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問題所在
  在我思索我跟胖子混不到頂級位置最大原因是不是長相問題--怪不得以前爺爺總說老九門裡就數二爺最英雄最強大,顛倒有皮相之別--時,就聽到黑眼鏡又笑嘻嘻回來的聲音:「小三爺真關心人哪!難得難得!難怪難怪。」
  我一呆,問:「什麼?」
  「當初被您家三爺夾喇嘛時,我也是想增廣見識--除了那地區奇特外,見到高手中的高手啞吧張就是個好經驗。」黑眼鏡恢復力也挺快的:「那啞吧張可不是白叫的--您也知道,咱們倆是去療養院找大姊她當年留的信物,那時只有我跟張小哥去啊,真叫『沉默是金』了!
  我心說那有什麼稀奇?悶油瓶連對我跟胖子都能說不理就不理,他沒在長白山向我扔石頭都算客氣了。頭次在魯王宮同行時,還不是酷成那種面癱樣?連最後都還能生死不明。後來我們混到熟後,我跟胖子怎麼琢磨,都還搞不懂他怎麼不爬樹仍能出宮的,可惜這都是悶油瓶之謎的一環。
  還在思考著,我聽到黑眼鏡的話還沒斷:「……想不到他見您睡時還會替您加外套,當時只想果然是三爺的姪兒,失敬失敬!可原來倒是小三爺待人至誠,才連終年雪山都能溶化啊!」
  這傢伙在說什麼?
  我納悶地看黑眼鏡搖頭晃腦講古似的,努力回想他說的場景片刻,推論出他大概指我們有幾回大夥兒被戈壁風暴之類困住時,悶油瓶總能來救人的事。但黑眼鏡那時也是來救人的,似乎又不對,再努力想想,八成黑眼鏡在提我和阿甯困在魔鬼城,被胖子和悶油瓶趕上來救回的那次吧!那時我跟阿甯都衣衫不整的,當然得有人拿個外套先裹啦!胖子又不像慷慨的貨,八九是悶油瓶才會做。
  那時還有潘子--
  想起去年的一切,真是恍如隔世。我咬了下牙,堅持自己不要再去回想!當初我決心跟小花一起同行時,他答應過會陪我一起應付十年後的事。既然我們要一起走向未來,再為過去感傷也犯不著,我所認識的那些人,都會叫我放下的。
  就算心底上還沒法立刻放下,但如果小花知道我「追憶」過去,保不定他不發悶,我還是得克制。
  何況,腦子一轉,我就發現黑眼鏡也在搞顧左右而言他的事,這點他還沒小花演得好,因此我直接問:「如果你現在沒事了,又還有興致提西王母那次,就好好交代下,你當時為什麼肯被我三叔夾去?還有,你到底要小花拿什麼回來?你留的嫦娥奔月,是要暗示什麼?」
  黑眼鏡搓搓下巴,側臉打量我,勾起個油笑:「小三爺看來比當年精明多啦!去塔木陀那次還叫啞吧張該丟下你,看來倒是我識人不明。小的在此陪禮。」
  「少來!真要陪禮你就將事情交代清楚。」我腦子轉得快(八成也是這陣子跟小花對練出來了),加問句:「還有,王盟怎麼那麼怕你的樣子?你做過什麼?」
  「請喝酒也不是壞事啊!小三爺不也請過我?」黑眼鏡一派委屈貌,我差點要噴笑,但即時忍住,控著臉問他:「虧你好意思說?那天明明是你說要請客的!」
  「哎呀,好像有這麼回事。」黑眼鏡一拍腿:「那麼,咱們再去趟,這回一定由我包場,如何呢,小三爺?」
  「不用!」我打斷道:「我也沒想知道你幾時請過王盟喝酒,我只要知道,你寫嫦娥奔月那段是做什麼?難道誰又有長生不死藥?」
  「小三爺怎麼在談神話呢?」黑眼鏡嘻嘻一笑,道。
  「別人當是神話傳說,你們這群人都見過西王母城的,還有什麼好裝?」我有點不耐煩:「你也是見過隕玉的,你也是看過小哥追陳文錦去的、你也見過那群血屍、那些蛇的--呃,對了,你們出去那次,經過那水潭時,有沒看到蛇母?」
  黑眼鏡搖搖指,笑道:「小三爺您問這麼多,叫小的回答哪項才是?」
  我一想也是,而且過去的事要提也難,便問:「你究竟為什麼答應去塔木陀?小哥他絕對是本身就知道該去--」
  「我也是有事要去啊。」黑眼鏡笑得歡:「何況收了兩邊薪水,不是快活嗎?」
  有事?
