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文:關鍵辭【CK內褲】

  事情肇因於吳邪過度擔心。
  由於中秋節前幾日曦都不在家,連老師都撥電話來詢問(秘書處理得當),因此今天,假期一過的上學日,日曦便早早出門要回去補課。
  今天大家都忙:胖子過完節就帶張小哥回他自己家去接兒子,媽則陪吳家長輩同去逛老胡同,就由吳邪在我練功時處理一家人的衣服--主要是替日曦清理換洗下來的「流浪時期」衣、替小靈整理小孩容易玩髒的衣。
  然後在看到顯然有擦拭未淨果凍狀物的內褲時,吳邪臉色慘白地叫我立刻來討論,也不管這一論可能延誤我們將出門和秀秀約見商談的時間。
  「你說怎麼辦?」
  由於偌大宅院只剩我們兩人,而此刻吳邪人在檢視衣物的洗衣間裡過度氣勢,倒讓我有點好笑。
  「什麼怎麼辦?」
  吃著爸媽一早就買回來的燒餅油條,我覺得偶爾有這麼多人聚在一起,感覺真的很好。
  如果吳邪不是一副不輸給胖子的老媽子樣,就更好了。
  「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吳邪像炸毛的貓,兩指捏起那條顯然用水沖過過,但仍有點黏漬的內褲--尺寸是日曦的:「你看看,小曦這回回來的褲子上沾著這,這幾天他又在外過夜……有沒有,有沒有危險?」
  「絕對沒有。」因為我全程監控,甚至自己也跟過幾小時,確保他無危險。
  後面的話收住,顯然使沒了解箇中三昧吳邪更加不滿,他指著半乾硬的內褲,說:「你倒看仔細,這玩意兒不可能是飲料餘跡吧!這--」
  「曦兒前幾天出去衣服沒得換洗,身上又沒錢,我猜他頂多只有跟同學借過點小錢充飢,內褲搞不好學行軍的練正反穿--不過回來也該洗才對。看來他的家事能力該訓練!奶奶太疼孫子可不成,我在他這年紀時,連二爺的長衫都能洗了。他沒洗乾淨吧!」
  我說。
  吳邪一臉無言樣的看著我時,我才笑了:「別擔心,曦兒是我訓練的,沒可能被人動手動腳。我想,大約是他青春期到了吧!算算年紀,這時候初精也剛好。你瞧這東西顏色淡得多,依你自己經驗,第一次大約也是這種樣子。只怕他還會羞愧這是什麼東西,才想趕緊沖掉,只是前晚才回來,昨天又忙補這幾天作業,他還沒空洗吧。 」
  吳邪被我這解釋倒也想通似的:「也對,小曦的年紀是……怪不得那天他沒在我們約好的地方等,要偷偷回來,可能是怕自己的--哎,這樣看,他也快往男人路上成長了,時間過得真快!」
  「是啊。」
  我喝完豆漿:「時間過的很快。再三十分鐘,就到我們和秀秀約的時間了。你記得她展出的是什麼東西吧?」
  「什麼?那先出門!衣服回來再洗!」吳邪忙著將內衣通通泡進抗塵蟎洗衣精中,沖了手便趕出門。
 
  從秀秀那離開後,如我預料,吳邪主動要求去逛百貨(我倒得交代秘書回頭將合約送到管家那)--他是在洗今天衣物時,考慮到兒子邁入青春期,應該穿點高階品。
  --透氣、合身、舒服、美觀、自然材質、流行尖端--cK是您最佳選擇。--
  我抱著胸看吳邪小心繞著他平時也不太穿的精品內著店挑款,兩眼不去看店裡各個廣告板上展現不同膚色外貌的肌理美男清涼打扮海報,有點好笑。
  「為什麼一條都這麼貴?我還是上大學才幫教授做點助理工作時掙外快才去買有牌的!聽學長說美國本土反而沒賣這麼貴,關稅也太高了,咱們找美國網購如何?」
  吳邪做了「持家內人」的身份多年,比他當年做小老闆時還斤斤計較,我只能忍笑再忍笑。
  天燈我都點得起,何況是這點小金額?
  「別挑了,曦兒的尺寸直接買一打就好。小靈的你想買嗎?」
  「小靈?他才五歲吧!小孩子不用這麼好!而且也沒他的尺寸。還有,我覺得給小曦也頂多三條就好,二叔總說小孩不能嬌養,以我本人經驗,二叔說的沒錯。」吳邪一口否決,卻又像想到什麼似的:「對了!胖子那傢伙老嚷窮,從來都只給小哥買山寨貨,我看小哥倒真需要好點的--」
  「啪」一聲,我攔住他的手:「我喜歡粉紅色。」
  屬於今年春季出的「春色無邊」系列鮮麗色我欣賞。
  「呃,小花,我不是這意思啦!你的當然會買……」
  我不理吳邪的心虛跟店員可疑的眼光,直接指定:「這個顏色你穿倒好。」
  最後,買給日曦的,考慮青少年發育期不宜太緊,我們買前頭略寬的三角款。我跟吳邪的都是平角貼身--不過我低腰,他一般。
  當然,絕不許他多買給姓張的--那傢伙就由胖子挑省錢小黃雞就好!前幾年小黃鴨不也流行過?
  這天晚上,我負起「為父」的職責,叫日曦來詢問,結果如我所料,那是他自己產生的體液。不過日曦比吳邪多點訓練,自學能力強,今天上學就趁空去圖書館將一切查清楚,因此我只交代他「自己事要處理,衣服也要自己洗」後,就解決了。
  倒是吳邪那,我得加強複習功課:至少要讓他記清楚,他只要在意我穿內褲好不好看就好,用不著管別人的。

  p.s.take off ? wear out!
  「小花,別,別再弄--」
  空氣燥熱,股間大腿都濕滑起來,昨天才泡水晾乾,今日第一次上身的高級內褲,此刻又黏膩的潤澤出聲。
  拚命忍住想不起來的吸氣過度,吳邪忍淚地看向埋在自己腰下的臉:此刻揚起眉、勾起笑、銜起……
  明明父母明天又要回南方去,想著今晚也得陪話久些;但偏偏昨天逛街又惹惱起的醋意不在昨晚發,卻在今天更新衣後冒出,擺明是責備自己口誤。
  可是,又不全算自己的錯。
  賭氣似的,吳邪拚著一股耐力,努力將自己上身直起往前一彎,努力在壓住侵入自己身上的人同時,扯開衣物來個勢鈞力……
  不過,看到被自己硬扯後自然翻起,配合自己動作協助脫下外裝的人,直起膝蓋的大腿上方,貼合的內著下呈現完美昂然的氣勢,連吞口水的本能都忘了。
  為什麼這種溫柔色都能被穿出過度霸氣啊?
  可惜他沒法想通。
  在吳邪最後連皮膚都已經麻到無力去感應更多包覆時,他在快睡昏在當家人懷裡前想:如今,只能期待胖子審美觀有天能好轉了。
  還有,得叫小花別那麼浪費--哪有第一天上身的衣服就扯壞的?
=====
  其實,這篇完全是花爺當家醋勁發功的全系列吧!(思 )
  --因應中秋活動關鍵字活動~~呵--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