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仙劍客棧》主要是以仙1人生為主的啦~XD

原劇裡的一堆現代流行語用得很巧妙,腦補要靠努力喔。看裡頭物價(麵價等),應該是遵照網友推理過的,宋代中葉吧!

話說,逍遙的「聯想」,是因為原劇裡小蠻有過的惡作劇而造成的(如圖之名)--趣味聯想(私心使用)。^^/(菱紗天河敲邊鼓的動作也真可愛)

16.jpg

第二集-逍遙偷閒話兩情依依,大娘欲回本攜鍋帶碗

「靈兒,你還記得嗎?」

令人容易懶洋洋的下午,李逍遙神秘兮兮地靠近趙靈兒,直聞到一股淡淡少女香氣鑽入鼻尖,心中一動,差點忘了要說的話。

「記得什麼,逍遙哥哥?你的生日嗎?」

「啊,不,不是。」李逍遙趕忙搖頭:「我說啊,上回我們在猜,小蠻那性格究竟是像誰。龍幽說了:長相像你、胸像月如、身高像阿奴--但是,樓哥卻是說性格像拜月教主。」

「啊?難道,逍遙哥哥你,真的對拜月教主......」

趙靈兒一臉驚訝地瞪著李逍遙,李逍遙忙將手搖得更用力:「不是不是,我有很正常的性取向!我要說的是,龍幽當初一來就在那兒畫畫泡妞,還跟我說他不會被掰彎,所以他猜我的外孫女都是猜跟女人生的;可你看樓哥來比龍幽還久,卻除了你們跟我嬸嬸外,不多跟任何女人聊天,然後還推測我跟男人在一起--會不會,樓哥他其實,骨子裡能接受跟男的?」

「逍遙哥哥,你一定是想贏想到太累了啦!你看你頭髮都亂了,讓我替你梳梳。」趙靈兒自懷中取出木梳,直接動手,同時道:「重樓哥哥一定是太擔心朋友,所以才會這麼著急。你想想,重樓哥哥來時,有喊過『紫萱』,那聽來就是女生的名字嘛!重樓哥哥很正常的。」

「是嗎?但紫萱也只喊過幾次,之後聽到都是飛蓬啊!總不可能那個飛蓬欠他很多錢他才記這麼久吧!而且歡送會那天你建議他帶人來時,他講的也是飛蓬,現在又去找那景天--哇,沒想到樓哥比我想的還花心!見一個愛一個,而且男女通殺。不對,看起來他既沒有紫萱,也找不到飛蓬,今天還被景天拗錢,這樣看來他是男女兩邊都被甩,可憐。哪像我,靈兒月如阿奴都關心我,還有嬸嬸跟外孫女呢!」

李逍遙在口中唸著,但沒讓趙靈兒聽見--大概跟他的頭髮被靈兒梳得齊順,完全遮住眉目有關。

--哎,可憐逍遙哥哥,好不容易才贏了拜月教主,現在又要再比一場不同的客棧經營賽,他肯定時累了才這麼著。

趙靈兒邊梳頭,邊想。

他們的思緒都回到昨晚仙劍客棧聚會。

......

在李大娘揚起手中公文時,大家先將重樓擱下,一擁上前,爭相恐後傳遞公文詳閱,扣除李逍遙習慣的「窗前明月光,李白睡得香」外,大家都一一看過公文,連重樓都打起精神加入討論。

最後,由身為「帳房(實質)兼智囊(自稱)」的龍幽總結情況。

最早他們看到的消息,本就是官方下令的五星客棧比賽榜文,卻原來,皇家是有打算培訓御廚、地方驛站伙夫、國宴管理等等項目人才的目的。當然,若有一般地方特色的客棧,發展成觀光經濟也很好。所以不止他們在餘杭縣裡跟拜月教主比,國朝各路下的府州都有舉辦。

「我們能成為杭州代表,是因為我們之前鬧得盛大,府級的評審聽說都暗中來過,不過他們低調,而他們打分是直接做州府去評,沒透過縣衙,換句話說,我們等於直接升級,不必經過縣決賽,就成為杭州的冠軍了。」龍幽用扇子點著公文,繞在眾人桌旁評道:「依公文說,各府級的冠軍,又要再以不同路的代表身份,做出評比,以取得去京城設店的資格--得勝者還有皇家出資,可以在全國各路治所開分店,換句話說,我們進入淘汰賽!不過,因為各路治所下的代表距離遙遠,所以朝廷又定了個全國大輪抽,讓抽中的不同路代表再做競賽,也為了讓同路的代表不會自己人競爭。對面那間是成都來的,他們跟同路下的嘉州代表抽籤,嘉州得到在成都府等挑戰的資格,他們則前往有其他代表的地方。我們這裡,是我們杭州留下,越州代表抽去福建路--大概就這緣故。」

「啊?他說比就比啊?我們自己開客棧就好了,為什麼要比來比去?有客人有住店就好啊!朝廷這些人真麻煩,看我不懟死他們!」林月如「手」先發難,兩指扣起,對著空氣中人雙龍取珠。

「就是說啊!」除了重樓只點頭外,眾人異口同附和。

「獎品豐厚。除了皇家資助開店外,還可以做股東,抽加盟店的加盟金。」龍幽看著隨公文來的一本,厚到李大娘不想翻而想拿去墊桌的《說明手冊》:「還有--那些東西。」

「比了!」

聽明白獎項,李大娘桌一拍,就這麼決定。

*****

這就是一大早,他們就開始忙忙碌碌的原因。

李大娘清早就將才平息水魔獸之亂的眾人喊醒,逐一交代:「靈兒擦洗各間客房,月如清理一樓全部、阿奴你去廚房全刷了等採買物,不許多吃!逍遙你劈柴去,龍幽你去找天河跟他一起尋野味做我的新菜單用,重樓你去買我這表上要的原料,錢帶好指南針別再弄丟我還沒買新的!」