  我本來還想趁勢吐槽阿甯當初擺臭臉怪黑眼鏡跟悶油瓶收了錢還臥底的事,但聽到黑眼鏡一句有事時,卻又收回偏題,直接問:「為什麼事?」
  黑眼鏡倒抱起膝,悠悠地說:「小三爺以為小的會有什麼事?」
  真想將這傢伙的黑眼鏡先扯下來踩碎再說,不過我估計我辦不到--何況我從悶油瓶、小花這類人身上學到的應對之道是:要逼話,還不如費點勁耐性跟他們磨倒有點希望--磨不成頂多跟原先一樣。
  所以我乾脆坐上另一張椅子(可惜客椅給黑眼鏡坐了,我只能拿王盟的坐),看黑眼鏡好整以暇喝茶,然後才悠閒地問:「前兩晚小三爺應該較有空,應該將小的留的資料好好看看了吧!」
  要說沒看資料自然不可能,但要說有看熟去研究,哪來這點空?第一晚是跟小花重溫、呃,總之就是做點事;而第二晚,他們出門後,我被搞急,哪還有心情,便說:「嫦娥奔月的故事我五歲就聽過,小時候還跟小花一起剝柚子聽爺爺講,誰不知道?」
  不過那段中秋往事還是秀秀提起的--當然也是她原也是聽小花說的。
  感覺,都是純真年代。
  想著心裡都有些莫名的甜,但我努力支持住表情,因為黑眼鏡又開始不正經地笑:「原來還有這段童年往事,難怪花兒爺出道多年,就只對小三爺您另眼相看、另有照顧,他的粉絲可真該慨嘆不早能識得他吧!」
  真討厭黑眼鏡能說出些我似乎不知道、像小花以前會有的行為,真格地令我嘀咕:究竟那朵花在藝壇上是多招蜂引蝶了?
  「不過,」黑眼鏡話鋒一轉,若有所指地道:「聽說小三爺都愛鑽研到底,當初連追張小哥都能追上長白山去,怎麼都費了兩夜功夫,對嫦娥的認知還只有這麼一點?」
  我有點惱這傢伙老愛提兩夜,心說我忙難道不成,便說:「嫦娥就那麼熟了,還有什麼研究的?」
  「您對她多熟?」
  黑眼鏡仍是嘻笑著:「交換名片了嗎?」
  我看這傢伙老不正經,索性跟他對戲起來,道:「那也不可能,她是個有夫之婦,現在又上月兒去住,阿姆斯壯都沒見著,我怎麼做得到?」
  黑眼鏡默默笑了下:「小三爺也挺風趣的。」
  最好你在小三爺耐性消失前快說。
  我回瞪他。
  好在這回黑眼鏡識相點了,道:「嫦娥奔月的故事當然咱們中國人都清楚,但您有沒注意到,她怎麼奔月的?」
  「不就吃了藥?怎麼,你想告訴我,她吃的藥是某隻機器貓給的輕身劑,所以才飛上去的?」
  我沒好氣地道。
  黑眼鏡這回真的笑到椅子歪,好在功夫到,沒跌倒,很快坐正,道:「小三爺真能想,可重點不在這。」
  「不是藥?」我倒奇了。
  「不,是藥,沒錯。」黑眼鏡肯定道。
  「那不就結了?」我有點煩。
  「問題她的藥哪來。」黑眼鏡仍笑吟吟:「據古書上寫,她是偷她老公的藥,而那藥--」
  「我知道,是后羿去西王母那求來的,那又如何?」我說:「裘老頭他們沒見過,可能相信盤上是不死藥,但你也親眼見啦!那星盤上的藥,根本是包屍蟞王的,魔鬼城裡就一堆,還用不著特地去西王母那找!再說,現在也沒了,都被那群血屍踩扁,我敢打賭!就算沒扁,我想你也不至於這麼不要命,敢再去那裡頭翻剩餘物資!」
  黑眼鏡笑了笑:「小三爺倒快人快語了!說起來,那種藥,確實還有很多地方有,也不需要用到特意找到,書裡頭記載,跟西王母求藥的人,可不止一個后羿。」
  他是連漢武帝都算進去嗎?
