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小聲說),這篇有很長一段時沒有再紀錄啦(衛星不運作啊~遠目),不過無意間發現網上介紹其 20周年電影那一部,居然有些部分跟咱當年紀錄靈時時有的萌點相似,就,再找一點後續囉。

 

=====================

十一、

眾人來到頂樓之前的一層,心下不免咋舌。

果然像是太陽「塌縮」一樣,整個頂樓都消失了!這對才剛對頂樓廣大有印象的本田和城之內來說,更覺得有種「滄海桑田」的感覺(剛複習完古文,還頗能引經據典)。

認真的說,也不是上面全「空化」的空法,因為出現一層又一層的厚隔板罩住整個頂層。

「看起來,因為『黃道十二宮太陽能暨動力環板』已經啟動,而後又因為主電腦判定了防禦後,出現的強化隔離罩。」

工程師看了看後,報告道:「這隔離罩在最外,沒有受到『塌縮』的熱度影響……」

「但可以立刻加熱吧?我知道,這強化板雖然強,但組合的矽膠接合處在超過二百度攝氏就足夠融化,剛才我們困在『環』裡時,也是這樣才因為『出口出現』而逃出來的。」城之內聽到一半就插口。他雖然不愛唸書,但頭腦並不笨,之前圭平講過的一堆全都記得住。

「是,照說是沒錯。」工程師點頭道:「但兩位跟圭平總裁脫出時,應該『塌縮』還沒有啟動吧?如果『塌縮』已經啟動,那麼,如果不是『自內解除』或是『按程式設定解除』,只想強自外頭突破,很可能會影響到『天照』的設定。」

「什麼?」

「『天照』的設定上,由於是主電腦,所以它的『自保』程式如果沒有斷,應該會自行修復;但如果它怎麼都修復不了,它也會立刻自毀,而自毀又分成不同種。」

「不就是炸藥跟斷電這些了?」本田也加入問話。

「嗯,那是『防禦』沒錯。」工程師點頭:「一般在兩種都使用後,應該已經保護住資料,所以主電腦本身沒有壞。也就是說,雖然硬碟資料都不全,但它不等於『硬碟壞』那種情況,只能說是『資訊流量阻塞銷毀』吧!所以,電腦本身沒有壞,才能執行『天照』的功能;但如果『天照』還在,而沒有用正確步驟重啟的話,那麼也許我們的強制行動,會讓主電腦感受為『入侵』,然後讓『天照』變回『混沌』,那就麻煩了。」

「越聽越奇怪。」

孔雀舞在旁搖頭:「那你的意思,我們還不能去救援?但如果我剛才沒判斷錯,你們所謂的『天照』,也有保護的期限吧?它究竟是什麼?如果只是主電腦,能保護什麼?」

「是不是,一般大型電腦,都會有像是『機房』的所在?」杏子問:「像是我們,在海上遇見乃亞那次所見?」

「嗯,類似吧。不過它其實仍是主電腦。」

工程師不了解眾人問法,又看了正研究的圭平一眼,繼續道:「總之,就如同剛才報告的,如果主電腦本身無損的狀況,我們可以不受管制,也能立刻解開外壁。但如果剛才收到的檢測修復沒錯的話,主電腦還在警戒狀態,那『天照』也可能會被它下令改變--我想,最好的方法,也許還是……」

「啊,海馬那傢伙,幹嘛沒事造一個麻煩的電腦?」城之內叫道。

「磯野。」

忽然,他們聽到圭平很難得用冷靜的聲音,說:「現在,去『菁英學院』。」

「圭平少爺?」

在眾人都望向圭平時,聽到新一步指示。

*******************

如果是在黑暗,也許好過點。

在現在、極近距離時,清楚望見對方五官的狀態下,不論海馬或遊戲,都有點不曉得該誰先開口。

若不是剛才那麻煩的情緒激動,或是更麻煩的潤澤回憶勾起,也不會在所處空間亮起時,變得比原先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還不高興。

沉默,像是惟一的方式。

但一直安靜也不是辦法。

大概是因為同時想到,下一秒,視線已經「恰」地碰在一起。

「……」

無言片時,終於,決定了「客人適合當提問者」身份。

「這裡,也有裝戰鬥機器嗎?」

「主電腦會掌管全部的東西。」

避重就輕的選句,可以發現:縱橫商場的最年輕娛樂界社長,此刻難以正面回話。

大概和之前的黑暗中事有關吧。

雖然根本沒有想過--甚至到現在也想不通--不過,在低喃而微泣的氣音在自己頸畔激動不安時,惟一能使之冷靜的方法,是想也沒想地就……

怎麼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呢?

