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半信半疑
   眼看基德的滑翔翼一旋,又是兩記鎗,一前一後——但後發者斜角切至,正好兩個在射向基德腳邊時直接對爆,「啪」一聲,大量的液體飛灑。
     基德被為防這而一閃,身子略偏,戒指瞬間滑落,他忙用手一抄,抓住了戒指弧面,一抖下才說聲「好險」,就看到下一秒,戒台上的寶石鬆動,完全來不及撿,就直接落入下方院中。
   「喂!這什麼鑲工啊!鈴木家找的珠寶商要扣錢!」
    基德陡然一落,滑翔翼落成披風,輕輕巧巧站在火焰對面,魯邦同側的石牆緣上,兩手盤胸,道:「真是的,那個大叔越來越沒誠意。連幾次的戰書都不是認真要比,只是想要我做白工吧!」
    「我說啊,你小子要多跟前輩學學。我罩你也可以。」魯邦笑道:「不過,你做的菜不錯。次元也稱贊呢!」
   「哈,那可是要感謝這位先生。」
   基德在牆頂上向安室透略略彎腰行禮:「酒的料理他都很擅長,威士忌系列哪!」
   ——糟,基德是曾聽過安室先生自報出黑衣組織裡身份的(雖然是自己叫基德扮雪莉)。
   柯南心直懸到嗓子,但此刻暫時不能開口,就見基德神秘地笑笑:「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果汁。而且,我向來是走我的月路,不去打擾白天。」
   這是說?
   基德忽地抽出慣用的撲克牌鎗:「魯邦先生,上回的事相抵,我們下次再比吧。至於偵探們⋯⋯」
    「啪啪啪」在縱身跳起時,連三記分三角度射出的厚塑片:兩張被膠囊子彈打落、一張直接插入鈴木家三樓石牆沿,上面搖晃著另一枚由繩掛住的飾物——
    現在女神:薇兒丹蒂。
   「追尋之道,一路順風。」
    那是隨著風飄遠的月下魔術師說的話。
    月亮更高了。而錢形雖沒車,仍不管其他借調的警力還在收拾地面,一人拚命地從車碎出跑出來,繼續大喊:「魯邦你別走。」
    「哎,老爹真堅強。要不是不二子太想要腰帶,我還沒興趣來呢。」魯邦抓抓頭,將手中的物件一揚:「你們要留寶石,而我要腰帶。現在沒別的條件,直接換吧!」
    屋頂上因化學藥劑而生的火已降了一半高度,很容易走近。次元在高空直指的鎗跟雕像後的人對峙,只保留追蹤功能的膠囊子彈暫時還沒有派上作用。
   「你確定想拿走它?」
   柯南將毛巾稍稍捧高,手腕也慢慢抬起。
   「麻醉鎗就不必考慮,我在你午睡時就拆掉它的針。腰帶裡的那顆能形成球的超彈力膜我也先刺了幾針,成不了形。」魯邦搖搖手指,順手拔起一把剛擲過來的牛排刀:「雖然這次礙著規矩,我沒法帶太多東西,但鈴木大叔家用的東西也還是挺多的。偵探先生們,」
    「你真的想去嗎?」柯南問。
    「奧丁神殿可是我祖父曾查過的十大秘點之一,我當然想去看看。」魯邦笑道:「不必擔心,你們想要的東西,跟我要去的地方絕不衝動,所以我只要腰帶。」
    「毫無疑問,是你注意到腰帶上的花紋才是關鍵。」扶著雕像,沖矢昴自陰翳處說到:「數百年來因為『藝術價值』沒人改動過的花紋,也因此沒被人考慮到它能重拆拼組。」
     「哈,是啊,五右衛門切開扣住寶石的金屬腳時就發現,那條腰帶周匝固定的金線有定律,能夠像積木一樣重拼。」
    「世界之樹(古諾斯語:Yggdrasill),又稱為『宇宙樹』。『尤克』表示令人害怕之意,也是主神奧丁的另一個名字。」柯南道:「你想將腰帶重拚出世界樹,好找到指示第一根樹根的吧!第一根樹根深入阿斯嘉特(Asgard),根下有兀兒德之泉(Well of Urd),每日諸神會聚在泉水旁邊開會討論。此外還住著的諾倫三女神。而這次的寶石正是諾倫三女神,有她們,才能指引出奧丁。」
