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能再見

  若說《彼之旅端》是歡喜大結局然後大家都「男有分,女有歸」去(此處當「互文」用),那這篇就是建構在盜 BE化的背景──沒辦法,三胖子叔就是逼人。
但好在我們理解到:
  1.花爺天真等人都很好地活著。
  2.兩人有過的情(?)人都不在又還是很關心彼此的話嘛。
  所以,就……
      ──結果本篇將成為???──



    一、有借有還

  我再度回到北京。

  悶油瓶那個混帳傢伙在最終說著帶我去長白山「見識終極兼解謎題」(最後食言),讓我還特地去跟小花借了輛車(蒙他關心,還叫我要帶「衝鋒衣」,究竟是瞧不起我還是小哥呢?),巴巴地追著他老大上了山。
  這回去的月份天氣尚好,長白山連緜的巨林讓我們好走地多,而這次,大概也是有點上回來過的道路經驗,因此也沒有蟲香玉大頭胎那些玩意兒干擾,必有的鳥猴那些玩意兒也被他老大或幹或避地結果,因此我們可以比較省事地到了青銅門前,等著他拿出鬼璽召起陰兵。
  然後,就是問題──
  ……

  「……所以,照你說的,那位張小哥最後打暈你,等你被『寒醒』時,就發現他跑進門裡,還交代你十年後記得時可以再去開門,然後你費了很大力氣跟機運才摸出山來又下山──中途遭遇車子沒油、拋錨、推車、被狗熊追──好在現在尚是秋天牠們肚子沒太餓不至於死追不放,終於才回來?」
  坐在我眼前的人,自然就是現在北京解家大宅的主人:解語花。雖然在最終事件時,他老大傷得很重,但就是有錢有本事到美國去找專家調養看護,現在算得上是「好端端」地回來。不過畢竟是休養期,因此他很優雅地穿著類家居長袍,閒閒斜倚在客廳長沙發上,半撐著頭聽我交代事宜──主要是為了解釋他安排給給我做接應的備車為什麼會「慘」成那副模樣。
  「就是!」
  我摸著自己在跑狗熊時磨破的外套,想起自己當時在山裡醒來那刻真是越想越有氣:「M的小哥不夠義氣!他要在上山前就甩我也算了,你能相信他居然在青銅門前甩嗎?而且還打暈我?他難道不知道那邊鬼哭狼嚎的玩意兒有多少?留那一點血做防禦圈有用嗎?你知不知道我眼睛一睜開就看到被兩頭人面鳥跟口中猴圍著是怎麼滋味?N的小爺要不是真的有練出那麼一點點腿力,八成就出不來,看十年後誰去開門替他!」
  大概現在小花真是回家「休養期」,因此他居然很有耐性地一直聽我嘀咕,還不時適度的點頭做同意值,等我罵到口乾嘴痠,拿他泡好的茶來喝一口後,我注意到他身後古董鐘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小時。
  當初他這裡的管家准我入門時,特地聲明「爺現在身子骨才好,還在休養期,劇程都延後些了,現只有半小時的空見客」,我也想只要交代點事情就好,怎麼最後一講講到「義憤填膺」就管不住嘴了?
  一想起小花那時重傷的情況,現在應該也還得休息,我留神看他,確實看來是懶懶半躺的感覺,沒有幾個月前我們在「新月飯店」時那種意氣風發、也沒有後來到四川廣西時那樣笑笑的隨意展現身手,看來就是像大學生想窩在沙發養馬鈴薯的樣──我過年太冷時也會這樣窩被窩,但他小九爺大概只有傷重才有這種放假機會吧。
  我想,是該起身告辭(看能不能小花心情好,汽車修理費的報價單開少點給我),還沒開口,就聽到他懶懶地說了句:「大概是覺得你還是有練到身手吧。」
  「嗄?」
  我聽他沒頭沒腦地冒句話,莫名其妙地看過去,就見到小花撩起髮,只差沒咬髮絲在嘴裡的優雅一笑:「張小哥覺得你有練到了,所以放心讓你一個人回來。」
  這算恭維還是不信我真的靠實力跑出來?
  我本想分辯,但雲頂天宮那複雜的環境確實沒什麼好說明,除非真的親眼看見──像我自己,若不是真跟胖子他們在那裡困過那麼久,我也不會知道汪藏海搞出來的複雜程度,因此現在要向小花說倒不容易。
  我才想著,就聽到小花問:「你剛說十年後?」
  顯然他問的是悶油瓶提過的話──他一開始就相中悶油瓶的時候多我早也了解,也就點個頭:「我了解沒錯的話是這樣說。」
  「也就是說,他不一定出來,得有人去開門?」
  小花又提一次我就覺得怪了,我還是點了頭。
  「真有趣。」
  小花悠哉地舉杯喝他那盞茶。

