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天真生日賀~~

 

   手機從昨天到今天,收到不少訊息:
  「生日快樂,爸爸。」
  「天真啊,今天你作壽,咱們跟小哥一道過三人生日宴啊!」
  「吳邪哥哥,你有沒有拆我送的禮物?那是我去法國帶回來的喔。」
  「小邪,你別忘了生日是母難日,要回來看看你媽。」

  這就是為什麼,三月五日這天,從一大早,我就忙到現在。

  「三」開頭的最後一次生日了啊!之後,就邁入「不惑」吧!嗯,也許稱「強仕」會開心點。
  我坐在南方老家對著院子的客廳側門,看著已漸深的夜色。
  該慶的,也都慶過。
  前幾天就帶小靈回老家,陪爸媽多住幾天。媽年紀越大越寵小靈,好在還有二叔中間評估程度,不至於寵壞。爸爸跟媽媽倒因為有固定假日共同照顧孫子,感情比我小時好些,這是好處。
  從那多雨的村子回來後,我覺得杭州果然算人間天堂,因此留小哥和胖子住一陣--直到小花擺我北上,胖子也說他再不摸點古物人就變廢物,於是又大夥兒一批回到帝都,同住一陣。
  如今,日曦已大到唸中學,再兩年小花就打算安排他出國唸書。而小靈也將入學,手邊又要閒下來。因此,時間又空下。
  說來,都怪小花這次出國表演的時間挑的不好。
  我盯著眼前空地,聽著院子一角客房裡胖子傳來的打呼聲--虧這傢伙前天拉了小哥下來,一道混在我老家,今天又在陪我媽吃飯後喝酒去,也算打發完一天。
  然後--
  回想幾天下來聽到的各式祝福、現在還擱在客廳裡的各色禮物。
  我、很、悶!
  不是悶油瓶那種悶法,就是心情很不好。
  『親愛的,不必太想我,我的飛機回來時,那邊還是三月五日,也算你生日唷。』
  小花登機前傳來的照片訊息就這麼幾句。
  當然我可以了解他偏重傳統,逢「九」的生日不慶--這點二叔也贊成。所以我今年也只收了點簡訊,下來前拿了日曦由奶奶幫忙做的蛋糕、接受小靈「親親卡」。此外也沒多大宴,只有跟胖子小哥他們酒聚、爸媽則是今天同吃頓午餐就打發了。
  相較之下,秀秀替我挑的襯衫倒算最用心的禮物--她交代我一定要穿一次,當著小花面稱贊她有眼光。
  想著,終於有些想笑。
  看看天色,也該睡了。明早要去接機。
  手機突然響起讓我一愣,看來電顯示,是小花。
  怎麼回事?照他的班機時間,現在應該還在不能使用手機的高空中吧?難道折返或誤點?還沒起飛?
  我忙接起:「喂。」
  「想不想吃桂花蜜加桂花糕做消夜?」小花的聲音笑笑傳來。
  「我才跟胖子他們喝飽了,哪還吃得--消夜?你在哪?」
  我跳起來,回身往客廳向大門處跑去。
  門鎖比我的手先一步被轉開,然後,我看到穿身全白的小花,在夜光中,就像木樨般閃光的現在眼前。
  「你、你的班機是噴射戰鬥機?空軍一號?」
  我當下,只有結結巴巴的話。
  「哎,我哪能夠坐到那種專機?不過,候補到早幾班的航班倒是有機會。」小花眨著眼,笑了笑:「怎麼?你還不讓我進門嗎?」
  「你、你說話不算話!明明跟小爺說明天早上九點到蕭山接你。」
  儘管重點不在這,我卻有點語無倫次。
  小花仍是微微笑著:「怎麼不算話?早十年我們就說過,要一起過重要的日子。不是嗎?」
  所以,我的生日是--
  在伸手替小花拿行李的當下,只想緊緊擁住他。
  「怎麼?你之前不傳訊,說你有跟『好兄弟』們一起喝酒、有小靈跟爸媽一起吃飯,不用擔心你會寂寞?」
  小花在耳邊的聲音溫柔不變,即使半迴身地將我們都轉入大門,關戶落鎖,仍沉潤動人。
  「去你的!非要逼話是嗎?」
  我狠命搶過他大包小包的物件,通通塞到客廳一角,然後推他穿過院子去我的個別書臥間的浴室:「快點洗洗睡!我得留個言給二叔叫他不用那麼早訂車。」
  在小花「卿言盡理,朕一從卿意耳。」的笑語中,我匆匆去替他拿衣服、調花茶。
  「真是的,沒事硬趕回來做什麼?差半天也不會怎麼樣。」
  頭腦是這麼讓嘴開口,但我還得誠實地說,窗戶映出的表情,顯示真心有所不同。
  --幸好,你有回來。
  因為有你同在,會更感謝父母,讓我在三十九年前的今天,降生在這世上。
  
====
  趕著天真的生日出來的啦~~
  記得有看過表,說天真按時間算是1977年次--是吧?
  SO,本篇依此來論。XDD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