     「放心吧,我不會拿走寶石的。諾倫三女神是預言洛基與安爾博達的孩子將會帶來諸神的黃昏的,不想要。」魯邦將手中的瓦狀寶石一揚:「但,有人比我想的更⋯⋯」
     「啪啪」兩聲,兩道色彩在一揮手隔擋在眼睛前,魯邦驀地在躲避時扯開衣扣,將整件外套(鈴木次郎吉的)抓下來往火焰邊欺近,甩住柯南抱著,露出黃金一角的毛巾,往自己扯近,同時手中的瓦狀物一拋。
      空中射下掩護的子彈還沒來得及被撞開到斜射入頂樓女牆,就有快速劍光斬斷。柯南什麼也來不及看,只隱約記得在被魯邦扯高時,自己交換到歷史寶石,然後就被安室透攔腰抱住沒至於結實地跌落在地,被掩蔽著滾到牆邊。雕像後的鎗精準擊向次元掩護的子彈、卻也交互幾次被比錢形快趕回來的五右衛門斬落,在這其中,峰不二子從上方直昇機拋下的繩梯已被魯邦拉住,高喊:「走囉!」
     五右衛門再度斬開子彈跳上繩梯,峰不二子調轉頭地稍稍壓低直昇機頭、次元大介做掩護地最後再往下連發——
    「交換!」
    柯南聽到這聲音時,就被再度拋起,立刻按動腰帶扣。
    魯邦為了不讓自己發現動了手腳,破壞的道具只有表面區,沒有傷到腰帶本身。彈力腰帶直接往上勾繞住魯邦還沒爬高的繩梯,在自己落下被沖矢昴單手接住後,腰帶迅速地在雕像上纏繞數圈,正掉頭的直昇機被房子勾住,歪斜了一下,風壓偏開。
    「嘁!」
    五右衛手起劍落斬向腰帶,次元大介抽手去扶駕駛桿,就在這分神下,數記子彈打向直昇機前駕駛窗。
    特製漆彈迅速讓視線被遮掉一半。
    「哇,好聚好散啊!」
    魯邦叫著,在五右衛門先自己一步騰高跳入機身時,將次元遞來的鎗直接下擊。使躲閃警示彈的安室透最後一記射偏,只打在機腹上。
   「喂喂,別太狠,我也是流著同源血的半個日本人啊!不然,你們以為我為什麼留下寶石?」魯邦三世哈哈大笑著,在直昇機重升高時喊道:「名偵探們,告辭啦!我只帶走腰帶,沒搶走『烏爾德』紀錄石,既然寶石都在,你們不會來逮捕我的吧?」
    在終於奔到內院的錢形,氣喘噓噓中還大喊著「將東西還來」的聲音中,柯南迅速地想:
看來,計劃完全落實。
    「諾倫三女神全部收回。」
    被抱著自牆沿雕像處翻回頂樓牆內,柯南在雙腳落地時,聽到恢復成「沉靜工科研究生」的沖矢昴開口:「以契約論,鈴木先生的要求都做到了。」
    「謝謝昴哥哥跟安室幫忙。」
    柯南堆起「小孩子的笑容」,努力地介入在沒有其他「共同敵人」後就立刻沉肅下來的氣氛:「惟一的問題是,現在連錢形先生都又轉跑去追魯邦——雖然是因為我剛才被護躲著時,先用他的聲音通知高木警官調車來接他,所以他現在又有車能搭。」
    稍微側聽了下先遠而近,又再度遠去的警車聲(還有錢形搶到新擴音器後大喊的「他的直昇機上有追蹤訊源,分批包抄」),柯南道:「那麼,要不要先考慮,怎麼向次郎吉伯伯說明東西如何追回來的?」
    「我只對鈴木園子小姐報告。」
    安室透回復成一派「私家偵探」的風範,兩手抱在胸前,半瞪著微微瞇起眼的人。
    說不妥的話,又要變成高深莫測狀吧!爸爸交代過「一定要留意,成年人心思複雜」。這也是自己救回毛利叔叔後的感嘆。
    柯南輕咳了聲:「在這確定沒有竊聽器的情況下,能讓我試試分析明白呢?若我能指出三女神真正記敘的事物——也就是,我合理相信那位蘇格蘭先生查到而來不及說明的真相應該是⋯⋯那麼,可以說明兩位這次參與的真正目的嗎?赤井先生跟降谷先生?」
***
     回東京的幾天都很亂,不管媒體跟學校都擠滿人,拚命地向毛利小五郎跟鈴木次郎吉打探消息。