  我心頭納悶,看黑眼鏡繼續斟茶自飲,卻也明白他沒說錯。我真的三叔就曾遇過屍蟞,而之前烏老四他們打破的陶罐裡則都是屍蟞,顯而易見,如果這是長生不死藥,絕不可能!陳文錦她們吃到的或是,但她們的代價成了禁婆,也不是什麼好康。
  莫非要像悶油瓶那樣才成?但悶油瓶似乎又是純靠血緣而已。
  「長生不老藥,傳說所在多有。」黑眼鏡端著茶杯,像要敬我,但我沒拿,他便繼續說下去:「但您要研究清楚便會發現,真正求到也吃到,還成功升仙的,除開後代小說家編出來的以外,真正屬於古老可信的,只有嫦娥一人。只有她吃的,才是真的可以長生成仙的藥。」
  「難道西王母獨厚女人?不會啊!藥一開始是給后羿的。」我居然認真跟黑眼鏡討論起來:「而且,我們看到不是?在那蛇沼裡,西王母自己都只剩個軀體,她自己的手下,也都只是群屍,就算有藥,有什麼好處?」
  黑眼鏡笑笑:「小三爺還真好頭腦。不過,您覺得,藥要是無效,怎麼能傳說上這許多年?」
  因為大部分的人不是笨蛋就是貪心--人性吧!
  我思索著,但覺得黑眼鏡要的不是這答案,因為按他說法:嫦娥吃的那劑算是成功(傳說裡)。
  「想通嗎?」黑眼鏡又變成好脾氣模樣,簡直是泡妞的感覺!
  我搖搖頭:「你直接點說!」
  黑眼鏡笑了:「因為有個步驟機關,只有嫦娥有辦到,所以,只有她成功了!」
  關鍵?
  我想不通:「她有老公?」
  一說出口我就看到黑眼鏡笑得簡直可稱「YD」,有點怒:「嫦娥不就多在這?還是她往月球去所以體質改變?不對啊,那也是登月以後。再說,按《山海經》,奔月是化為蟾,她是動物?」
  「跟動物有點關係。」黑眼鏡居然點頭:「能上月的東西,挺多的。」
  「難道是,」我一愕,迅速回想。
  吳剛他是桂樹,而且也晚;更早的是--
  「玉兔搗藥?」
=======
    呼,東北季風颳起,又是天寒囉

   出門在外,大雨傾盆
~~~~~~~~~~~~~~~~~~~~~~~~~~~~~~~

八、護花使者
  玉兔搗藥也只是古代初民看月亮黑影產生的想法,要能真跟長生不死有關我倒有點懷疑。因此直看著黑眼鏡。
  黑眼鏡倒是對我贊許地點頭:「小三爺到處旅行不是白去的,知道挺多啊!」
  靠!敢情你當小爺是沒見識的?悶油瓶去過的我都去過,而且他沒去的(秦嶺他感覺沒去成)我也去過,還有小花帶過去的幾次,你想小三爺是怎麼樣的人?
  儘管如此,我倒也想過這是合情合理的事--只是,多了個兔子,就對這麼大功能嗎?再說,那兔子,跟小花這回去的地方有什麼關係?難道那也是張家人古早來就訓練的兔子,會搗藥不成?
