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知半見

上世紀一度流行,如今被數位攝影取代的底片相機,使用上,需在拍好後,進行沖洗:讓底片或相紙在曝光之後產生正像或負像的過程。這個過程讓底片上的潛像(不可見且容易受可見光破壞)轉變為穩定可見的影像。

過去為了底片不曝光,都是在暗房裡沖洗。而現在阿笠博士發明的「亮光顯影」,是用另類的技巧拍攝另一種東西。

「看指紋?」柯南聽著,不免佩服:「這確實很簡單,而且有效。在英國,利用指紋抓到的偷車賊,是利用DNA抓到的兩倍。而且這類的照明燈具也很多。」

那次,化妝成警視松本清長的愛爾蘭,就是從自己的指紋察覺出「江戶川柯南即是工藤新一」。

「沒錯。因為指紋會一再留影。」

阿笠博士得意地道:「其實這是一家大學實驗室託我做的。正好那間實驗室主任跟鈴木先生是老同學,推薦他我這套設計。柯南啊,不是我要炫耀,我這套用品,是可以用我發明的照明燈去照出指紋的喔。而且你知道,一般照指紋的燈就是照指紋用,我這還結合太陽明跟手工充電,可以當一般手電筒喔。」

也沒多了不起吧!雖然能讓兩種不同光用同個燈泡然後走不同金屬線呈色,讓手電筒能精巧可帶是符合現代小而美的藝術。

「可是要一個個比對也很累吧?現在人這麼多。」

柯南轉回主題,偏頭看向客廳:「鈴木伯伯他說從宣戰後就將多餘人手放假去。也還留下十幾個人做事。精選的保鑣只輪住從當年門房小屋,管理前後門和巡視窗戶四圍,但他們應該都有留過指紋。廚區管理員和請來的廚師、家務維持的僕人也各兩人,來回我們屋子和外門間的管家一人,他們全住在主屋旁的小屋,跟主屋相通,加上鈴木伯伯毛利叔叔和安室先生、阿笠博士跟昴先生、園子姊姊三女神和我、京極哥哥,這屋子裡就有幾十個人的指紋吧!」

「欸,我可想過的。」

阿笠左顧右盼確定大家聽完後已散開聊天,將胖胖的身體靠近,小聲道:「你以為我們為什麼一開始在大門外用X光機檢查行李?其實我們有順便採集行李上的指紋啦!而這些指紋,像毛利當過警察的,有留底,自然就確認過啦!鈴木自己也查過了、蘭她們三個女孩的都核對過,因為她們常在毛利的事務所跟波洛(白羅)咖啡出入,指紋很多,早就能確定是本人。僕人住在這的都也有留過指紋。所以,若這幾天還有出現我用顯影燈照看是新的又是沒見過的指紋,只可能是偽裝的人啦!只要是在宣告後才有的指紋,就是的。」

「安室先生的你也是這樣蒐集的啊。」柯南了解:「昴先生呢?你是去我家吧?」

「他當下就跟著我出門,沒問題的。」阿笠小聲地道:「但你爹娘拜託過我,說他跟那叫安室的指紋都不必多研究。其實留檔也只有我在看,所以知道指紋哪個是他們的做分辨就好,絕不會留底。鈴木先生沒興趣記指紋,所以我也才讓他直接做助手幫忙。僕人每天都擦拭,也沒問題。這幾天都只有他們幾人在屋裡,若有新的未辨認指紋,只會當是外來者了。」

——次郎吉伯伯也算是「久敗出良謀」。

柯南暗想:用最原始的採指紋方法:每天都有僕人定時擦淨傢俱,而擦時使用的清淨保養液裡混入阿笠博士發明的留影劑,使大家在碰觸後更易在乾淨的平面留下清晰新指紋(當然,若不是用道具採集,就得由特殊顯光燈照才會出現,因為愛好美學及整潔的次郎吉絕不肯讓自己寶貝傢具上出現指紋顯得不乾淨)。

而阿笠博士剛才介紹時雖告訴大家有這樣的防盜措施,但也說很明白:「只有我、鈴木先生和擔任我助手的昴先生三個人能使用顯影燈。其他人請不要拿取。因為這燈的開關也做成指紋判定喔。」

方法雖老套,但考慮到清潔劑的特殊,加上其他人一拿燈具就被大家注意,人少也是種優勢。既然目前都沒有新人加入,只要出現新人——

「老爺。」

正戴著餐飲業者必帶的衛生手套收拾眾人茶具的家管專員:年過四十,身段微豐的近藤明,抬頭看了廳門:「緒方管家的敲門聲。」

這次「內外嚴隔」的方式中,惟一能溝通內外的管家,是跟著鈴木次郎吉二十多年,今年五十歲,忠心耿耿又能幹的緒方幸次先生(次郎吉秘書群之一)。也是昨天早上去接京極真回來,僕人組裡惟一出過大門者。因為要出門,所以他們發明「敲門暗號」,每兩小時換一次,以確保進來的是緒方管家本人。按照次郎吉說法「在魯邦(這裡是指他的愛犬)生病生動物醫院這期間,我也得有別的方式認人。」

此外,所有僕人住的小屋,除了有通氣用的窗外,只有兩道門能出去:一道是從客廳往起居間的大門;後門通往巨型的石造儲藏室跟從中再往下的酒窖,只有透氣用管,若沒有鈴木次郎吉那拿到打開石門上鐵栓扣鎖鑰匙,不能從酒窖底土道口出去(聽說當年還當防空洞躲災用。可以用管子聽、判外頭的情況)

