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事半功倍
   「最後這個,我託給那位截拳道女孩。」
   次郎吉指著手中彩色照,是他當初買下時拍的三件組,其上有最大一片寶石:「這腰帶本身以古代冶煉法提煉,黃金成份已很高。而還保持著古老鑲工,連二戰納粹都完全沒更動花紋!雖然那片瓦狀寶石品質跟其他兩個相較,算常見而且質地也沒到最頂級,可若是連腰帶全部算,總金額更高。只要是魯邦或基德等級的高手,就會知道鑲工本身是絕對破壞不得,除非讓人自己脫下,但我想,要讓那女孩脫下⋯⋯」
   「不把我打暈是不可能!但我才不會這麼容易被打倒呢!」
   爽朗聲音響起,客廳往二樓的半環樓梯頂出現了三位少女身影,領頭的世良豪爽的道。
   在從「蘭真漂亮」的發想中回神,柯南看到在之前次郎吉高談闊論中始終保持安靜(而且因園子要求還帶了套較正式服裝換上)的京極真像找到起身機會,趕緊迎去樓梯前,用戴不慣手套的手接應她,然後在看到下來的人時小聲說:「園子,你的禮服領口太開了,後背露太多。」跟園子笑說:「這只是大禮服啊,晚禮服更多這類設計!」
   園子左手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雖然以克拉數來說應是三女神中最小的一顆,但聽說單以寶石部分算,價值最高,因為是種罕見到目前尚待斷定,可能算深海之晶的寶石。
   「柯南,這樣穿會不會太露?」
   聽到有些忸捏的聲音,柯南吞口口水,用盡天真無邪的小孩態度說:「不會啊,蘭姊姊好漂亮喔。」
   毛利蘭穿著低領鑲毛邊雞尾酒小禮服,胸前躺著一串用白金為基,精細打造的項鍊,鍊中央用自然拔絲的鏤網交叉造型做出墜身,墜中間纏固著的寶石跟她的眼色相互輝映。據說墜子造型是跟古傳完全一樣,只為了配合專門新造的鍊子,而將寶石重鑲進同型式的貴金屬裡。
   「蘭小姐打扮真不錯。我該拍下傳回去給梓小姐看,她一直想知道這裡的情形呢!」
   比起柯南必須小孩樣地賣萌,安室透大方地走上前稱贊,然後就拿起相機(這也是鈴木次郎吉的規定,能通訊的電子產品都不得進主屋,相機還是別墅家管員留的,沒有無線傳輸,只能接線或插卡槽才能連電腦的舊機種)問「我能照嗎?」
  「啊,我要跟小蘭姊一起照!」
  柯南搶上前,讓毛利蘭忙一把抱住:「小心啊,柯南。」
   沒錯,他確定安室透的動作比他還是快了一步,有先拍下張寶石的全面照。
   是做什麼呢?
   柯南留心著,卻聽到園子笑著過來:「啊,安室先生只幫小蘭照相?我跟世良也要!我們是三女神嘛!」
   笨園子,不要自己送過來!
   柯南沒輒著,忙向另一頭使眼色:阿笠博士!
  「比起拍照,我們要不要再聽下鈴木次郎吉先生發表有關阿笠博士這次使用的方案?」
   阿笠博士沒有過來,但是另一位「工學助手」卻出現。
   「沖矢昴先生,在你來之前,我都以為次郎吉伯伯請的機器設計大師只有阿笠博士。」園子閃著眼道:「我都還沒空問您為什麼來呢。」
    「因為你老想著:基德大人跟阿真吧!」世良取笑著,卻留意地看著眼前人。
   「阿笠博士說這次工作他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對這裡的事也很感興趣,而且鈴木家請帖來時也在現場,就被阿笠博士請來一起幫忙。」
   戴著眼鏡,常笑瞇著眼的「研究生」沖矢昴微微笑著回答。
   真能說——柯南想。
   阿笠博士確實有很多有趣的發明,這次真的是某件奇物讓次郎吉伯伯聽說了,重金禮聘他來協助防禦工程(因為誇口不用家用品外的電子儀器),而且上回基德來偷「月之記憶」時,阿笠博士也曾來(然後被假扮)過。
   但「沖矢昴」絕不會只因這原因來。尤其他又不是真正的「工科研究生」,而是實際上有著FBI探員身份,曾經也是黑衣組織臥底(代號是「黑麥-萊伊」)的高手,現在以假死身份離開組織。不過這個「假死」,除了柯南、FBI老友及上司外,連某緊追不捨的公安也已透悉。
   而現在,沒錯,那位「從懷疑到驗證過沖矢昴身份」的公安,降谷零——就是眼前的安室透,也在現場。
   中間折衝都虧父親幫忙,但現在,同出現在這麼巧合的地方⋯⋯
   「所以沖矢先生您也感興趣而特地前來啊?」
   果不其然,目前是叫「安室透」的青年用著半冷不淡的笑,問道。   
   「基德也好、魯邦三世也好,他們出現及作案,常有些有趣的東西協助,對我們學工程的人來說,會想知道他怎麼做出發明的。」
   「沖矢昴」總有相對溫厚的微笑:「所以我很想來見識見識。」
  這次鈴木次郎吉為了「保護三女神」,讓三個少女同住緊鄰藏書的最大間客房。房內只有適宜的裝飾,沒有其他牆柱隔斷,是對外窗視野最佳區。
    毛利小五郎具「保護職」,帶著「頭號弟子」跟柯南住在隔壁,因配合另一側房大而二樓又近環型設計所以稍小,但還是夠寬闊的房間:有些像古代保姆房,入門小廳有列原木沙發寬可做床,沿著沙發另一邊的牆再走幾尺到有原木桌底側(這裡有一半窗可以面對外景),往旁一折,先通過北歐風味的更衣間跟對側衣櫥區的通道(桌旁的窗戶有沿到這裡),才是兩張實心床對置的內房(房內隔局有像些コ字,通風是由更衣室的窗戶來)。可讓毛利小五郎帶柯南睡房,安室居廳。
     再過去鄰著公共浴區的那間,也是另一側樓梯上來之頂旁,就是阿笠博士帶「助手」沖矢昴住的地方。
特聘來的廚師則住對面廊下房間。
    由於就在緊鄰,這兩日的進出,還真的有些對話。
    江戶川柯南(實為工藤新一)越發的感嘆為什麼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只有自己清楚全貌,而且還要費心地不讓單純的鈴木家人察覺。說來都是自家爹娘的錯!說著要回國來幫忙,但又想「夫妻回味老家幾天」,因此,「借宿的研究生」當然很合宜地找機會離開幾天讓夫妻能夠自在相處,沖矢昴(實為赤井秀一)自然就隨接阿笠博士的專車同來。
   照理說次郎吉伯伯跟基德的爭鬥,引不來赤井先生吧?
