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不同心情
  「那麼,我明日就換個正式家徽禮服,重新上門提親吧。」
  猿飛拍拍手,站起來:「火影大人,您覺得如何?我們是不是要商量怎麼做?或者,斑大人您有什麼聘禮條件要求?」
  --當事人是我啊,猿飛兄!
  扉間感到自己簡直成了提線木偶,正想抗辯幾句,忽然,他們聽到內室有什麼東西啪啦啪啦倒下的聲音。
  「泉奈!」
  斑幾乎是立刻縱身而起、閃出房間,簡直比自己使用飛雷神還快。
 猿飛笑笑地看柱間喊著「斑,等等」就跟上的動作,將一雙智慧之眼拋向扉間:「扉間大人,您不過去看看未婚妻嗎?」
  「佐助兄也太抬舉我了。我哪做得來這任務?」
  此時兄長跟斑都不在,扉間逼了半天的壓抑終於釋出:「你也看得出來吧,猿飛兄?論起來,千手跟宇智波兩族所有多多少少談得上交情的人,全部交情加在一起,也比不上我大哥跟斑兩人的關係,你真要叫兩族聯姻,也用不著我來。」
  「正因他們兩位交情匪淺,才可能同意疼愛的弟弟結親哪。」猿飛終於點上煙草,在開了門的廊下吸上一口:「而且,扉間大人,這是你才能做的事。或許,你已在留意了?」
  猿飛佐助說的話隱隱約約,也不是很清楚。
  扉間默默想著:考慮到「胎兒成長」,有些事,必得自己來做。
  「扉間!」
  猿飛估計扉間正膠著,便聽到柱間的聲音從內院走廊奔近:「泉奈有點不對,你快來看看。」
  哎呀呀,果然得由某人上吧。
  見火影拉著自家弟弟急返宇智波族長內室,猿飛忍著辛苦憋笑衝動,端出年長者姿態,熄了煙,慢慢踱著跟上。
  待來到內室斜側外廊約能看到的地方,猿飛就禮貌地站住腳。房門原有的屏風被撞翻(應該就是之前聽到的聲音),因此他也能看清楚:
  火影大人按著正焦灼的宇智波族長肩膀,讓他能不動地看著扉間大人施出以水遁為主的咒術。從扉間大人手中融著溫水帶著查克拉力的營養素,將之不斷地滲入穢土身中明顯是活體部位的腹上。
  當然衣服是掀開了。
  可惜以猿飛的角度正好被柱間高個的背影擋住,看不到泉奈下半身性徵部位。
  還有得評估,得和扉間大人討論討論。
  猿飛決定後,便將視線轉開。
  看了庭園片刻,才聽到背後有吐出口氣的呼吸,跟另一個焦急地聲音:「泉奈、泉奈!」
  嗯,是該看看。
  再度轉回頭,猿飛看到扉間移到另一邊,而傾身在泉奈身前的斑抓住回神之人的手,聽到躺著的泉奈微笑地道:「沒事的,哥,只是剛才莫名其妙的抽痛而已,才會沒站好然後撞到屏風。撞到的地方也都恢復了。」
  「那其實不是抽痛,應該是--依正常孕婦來說--妊娠初期會有的孕吐。不同人會有不同長短時日,也有人能完全沒有。」猿飛端起臉,用「過來經驗者」的身份替房中四個單身大男人開始授課教學:「由於我們保留住那位姊妹的胎兒,又為了讓營養素有維持運作,因此保留部分血脈。但由於血脈數不足,穢土身又容易受水影響,因此從食道起--」
  「等等,猿飛兄。」扉間先打斷(以免看到兄長睜大眼聽課的傻樣):「你直接說:『胎兒的反應透過部分神經聯結上轉生者。由於胎兒需要營養,若因為穢土身不便進食,胎兒會因營養不足而抽動,其反應被神經接受或過度刺激,都會不適。甚至可能因為未來臨盆之痛,而使寄體者承受不了時,斷了靈魂跟穢土身的聯結』,就好。」
  這聽來倒更專業到令人難懂。
  猿飛忍著笑,沒有反對。
  「什麼意思?」斑握緊泉奈的手,眼睛已濱臨變紅邊緣:「所以泉奈還要受苦受痛?你為什麼不單純轉生就好?」
  「要單純轉生我哪必要這麼辛苦?」扉間也不滿地瞪回去。
  「哎,等等。」如猿飛所料,柱間趕緊地攔住兩人:「斑,我們已聽猿飛兄說過了。而且,呃,泉奈現在又有這麼好機會跟身份做兩族聯姻代表,小小辛苦,啊,不,我是說,他絕不會辛苦,扉間肯定能想出什麼術讓他輕鬆些,對吧,扉間?」
  大哥你別什麼事都找我!
