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回魂仙夢長卿驚見靈兒,參見掌門酒劍仙續因果

「您好,歡迎光臨。」趙靈兒巧笑相迎。

「來啊!慶祝打敗水魔獸,今日大降價啊!」林月如用力揮著抹布。

仙劍客棧門前人潮洶湧,甚至還有些附近城鎮的人慕名而來--卻全都進入對面的「永安客棧」。

「哎,新開業,難免的啊!人都有好奇心嘛!」李逍遙坐在門口椅上,瞪著對面丁叔招呼客人,咬牙地道:「吃幾次膩了,就會上我們這啦!俗話說,『天仙也不過看三天』。」

「李逍遙,你什麼意思?你們男人都喜新厭舊,啊?你學龍幽那混帳泡妞?還是真去做香蘭的男朋友?」林月如柳眉倒豎,惡狠狠地問。

「我沒有,我只是說,口味這東西,沒人會天天吃的啦!要清淡素雅才長久。」

「是啊。」趙靈兒同意,但隨即又為難道:「可是,丁叔他們也是有清淡的菜色哪!再說,你看連阿奴都捨不得回來。」

「那個吃貨!」

李逍遙冒滿黑線,看客棧大門內阿奴所坐桌邊,擺滿了因對面寫「開幕誌慶,白飯免費」而拿來的兩大桶飯,就著桌上一滿缽川菜芝麻佐味的豆瓣醬吃個不停--這還是一大早,重樓敲門來收李大娘打理的衣物而順便送來(看來他已經上工)。因為李逍遙不許她去「花錢添業績」,所以阿奴只帶著那缽醬去點飯吃。而在大門招呼的丁叔顯然心腸好,看阿奴只吃醬,又叫廚房多送兩道菜,喜得阿奴直說「親爹啊!」就捧著飯一邊大吃,一邊喊「伴麵伴飯好風味,炒菜煮鍋一級棒」,來往路人有些本也不餓,但看阿奴吃得如此香的表情,不免加入排隊行列--居然就開始幫忙招客!

「居然背叛我們!」

李逍遙滿臉悲情地道。

「逍遙兄,這不能叫背叛,有奶便是娘,天經地義。」

龍幽慢悠悠地踱出櫃台加入話局:「再說,阿奴不過是去那吃頓開幕招待飯,重樓大哥,可是直接被老闆娘抵去做員工--你不覺得有點怪嗎?」

「有什麼辦法?誰叫樓哥沒事在人家客棧裡做『吾道不曲』,打壞了牆?只好去修牆打雜兼看守,你說我去哪兒再找個好護院用啊?我們去幫忙修牆,讓他快點回來行否?」

「要真是無意才有可能啊!」

龍幽欲言又止:「逍遙兄,現在反正也沒客人,咱們繞去對面的後院,觀察下他們的工作,如何?」

「好啊!我也要問問,那個景天為什麼也會我家的飛龍探雲手!」

李逍遙打起精神,跟著龍幽就走。

「逍遙哥哥!」

趙靈兒留不住人,看林月如也懶得管似的徑自往仙劍客棧內走,只能輕輕嘆口氣。仍保持笑臉,向過往人招呼「要不要吃飯?我們有好吃的杭州菜,也有近海風味的鮮魚料理。」

正招呼著,忽地,彷彿有什麼凝注的視線。

趙靈兒順著目光轉過去,看到一位身穿白袍,一派仙風道骨,打扮如同酒劍仙般的道服,也帶著一身滄桑沉穩氣質的男子,外貌卻像不到三十歲,直直地望著她。

「客人,您要用餐嗎?」

被喚的男子回過神來,目光還是直視著趙靈兒,輕輕地道:「真像,真像。」

「客人?」靈兒再問了一次,那男子才像如夢初醒,點點頭,道:「不好意思,有做素餐嗎?」

「有的,客人,我們的素菜料理,是有得過獎的,請坐,我去給您倒茶。」

******

「這後院的牆沒事做這麼高幹嘛?」

李逍遙邊跟著龍幽爬牆,邊道:「我們為什麼不用越行之術?」

「李兄,這天人來人往,我們若不小心忽現忽隱,可能引起平民老百姓的驚惶,所以,用普通法子,慢慢爬進去,比較安全。」

仗著身高,龍幽先攀到牆頂,向下道:「小聲些,別引人注意。」

「那裡有梯子,你們沿梯子下來,比較不會受傷。」

內院下方有個聲音道。

「樓哥!」

李逍遙喜極,順著梯子跳下丈許高的後牆,就一把抱住重樓:「樓哥啊,你過得好不好?有沒被奴役啊?飯有吃飽嗎?」

「嗯。沒。有。」

只用單音節就回答完李逍遙的問題,龍幽評估應是沒事,便道:「魔尊,這間客棧,可有異事?」

看到搖頭,龍幽也想不到問題,又問:「那您在此處是?」

這一下,就有回答了。

兩人看向重樓指著的方向,都有些懵了。

後院有個臨著公廁的舊窯,是之前一家挺大的烤餅店器材,現在因被唐門買下,全被納入客棧範圍,也就罷了,但,窯前居然還有正擺放晾曬的磚。

「連修牆的磚也要自己做?」

看到默默點頭的人,李逍遙抱住頭:「這太狠啦!材料還得自備,哪年才能做得完?比我上回拐月如簽一百萬契約還狠!那個景天太小氣了!」

「不是他。」重樓道。

「莫非是那姓趙的?」龍幽問。見人點頭後,立刻推想:「對,仔細想,那人看來就一臉苛刻,可能還因為被唐門人監視,所以更加想找機會銷過,看來是他在魔尊不得不工作抵價外又提高難度,這該跟我們老闆娘說,叫她跟丁掌櫃談談。」