另一道能走的側門在僕人區中間的管家房。設有一房一廳。廳門兩側有門各接內(家管組)外(護院保全組)僕人區廊道,正門才接庭園。對外僕人房廊的門是上鎖的,因為不許保全組入內。一樓的窗戶雖也有大到能進出的地方,但都設緊急鎖使其只能開到像柯南這樣小孩才能鑽的大小。若有人在無災情況下想「爬窗」,暫別提巨石建成的主屋外觀粗硬不宜使力,位在庭園四角,輪班自四個方位看著房子的專人自然會發現而向屋裡和院外反應。所以,這是「最傳統但最不易被偽裝的保全」。

出過門的緒方管家,回來時都得重新透過「敲門暗號認證」,才能領回出門前交給鈴木次郎吉保管的管家房外門用鑰匙,然後入內。反過來說,昨晚鈴木在保全護衛下挑聘廚師回來,也是由緒方評認才獻回主屋大鎖。

這幾天用實木製的大門上落的古鎖(其實有改裝的現代鎖,但鈴木次郎吉在「確認人數」的規定下,這幾天都是將門環加栓然後鎖上金屬鎖讓客人不能自由出入)仍只有鈴木次郎吉保有。

「⋯⋯因為太愛亂跑,不知在哪兒感染疥癬蟲,所以被隔離治療。」柯南走回毛利蘭身邊時,聽到鈴木園子正說:「所以送去醫院後,次郎吉伯伯將他的家大大消毒過一次。正好決定這間渡假別墅實踐計劃,不然消毒還不方便呢。」

「幸好有錢人還有別間房子可用。」

世良喝著咖啡說。

不同於園子穿緞面晚禮服式長裙,小蘭穿鑲邊小禮服式及膝裙,世良是穿著前短後長,整體俐落的真絲歐根紗,裙內襯褲貼合,讓繞在腰際的那條古金腰帶更能突顯光彩。腰帶上的寶石像皮帶扣一樣長扁式,且大到快遮掉世良前腰。

嗯,有點有趣,她們戴的飾物大小跟所穿的衣服多少倒是正好相反。

柯南正想著,就聽到鈴木次郎吉的大吼:「什麼?他這麼說?」

「請老爺出來看一下。」

次郎吉正要點頭,忽然看了眼廳裡眾人後,道:「不,你去落地窗那一面放就好。我說過,我這裡的人在時限到前絕不出去。而且,那些寄來的東西若有裝上什麼,對室內儀器造成影響就不好。」

「是,老爺。我用戶外保全的。」

管家用戴了手套的手自門側小窗托過原先盤子,盤子上有個隨身碟,旁邊有一張名片。

名片一定是基德的,那隨身碟自然⋯⋯

柯南立刻跟在毛利小五郎身邊,隨鈴木次郎吉來到一樓特殊玻璃製的落地窗旁。天氣雖好,但落地窗兩側被鎖成冬日型式:只開到能透氣但人不能出入的大小。而二樓以上的窗則全是朝上開啟的斜角式。

待管家端了筆記電腦放在外頭桌上插上隨身碟,點選播放後,跳出來的影片中,魯邦三世單腳盤在車頂上,愉快的聲音從落地窗之隙傳入:「鈴木大叔啊,你真是比錢形老爹好啊!他整天不准我拿東西,你卻送東西給我?不二子說她想要那條不輸亞馬遜女王的腰帶,我自然就照顧自己的女人啦!我在晚餐前會去拿,好讓不二子開心,謝謝啦。

「哼。」

在鈴木次郎吉還沒開口,眾人就聽到聲音:「想拿腰帶?我可不是這麼容易讓人靠近的。」

「世良,」毛利蘭第一個緊張:「魯邦三世說這麼明白的東西。你,你現在開始,別跟我分散。」

「哎,小蘭你緊張什麼?這裡人不少,又沒有外人進來,你要想緊跟著我,別人會當你已經被偽裝了呢。」世良開玩笑地道。

「我也覺得蘭小姐的意見很好。」平靜地插入對話的,是除了柯南跟安室以外(阿笠博士稍微知情),人人都不明白為什麼要接話的沖矢昴:「有蘭小姐作伴,不易出事。還是你不想被跟著,因為有可能你已被偽裝,只是要找機會將腰帶帶走?機率是五五比。」

「嗯,什麼意思?」

世良白了沖矢昴一眼,在柯南強忍著「你哥是關心你你就聽吧」的表情裡,似乎感到什麼建議,改口道:「不過小蘭是我好朋友,既然如此,我們就一道行動吧!反正園子有男友跟私家偵探了嘛。」

「這裡,有點不對。」

被世良刻意點名的「私家偵探」安室透沒有回答世良的語氣,而是用看似詢問實際指出地道:「毛利老師,您看,魯邦拍片的背景。」

「是機場!」

毛利小五郎放下手中酒杯,要緒方管家將電腦送到最近玻璃的位置:「而且背後有機場的電子看板?該死!這傢伙前天晚上就到日本了!」

「如果魯邦三世前晚就到,他的那些夥伴會不會也到了?」

安室透語氣恭謹地問,但柯南明顯察覺,眼前這人正不動聲色地自眾人中收集他沒親身面對過的魯邦三世情報。

「峰不二子未必會來。次元大介一般一定會到。」阿笠博士先回答,然後在毛利蘭一臉佩服,而世良真純問「次元大介就是很會射擊的人嗎?不知道他跟秀哥誰厲害」的聲音中,摸摸頭說:「那回我陪少年偵探團找過他們下落,有去研究過習慣的。」

博士,我還沒罵你呢!根本是替我找麻煩。

柯南低下已經仰酸地脖子,轉頭去看電腦旁另一張卡片:

——比起過去,我更在意未來。於秤量之後,我將帶走其中高貴的人。——

署名是他:基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