  扉間內心暗暗罵著只替斑先想卻不替自家弟弟多想的大哥,表面還是道:「母親們懷孕生子多辛苦這是眾所周知的!就算是健康的女性,生產都需要磨難。只是她們一般身骨不可能因痛苦跟靈魂分離,頂多是暈過去。穢土回來的靈魂,只是以術寄體,而且照說純穢土不會有感覺。但現在因為是施術成半寄體狀態,又因為要留意到胎身律動所以保留神經聯結。若因為接受到太大的痛苦,可能靈魂也會『痛暈』,只是,靈魂失覺後,就可能離開附體回到淨土吧。」
  「不可以!」斑毫不出扉間所料地強人所難:「泉奈要安全才行。」
  他早死了,也沒什麼安全問題吧?
  扉間口角微微抽搐,才想著要不要暗示兄長將手放開(瞧那半按半環的勸阻樣,都快在猿飛兄眼前將斑抱了個實,哪還能看?),就聽猿飛插口道:「我原先跟扉間大人談過有個知覺移轉術。這術原是從山中家秘技想到的,山中家有『通心之術』,能將自身心思通入其他人心中。若將此法改為:使受術者的知覺在意識中分配到其他人身上承擔,應該能減弱泉奈大人知覺到的痛意或不適。不過,由於知覺和山中家的心神相傳不同,我們試驗的結果,似乎要有血緣相近者才好施術。而且,一般也只能轉出不適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喜樂感都在神經接受範圍內。」
  「那就由我--」/「哥,等等!」
  當泉奈打斷斑要說的話時,所有人都愣了下。
  「泉奈?」
  抱住想起身弟弟的斑,讓旁觀的猿飛第一次見識到「語氣親切」,覺得相當有趣。再看千手兩兄弟對這語氣展現不同表情,更加有意思。
  年輕人啊~~
  猿飛於心下好笑地搖頭,便聽到泉奈說:「哥,我有事跟你談,叫他們出去。」
  唔,這裡確實是宇智波族長內室。
  猿飛知禮,很快就往外走。來到客廳外廊下才回頭,便看扉間緊跟著自己,滿臉想跑。再後頭,是懊喪的火影大人拖著步返回。
  「不知泉奈大人會想說什麼。」
  猿飛也不當自己是客,直接招呼大家坐下,倒茶分喝:「不過,柱間大人您剛才脫口的話,只怕他聽到了。」
  「脫口?」柱間愣了下:「啊,對!聯姻該由斑去說比較禮貌。」
  「我還沒答應!」扉間終於能跟兄長發洩:「大哥,你也想清楚點!你以為我為什麼使這術?」
  「不是為了泉奈?」柱間理直氣壯:「當然也為了那位犧牲的姊妹留下胎兒。不過,那麼多人能轉生,你會選泉奈--欸,扉間你究竟怎麼拿到泉奈基因?斑很想知道。」
  看這情況,說不出這一切是為了村子跟天真的大哥吧?
