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半死半活
      在公園樹下坐定,毛利小五郎開始大肆吹噓:「那天我自然地視破怪盜偽裝,首先是基德先扮成廚師,怎麼判斷?當然是菜有問題,然後⋯⋯」
   「然後呢?」
   坐在公園常見的攀爬鐵架上,灰原哀盯著被安室透不著痕跡絆住的榎本梓(左不離「梓小姐,麻煩替阿笠博士倒咖啡」「蘭小姐的餅乾呢?」之類),無法一直留在毛利小五郎身前,略看下待在樹下,因走了路而擦汗的阿笠博士和一旁兩臂交疊彷若置身事外的沖矢昴、隔株樹下完全不管其他人的京極園子情侶組、以及被世良拉著在毛利小五郎前陪聽,卻一直擔心父親說話內容的毛利蘭,繼續問。
   「你是研究藥的,能否告訴我它的實際效用?」柯南望著周遭,道:「那款APTX4869的主要功能,是操控人體細胞分裂吧?」
   「沒錯。」
   灰原哀簡捷地道:「據我父母留下的筆記來看。源自於二戰時研究的那APTX4869,其實,是軸心國後期想要用來『治癒及改良士兵』的共同研究發明。人體能成長或修復是靠細胞分裂,因此,若是掌握細胞分裂關鍵,不單能夠治療戰爭時的傷兵,更進一步,能成就不死的軍隊。當然,在研發過程,需要大量的人體實驗。為了進度,德軍跟日軍當時分配不同區域,各自研究,然後定期交換。」
   「我們所知的資訊是在『三女神』裡,而『三女神』最後是落入德軍手中,德軍是五月就投降,當時還在研究的資料,極快就被盟軍收走,所以我想,可能有些不死心的狂熱者希望留傳事物以便有人繼承到研究。但想想『三女神』是完好被歐洲盟軍接收,我寧願相信,在戰爭末期,已有覺得情況不對又富良心的研究者,不願意再使用人體實驗,而且更畏懼那種藥若成功會帶來的效果,所以私自藏匿德軍研究的部分,等待有一天它能被善用時再尋找。也因此,這三件藝術品還能好端端地交回原家族遠親手中。」
      柯南看著下方被毛利小五郎話語吸引住的少年偵探團(「所以,在魯邦的身份暴露時,他第一時間想逃避追捕,就直接上頂樓!錢形警部也被騙離原地,而我呢?早就算準了一切,於是,交代我的頭號弟子——」),一個個屏氣凝神的模樣,不免好笑,繼續道:「就像福爾摩斯說的:『華生,請想看看,那些追求物質、官能和世俗享受的人都延長了他們無價值的生命,而追求精神價值的人則不願違背更高的召喚,結果是最不適者生存。這樣一來,世界豈不變成了污水池嗎?』」
    「想論福爾摩斯麻煩您等等再去跟那位同樣愛好者聊。」灰原哀刻意加重敬語地將下巴抬指向沖矢昴,他正淡淡微笑地等著服務員(因為「榎本梓」用句「我先去拿橙汁給孩子們,他們聽久會渴」,而直接將手中的咖啡壺塞入才拿餅乾來給阿笠博士的安室透,使後者得接手)將剛倒一半的咖啡裝滿:「我想,你知道關鍵了?」
    「我因此推論,當年研究的過程,確實管理者有機會,將兩邊研究藏入『三女神』的烏爾德寶石中。」柯南也看到「有趣的畫面」,忍著笑,暫時不去推想當事人心情,道:「那位蘇格蘭先生判斷沒錯,不過因為時間有限,他只來得及查覺實驗營地點被隱刻在烏爾德寶石的『現代層』、卻沒時間驗證『APTX4869』關鍵化學式所在的『未來』層。」
    灰原的手指猛然抓緊了鐵架邊緣,微微抖著:「你⋯⋯是說?」
    「那天,我得到FBI資源,了解美軍當年接收到的絕密情報,在解析後知道軸心國曾有過的人體實驗目的。只是,半世紀以來,盟軍所破解的秘碼譯出都是:實驗大量,目的難達。不過,他們知道這兩個單位研究的最高目的是什麼。」
    說著,柯南抬起頭,望向天空:「我推想,那是你們組織發起人最早的投資項目之一吧?從你家人被找去研究APTX4869來看,曾經有人是那些實驗的成功者,我想,可能就有『那位先生』:烏丸蓮耶。」
    「他死了。」灰原指出:「如你說,你跟小蘭姊去過黃昏之館。」
    「有幾個原因:若APTX4869完成細胞控制力,那『死』只是用來掩飾的身份;當然,也可能有別的成立目的才編造死、也可能是繼承他名號的人。」柯南道:「可能原因太多了。畢竟,目前所知道的『三女神』裡所藏資訊還不全面,當年的軸心國各自研究有沒有完全交流到?我們在找三女神時,確定了一件事:『歷史』被拿作紀錄,它表面記載的標註,跟使用『未來』或『現代』的寶石,在水中重看時,會出現不同的紀錄。我們三人在其他人都還沒醒來當下試出來的。喔,不必擔心。當時跟我在一起的是:安室哥哥跟昴哥哥,所以,『這兩人』對國際問題或國安需要是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的。」
