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jpg

第一女角(應該)的靈兒都提議了,so~~會如何呢?

 

第三集、神偷求師初識飛龍探,抵扣員工決定掌櫃家

因為菜錢沒了,又有丁叔昨晚先約的宴會,李大娘吩咐大家帶足鍋碗,大搖大擺走進永安客棧。

一進客棧就差點沒倒氣!原先拜月教主買下他們對面公廁做經營時,因為花較多的錢填坑置桌,所以局面不大,而蜀中唐門可是武林世家,數百年營聚地財資豐厚。這次來比賽,是帶著「許勝不敗,直接就將店當做未來分店經營」的信念,連左右兩處門樓都已買下,然後走「低調奢華」風,外觀保持「在地化」的門面,裡頭卻是打理舒服--連阿奴只顧吃的都能攤在椅上說「太舒服了,我不要走了,我要睡睡」,可見一斑。

端上的食物就更不用說了。正牌四川來的大廚巧妙調和鼎鼐之術,既有扣人心弦的川辣,又有清爽不膩的快炒,連李大娘都不能多挑剔地埋頭苦吃,丁叔勸酒都沒空理。

「糟了,月如,很不妙啊!」

李逍遙溜去廁所(因為肚子吞得太脹)再出來後,撞見同樣也來解手的林月如,立刻拉著她道:「這永安客棧看來有實力啊!家大業大人又多菜又好吃,你看連嬸嬸都在問有沒有親友價可以吃折扣!擺盤連靈兒都滿意,阿奴那吃貨更樂!樓哥看來又快倒戈的樣子,你說我們不想辦法咋辦?」

「那要怎麼辦?快想想去辦,我好回去再吃。」林月如也沒忘要回餐桌。

「逍遙兄此言差矣!」龍幽從兩人背後冒出來:「魔尊重情義,六界皆知聞,怎可能做出像你說的倒戈情形?不過壞就壞在重情義--如果對方的『情義值』在魔尊心中比我們高的話,倒是有可能改去協助。」

「你這不是廢話?跟我說的哪有差?」

李逍遙沒好氣地道,忽地,龍幽將扇一揮:「有人,快避一避。」

三人才在比仙劍客棧還大兩倍的倉房後躲好,就聽到兩個耳熟的聲音:

「姑娘,不好意思,但在下真的不是--」

「不!我認得那身手!拜託,你要收我為徒!」

等等,這女人聲音很熟。

逍遙三人一同探出眼,就看到景天半推半勸地,努力要自一個女人手裡脫身,而那死扯住他不放的,卻是今早沒跟龍幽同行,人卻不知何時已回鎮的韓菱紗。

這怎麼回事?

三人彼此對望,流露不解,那頭景天卻更是滿臉汗--顯然他對女孩子沒能像對男人一樣巧妙應對,直到看到救星--廁所:「姑娘,不好意思,我急著解手,待會兒再說。」

韓菱紗總不能跟入男廁,只能放手,還喊:「師父,我等你出來。」

看來不便出去。

三人互望一眼,再度點頭,龍幽開啟越行之術,李林二人搭上他手,跳往永安客棧別地。

到了可談話的地方,林月如先發難:「逍遙,你看菱紗是不是傻了?她難不成又在古墓裡撞邪了?怎麼突然回來,不說聲就算了,還拉著那叫景天的要拜師?我說這景天身上是不是有帶阿奴說過失傳多年的『迷情蠱』?怎麼重樓大哥也要追他,菱紗回來也要找他,還不惜堵廁所啊!」

「菱紗她常瘋著,她剛來就像打主意做我後媽似的,一直在打聽我爹、後來被那本星座書迷得搞不清方向、現在又在追景天,搞不好啊--咦,這些,都是古董?」

三人這才看清楚,眼前所在的庫房,層櫃箱籠,大大小小,精致整齊。有些擺出來的,一眼就看出價值不凡、有些貼著封條,註明是何年月日所當之物。

對了,他們有聽說,永安客棧原是當鋪名,是原先經營主業,因為被姓趙的偷了本金,才改做客棧幫賺錢。看來,這裡是永安當鋪還有的餘資,而客棧那些上等廂房及大廳主打「觀光財」的擺飾,也是出自於此。