  扉間望了猿飛一眼,看這位仁兄不干己事地捧起冷茶喝,心裡苦惱地想:希望泉奈有聽懂之前在亭中說話的意涵,別再節外生枝。
  *****        *****       *****
  族長內寢鄰房,在今天已被打掃地纖塵不染。紙花、桌檯等,都齊齊整整。
  這是用來做三朝的新人房。
  沒有外人時,宇智波斑親自替最愛惜的弟弟換回衣服。儘管,泉奈已被族內視為嫁出的「千手伊子」,不過這絕不影響他才是自己弟弟的真況。
  「肚子又大了,沒不舒服吧?」
  儘管不願,還是得替泉奈穿上素色的女性服以配合肚子發展,斑心疼地問。
  「哥,我沒事。除了這個地方,我完全沒感覺。」沒有眼的泉奈仍能不失誤地回抱兄長:「倒是哥哥你還好嗎?我聽到鏡向他姊姊說你連吐了好幾天吃食要改變,我想,是因為接受知覺轉移術的緣故吧?對不起,害哥哥你不舒服。」
  「沒事,我只有感覺而已。不影響的。」
  還沒講完,斑就猛然摀住口。
  下腹出現被什麼衝頂住的感覺,教人心煩意亂,這時……對,喝點冷水壓下去。嘖,明明前幾天已安份了,扉間也說胎兒已穩。難道是因為泉奈今天儀式站太久,又導致胎兒不適嗎?
  「哥。」
  聽出摸索倒水的聲音,泉奈擔心的表情,在塗了白粉妝的臉上仍一清二楚:「還是解開這術吧!你要被這術絆住,影響身體,我們的計劃不全落空?」
  「計劃」一辭讓斑心裡猛揪了下,用喝水掩了過去。
  是的,計劃……那天,從泉奈口中說出的。
  *****        *****       *****
  其他三人走後,斑才關上房門,就聽泉奈道:「哥,先用寫輪眼確定,沒有留下什麼可以偷聽或是紀錄的術。」
  怎麼了?
  雖然不解,但斑仍為弟弟做了事。
  確定無人能旁聽後,泉奈用手拉著斑坐近:「哥哥,我死了多久?這些年都發生什麼事?你為什麼接受議和?這是保護我們族人的方法嗎?」
  「泉奈?」
  沒料到弟弟是想問這些,斑有些窘。
  和平,是不可能奢想的事。儘管現世靠著有超乎眾人所能想像力量的柱間一心一意去建構和平契機,但--
  「目前這情況,不是哥哥你想要的吧?」
  被泉奈又一追緊地問,斑不得不點了頭。
  在村子漸穩的這些年,他能明確看出來,原先算得上勢鈞力敵的兩大族,已隨著柱間擔任火影後,漸漸地傾向千手去。
  因為宇智波族裡只有自己。
  柱間有著一心為兄長的弟弟扶持、有陽光般的力量呼朋引伴。眾人都相信,追隨初代火影,能弭平亂世、之後由其弟接位,更能落實信念。
  而自己,卻連說服族人去找另一處能以宇智波為重心建村的國都辦不到--連族人都覺得自己只是因為「輸不起才堅持」而產生反感。
  他們怎麼能了解?自己也是被柱間那強大到令人羨慕的無止盡力量吸引著的其中一人(否則,也不會讓他接近到融為一體)--可是若和一族相比、和泉奈遺願相較,自己還是會選擇離村而去,努力尋找宇智波驕傲的立足處。
  但既然泉奈回來,哪怕只是短暫的幻影時光,都會讓斑對「維持和平」多了點猶豫。尤其不久前,那人才開開心心拉著自己說「斑,我們真的可以結親」--明明只是為了泉奈附體做遮掩法,聽來總是有點,心動。
  「我,這幾天雖主要待在內室,但也曾潛到近外廊處,聽到來打掃那些婦人談的話,也偷聽到她們對話裡,說起其他族人對哥哥的看法。」泉奈輕輕地環抱兄長,低聲道:「還虧扉間那混蛋轉生我,我才知道。雖然他說是情況使然,但我知道只是藉口,他們一定是想用我來要脅哥哥。因為只要我在,哥哥就不會離開村子,對不對?還是,族裡還有誰?」
  「不,我沒有任何留戀。」斑抓緊泉奈沒有體溫的手:「雖然考慮過再試試幾個孩子。但現在看來,他們多少已經被學校影響,相信扉間那套說辭,大約不會離村。我只有你。只要我能找出解開你禁術的方式,我們就離開。」