    移回視線,柯南看灰原用手支在膝蓋上捧著臉,看下方毛利小五郎的精采關鍵(「⋯⋯基德因此就歸還另一枚『現代墜飾』才能逃走,但我怎麼會讓他就這樣跑?他被我打中的膠囊子彈,沾有阿笠博士提供的顯影劑,而且有放大人體微電波功能,會跟著風速將訊號傳入警方專用頻道,警車一路追啊!」),心下好笑:「因此,『降谷零』不必擔心他奉令『有機會就銷毀』的二戰機密研究營經緯度流入別國情報組織、我們也不必防備『波本』將那片極複雜的化學方程式帶回去給組織『補足現有研究資料不足處』。」
    「⋯⋯關於那項藥物研發,組織雖找我父母去加強研究,但因為實驗數據不夠,沒法做出『逆轉分裂』,因此藥才會變成加快細胞分裂速度而使人瞬間死亡。只有我們是碰巧因成份試驗中出意外,逆轉過頭。」灰原踢著腳,輕聲道:「即使照你說,鈴木家寶石隱藏的化學式有那段昔年隱藏起來的關鍵地方,我也不可能單靠它就製造解藥。組織確實一開始得到的戰後資料不全面,所以原先製藥不完整。或許這是他們為什麼想找『三女神』——未來的化學式、過去的極密營,兩者再相加,可能可以找到更多補足情報。如果你推論是正確,那裡的數據能讓我得到完全操控細胞分裂的方式,那或許真能像你說的做出不死藥。」
    「我想,我們只要能做到『恢復正常』就好。」柯南道:「我可沒想過長生不老。」
    「魯邦他們知道多少?」灰原忽然問。
    「基德沒接觸到那方面,至少他不知道藥的事。但他知道我、應該會推論出三寶石在一起能得到某些未知的事;在神秘列車上他因為扮你而知道『波本』的身份、躲過『苦艾酒』的炸彈,所以他很謹慎,加上這只是應次郎吉伯伯挑戰,所以他沒拿。但是,他還寶石的那張卡上留有字眼,表面上是談歸還,但解讀後能看得出他要我『單獨決勝一次』,這還得找機會。顯然,他大約知道有些人是不同面向的。」
     柯南在鐵架上站起身:「魯邦他走的國家更多,他應該會知悉某些事,所以,他才會交回給我。而且聽起來,他會去找到『世界樹』。而世界樹所代表的意義⋯⋯」
    「組織真能就這樣放手?」
    灰原輕輕用指尖往下點著,只見榎本梓正拿著將茶具等收在空籃,說些「今天鈴木先生的包場只到中午,老闆也快回來,我先回去預備下午,謝謝大家光臨。請安室先生收尾」之類的話,然後先行離開,不免提問。
    「因為他們的目的不在寶石。」
    柯南推著眼鏡,看「榎本梓」輕快地轉出公園外的樹籬後,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解開圍裙,換下身份,然後遙遙地向鐵架頂上的自己飛拋一吻,穿過車道,消失。
   畢竟只是來頂替,若自己剛出店前放在「白羅」側錄電話截聽無誤,真正的榎本梓已在三十分鐘前來電說「休息後好多了,下午還是可以去上班,謝謝。」
    「他們不要寶石?」
    灰原哀皺皺眉:「剛才討論那麼多,如果已經確定三女神藏有的記敘是組織需要的⋯⋯」
    「顯然很需要,尤其在你離開後。」柯南低頭看著下方,此刻少年偵探團已從毛利小五郎的精采演說中回神(當然,少不了毛利蘭半途穿插「爸,真的有嗎?」以及世良「想到這些然後要他們去做?厲害!」),邊佩服地說「難怪安室哥哥也拜您為師」,然後又吵著「阿笠博士的發明還有什麼?我們也要」地一擁而到阿笠博士前。
    「所以?」灰原看著此刻被圍著的阿笠博士(因為公園長椅性質,連帶地堵住沖矢昴出路),道。
    「他們想要更多的頭腦。」
***
     『你這樣做,回去對組織有交代嗎?』
    柯南坐在沙發床一角,看著要回東京而在收拾簡易行李的安室透(毛利小五郎自然還是在樓下大喝其酒,跟次郎吉一同慶賀「大成功,所有寶石被守住」)問。
   『這是這次的目的。』以「公安臥底做波本」的身份平淡回答他的,是降谷零口吻:『組織上方已有人提出,與其每次都跟警方爭奪,不如深悉敵方中心,爭取信任好得到更多情報。「三女神任務」目的在此。』
    所以,打一開始接園子的委託,協助保護『未來-詩寇蒂』,搶回『歷史-烏爾德』,都不是要帶回組織,而是要成為『可靠的偵探』而逐步接進常跟國家來往的鈴木財團。
    ⋯⋯但,一個做臥底的公安,再由被臥底的組織派去找各式的情報然後反臥底回去,再——這比福爾摩斯做政府反間工作還不容易吧!
   柯南托著腮,看著眼前人:「安室哥哥,現在我真的很明白,茱蒂老師曾轉述赤井先生說的,『不願意跟你為敵』這句話意思了。」
   自己也很了解,這人為了「國家優先」的情況,能做多少事。
   『我們還是下去等著坐鈴木家的車吧,柯南同學。』
     笑出安室透的表情時,柯南自己跳下沙發,揹起小書包,先一步拉開門跑出去。
     阿笠博士的助手還在外頭「整理最後一點事物」,也許昨晚離開屋頂前的建議有點用。
     所以,先下樓還是比較好,其他人都下去了。

