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辭【落幕】

   終
  「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只有傷心人才懂~」
  我保持微笑,看著上頭唱的五音不全的傢伙,心裡握了幾遍手指。
  這些新進小子是用什麼態度來唱k?
  那年替吳邪固了長沙盤後,我們兩家也算聯合,而隨著年紀漸長,後來在一起也是應該的。
  因此,當吳邪有天問我,他現在打著「吳小佛爺」名聲在這混,要替自家盤口下的新進人才做挑選,而他「小三爺」時代過得美滋滋,現在又只差個「夫人」名而已(後面這話是我加的,不能明說),看上去個個都像有模有樣,也不知怎麼挑。
  我說也不急,我正好今年難得去南方過中秋,就去替他看看。
  唱K是我的專長,所以我交代他將新進人員用過節同慶的條件,帶他們來唱K。
  重點在於放鬆後的表現。
  最後收尾自然是由我上一曲做落幕,我之所以放最後,因為我的歌一唱,大家都不敢再唱。
  出來,吃消夜,我跟吳邪同回我家盤口。
  「小花,今天看到的結果如何?」
  吳邪認真地問。
  「嗯,由皮包舉出來的那小孩有點意思,應該也有培育空間;另外--」
  我分析幾項後,吳邪很認真地問:「小花,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經驗啊!」
  我笑笑,拉他梳洗去。
  「就算是經驗,你下回也改別個方法吧!」吳邪掏耳朵:「在你唱歌前,我耳朵被折磨可多了!」
  「小的是專業演出者,其他人不是,小三爺得見諒。」我忍著笑,說。

  這類活動不知不覺就進行好幾次,連我後來訓練日曦做人物鑑定也用過,當然後來我也加上不少手法。老話說過,挑女婿看酒品、牌品,我倒有歌品、食品挑人的功夫。
  這是吳邪學不會的,因為他總願意相信人。
  當然,我不能說他錯,因為他相信我、王胖子、張小哥--
  他的信任,換回更多。
  即使到今天,我們已經共同邁向望七的年紀,他仍是相信著。
  「小曦第二個要出生的兒子打算取什麼名?」
  坐在包廂,看著我嫡傳大弟子在台上謝幕,我斟著茶時,聽到吳邪輕聲問。
  「還沒聽他說起,估計這回跟他太太姓吧。」我說:「好在只有上個取解。這姓不好取。我的名字倒是最好聽的。」
  「真不害臊,你也想想年紀吧。」
  吳邪微搖頭,卻沒有再多說。
  我迅速出手替他順氣,片刻,才見他緩過來。
  果然沒錯,去年開始氣血莫名的虛弱,不論哪樣的名藥,甚至我帶著操練的氣功,都沒法補足。
  「我聯絡上美國的醫師團。」看吳邪慢慢喝完補氣蔘茶,我說。
  「喔,好久沒跟那位大叔見面,他也退休很多年吧!上回看外國訪談都有他!」
  吳邪說:「好啊,就當去聽他說書。我已聽說過大空總署和FBI密辛了,也許這回是國際聯盟。」
  在吳邪笑起來的時候,就像我們都回到年輕一樣。
  「不過小花,你學生雖然也不錯,但他的演法和你當年又不太同。」
  出門時,吳邪評論:「我倒覺得你當年演得更好。」
  「當然,因為要讓小三爺青目有加啊!」我笑笑。
 
  之後,又是多年。
  「父親,該回去了。」
  站在我身後的日曦已是年過半百的穩健人士,他和小靈兩個兄弟努力下,南北兩處也相處愉快。
  未來,就是他們的。
  「二爺,也許不久,我又會再拜見您了。」
  替二爺的墓最最後一次清掃,我將這份工作傳給戲劇界弟子。
  技術與精神,會傳下去吧!
  而吳邪……
  「爺爺。」
  小靈的孩子幫我起身:「爸說,您要帶回的阿公的東西,他都整理好了。」
  「嗯,太好了。」
  看著也將而立年的孫子,那憨直的態度和當年的吳邪一模一樣時,我有種開心。
  我們的,共同血脈。
  吳邪……
  輕輕唸著中,我走向日曦備好的轎車。
  到人生落幕的那天,我都會在舞台上演出。
  我清楚,你喜歡看我的表演,不是嗎?
====
   這個系列為關鍵辭寫太多啦~要休息點,養回眼力XDD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