海馬覺得,最難十倍的商業勁敵突然拋出業務危機、金融海嘯的難題,可能都比這方面容易。

和一個心心念念以「勁敵」之名掛記,偏偏又有點奇怪「因緣」聯繫,現在又必須兩人「獨處」的紫晶色眼睛相對。

而最麻煩的,是在自己先前好容易使人「平靜」時,原先無光設計的「天照」,霍然亮起。

如果只有單純光亮,也還好解釋。

但,那如同自己設計在海馬巨蛋練習場中,可以自動讀取牌組而現出虛擬形象,以致此刻滿滿地充滿著各種的「怪獸們」,正圍在兩人周遭--如果只是這樣還不怎麼樣,自己設計的練習機器,本來就可以投影出怪獸來。

但像眼前這樣,彷彿「眾目」交集在兩人身上,卻是第一次。

「好像有自己個性的感覺。」

遊戲很快就接受事實--事實上,他甚至伸手摸了最靠近自己,也是他慣用牌組之一的:栗子球小精靈:「我覺得,不論是貝卡斯的創造牌,跟海馬你的虛擬投影,都超級了不起。」

「哼,虛擬影像是高科技,那傢伙不過在做拾人牙慧的事而已。」

海馬一向能立刻找到不滿之人的弱點大加撻伐。

「高科技我能明白。」在充滿困惑時,原先銳利的紫晶之眼會降回比高一求學前那樣無辜而更圓睜:「但為什麼說貝卡斯做的是什麼……?呃,我記得那是不好的意思,古文課上過。」

面對這種不帶自信的視力時,雖然不會有得花力氣才迸出回答的辛苦,倒也能不再受之前「急救法」的干擾。

海馬很快地解開座椅帶,站起身來,高大身形的氣勢讓自己能夠有點信心,重回冷靜地說:「雖然不曉得為什麼主電腦會顯現這些影像,但應該可以關掉。」

「哦。」

聽到又微微拉高的語調,使海馬有點不快。

眼角可以看到遊戲脣邊淺淺揚起的笑意,那笑意使他立刻地展現已是成熟的高三生--甚至更超過的氣度。

或是該說:魄力。

能和自己平起平坐,甚至(這點讓海馬有點不悅的納悶)可說是凌駕自己,幾乎有點會讓人屈膝似的沉冷平靜,就像面對將前往冥界的法老之魂戰鬥時,也是如此寧靜。

別多想。

衡量該穿過虛擬影響到主電腦旁,海馬才要邁步,最靠近自己的牛魔人身影刷地出劍。

「搞什麼!」

海馬冷瞪一眼,想要再進,卻「擦」地聲,一道血痕刮上臉頰。

「海馬!」

遊戲幾乎立刻地伸出手,將自己扯住:「沒事吧?」

「不過是虛擬影像。」海馬嘖了聲,似乎不想接受自己臉頰上微血管滴下體液的事實。

「可是你流血了。」

應該是冷靜指出事實的語氣而已,不過那莫名的有些凝注的眼光是怎麼回事?

這是自己開發的科技,自己最清楚怎麼設定數據,能使虛擬出的影象真實到似乎能隨人起舞。

但,有設定到讓他們的眼神盯著嗎?有設定到在沒有遊戲決鬥時也能受傷嗎?遊戲決鬥好像也是之前像貘良了他們使用黑暗道具,以精神力影響才使人肉體跟著受傷。但自己的程式設計是以安全值為最高考量--莫非,又是商業對手入侵?

「嘖。」

抽出手帕拭去血痕,才要再舉步,精靈劍士倏地擋在自己身前。

「海馬,這不太對吧?」

遊戲伸手微微拉住眼前人衣角:「我覺得,他們很真實。」

頓了頓:「若不是黑暗遊戲,那就是我們可能,嗯,意識化了?」

*****

「意志?你在說什麼?不是病毒嗎?」城之內的吼聲讓眾人拚命摀住耳。

「意志的確也可以化成電波。」被城之內揪住的工程師咳回聲音後,說道:「據研究,人類的腦波多是微弱電流,一般在『貝塔』狀態;而冥想中的會是『阿法』,不過一般人的腦波是微弱且不能自主,但在影響主電腦的電流來看,如果真是來自有思想的腦波,那一定是很強烈的意志,所以能送出足以轉換電流的力量,變化這段程式。其實如果只是程式部分受損,依主電腦的能力,在時間內修復的話,還可以自己解除『塌縮』狀態,不過--」

剩下太難懂了,城之內直接喊停:「那就是說一句話,有某種意志存在?」

「是,不過這不太科學。」工程師推著眼鏡,回答道:「如果依科學角度來看,如果有某種儀器發出的腦波,影響了大樓系統--」

「哇,海馬那傢伙,不會連挑員工也要求『要科學的我才要』吧?」城之內嘀咕著,放開還要解說的工程師,道:「如果你直接講有什麼意志存在,我們倒立刻就能聽懂啊!我們跟你家老闆不同,我們很確定心靈力量的存在!也知道有些意志會沒法以科學解釋。」

「但報告上--」

工程師還要回答,城之內已經不耐煩地揮手:「你們先說,要怎麼挖開頂樓?怎麼救遊戲跟海馬?『天照』還能維持多久?」

文章標籤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