  我聽了半天也想不出有趣點在哪──除非他看我這麼跑給熊追(因為早該下山時我還是不死心地又想入林去)還可以不靠裝死回來的樣子有趣,但也有其他時候吧。
  我想著半天,卻聽到小花問了一句:「那個門,究竟能不能從裡頭打開?」
  「啥?」

  我怔了怔,想不到他居然問這問題。太突然了後還費心想了陣,才說:「你是指青銅門能不能從裡頭打開?」
  「我聽霍老太說過你們去的地方,也知道那青銅門後的秘密跟老九門立下的約定。」小花的手在我眼前畫了兩下,我才注意到從入門來我抱怨太激動結果不知不覺已經從沙發對角來到對面,離小花相當近,雖說這麼近也不是第一次,但這麼「慵懶」的模樣卻是我沒見過的,也不知怎麼覺得有些說不上的怪。
  但小花下句出口的話卻讓我完全忘了現在的位置問題,因為他說了句:「那上次他怎麼出來的?」
  「怎麼出來?」
  我望向小花,有點不懂他的問法。
  小花輕輕搖頭,同時將頭往後枕回椅背上,說:「小三爺你也想想,如果這位張小哥現在要你十年後去那開門,那恐怕進門後沒法從裡頭打開;而顯然,聽你說過那萬奴王的來歷,如果有辦法從裡頭推開門爬出來的,大概也不再是正常人類。那麼,上回張小哥如果真的進去,你又能在格爾木療養院見著他,那表示,是有另一個人讓他出來,才能正常──至少你看來是──地出來。」
  我一聽就呆了,但想想確實有可能!別的不說,鬼璽現在就有兩個,明明我們之前看到悶油瓶拿著鬼璽進門看啥終極時都嚇懵,可後來在「新月飯店」搶到的偏又不跟他帶去的是同一個,也許霍老婆子是那主人,但可能不是。現在他又留一個給我自己拿走另一個,那表示……
  這一想我就陡然記起來:「拍賣會的鬼璽是誰提供的?快告訴我!」
  「新月飯店是靠霍老太擺平的,小三爺。」小花撐著額,好笑地看著我,說:「現在是秀秀接掌,她可沒法子立刻就去跟幕後老闆嚷這句話。
  也對。
  想起最初在北京見面時還活潑笑著,眨著眼說我「跟以前一樣呆哦」、又嘀咕著「虧人家小時候還想著嫁給你」的清媚秀秀,現在應該在霍家的深宅大院中,面對那些不懷好意的兄長,看他們打著「都廿一世紀哪裡還有照古時給女人當家」的話,弄些莫名其妙的律師爭產業,心情,應該會很痛苦。
  如果能夠……
  「我們不可能幫她。」
  小花一句話打斷我的想法,我張張嘴,還沒法說一句話,就聽到他更快的說:「要讓秀秀搶住家主位的一個關鍵,就是我們不插手她家的事,才不會被她那些表堂哥之輩的說她『心向外人』,所以,絕不能去干擾她。」
  「但,只她一個,行嗎?」
  我想著秀秀當初那雖然同行,但被人一哄已有哥哥收買就變色的臉,有點擔心。
  「再怎麼說,也比小三爺來得有用。」
  小花很不給我面子,直截地說出來,我瞠眼半晌,但想想秀秀展現過的身手──雖然比起那些神人級的是差很大一截,卻也確實比我還強得多;至於她能破解那張老照片的謎,更是比我小很多的年紀、釣得出大金牙也是我沒法辦到的。
  可是也不用這麼不留情面吧?
  我想著有點氣,又想起秀秀確定要接家主時那半期待半驚懼、夾哀怨夾嘆息似地看向我們(那時是小花才要出國就醫,我也才要回杭州前的事)的目光,突然想到我想通人際關係時很想發表的意見,就說:「我也知道我能力不夠,但有人能力夠又沒法幫,那可比我糟吧?」
  「我是不受激的,親愛的。」
  小花側臉向前,笑吟吟地看著我,雖然他笑起來是挺不錯,但那個老辭彙能不能別用啊?唬王八邱時要用來裝他手下就算了,現在還來這套?對了!這小子不提,我還沒算帳呢!他那個天殺的王八羔子手下揍小爺到摔暴雷能不認帳?賭我命大也不是用這法子吧?
  正要開腔,門邊傳來輕叩聲。
  之前領我進來的管事站在門邊,只說了句:「請會的人來了。」
  「時間是耽擱了點。」
  小花也點點頭,然後就站起來。
  現在該告辭吧?
  我才想跟著說兩句,就感覺肩膀被按了下。
  「一會兒再說。」
  在看到人出廳時,我愣了半天才想:
  不會吧?「後會有期」這幾字也要等時間排到才能說?

