部分默默升高時柯南聽到園子的聲音:「所以啊你看像我這樣有找阿真回來才好。你至少也要叫那推理狂回來啊連柯南都改去聽昴先生他們推理了。」

「什麼意思園子姊姊

還在思索之前「歸還之物」的柯南立刻抬起臉。

在世良逗著說「熱戀期間遠地相思太痛苦所以叫他回來是吧」的笑語裡園子也沒多理柯南詢問邊打鬧邊順勢回答:「就是跟阿真說次郎吉伯伯請他來協助所以會派人接他囉。我知道他常忙著練習所以傳訊息給他。好在在次郎吉伯伯的專人去接他前他有看到而且回應他可以來還帶了行李在他留學的單位外等不然我還擔心次郎吉伯伯派的人要找不到他會來不及回到日本。」

那麼說傳訊也有可能

柯南跳下床沿正要跑出去卻被小蘭拉住:「柯南等等爸爸他們在樓下討論你別去干擾。次郎吉伯伯剛才在訓話緒方先生我們才上來的不要讓人難堪。」

「欸那個我還不會下樓。」柯南用上無辜天真的表情:「我只是想去找安室哥哥。剛才因為只有阿笠博士和小五郎叔叔可以留下昴哥哥和安室先生都回二樓房間我想問問他有沒有在下午看到什麼。記得午餐後他有說過要在二樓看著的。」

「對了我也有請偵探耶安室先生至少也要報告吧」園子叉著腰道:「世良你也是怎麼能半途一個人出房呢

「沒辦法啊這間別墅照你伯伯說為了保持風味整個二樓的浴廁是在外頭公用的我中午吃的濃果汁喝太多也只能去上廁所。而且這些房間都保留古味設計房門是原木就算了門外有手把但沒鎖只能從內將門栓栓上我出去將門拉到最密也鎖不了我已經盡快回來。這件裙子後面下襬長我還是不太習慣又整理了一下睡亂的頭髮。但也花不到五分鐘。不過」世良沉思:「我去洗手間時倒沒看到安室先生在藏書室。柯南說他原先用這理由上來。看來他也沒有全程待在那兒

「安室先生若是看久書回房休息一下也很自然。而且他只要保護園子你並沒有必須要看著我們哪。」毛利蘭幫著說話:「渡假小屋氣氛很閒適大家都多少有睡午覺嘛。連僕人都輪著休息。」

「是是是就是你爸爸睡最久啦還不是因為他喝這麼多酒。次郎吉伯伯收在這間酒窖的名酒為了配合石屋跟北方風味只收威士忌。你爸三天來每天都至少喝掉一瓶蘇格蘭威士忌耶今天午餐已經很多酒料理還這麼喝小蘭你也該注意他你看安室先生、昴先生都沒喝。我伯伯跟阿笠博士也只喝兩三小杯其他都是你爸喝掉。」

蘇格蘭

柯南驀地想起什麼再度輕掙開小蘭的手:「蘭姊姊我去去就來。」

「柯南

毛利蘭還想攔世良已阻住她:「小蘭我們該想基德之外魯邦會如何。」

房外柯南看到京極真正坐在門對面背脊倚著環二樓臨大廳的石造扶欄。眼觀鼻鼻觀地地凝神沒有搭理他。柯南爬上長廊擱著的高背椅往下看:大廳裡毛利小五郎似乎在說什麼、阿笠博士苦笑的表情可能伴著加粗的呼吸聲、鈴木次郎吉揮手又換個指示似的家管員接收指令正行動。聲音雖聽不到但已有微微的香味飄入。

六點過要準備晚餐了。

自發現「松本廚師」變成「緒方管家」然後再以基德身份離開後鈴木次郎吉先發半小時脾氣(這是柯南他們離開客廳的原因。)才訓夠被保全在管家室外廳抬回、叫醒的緒方管家(他說吃了午餐就睏倦入睡完全不知原因)令他去對外聯絡。然後才確認松本廚師正要自家出發。照他說法:『昨天回廚房管家就跟來說剛才的聘約是故意演給可能在人群中潛伏的基德看所以時間也故意講錯的。今天不才是真正要去的時間

看來基德確實潛伏在人群中只是他直接換裝成管家然後冒廚師身份來。

這讓鈴木次郎吉又開口訓話。

在二樓樓梯間聽到這些原因時柯南心裡就已隱約有想法(他用上廁所的名義可惜還是半途被毛利蘭又抱回去說「爸爸交代你別管。何況這些還有安室先生跟昴先生呢」)鈴木園子的數落更提醒他。

得先去聯絡知情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