「哇,這裡的東西,不比我家的少呢。」

林月如以「南武林盟主之女」的口氣評點:「這對玉獅子很好,我喜歡,不知多少錢。我寫信要我爹寄錢來,跟他們買。嗯,流當品,是可以買的,還可以議價吧!」

「喂喂,你傻啦!」

李逍遙一把扯住:「這人今早才用掉我們客棧獎金去添購古董,我們還付錢向他買古董?看中的,帶走!拿回去抵菜錢。」

「逍遙兄,我看,這還不如去後院拿菜,還說得過去。這些古董價值連城,真要拿了,咱們反過來成小偷。」龍幽搖手道。

「誰說是小偷?這叫『抵押品』!他們要不還咱們菜錢,東西就不還他。當鋪生意都這麼做的!」

李逍遙理直氣壯地說,同時將林月如相中的獅子取下,連盒打包好,交給她:「好了,走!」

「誰在庫房?」

門口忽地響起了聲音,同時,有光燃起。

三人心下暗叫不妙,明明是被韓菱紗守在廁所內的景天不知什麼時候來到門口,手舉高燭台,還是客客氣氣地問:「三位為什麼會在永安客棧庫房裡?」

「啊,不小心迷路了!」李逍遙首先說,同時頂了龍幽一肘。

「我們原是要找廁所的,不知怎麼找到這裡。」龍幽立刻接口。

「廁所設計標示不明,會影響客人的。」林月如將打包好的獅子藏在龍幽的寬袖裡,自然地挽住龍幽手臂好不著意地托著盒子,道。

「原來如此,我會跟丁叔反應,還請三位出來!」景天很自然地點頭:「請。」

李逍遙使個眼色,三人一同向外走,經過景天身邊時胡亂點頭,就要離開。

「不過,客人,我想請教。」

景天在他們走出數步後又發話,三人當即站住,然後,才小心轉身,看著景天,他指著門口大鎖,問:「不知三位剛才若沒開鎖,是怎麼進入庫房的?」

那看來是重寶所置之處的庫房,沒有其他通道,只有剛才三人走出的巨門。而巨門是生鐵鑄就,厚過尺許,巨鎖看來一體成型,而鎖眼極巧,顯然也不是能隨便打開的。

怎麼著?龍幽會越行之術這事我難道也要告訴你?小心月如懟死你啊!

李逍遙心裡打著腹稿,正待發話,卻聽到月如先叫出來:「喂,那對獅子怎麼,怎麼在你手上?」

李逍遙跟龍幽同時一看,景天手中轉出個盒子,大小尺寸跟外型和林月如剛才打包的完全相同。她連忙去翻龍幽袖子,怎麼也翻不見:「死龍幽,你袖子有破洞?也不去補!」

「本公子怎麼可能穿有破洞的衣服?再說,東西你不還隔袖拿著?被人摸走都不知道?」龍幽說著,猛然像想到什麼:「莫非,閣下剛才使的,是失傳已久的『飛龍探雲手』?」

「飛龍探雲手?」/「誰說失傳!我爹也會啊!只是他還沒教我就死了!」

林月如跟李逍遙同時開口道。

「你爹?」/「師父!你怎麼到這了!」

景天問出的話,也因韓菱紗興沖沖的跑來而被湮沒。

一時間,眾人各有疑問要發,誰也不知要聽誰的話,七嘴八舌間,就聽到「轟隆」一聲,緊鄰庫房側牆被人猛然撞破。

會有這力道的,自然是......

在景天發愣地看著牆洞當下(連韓菱紗抱住他手臂喊「我要學我要學」都忘了拒絕),李逍遙趁機又抓回發話權:「樓哥,你怎麼也來啦!」

「找廁所。」

是認真的。

******

「真對不起,是我家員工的錯。」

李大娘吃太飽彎不下腰,只有大馬金刀坐在上房外間客座,向丁叔點頭致意。

「呃,哪裡,仙劍客棧,果然人人不凡,無怪聽鎮民說您等能斬除魔獸。」

丁叔小心地捧著茶鐘,眼睛溜過一語不發站在中央的重樓,又看向挨了嬸嬸一頓罵(小孩不學好,學人家偷鑽房)而跪在嬸嬸腳邊的月如龍幽,和被李大娘暴打甩鍋而躺在靈兒腿上的李逍遙--顯然後者最能讓他看出李大娘的威嚴--陪笑道:「這位壯士也是心急如廁,又找不著路才會想找人問,是吧,小天?」

坐在丁叔一側下手,相對趙靈兒位置的景天(韓菱紗巴在他身後,還是一臉期盼地閃著眼光)手中拿著帳冊,還算帶著職業笑容:「是......吧。不過,丁叔,他打壞的是庫房側牆,庫房是收貴重物品的地方,牆要壞了,得花錢修補。修好前,也得有人看守,不然東西丟了,咱們不好跟唐家老闆交代。可我們明天就開幕,人力吃緊,再要僱人修牆跟看工程的話--」

「什麼啊!這是小事兒啊!」

李大娘一拍胸膛:「我就將他抵給你家客棧,修牆看屋都沒問題!在你們庫房完工後再還我就行。」

「嗄?」

這回,全屋人都睜大眼,看向李大娘。

=====================================

嘩哈哈哈,咱就是覺得,若有「永安」出現,樓尊不去那一家是不成的啊!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