============

 會不會坑就不曉得啦~偶也只看到耀家錄出的盜八囉。
 又,《彼之旅端》系列建立在盜八HE的歡欣上,所以人物們也會快活些;現在有點偏BE化的謎解沒成、人死不甘的中滯狀,所以,人設性格,應該會不同吧!
  (繼續地茶)

 某友:我只希望你真有讓蜜月成功!=o=


==================

二、上九數之極
  本來我想自己走就算了,但想想既然進屋時是以「客人」身份被請來,沒頭沒腦就離開也不太對,乾脆等等吧。
  這一等,我就開始看客廳擺設打發時間,之前進門見小花還車後就開始抱怨,除了中間等他泡茶外沒得空看;現在一開始看後,漸漸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本來,小花既然是夠格進出「新月飯店」的人,他住的房子能跟我們進去過的霍老婆子公主墳大宅有得比我也能夠推想,所以剛進來時被管事帶著繞了幾圈也覺得無妨;但現在看起來,這棟宅院顯然不像霍家一味古意盎然或陳設華麗或擺名貴器具,而是很有「文藝氣息」的感覺。
  說起來,條幅屏風這類陳設物我在霍老婆子的宅邸邊廂路經時也見過,但那些條幅都是專業設計師幫忙做出的品味,和霍家女人的氣質不同。簡單地說,像我奶奶是真正的「大家閨秀」,她平時的談吐舉止和我老家由她做出的佈置陳設就很合品味。若要清楚點地說,就像林黛玉的房間都是書,而賈寶玉反而一堆花草胭脂的感覺──雖然看來好像不合他們的性別,卻實際上很合他們的性格,一旦賈寶玉為了怕老爸而硬將書搬來裝點,書再多還是遮不去他自身喜歡的華麗氣。
  而我現在在的這「客廳」,不是一般給外客用的那種陳設雅室;因為是小花之前可以穿很休閒坐著的地方,現在研究起來,比較像是書房外廳,有書櫥、有長桌,我還看到很個人風格的題字紙扇、戲服劇照擱在某面玻璃後面,看起來似乎都是反應主人是那種「當家名旦」會有的書房,無法想像這裡主人背地做什麼工作。
  但這裡頭,卻有點較另類的東西。
  那就是之前小花坐的主位後頭壁上,掛著一幅數字圖,旁邊的對聯也不可思議──說起來,也只有下聯:
  上九數之極。
  我一看就判斷這肯定是出自《易經》的概念。老祖先的智慧之一就是《周易》,這小小一部書,卻包羅萬象,既能當命理推算,也能當哲學應用。現在有些學者硬是用科學的方法去解讀,說《易經》跟星座一樣,是類似「統計學」的累積,因此由它推斷的東西會準也是因為統計學是多數人做統計,像某某血型的人就容易怎麼脾氣性格之類;這論點雖然有那麼點道理,但卻沒法解釋為什麼有些高人可以用《易經》做未來占卦,趨吉避兇之法,更別提用它做風水陰陽判讀,奇門八卦基礎。每個朝代都有不同的易學解讀方法,也難怪孔老夫子會感嘆「假我數年,五十以學易,可以無大過矣」,要能學懂《易》,連聖人都不易啊!
  憑我稍有認知的「基本學養」來想,「上九」應該是指第六位的陽爻;卦象都是由六爻組成,九是老陽,六是老陰,七是少陽,八是少陰;少陽少陰不變,老陽老陰可變,陽爻都是「九」。而陽陰爻有沒有在各自的陽陰位會決定卦象合不合宜,變跟不變。由於中國文化裡有所謂「否極泰來」論,所以其實一般卦象如果到「最高點」反而不是最好。像郭靖練很久的招數,最強的分別是乾卦出名的「上九,亢龍有悔」跟坤卦裡「上六,龍戰於野,其血玄黃」,這些都是「物極至強的」象徵。但是也有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到了極點反而不好。