還沒說完,龍幽就看到重樓做出噤聲手勢。他修為不弱,立刻明白,拉著李逍遙,順勢踢開梯子,就躲往舊窯之後。

「喂,小子,誰叫你可以停的?」

來者正是趙文昌,他看來滿頭油汗,大約因為前頭客人來往頻仍,忙不過來,如今找機會偷懶,就來這找「新進員工」出氣:「聽好啊,你打壞的牆,範圍已丈量好了。而且,別忘了我們掌櫃有說,要能造出你不會再打壞的磚,不然,誰知道你會不會再打壞。而且,也不知你打壞的原因是不是要偷東西。像那晚你沒事來當的劍,沒準兒是偷來的。」

趙文昌正數落,背後就有個淺淺的客氣聲:「趙『前』管事真是包山包海,跑堂工作做不完還來做燒磚教學指導。或許您沒忘記,唐三老爺現在也退到幕後,雪見大小姐才是主子,而她來信,近日將到。」

也不知景天說的人是誰,但趙文昌立刻臉上變色,乾笑地道:「沒的事,我只是解手後路過看看。我立刻去工作。雪見小姐那還請您美言。」

『唐雪見是誰啊?』李逍遙在暗處問。

『聽起來像是現任唐門門主。不過我沒聽說女生可以當。』龍幽氣音回他。

下一刻,他們聽到差點令他們跌到的話:「哎,紅毛,虧你長得高頭大馬,居然連對那傷了丁叔心的趙文昌都沒動作,不是昨晚被你老闆罰而嚇傻了吧?」

『紅毛是誰?』李逍遙抬頭用嘴型問。

『我想他是以魔尊大人外表來取綽號,太不知死活了。』龍幽眨眼答。

如他所想,素來相處都不太開口的重樓沉住聲音,問:「你叫我什麼?」

『死定啦!樓哥隨便一出手都能扇爆的!』李逍遙暗樂,跟龍幽互比一個知情的手勢,兩人竭力忍笑等著看畫面,卻沒想聽到:

「不對嗎?我拿你當朋友,你卻連名字也不告訴我,真小氣。」

咦咦咦?

旁聽的兩人互望一眼:

『不會吧?原來還沒報過名?之前不是一被靈兒救就說本名了?』李逍遙瞪眼。

『仔細想,確實沒錯。在這相見時魔尊只顧喊飛蓬,昨天買菜前後經過雖然不知,但可能也沒說起名字,而且依丁掌櫃談吐來看,可能還有做過什麼當東西的動作,但,八成也沒留名,難怪會被整。』龍幽眨眼。心裡卻想『不過,依這發言來看,對方的意思是--』

兩人對眼中,聽到沉默的人再度發言:「你,可以叫我重樓。」

「重樓?這名字,好像在哪兒聽過?」

景天搔搔頭,聳了肩:「嗯,暫時也不重要。不過,蓬萊派那件事,我們還要先謝你呢。」

「蓬萊?邪劍仙?」

聽著對話越來越脫出兩人所知,李逍遙一臉疑問,暗示龍幽該出去現身--

「小哥啊!小哥啊!」

後門傳來「篤篤」的敲門聲,景天顯然記起什麼:「欸,等等,我先送他點酒。」

酒?

後門一打開,一個醉態可掬的人就跌撞進來:「謝謝你啊,小哥,開幕日還免費送酒。」

「哎哎,小聲些道長,開幕的免費量只有三杯,超過量是要計價的,是你說你是蜀山派,我看徐大哥份上才送的,拜託別嚷。」

「師父!」

這回,躲在角落的李逍遙再也忍不住跳出去:「你怎麼也來啦?」

*******

一人扶酒劍仙,一人抱著永安客棧送的酒罈,李逍遙無奈邊走邊道:「師父,你這麼快就被收買?」

「你們幾個,怎麼沒事躲在人家後院?」酒劍仙醉斜著眼,一手搭著李逍遙,揮揮另邊懸空的手:「我正要喝酒,別來吵。好容易遇見一個會替蜀山開特價的店家,真有良心。」

「聽起來,確實是跟蜀山有關。」

龍幽回頭望向走出的巷底,深處的後門已然掩上:「如果那叫景天的人也跟蜀山派有關,那可不算外人。再說,從剛才他跟魔尊大人談話的態度跟內容來看,似乎更早前有見過面--可能真是魔尊大人被伏羲打落人間而失去部分記憶吧!」

「哼,樓哥講了幾遍?他找的是飛蓬。」

內心雖然同意龍幽的分析,李逍遙口裡還是在扶著酒劍仙走過路口,邁回仙劍客棧時分辯幾句:「不過,看在他嚇走趙文昌,又主動認定跟樓哥是朋友,大約還是有點頭腦,八成這樣才能識得蜀山派的人。」

「喂喂,你還沒去過蜀山的,真要擺架子,你也跟為師的去一次再--咦,師、師......?」

酒劍仙原先的醺然之意在看到仙劍客棧內,獨自一人坐在牆邊的身影,瞬間消失無蹤,接著,在李逍遙和龍幽完全沒明白前,飛速地撲跪在那人面前:「參見掌門。」

「咦?」

李逍遙、龍幽、端了茶點出來的趙靈兒同時驚奇,但隨即是李嬸娘大朗朗的聲音從樓上走下來:「姨什麼!是嬸嬸!還有小子你又跪什麼?上回抱我腿叫女神討酒就算了,難道你以為這回對節日評審也可以亂抱大腿?」

節日評審?那是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