李大娘親自發號施令,連狗都要聽話的,因此眾人都按吩咐行動。

追求完美的靈兒打掃地一塵不染、身手靈活的月如清理地煥然一新、阿奴為了煮好料將鍋灶都翻刷精亮、逍遙挑足堆滿半院的木柴,龍幽不止帶回野味,還得到好奇菱紗的饋贈,送他件在另一個御廚古墓裡找到的奇物寶貝。

結果,居然是最能幹(李大嬸判斷)、最強大(李逍遙求救時必用護院)、最多才(靈兒摸著圍巾月如使用網路阿奴撥著花盆龍幽抱著貓說)的重樓,沒辦成事。

「為什麼!菜沒買成就算了,連帶出去的銀子都全沒就算了,還帶回賒帳欠條?」

身為帳房的龍幽看著空麻袋,錐心泣心地吼出聲。

事情的緣故,據龍幽跟逍遙好容易努力地自一臉還想不通問題何在模樣的重樓口中片斷話語中集結出答案。

一、按李大娘吩付上菜市場(有指南針可以少拆幾道牆)的重樓一到市集就看到景天也領著丁叔款項在買菜--還順便殺價。

二、身為初來者的景天當然先被小鎮上的攤販詢問然後巧妙回話,兩造議價不下。

三、重樓以「已來此一陣的客居」身份想協助順便做交談契機,所以主動上前。

四、在重樓加入直說是朋友後,素來熟悉仙劍客棧的當地攤販喊價確實比較好談,但不知怎麼所有的菜都變成重樓買單。

五、市集逛一堆,東西也買足,還順便在某個古玩攤殺價來一個古董,錢不夠,但被景天向老闆說「你放心這位是仙劍客棧員工,在這裡幾十年的老店你肯定好找人」結果攤販寫的帳本就寫「仙劍客棧」。

六、全部的東西還是重樓一人扛回來--這回有景天帶路倒沒迷路,而且因為一路有說有笑也沒注意時間多久(這說辭讓眾人無語)。

七、結果所有的物資被景天帶著到永安客棧後院放好後,就被突然冒出的其他夥計來,不由分說地云「商業重地,閒人免近」,然後推人出門。

八、最狠的是一個夥計(後來他們知道是被唐門罰做下僕抵債的盗款者)說「南方怪人多,沒事蹭臉熟,要想扮間諜,先看老闆誰。」

--其實狠的不是那一句,而是景天對這話沒分辯,只用客氣的歉意說:「不好意思客人,這是客棧規矩。古董帳單您可別忘了交給老闆娘。」

......

「重樓哥哥真是太可憐了。他的朋友忘了他就算了,還讓他被隨便打發,難怪他心情鬱鬱。奇怪,那位不知要叫景天還是飛蓬的先生,也是被誰打了,所以才失憶嗎?看來失憶的更嚴重哪!」

趙靈兒端詳著梳好的李逍遙頭髮,同時說。

「我們才可憐啊!樓哥自己用完菜錢就算了,他被人當凱子提款機,買那個超貴的古董,結果我們這回領到的初選冠軍的獎金三十兩就少了一大半--幸好還有這獎金,不然嬸嬸要扣我們工錢的啊!可現在,累這麼久,一心期待的分紅跟客棧修整費,全沒了。」

李逍遙拉著趙靈兒手腕:「嗚嗚,我多想買一把好劍啊!不讓我出去行俠仗義,也要有東西讓我睹物思人啊!」

「逍遙哥哥,乖呢。」

趙靈兒安慰地摸著頭頭,聽到李逍遙繼續說:「嬸嬸也奇怪,她居然不生氣?這不是像這回那個做音樂的只是白吃白喝而已,還用了我們的錢耶!你聽嬸嬸怎麼說?她說『盛世古董亂世黃金,能玩古董表示我們生在好日子裡,可以慶賀,不用計較。』你聽這像她說的話嗎?她不會自京城回來,就學天龍國的人生活了?還是被邪劍仙附身後腦袋短路?啊!」

下半段話,在看趙靈兒噤語聲時,李逍遙察覺不妙,後腦已挨了一記,一回頭,自然是手持鐵鍋的李大娘:「你這小糖醋肉胡說什麼?你嬸嬸會這麼容易被白佔便宜?快去扛鍋子。」

「鍋?」

李趙二人茫然不解。

「阿奴已經帶她的餐具過去,你們去替我扛鍋,抬菜打包回來。今天我可特地點了丁掌櫃的『微服出巡宴』,頂級的,一桌也要六兩左右!也拗到他同意『吃到飽』,非拿點本回來不可,有阿奴可以吃兩桌啊!」

「大宴?」

李逍遙還沒想通,趙靈兒就拍手道:「對了,逍遙哥哥,你忘啦?昨天,對面那位丁掌櫃,說過他要在明天開店前,今晚先宴請我們做新結識餐敘嘛!」

「對,吃白食!吃垮他們!」

李逍遙瞬間坐正:「今天的菜錢全沒了!我一定要去吃個飽,然後順便去他後院偷點菜回來,平衡那個古董!」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