    三件寶石完全沒少(鈴木次郎吉有放在看似玻璃櫃實則有加厚防電波膜內裡的防護罩,才能將『三女神』完全展現),雖然其中兩件都有疑似寶石脫落過的情況,但自眾人醒後就收的齊整的事物跟「院子裡的側錄(當然,是指有錄到的部分,當時設定,屋頂幾乎全沒拍)」和警方事後交換所知(錢形跟中森的報告書)來看,魯邦或基德即使得手過,最終寶石全留了下來,重鑲回原座後再度展出。
   「毛利小五郎智退雙怪盜,基德剋星及魯邦之敵大展長才。」就成了最順口的標題。連阿笠博士都有點露臉的機會推銷新產品,好像多賺兩筆訂筆了。
    「嘩,這麼說,因為有您在,所以魯邦跟基德聯手也佔不到便宜,只有歸還寶石才能全身而退?好厲害!」
    「白羅咖啡」的女服務員榎本梓,雖然平日都是極近的鄰居,但直到週六才有機會當面展示佩服:「不愧是毛利小五郎先生。」
    「哈哈哈哈,有我坐陣,當然是沒問題的啊!」毛利小五郎邊大嚼早午餐用的三明治邊道。
    「爸爸還說呢!明明是安室先生、昴先生跟柯南一起從魯邦手上搶回世良的『歷史』、而且,安室先生還有以被僱的身份陪園子離席時,建議戒指由他調整、使用活扣,才能在基德手中留下『未來』。」毛利蘭皺著眉道:「被基德誤認的『現在』,也是因為柯南建議,要我在戴之前先換下,跟次郎吉伯伯留的原鍊墜交換位置,讓基德以為他『有查覺我們的調包』一起盜走,然後丟回真正的那一枚。而且,採集次郎吉伯伯指紋,讓我們私下打開項鍊、以及在阿笠博士接了『檢查寶石工作時』建議用液鋼鍍金加立體印刷技術複刻腰帶,才來得及跟世良斷掉的腰帶互換 ,上頂樓被魯邦抽走時刻意用上毛巾拉扯使物件沒立刻被發現重量差,都是昴先生有事先考慮到。爸爸根本沒做事啊!」
    「哪兒的話,我會這麼做,全是照毛利老師的指示啊!」安室透端來咖啡,笑意迎人:「毛利老師當然是故意一直陪著喝酒,好讓基德跟魯邦鬆懈,所以我們才能在暗中動作。」
    「哈哈哈,沒錯!是我的指示!」毛利小五郎心說肯定又是「覺醒的未知我做的」,然後一臉得意。
    一個人能活得這麼有信心也很厲害。
   柯南冒著汗想,繼續喝牛奶。

 

十三、半夜三更
    由於三女神無恙守住,在媒體前大有面子次郎吉伯伯感謝之下,毛利小五郎賺得挺飽,特別大請客,將這次出過功的人都請來。次郎吉更是大手筆地預付包場費,讓幾天來被媒體吵沒完的人,能夠因為白羅咖啡廳為眾人掛出「已包場,謝絕入內」的字眼,而稍微休息。
   「原來是五右衛門。」
   因是「慶功早午餐約」而特地來到的世良握著拳,喃喃地道:「我只能感覺到風來的瞬間,可惡!我實在太弱了!要再努力練到秀哥的等級才行。」
    我覺得你夠努力了。女生在你這程度已是強到可怕。而且你不能跟你哥比吧!你也想想他什麼身份。
    柯南偷瞄隔壁桌,跟阿笠博士一道坐著的沖矢昴(對面是在國外讀到新聞,而飛速趕回的京極真,以及倚在他旁的鈴木園子),像完全沒聽到世良自許,繼續吃三明治。
    只是耳朵還是聽到另一側的聲音:
   「柯南你太過份了啦!」
   「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去北海道沒帶上我們?」
   「我們上回都有能力找到魯邦他們的巢穴!」
   「如果這次我們少年偵探團在場,一定能抓到魯邦跟基德。」
   我覺得你們會讓我分神,可能連寶石都保不住。
   柯南心裡苦笑,仍陪禮地向另一桌道:「沒辦法唷,次郎吉伯伯這次的防備手法是要讓人越少越好,而且為了不被偽裝,還盡量第一時間就將人帶離東京,連廚師都還是當地請。」
   「這樣才會被基德冒充啊!帶我們去就沒這麻煩,我們還能幫忙做菜呢!」少年偵探團(除了灰原)異口同聲道。
    你們會做什麼?若你們去,近藤女士的菜大約也滿足不了,十有八九拗「安室哥哥」做三明治,揪「昴哥哥」煮咖哩吧?