  但現在卻用「上九」來做對聯,這是幹什麼?還怕人不知道地加了「數之極」做彰顯,這感覺不合傳統文化主張謙退的素養--但說起來,我家二叔他們為了搞定謎底,連後代都不留,那不是更絕?
  一想到謎題我才突然記起,就我了解這最終謎底,最初不就是九爺開始設計反抗的?那麼,「上九」的意思應該也不是卦象,而是被引申指「道德學問最高的人」的人的意思吧?若用來形容傳統知識份子的九爺倒也合理,雖然我個人以為「道德」那一辭應該屬於奉承用,不過放在書房也沒人在意。
  但這一來我又有點好奇,畢竟我是搞拓本的,拓本裡的詩詞歌賦倒也不少,看久了都會有些規律,因此現在看到這副對聯只有下聯,我就忍不住想推測它的上聯會是什麼。按照「數字對數字」,「天地山川」、「日月陰陽」這類對聯原則,跟「上九」相對的該是……
  我想著就有點靈感,但沒寫下來斟酌不成,就開始掏筆,掏了半天才想到我才回來就衝到北京還車,哪來的筆?看另頭牆邊有張長條書桌,心說跟小花借支筆他應該不會計較,就走往桌邊,心裡還是在計畫是學《易經》裡讓九與「六」對,還是要配合平仄,來個十千八七的?看來有筆外還要拿張紙來寫,才好推估。
  可來到桌邊,我就奇了。
  這張看來像古人用來「憑几學書」的長條桌,現在上頭沒有任何傳統的文房四寶,倒是有個紙鎮,壓著一張十來公方大的紙,上頭像是用鉛筆壓紙拓印成,浮滿數字。
  我一看就知道這上頭是所謂的「九宮格」,這倒是我從小就玩的。後來學建築時,大學教授也提過,為了考慮到傳統建築會按照老一輩思想來修,所以有專業口訣得學,我倒也有背上。就像黃蓉引述過的:「九宮之義,法以靈龜,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按這口訣畫出來,縱橫交叉的總數都會是十五,傳說這法子是自河圖洛書出來的。但為什麼小花的桌上沒事要放一張?他打算改建老宅嗎?正好我覺得最近跑來跑去下地只賺生產率害我鋪子水電費都要見底,要不問他缺不缺建築人手,也許親友價比較好談。
  越想越覺得這主意不錯,我正想著要怎麼開口時,忽地注意到一點。
  以前學這九宮圖是考試用,因此背過也沒上心,只隱著一個印象,現在看到時,我突然有個想法。
  這「九宮圖」簡直像在影射當年的「老九門」。
  很顯然,張大佛爺是第一交椅,但實際上,張家背負的東西太多,也承擔不起。悶油瓶最後告訴我他們家已經背了一百多年在青銅門後的終極看守的任務,顯然是苦哈哈沒什麼好康的。聽他在上長白山路上曾經不著意提起張大佛爺一直以「犧牲奉獻」為職志,那難怪會身先士卒地忙吧!而黑背老六狂妄出力而不上檯面,齊家往往暗著只有出嘴的時間,所以都跟張家一起在底。李三和我爺爺、霍仙姑往往是半支持半觀望的性質,而三人間又彼此相幫,霍仙姑還跟我爺爺要好到某種程度,因此實質居中。而完全不論人間事的二爺、一心向財的陳皮阿四和不惹事又多元化經營的九爺則悠然居於最高處看戲。