  泉奈輕輕點頭,仰臉朝向兄長方向:「那麼,我們現在也不急著走。」
  「啊?」
  愣了下,斑有些心虛。
  難道泉奈近日從扉間的談話裡聽出什麼意思?都怪那天殺的笨蛋,一時片刻也忍不得!該死的扉間也太嘴敞,果然該……
  「這次轉生雖然出乎意料,卻也是個機會。可以好好利用,想辦法殺了他。」
  泉奈的話,讓斑震住:「誰?」
  「當然是千手扉間。」泉奈自然地道:「不然,我還需要殺誰?」 
=====
  照說會HE的~~XD

九、兄弟朋友

  聽到泉奈自然之極出口的話,多少有過幾年「和平」日子的斑倒愣住。
  「但,泉奈你現在……」
  斑遲疑的話頭被泉奈截斷:「哥,你不必擔心我『是穢土身會被制約』的事。我現在既然如他所言,必須帶著這寄體胎過上幾個月,而從剛才施術裡,他也說過,這段時間為了提供胎身成長的養份,由於我沒法進食消化,一定得由他來使用『水遁-消化』結合『滲透』這幾種術協助胎兒吸收。下回,在他專心施術的情況下,我大可以趁其不備殺他。」
  「殺……但,泉奈,你是被扉間轉生回的,他是施術者……」
  「哥,我早已死了,不是嗎?」泉奈靠向斑,輕輕地道:「所以,我不過是回到原狀而已。只要這次能跟千手扉間同歸於盡,我也不算白死。」
  「不,別做傻事!至少等我從、從柱間那問出解術方法。他總能拿到扉間研究出的忍術紀錄,讓我替你解術。」抓緊弟弟雖無溫度,卻觸感熟悉的手,斑急促地道:「而且、而且泉奈,你這樣死別說不值得,要怎麼樣讓扉間死得不著痕跡?我們族人,最近主力多出任務還沒回來。若你直接殺扉間,其他人來追究聲討,後續就麻煩。我,我原先理想,至少是以族為主的村子。你要能讓扉間死得正常,讓我們族人不著意地取代他安排的主力人員倒好。」
  「嗯,果然是哥哥,比我周到。」
  聽泉奈點頭同意自己臨時想的理由,斑有點汗顏。
  他並不是在乎下午還在耳邊輕柔的語言,那些只是、只是心情的偶動。對,最要緊的是留住泉奈,這才是不變的期待。
  「其實,我剛也想過,只是覺得這方法有點久。」
  泉奈認真地道:「剛才我聽到千手柱間說了聯姻這個辭。他是想讓我去聯姻,好給這孩子身份嗎?」
  同是最親密的兄弟,又是當代宇智波族裡惟二開到萬花筒眼的泉奈,論起心思及智慮,絕不輸自己。
  斑只能「嗯」了聲。
  「如果暗殺千手柱間倒更好。只要除掉他,哥哥你絕對能用幻術就殺了扉間吧?那村子自然就是宇智波的了!若是以聯姻的身份去做他夫人……他現在是什麼,叫火影?」
  「不!」斑瞬間打斷。在看到泉奈抬向自己的臉充滿疑惑,才覺得尷尬:「我忘了說明,剛才談過的聯姻對象,是你跟千手扉間。由猿飛族的族長:猿飛佐助提議。他考慮幾點……」
  匆匆將猿飛佐助之前說的點講完,用來遮飾自己在聽到泉奈誤當已要被「嫁」給柱間時不安的心態。
  泉奈會這麼誤會沒錯,畢竟按排行序,他當然以為要聯姻的會是柱間。但是,不行。柱間是、就算有天要死,也是得由自己來終結的人。他們是視彼此為最重要的,絕不可能由其他人代替在彼此身邊的位置。即使是泉奈也不能。
  --只有柱間,是惟一必須……的--
  心煩意亂當下,斑見泉奈點頭分析:「既然都有外人開口,顯然我們也不能堅持非得嫁千手柱間。雖然不能殺他替哥哥解決問題有些遺憾,不過,先殺千手扉間倒跟我原訂的計劃相同。哥哥你應該能在這段時間裡找到適合滲在皮膚裡的水溶性毒藥吧!只要塗在這層肚皮上,等千手扉間來替這肚裡的胎兒施術,能在他行『滲透』時讓毒藥回轉於他身上,慢慢累積。我記得族裡以前有紀錄過某類會讓人日漸疲勞,以為是過度操累最終憔悴至死的藥。那種藥原先就是針對千手族比我們強大多的體力而發明的,而且絕不明顯,也不會知道是毒,但它能逐步反噬中毒者的血液,最後乾竭--人們還只當是力竭而死。只有我們的寫輪眼能找到最初術源然後挖除毒源,可惜它的材料有些難找,所以後來沒了藥物,不然,我們怎麼能輸?沒關係,胎兒要出生還有大半年,這段時間,哥哥你一定有機會以出任務的名義去找藥材,我們就可以進行了。」