    柯南忍住評論,只聽到坐在自己身側的灰原哀很輕地道:「謎底,有確定?」
    「嗯。」
    在少年偵探團吵嚷聲中,柯南借機壓低了音量:「AP-48跟TX-69。」
    從灰原翻起白眼像說「你連藥都記不清」的表情,柯南的聲音更低:「它們才是源頭。」

   「於是呢?」
    跟柯南併肩走在往公園的人行道上,灰原望著前後人眾:少年偵探團一馬當先,巴不得立刻去公園看毛利小五郎「實地演譯打敗雙怪盜過程」、阿笠博士跟沖矢昴跟在後面看顧、再後是毛利父女,毛利蘭很擔心地問「爸爸你行嗎?」、旁邊是提著外食盒的安室透笑說「毛利老師沒問題啊」、他們之後是世良真純替榎木梓拎著不同飲料的保溫袋,邊走邊反省著唸「我應該要怎麼練」、自己兩人落後幾公尺,在他們倆身後,京極真邊留意著附近人眾,邊還不忘問鈴木園子:「園子,你那時有沒有被亂摸過?」然後聽到鈴木園子嬌嗔:「阿真你擔心什麼?次元先生跟你一樣,都不會主動靠近女性的啦!」——在如此自然中低問:「為什麼不好好坐在咖啡廳裡,還鼓勵元太他們催毛利小五郎出來?」
    「你該查覺到了。」
    柯南將眼神輕輕往前,目光示意向榎本梓。
    是「苦艾酒(貝爾德摩)」。
   上次調查自殺的藝人波土祿道時,黑衣組織那名精擅變裝的奇女子:苦艾酒就化妝過榎木梓一次,沒想到這回她更光明正大的出現。看來,自己收到匿名的訊息:『不好意思,我今早頭痛,可能先請半天假,下午才能去店裡』,是有人提醒自己。
   大約因為今天店裡被鈴木次郎吉包了,所以店長樂得輕鬆,認為「有兩個員工就夠」,自己去跟來訪的老朋友出門。而不知店長未來的榎木梓又正好來電請病假,因此,只有安室透一人的店裡,苦艾酒能光明正大地滲入觀察。
    雖然已做過約定的苦大酒完全沒帶殺氣,但灰原還是盡量讓自己跟前面的人保持幾公尺距離,好在後面壓隊的是京極真跟抱著他手臂半笑半走的鈴木園子,走稍慢也沒被人催。
   「所以,她是來試探?探那位『波本』傳給組織的情報是否正確?」
   灰原低下頭,像是找小石頭踢一樣,輕輕地問。
   「很明顯。所以安室哥哥才會毫不反對,甚至提議想再吃東西的小五郎叔叔『野餐也很方便』。我相信,店裡一定有被苦艾酒安裝什麼,所以他不想被錄到。而我們兩要對談,也像這樣,一群人走著時交換,較安全。你有帶著東西吧?」
   「你說阿笠博士研究『未來寶石』時用它的性質研發的『反電波防偵測器』,有。」灰原指指自己胸前的新徽章:「在我們這距離,半公尺內,不可能有電子儀器竊聽。只是,外頭也可能有人埋伏。」
   「所以才要去公園!」柯南將眼光望前對面人行道上看似自然散步的民眾:「這裡,也能被防護。你記得我剛說的⋯⋯」
***
   「AP-48跟TX-69。」
   在那天夜裡,說出這兩個辭時,即使還沒能恢復身材,屬於「工藤新一」的敏銳也使他立刻知道跟父親討論過的推理沒錯。
    嘛,多少也是因為父親有在國外得到情報。
   「直接地說吧,奧丁神殿,當年確實需要找。不過,那是試探,是組織給三人迅速進入核心之人的測驗。」
    柯南仰看著眼前錯開視線的兩個人,道:「不過,那本來也是組織該有的東西之一。北歐神話中的主神奧丁,雙肩上棲息著兩隻烏鴉,分別是代表『思維』的福金(Hugin)及代表『記憶』的霧尼(Munin),祂們是奧丁的眼線,會將每日所見的物向主人報告,當別的神祇飲宴時,奧丁便思索『思維』和『記憶』告訴祂的話。」
    頓了一頓,柯南回想當初曾解開的「黃昏之館」事件:「所以,可以知道,其實這個三女神所指的主神是烏丸蓮耶,那麼,所謂『奧丁神殿』是存在的:就是烏丸蓮耶的昔年大別墅,千間降代婆婆的父親,當年以考古學家身份被請去找出謎題的地方,正是三女神有記載之一的『奧丁神殿:金宮』部分。」