  想著好笑時,我又推翻前論:那西王母的傳說怎麼說也該在張家祖先發跡之前,這不合理!
  我拿這問黑眼鏡,黑眼鏡倒也點頭贊許我所言不錯,並說:「兔子確實是後期的--不過,那只是個媒介罷了。」
  「媒介?」我更不懂--雖然小花家現在確實養著對保留張家人血陣的兔子。
  「該說是道具吧!」
  黑眼鏡耐心地說。不過照我看,他的耐心還是像在調笑一樣,難怪王盟躲老遠!雖然不知道他們有過什麼事,但我能看得出這類人我是玩不過。
  「就像您看過西王母留的丹鼎。」黑眼鏡提示。
  我記起阿甯看到那懸空的青銅鼎時曾驚呼那是丹鼎術的極致,完整吸收龍脈,也就是天地山川精華,如此練出丹藥,想必也不同於我們一般看到養在人腦裡的屍蟞。
  所以?
  我疑惑地看著黑眼鏡,見他仍笑笑地,道:「所以,我們需要某種可以轉化、提升藥性的道具。」
  「難道,所謂的『玉兔』,只是某種兔形的儀器?它能讓所謂的長生不老藥發揮最大的功能?而那東西,被當年的后羿帶走,所以西王母的長生不死傳說,只有后羿的妻子能實踐--興許她也帶走儀器,所以后羿才沒法使用?」
  我忍不住地分析起來,將分析結論說出來是我的習慣之一,平時都是胖子吐槽我的想法、後來會有小花跟我討論,現在等我回神時,就看到黑眼鏡滿臉堆笑:「小三爺真好頭腦。」
  總覺得答案應該沒那麼簡單。
  我心裡有些懷疑,又把黑眼鏡之前留的相片翻過來細看,就跟之前一樣,有些是有文字、有些是線條、圖畫。
  這一看我突然發現不對。
  有幾張照片的背面,附的是類似漢代壁畫的圖。而這些畫,都是嫦娥奔月,有《山海經》裡一切跟月或嫦娥有關的事,甚至連楚辭〈天問〉的「夜光何德?死則又育。厥利維何?而顧菟在腹」都有錄入。
  其中有張我想多數人都認得,正是湖南長沙出著名的馬王堆帛畫〈非衣〉(這算是「老家」的成就,我小時就看過)中,左上角正是「嫦娥奔月」。嫦娥在月下,蟾蜍已然在月中,牠左側有個由學者判斷是玉兔的生物;這讓我想起我自己曾有張拓自東漢出土的畫像石,那裡頭嫦娥正向月中飛奔,而蟾蜍等也早在月中。照這些從出土情形看來,並無神話中蟾蜍為嫦娥所化之情節,更沒有嫦娥和月中生物相互演變的關係,看來是各自為政。
  不過,這圖讓我想到什麼,忙丟下黑眼鏡,自己去翻我打小迷爺爺筆記而收集的一批墓葬文化錄。
  果然,在我手邊一部談秦漢代畫像的圖片大全集中,出現的幾個奔月嫦娥,均是人身蛇尾的形象。
  蛇?
  我抬頭看了下黑眼鏡,他正在倒新茶,從從容容地看了眼我店中的鐘後,說:「現在也差不多到我跟花兒爺約的時間。如果花兒爺沒失手,現在該出現在那,小三爺要不要一起去接?」
  我心裡是極想去,但看到黑眼鏡的表情,又像是要等我答應,反而感覺不宜。畢竟,當初我跟小花講定的生活裡,都同意盡量不讓外人知道我們彼此的關係,這樣既免了外人的閒話,又讓我們有彼此互助的後路(講危機點,大概像他爺爺當初為了脫離組織掌控,大殺手地在廣西偷出棺材後又沒地方能躲,得借我家地下室來用--而表面因為兩家是住的遠少來往的遠親,真要調查起來又找不到線,才能讓這內幕閉藏幾十年),所以,我把不定我看到小花時,能否忍住不因為他展現出來的任一種情況而克制地住不去追問,那又麻煩!黑眼鏡當初在蛇沼看我笑話不少了,我可不想再讓他多發現什麼。
  想想小花離去前交代我要盡量平常的生活,我決定搖頭:「不用,這是你們的工作。」
  「呦,小三爺還真放得下心哪!」
  黑眼鏡歪歪嘴,笑笑的站起來:「還是我誤會那張照片的意思呢?原來真是演戲用?下回缺角色時賞小的跑跑龍套如何?」
  回頭一定要叫小花回那家攝影店將有可能的底本全刪光!