 

十五、尾-一知半解

A-密藥之於雪莉

「所以,他們想要由我們這裡得到情報。」

灰原哀微微打個寒噤,猶豫地道:「當初組織派出『波本』,就是為了他擅長的能力。而現在讓他太輕易地有『守住鈴木寶石』的功勞,又是毛利小五郎身邊常隨的『弟子』,確實能合理地送出情報給組織。」

反過來說,要如何評估情報量,決定能在爭取組織信任時又不被懷疑太過特意,可不是容易的。連福爾摩斯在〈最後致意(歇洛克·福爾摩斯的收場白)〉裡,都得靠華生幫忙,才一起抓住德國間諜。

所以,父母才特別回來協助,然後,建議自己的行動。

這件案子收尾,也是在推理使三人(其中兩方)交換內容,才決定如何解釋事件。

柯南點點頭:「所以,我更需要大家協助。灰原,我想你父母在製造過程一定也知道樂的特性吧?」

憶起錄音帶的說明,灰原緩緩點頭。

如果控制細胞分裂能決定死生,那她也有機會成為輔助的銀色子彈。

在三女神中「未來」才能映出的化學式,或者,該問問。那可能是讓手中一半資訊加添功能的另一半。

 

B-對立即正視

因為阿笠博士被小孩纏,好容易用「我送杯子回去收拾」的理由才能自少年偵探包圍中出來。沖矢昴拿著杯子回到野餐籃旁,看到毛利蘭正協助安室透善後野餐事物,感謝地道:「啊,昴先生,杯子交給我吧!世良去找園子拿盤子。真是的!她跟京極先生聊太開心,也沒注意時間,真不好意思呢!安室先生,梓小姐一人先回去也忙不過來吧?咦,爸爸呢?他一定等著發現沒人再問他,就跑去販賣機買酒!還有一組杯盤在他身上。不好意思,安室先生,我這就去找我爸。」

「啊,沒關係其實只在樓上,回來再還——」

話沒說完,毛利蘭就已跑開,看來主要還是要阻止父親多喝。

世良真純也還沒回來,跟鈴木園子聊天到情侶攜手繞公園可能有關。

嘖!