   「若是那件事,報導出來很久。」安室透一手支頤,微微望著樓外:「價值超過數千億圓的烏丸別墅。」
    「我想,對組織,不,對『那位先生』而言,若他是關鍵的『奧丁』,那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金宮』,而是他想躲過的:諸神的黃昏。」
    「現在可不是談神話的時候呢。」
    沖矢昴輕輕笑道。
    「抱歉,但我想指出兩位,嗯,或許是各自背後的組織交代過尚不能公開,但是『那位先生』最想得到的東西。」
    柯南立在頂樓漸熄的火焰中,道:「有個情報大約沒人清楚——當初被找去黃昏之館的偵探朋友,也當是千代婆婆的說辭:我們去解黃昏之館謎那次,千代婆婆曾告訴我她父親的遭遇。她說,她的考古學家父親,為一位『年過百歲的大富翁解母親留下的謎』,又說,『烏丸的日子不多,心急如焚,殺雞儆猴,把館內的學者一個一個殺掉』,她父親認為難逃一死,所以留下有解密的信給她,之後,烏丸蓮耶死了,家道中道,房子賣出。」
    「你有新的解法?」沖矢昴微微睜起眼。
    「沒錯,在隨著我對組織所知漸多,加上如今,我們實在得到了『三女神』後,我想,千代婆婆因為只收到她父親的信,所以一切只往『金宮』去想。當然,以考古學家來看,這並沒有錯。而且這也是『奧丁神殿』的一部分。」
     柯南盯著始終不發一言的安室透,繼續道:「但既然更早前兩位就被派去尋過『三女神』,還比大上先生買到烏丸別墅的時間更早——組織裡頭想要的是什麼就更明顯了。若奧丁指的就是烏丸蓮耶,那麼,有能力得到眾多金錢的他,如同擁有德羅普尼爾,並不缺財。但,依千代婆婆父親所見的年紀,他是要進入死亡命運的奧丁,那他會想要的是什麼?」
    「封印掌管未來的三女神,讓她們不能再度預告時間。」終於將正眼轉過來,因角度而混合著月色及餘火投光的安室透脣角勾了勾:「而那東西,曾經存在過。」
     ——在戰鬥的前夕,奧丁隻身前往命運井一探,只見到諾倫三女神臉罩薄紗,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樹旁,身邊僅有一張破網,奧丁隨即轉往密米爾之處,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後便轉身趕回戰場。——
    神話裡這麼紀述。
    「因此我相信,三女神指引人找到『奧丁神殿』,不單是財富,還有智慧及可能有機會不死的命運。
     「AP-48跟TX-69。是二戰期間軸心國聯合研究的極密實驗單位代號。」沉靜地恢復出FBI的氣度,赤井的聲音接入:「『應在收到此命令:一般命令第一號——若干日內,將關於日本及日本控制下各地區之全部情報供給盟軍最高統帥。』這是二戰後 ,日本帝國大本營遵奉日本天皇御意,下令所有日本軍隊向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元帥投降時的旨令。」
    「而當年的研究內容,當然包括戰犯及俘虜的人體實驗。」柯南感謝地點了頭,繼續說:「其他的區域都一一在戰後浮現,這兩個單位卻始終是謎。只有可能:那裡曾經成功,但因為實驗結果不易公諸世人,又再度銷毀或封印。」
    「傳說中那位富翁:烏丸蓮耶的年紀,趕得上在戰爭時期為國效力——鈴木家祖上當年也多少因戰爭興起。當時的烏丸蓮耶比今日鈴木財團更龐大,他極可能投資並得到參與國家軍隊一項研究開發的資料。更在戰後接收的混亂其間,讓這物件有部分落入他手中,成為了 APTX4869。」
    組織今年才開發(據灰原說,不盡成功)的新藥。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