  我努力裝著沒聽懂的模樣,看黑眼鏡理理皮帶,正要起身,忽然地問了句:「三爺可好?好陣子沒跟他問候下了。聽說最近三爺的盤口都是小三爺在顧?」
  我被他這一問,懵了下。隨即記黑眼鏡跟三叔是有過可以一道唱K的私交,他要問問當然也合理。不過我對問是說三叔出遠門,盤口交由我顧--二叔管帳時候較多,所以倒沒好立刻回答,含糊地說:「沒錯。」
  「聽說他出遠門。」黑眼鏡露絲笑意:「看來,挺遠的。」
  我沒法說不對,只有再嗯幾聲。黑眼鏡也沒追問,說:「可惜他一去,伙計也跟著去,要有個得力幫手,您倒能過輕鬆些啊。」
  這點我是挺同意的!王盟比我還沒用。
  不過我想不通黑眼鏡怎麼突然關心我生意了。
  黑眼鏡好整以暇地出門,出門時還喊一聲:「地夠乾淨了,小兄弟。」然後王盟就忙不迭又衝進店來,差點撞倒小花送我的一對真正宋瓷花瓶。
  我罵了王盟一聲,王盟自知理虧,連忙將放瓶子的檀木架再度打掃起來,將底下的加固石磚再調穩當些。
  說真的,看他這樣躲黑眼鏡,我還真的好奇起他們究竟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幹過什麼!不過目前有更多的問題,我暫時沒空去想。
  原先我只當黑眼鏡要小花去拿些像是過當的富貴人家裡藏在深宅內院的寶物或是古物(不然為什麼會搞那種會?),但現在聽來,黑眼鏡有興趣的是別的事物。
  所以,他才會先拿嫦娥的神話來嗎?
  這麼看,重點不在於她吃藥的問題,而在這神話的背景意義!
  按現代學者們大量研究,上古時代,各地民族神話中的均有基本不死信仰。而漢代墓畫裡,奔月的嫦娥具有蛇身更有其象徵意義,並非純然的巧合。
  蛇向來與生死的信仰有很大的關連。我好歹旁聽過別系教授教的基本神話史課程,記得教授引過外國學者談死亡起源神話四類型,之一即有關於蛇:蛇脫皮而新,極類似於死而復生。所以古人使用蛇或是對蛇崇拜,除了因為蛇的毒性強猛,讓古人畏懼外,更有死亡與再生神話的象徵意義。所以,同樣在我手中那本墓葬文化考裡,同樣也有錄些常見神話中的神像壁畫,如伏羲、女媧、常羲等,都是蛇身形象。這種蛇能死而復生的想法,說明原始人為何對於蛇的崇拜,也正好能說明流傳下來的上古神話,凡具有強盛生命力的神都具有蛇身的原因。而且不單中國,幾個文明古國的神話都有蛇在其中。不論是埃及的陰間盤踞大蛇或是領航陰間之神不斷復活的神蛇及最初的主神型態、印度神話以銜尾蛇象徵不止息的無限循環重生、還有兩河流域傳說求得長生藥的國君不巧讓藥給蛇吃了,結果反使蛇能長生--這些都是各地初民類似的基本概念。
  翻著我以前旁聽大學課程時借來印的筆記,我邊慶幸好沒在慶祝畢業那時將它跟一堆代數的書同道燒了,邊思考究竟這回黑眼鏡的目的是什麼。
  顯然,會同去塔木陀、親炙西王母宮神異處的黑眼鏡,他是能接受長生不死這種神話傳說。
  而按他的旗人背景,如果黑眼鏡真是長白山來的那群人,他也許知道張家人的背景--搞不好是同伴,或者……是同搶長生傳說的敵人?