  「可是,泉奈,若毒藥塗在你身上……」斑對弟弟如同戰爭時代時分析對付敵人的手法有些震驚。
  「哥,這孩子也不是我們的,雖然犧牲他有些可憐,但他沒有父母,也不一定養得大,我帶他走,到陰間作伴倒好。」
  泉奈自然地道:「反正只要施術者還在,我就不會死。就算腹部因為中毒反噬而漸消,他們也未必看得出來。記得族裡也有些女人懷孕到快足月前一個月才變大的。等他們發現時,千手扉間中的毒也積得差不多--而且,到時我會跟他一起消失,如此,就算要查,也絕不會被發現。只要我殺了他,單剩千手柱間,哥你就能對付了吧?我想也不必跟他打,只要哥你找機會用寫輪眼控制住他,使他傳位給你,那我們就能直接用合理名義讓宇智波成為主權者。」
  對著泉奈即使沒有眼睛,也看得出認真的表情,斑呆住。
  好熟悉。
  對了,就如同當年,當父親要自己「不著痕跡跟那千手家的少年回去,小心取得敵人情報」的那晚,在面對嚴肅的父親和熱切的弟弟當下,隱隱想要反抗又不知該如何才好時,同樣焦慮的心情。
  「哥,這方法哪裡不好嗎?」
  在泉奈再問一聲時,斑只能機械地回答:「應該沒有。」
  「那就這麼辦吧!」泉奈握起斑的手:「哥哥去答應他們,越快安排婚禮越好。我早點去千手家裡,也好探聽情況,哥哥找理由出村吧。」
  「嗯,我見機行事。」
  用跟當年對著父親同樣的回答,斑安頓好泉奈,扶他睡下,擺回屏風,才打開門出去。

  回到客廳,只有猿飛和柱間,扉間卻不在。
  「『新郎倌』到哪去?不是要談禮嗎?」
  哼了聲,斑向著猿飛問。
  「呵呵,斑大人,您也體諒當事者『害羞』的心情。咱們直接來談就好。柱間大人剛寫好禮單。」
  避開熱情地說著「斑你一定喜歡,瞧我準備什麼」的柱間視線,低頭接過禮單,看著上面列出「四季衣服、貼金梳妝櫃」等物時,斑卻難以忍住地抬頭:「你是笨蛋?你當這是迎娶女方來辦的?」
  「可是泉奈總得用『嫁』的,不是嗎?」當著猿飛面,柱間沒有擺出平常被罵後就消沉的樣子,卻也低了姿態:「白無垢總是要由泉奈穿的吧?若是這樣,他沒有這些做嫁妝,其他人一定奇怪的嘛!我會挑素些的布,免得他穿不慣。啊,我還想好種幾株成對的樹給他們,就種在我家好嗎?斑喜歡什麼樣的造型?」
  到底是誰要成婚?
  看到一旁捧著空茶杯裝喝茶的猿飛眼神帶笑,斑真正火起來:「隨你便!也不用忙!總之,越快越好。肚子大起來難看。」
  「咦,儀式總要走的吧?」柱間轉向猿飛:「佐助兄剛不也提了?扉間雖已先回去寫帖子,派人星夜出發送往火之國,但等大名知悉再派使者回禮,最快也要七到十天。這段時間,夠做衣服跟通知村民來一起準備。啊,得忙了,我本來想籌備一個月左右,但既然斑你還說要快些,看看能不能再早一週吧!倒是,斑你是擔心泉奈才想趕快?哈哈,不用急,扉間已經說他每天都會過來幫泉奈身上的胎兒送養份的。我想他們倒能有機會好好聊天。啊,有孩子真好。」
  猿飛適時地在斑要轉出寫輪眼前開口:「火影大人,既然禮單已完成,我們就回去替扉間大人辦備雜事吧!再說,您剛才開的單子裡好些傢俱,趕時間的大物總得先由您木遁出來,才能由工匠加工吧。」
  「對對對,我們先回去,天也晚了。」柱間樂呵呵地站起來,跟著行過禮的猿飛一道出客廳。
  由於猿飛也在場,斑只能忍著氣送出兩人。有禮地道別後,斑注意到院中藏書室已關,想必是火核離開、廚房裡有餘光,應該是今晚來值班的同族女人做好晚飯後留下的。
  若是真要按泉奈的計劃去做……要,做嗎?