可惜還在白天的公園裡,也不能不努力保持從早上開始的「親切營業員微笑」:「有什麼需要嗎?」

「有個想法,經那男孩整合這次事件時注意到的。」

接替毛利蘭方才的位置,「沖矢昴」能很自然地一邊說著,一邊幫忙捲野餐墊。

顯然,只繼續收東西的話,聽不到下文。

「⋯⋯是有用的吧?」

將眼睛望向正展示什麼給少年偵探團看的阿笠博士,求追尋真相而臥底的公安必須開口。

「奧丁的特徵,是少了一隻眼,沒錯吧。」

——掌管風暴、戰爭,又有智慧、法術,引導亡靈的詩歌之神,擁有眾多不同面向的「千面神」。——

RUM,有可能不止一人嗎?」

不自覺得,低聲說出疑問。

或者,若RUM也是奧丁——主神的一部分,那麼,真正的烏丸蓮耶,會是⋯⋯

在接過已捲好的野餐墊時,聽到輕輕的聲音:「研究項,各一半。」

這傢伙講「五五比」未免太習慣了。

 

三、少年的未來

「柯南、灰原,你們在上面那麼久幹嘛啊?」

在下頭三個小孩齊叫聲中,工藤新一跟宮野志保相互默笑,卻很快地用江戶川柯南及灰原哀的身份慢慢攀下:「因為我已經聽小五郎叔叔對不同媒體講上三天啦,真的聽很熟了。你們聽夠了?」

「真是太厲害了,毛利叔叔真是厲害,能完全不動就處理完事情。」元太羨慕著:「其他都有弟子們做,太強了。」

——等等,弟子「們」是指哪些人?

「基德大人才是了不起啊!他可以又扮廚師又扮管家接手一切任務,然後還能找到不同的『現在女神』,都是一個人做完的,就算被安室哥哥打中追蹤劑都還能脫身,好帥!」步美流露出女孩子的心情。

「我覺得魯邦了不起耶!聽昴哥哥轉述,他明明可以走,但由於毛利叔叔推理中有的國家大義(自然是編給小五郎聽的那套!先用句「不愧是毛利老師,沉睡小五郎推理太精彩」開頭,然後編一套說是「毛利老師的推論」,再由他轉述醒後的眾人,使眾人相信「果然是毛利小五郎領著他們去做」——當然,惟一的手法只是歸還東西後,將毛利小五郎抬上頂樓再喚醒他。),他明明有機會帶走整條腰帶,卻只取了模印組。上次他也是為那個王國櫻女王的承諾,保護她國家的寶石不外流然後大鬧的,不是嗎?」光彥很認真地說:「他果然不是只為偷東西而偷的人。」

「是啊,是啊。」

灰原應和著,瞄瞄拚命忍笑的柯南、走回樹下跟阿笠博士談話的沖矢昴、以及從拎著父親的毛利蘭及拉回園子的世良真純手中接過杯盤組的安室透,輕輕一笑。

真正解決問題的是這三人啊!元太光彥跟步美,還是只看到表面那一半的年紀啊。

想著,她略略看看身邊沉思的男孩,心忖他應還有些未說明的事。

柯南確實是在回想這事該不該讓灰原也了解。

 

四、承諾的夜晚

『不錯呢,男孩。』

在說定各個職份,預計下樓以便收整佈局中,沖矢用習慣的本人口吻道:『雖然美國機密情報局得到的資料很多,但總少了關鍵。謝謝你的連結。』

『我想,最大的原因,是之前沒人想過二戰時接收的情報會跟二十一世紀的事連結到吧。尤其兩位當時應該還沒法深入組織到能得知藥品代碼。』笑著接受褒獎,是十年前在沙灘上就養成的習慣。再溜了眼第三人後,柯南輕咳一聲:『而我想,會讓FBI重新注意到那兩個研究區代號,是不是因為有找過三女神的人最後注意到問題關鍵。』