   柯南在要跟著「三女神」往前走,先跳上沙發拉了下落後眾人半步的沖矢昴衣服:「昴先生,你來這的原因真的是昨晚說的嗎?」
   「當然。」微微睜大左眼,輕巧一笑的態度,讓柯南確定:有問題。
   他覺得FBI不可能只為那點小事而來。
***
   這讓柯南思緒回到昨晚。
   由於鈴木次郎吉這次的安排是以「出人意料」做防禦,所以,訂下時間,刻意禁止人員。
   鈴木次郎吉自己在三天前首度發表宣言時(地點在東京),就同時派人去毛利偵探事務所請毛利小五郎、阿笠博士家請博士,動用大額聘金只要求他們務必當天就收了行李,直接入住次郎吉遠在北方的別墅直到期限結束為旨,套一句次郎吉的打算「基德也來不及換裝」。而當時正「送三明治給老師」的安室透及「在阿笠博士家幫忙做午餐」的沖矢昴都各自問到能「同行」,然後因為「宣言前就在場,不會有事」,得以獲准跟著來。
   ——就算基德或魯邦來不及在三天前(次郎吉伯伯公告時)就變裝成這兩人,但這兩人一定是很早就留意毛利叔叔跟阿笠博士,否則不會那麼巧都能湊上次郎吉伯伯的邀請時段。不論是公安還是FBI,要盯人總有方法,雖然他們似乎不會對寶石出手,但若對上基德跟魯邦⋯⋯
     基德是曾在神秘列車上正面看過安室透,也聽他說話過,只是基德還只當安室是找柯南麻煩的某個神秘組織成員。
     柯南陡然警覺:那可能會成為問題。還不知道會不會變成基德反過來箝製自己的手段。而且,以基德的變裝能力,當初他在列車上只看過雪莉的照片都能迅速改扮的話,魯邦也能做到。
    赤井出現的原因,照昨天跑到阿笠博士房裡相詢,是如此答:『因為是老朋友的拜託。茱蒂不久前說,她那次想幫你的忙,卻眼看著你被挾持,魯邦也在她眼前光明正大地以救你做逃離手段。她還抱怨「上司居然是峰不二子崇拜者,三圍都背熟,看她離開也不管,說我們人在外國不必惹事,秀你總得替老友出口氣。而且我們原先想:在日本逮捕魯邦的話,也許跟日本警界的關係能好些,也不會老被他們怪我們在日本亂來才去的。」被她這麼建議,我想,於公於私,都可以來看看魯邦,能不能借我溝通下。』
   『哎,茱蒂老師知道魯邦那次是救我的吧!雖然我也想抓他啦。』柯南聽了有些好笑:『再說,茱蒂老師逮捕魯邦時說的那原因,赤井先生真的認同嗎?若真是讓FBI在日本抓到魯邦送給日本警察,他們也會沒面子吧。話說,比起整個日本警界,其實你只想跟一個人的關係變好些,不是嗎?』
   『畢竟我不願與他為敵。』
   用沖矢昴的臉笑著回完話的時候,阿笠博士也正洗好出來,柯南就改了話題,確認阿笠博士這次提供的機器功能。
***
   「沒想到是最基本的東西,這年頭反而少人用吧?」
   鈴木園子湊在前面聽完,大大不可思議:「次郎吉伯伯用這方法,就能抓住基德大人嗎?」
   「園子!」京極真在旁聽到稱呼還沒有來得及做心痛表情,毛利蘭就在一旁提醒地出口。
   「哎呀,有阿真在,什麼方法也沒差的啦!」園子笑盈盈地靠著男友肩膀,在京極真一臉「人這麼多很尷尬」的表情下說:「而且我不止有阿真,還加僱了安室先生。」
   「當然,所以我會隨侍在您左右,園子小姐。」安室透毫無疑問地向園子點頭微笑,並且配合園子的晚禮服裝所需,執起她帶戒指的手背輕做禮貌性的一吻,再將手拉近胸口輕碰,讓京極真一臉難看。
   柯南不管京極真小聲在問「園子,你為什麼要加請偵探?不是有毛利先生?而且,你覺得我保護不了你跟戒指嗎?」的詢問,仔細研究阿笠博士使用的「亮光顯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