  「斑!」
  未及全掩上的門被突然的推開,讓正思慮的斑嚇了跳。看清是在月色升起下仍閃耀著如同陽光般暖意的人時才回神--然後開始惱:「你還不走是要待多久?今天晚餐沒人做你的份!」
  「我會回去吃的,今天總要回去,才能跟桃華她們說好消息!」
  柱間笑笑的聲音隨著推開的門踏回前院:「不過,也有些事得等佐助兄走了才好說。」
  「沒空!」
  想起下午曾說過的話,斑幾乎當下就想將人轟出去。
  「啊,很抱歉,今晚沒辦法陪你。」
  眼前人刻意將聲音壓低,只讓斑更加心煩。
  尤其這人該死地又將手環上來--外門沒全關,怎麼知道不會有族人正好經過瞥見?他們宇智波一族的視力都很好。
  「有話快說!」
  而且泉奈一定在等自己回房繼續討論。
  「斑,你不開心?」
  帶笑的聲音低了下來,輕和的如同體諒:「猿飛兄的建議你不高興嗎?是不是擔心泉奈?我保證,一定要扉間好好照顧他。若斑你還不放心,跟泉奈一起住到我家裡來也可以。」
  「我幹嘛住到你家?你當全村都跟你一樣是笨蛋?」
  狠狠瞪著人的眼,在月下更加瑩潤:「說來說去,都怪你弟!」
  「斑不是覺得泉奈轉生回來比較好?」摟住腰的手加強勁道使兩人相近,指間揉弄著的動作卻輕柔起來。
  每次都是這種軟硬兼施讓自己沒法推拒。
  放棄想狠咬的衝動,念著聽到泉奈提議時心中微泛的抗拒感,斑扯住衣領,略一揚頭,堵住還在問「看你從回廳後就悶著什麼似」的話源。
  如果真要停止這個笑容,那也只好由自己來做。但是,只要泉奈還能存在、只要有一點點回心意轉……
  --雖然時間很短,但我真的很開心。--
  當年的話,還必須再度出口,嗎?
  *****        *****       *****
  「哥,好些了嗎?」
  擔心地扶著室內打磨光淨的新桌桌沿,側耳聽到斑漸止的嘔聲,泉奈氣憤地道:「都怪扉間那混蛋!若他能用什麼術讓這胎兒乖一點,我也不會受影響,哥你也不必代我痛了。」
  「沒關係,進入穩定期就好。火核不是說,他妻子也是熬過那段期間就好了?」將冰水推開,斑在泉奈看不見的情況下先往自己身上劃下陣法。
  至少能暫時封閉感覺傳達,不然,若在外人前吐太多次,火核也會覺得怪吧!他陪著妻子好些時日,對孕狀相當熟悉。泉奈對外稱是伊子小姐,平時也都上妝才讓火核以同族人身份帶了妻子入房協助,看得更多。若泉奈該有的反應都出在自己身上,火核不知會想到哪去。待會兒家宴,在火核和其他族人面前,多少要吃些東西才好。
  正想著,就聽到門外輕敲:「斑大人,伊子夫人。家宴已陳設妥,請入席。」
  再度潄洗去口中嘔酸過的味道,斑撐起臉,道:「好。」 
=====
  嗯嗯嗯~該要怎麼說呢 ??
  泉奈弟弟完全還是抱著敵方想法喔,絕不是對柱兄有意思~ XDD
  至於必須糾結題目的,自然是斑爺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