  這想法一浮現,我就有點擔心,不過小花曾分析過黑眼鏡還有評估還可交友人選的能力,換句話說,他不至於對我如何,因為我現在仍是能提供資源的人。
  可他究竟要什麼?
  嘆口氣,我揉揉盯著網頁跟混著學術專書的一堆筆記,伸伸懶腰,發現距黑眼鏡出門,又是幾小時了,而王盟早就依著他的老位置打盹,睡得可舒服--春天難免讓人睏倦,不過能睡到這麼習慣,看來我是放他舒服太久了!下回非直接揪他去工作不可!
  打定主意時,我不免還是奇怪黑眼鏡這回怎麼去如此久?照他說的那人,那位人士的老家該就在西湖附近,而我的店離西湖也不遠!就算他住的不是本宅,另有點僻靜處所吧,去那麼久了,難道不該出現了?
  雖然擔心,但想想照說小花絕不怕被耍,所以我還是去研究黑眼鏡給的幾張照片背景說明,越看越覺得奇異--嫦娥奔月雖然有長生的暗示、西王母給的不死藥以及蛇身的墓畫也都隱含這類意思,但都不能解讀出黑眼鏡的目的。
  除非他要告訴我,除了悶油瓶族人外,還有人有方法長生不老,但,這種秘辛何必繞彎子來通知?如果他露點口風給統治階層,隨便封個地段現代也還能辦到。我上回就見蘇州的幾個水道已經被封閉整治,以便這屆奧運年到時,外國觀光客大量湧入國內時能好看點,何況黑眼鏡要去的只是這麼個小地方?
  「老闆,我可以回去嗎?」
  等王盟問我時,我發現又要五點了。
  我本想點頭讓他走,順便去動動我翻找一下午資料後痠疼的脖頸,突然想起之前的疑問,就問:「你幹嘛那麼怕黑眼鏡?」
  「啊?」
  看王盟愣了下,似乎瞬間沒搞懂我在說誰,顯然他跟黑眼鏡一點都不熟,連我指的是誰都不知道。
  我只好再說一次:「就剛才那傢伙。」
  王盟立刻驚懼滿臉:「老闆,所以那個怪人真是你朋友?」
  這有什麼好怕?悶油瓶也是來歷不清、胖子從哪混出來我也不知道、潘子不知什麼時候被三叔領回來的,混這行有幾個人有家底?小花算另類了。
  我心下好笑時,對王盟語意不明的交代就沒怎麼認真聽,隱約他努力強調什麼車子拋錨、灌酒、大西瓜,怎麼樣都湊不成的話語,揮揮手叫他別再提,王盟卻還是加上一句「而且他還不是人」。
  什麼?
  正有點奇怪這話,我手機卻出現一組號碼。
  小花!
  我沒心理王盟,立刻接起手機,喊聲:「小花?」
  背景是一片水聲,我正奇怪,就聽到話筒是啞著的聲音:「快來。」
  「你在哪?」我聽他聲音不對,忙問。
  明明黑眼鏡已去接了吧?
  「錢塘江。」
  那裡?
  我一愕,本能地朝店裡擱的商家贈品月曆上望去,溜眼新曆下的黃曆時節。
  應該還沒初一十五吧?

=======   越年底越會忙到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是說黑瞎就這麼直接地把天真和小哥的姦情爆了出來,難道不怕被花兒爺一棍子直接打死XD
  • 黑眼鏡也是有眼色的啊!!覻準花爺此時不在才調戲哪!!

    泳言 於 2012/11/12 20: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