再度為不冷的夜風咳一次,柯南試著平順地講出來:『也就是指:您有機會聽到某個人最後交代的話語裡,有這數字?我推想,同是曾去找過「三女神」的組員,聽說最後一面又是跟您相見的,應該只有那位:蘇格蘭吧?』

——放棄自殺吧,蘇格蘭⋯⋯要放跑你一個人,根本沒有難度——

「硄硄硄——!」

——三女神/AP-48⋯⋯

「咚!」

很久後才知道,那衝上頂樓的急步是對摯友的心焦——不過卻沒已能改變,自己在未知情況下第一時間為了不讓『三女神』調查重啟而迅速出口的動機。

——對叛徒要回以制裁,是這樣吧?

夜風因夜深而靜冷起來。

柯南手心微微滲汗,全靠「工藤新一的推理」讓他明達地站著,挺著小小個子,保持微笑。

若照這推理,還能帶出一件事:蘇格蘭在臨死前知道赤井真實身份,才願交代一些共同任務中還沒機會傳達的事。

可是,如果他最後還⋯⋯的話,那顯然,造就他選擇的原因,不是此刻狀似無意聽懂,徑自掏出眼鏡擦拭的人。

『既然那是蘇格蘭未完成的事,我當然會去接續。』頓一頓,降谷零一字一字地道:『是我朋友的遺志。』

用種「別用像你朋友的態度談起他」似地橫過冷眼,恢復成安室透的人先行離開——不忘按計劃,拿走基德留下的墜飾及卡下去。

陽台上,風再度颳起後,柯南推推眼鏡:『赤井先生,我記得爸爸私下跟我說過他和你談過去時,提到蘇格蘭當初自殺的原因。』

是那個場景、情況。

『您沒說謊吧?』

『沒必要。』赤井安靜地回答。

『為什麼不跟降谷先生說呢?』

柯南將手中的「烏爾德寶石」先行收好,看著赤井將沖矢的音聲調整:『如果你跟我說的情況「誤會跑上來的足音是組織其他追擊者」沒錯,而照我剛才的推理,蘇格蘭已經知道身份,因此會讓你知道該回去查『三女神』跟兩研究營的話,合理評估,或許就——』

『有必要?』沖矢的微笑出現:『蘇格蘭或許也不會希望他知道吧。』

寧可讓他帶著不會懺悔的恨意也還好。

『難怪福爾摩斯說:拿現場做證據是很靠不住的。它好像可以直截了當地證實某一種情況,但是,如果你稍微改變一個觀點,那你就可能會發現它同樣好像可以明確無誤地證實迥然不同的另一種情況。』柯南嘆口氣:『若都選擇這麼做,會挺吃虧的喔。』

『不會比你打算保管這東西,然後製造引訪更艱難。』沖矢昴溫和的笑容重現:『我們回去吧。還有很多事情得處理。「能夠看到一艘德國巡洋艦隊按照我提供的布雷區的計劃航行在索倫海上,將使我的晚年不勝榮耀。」若你這麼想,那麼我自然會協助你:平成的.福爾摩斯。』

 

五、各自的一半

只完成一半啊。

看著眼前興奮的稚氣友人們,工藤新一心中想著。

國際和平相處的情況,還沒到能公開寶石記敘歷史的那一天;想要身體恢復,需等到找回藥劑關鍵的那一天、已漸明白的那兩位臥底者間心結,也得找適合解開的那一天。

不過,已走了一半了!只要再努力,那一天,總會來臨。

用目前已得到那一半做開啟吧!

在聽到毛利蘭叫著「柯南,我們回去吧!」的呼喚中,他恢復小孩的笑顏,邊向同齡同學點頭笑道「走吧」,邊往前小跑去:「來了,小蘭姊。」

——有一天,會完整我們間,成為彼此的那一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