  而換個角度想,最初有想法跟那特殊勢力對抗的,是九爺、將原先被霍仙姑攏住的爺爺哄給我奶奶也是透過他;而安排小花去向二爺拜師,等同吸納了二爺門下的能力、抗住陳皮阿四;跟我爺爺透過奶奶結了親,又因為霍家家主之爭引住霍老婆子、有多層門路替李三開發他一些老退的伙計;而跟齊家同以文化結交、做管理傳訊媒介將大佛爺的訊息交到,通通都是透過最多層面經營的解家九爺來做。
  上九,數之極。
  難道是這層意思?這一來,九宮圖裡橫豎看,每個組合都有上中下三門各一個代表。
  推了老半天,我倒有點好笑,多少感嘆自己現在經歷這麼多事,容易疑神疑鬼,什麼都往大謎底去想,其實現在惟一再跟那件事有關的,只有悶油瓶叫我十年後去接替的話。
  不過這一想我倒又覺得奇怪。
  之前被悶油瓶打昏頭又兼下山時逃命氣昏頭,我一直沒去想那個問題,現在才覺得有點不對。
  憑什麼是由我去接棒呢?
  應該說,如果當年「老九門」真的跟張家立了約定,最後卻跑了──就算沒跑,一般論起來總是按次序才對。那次序該是什麼?連小娃兒都會從一數到九的順序吧?
  難不成是因為:二爺的三個兒子都比他們長壽的老爹還早死,孫子輩通通出國去,只有一、兩個還有跟演戲沾邊,其他完全沒有跟倒斗連接以致手藝傳徒弟、家業傳子孫?李三跟陳皮阿四倒是有後代才對,但似乎在李四地和陳文錦後都沒了接替者。黑背老六更不用說了,他自己死就絕了。解家跟霍家倒是子孫繁盛多的,但偏偏在解連環時,同輩的兄弟通通接連死去,除了小花跟幾房外完全沒後人、霍家女人則一直內鬥──現在秀秀回去也得重新鬥,所以只得我來接?
  可這樣也不合理,若是留下來的就是倒楣蛋,怎麼最初會有人跟張家協定?難怪會毀約!要我也不幹!雖說還沒把到個姑娘(海家小女孩現在看也沒了當初那俏皮樣、連曾經稍對我做表白的秀秀都看來移情去),但是,如果我真有兒女,自然不會希望他一出生就註定要去坐個沒人捱得住的苦悶牢!那最初究竟是誰在講定繼承跟輪流法的?為什麼悶油瓶一開始就說輪我?怎麼算,他跟老九門接洽起到現在,除了二爺那一派因為年長有傳到第四代外,其他家也不過兩、三代,一代輪一個,頂多也只到陳皮阿四那家吧?
  雖然我是不介意去替悶油瓶開門,但搞不懂這問題還是很癢著的。
  低頭又看了九宮表,順手畫了一次,我突然注意到件事。
  「九、五、一」三個數字是列在同一行的。
  這一發現差點讓我氣堵,又再看了一次,其實也才九格,不用低頭就看得清楚。
  如果是以「九宮」來循環或推排,為首的張家一旦撒開後,下面接手的確實是我爺爺所排的數字;雖然我因為三叔在長沙勢力的緣故而被接捧叫「小三爺」,但實際上,按我爺爺的交椅,以及我是目前吳家嫡孫的身份,若老九門真是按當年約定而排下的次序的話,我該是第五位才對。
  這才是悶油瓶說要由我來接替他的原因?

============

呼呼,呵呵~扯上關係了~

  真要紀錄,真是滿篇有情啊~(茶)--尤其現在所有可能管事的人都暫時不在的狀態~>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