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 年底趕賀

 

      (今年是狂迷年,又「復古」了好些東西,看網舞忙中 -自PIA先

             不過學了一年多菊家語,現在看生肉本覺得至少都懂5-7成,絕不是當年看圖猜故事的感覺啦XDD)

 

    生活的藝術-耶誕賀

 

      吳邪是個很懂如何過生活的人。

      不過這個評論我說出口時,別說吳邪不信,連總是說我「生活歸生活,別將劇本扯進來」的王胖子,都先道:「我說花小爺,雖然俗話是『那個什麼樣的人眼裡會看出喜歡的是怎麼好』的沒錯啦,但我兄弟可沒唱戲精神。你要說你是喜歡吟詩弄月胖爺倒承認,我這兄弟可務實地緊。」

      尤其那回說的時候,是在中秋節,我拿出倉庫裡琉璃燈,在外院掛上連理座讓大家共賞時。

   「生活的藝術啊。」

   我笑著。

   結果王胖子當然不應,拿了爺爺當年留下,已過一甲子的老酒就當啤酒喝去,幸好吳邪跟姓張的都不太喝,偏偏後來瞎子隨秀秀來混場面,被他們兩個直喝到半夜,真是浪費陳紹。

    ******************   

   而現在,我仍覺得自己想的沒錯。

   吳邪跟日曦偷偷摸摸的聲音在客廳外窗下低語,夾著小靈時不時忽高起又被哥哥低喝後壓低的聲音:「父親會喜歡?」之類的小問句。

   這讓我記起當年,日曦還年紀小,而小靈還沒出生的時候。

   那時,吳邪仍負著十年之約的緊迫,但,仍會在來找我商量之餘稍稍地過些日子,同時陪著日曦。日曦雖然跟吳邪聚的時候不多,但因為我總提的緣故,加上吳邪在面對單純孩子時,也仍是單純以對,所以很要好。

   然後我就看出他有那種會過生活的能力。

   大約就在日曦四歲那年,吳邪上來談論時日正逢年底,有機會小住。我因原訂的交易提早完成,加上突來的大雨,外賓招待的遊湖延期,就順勢提早回家。

   才入外院門就聽到裡頭有唱有笑的聲音,聽來跟胖子會偶爾自編曲的性質類似,不過夾著日曦稚嫩語氣,倒是可愛多了。而歌辭更有意思:「⋯⋯晴天下雪都開心,而我更期待有雨。小雨打在荷葉蓋⋯⋯」

   聽下來,連「雨打梨花深閉門」這類古詞都編入時,我實在不能不笑出來。

   然後就看到原正教日曦拿抹布擦客廳桌(據我估計是做完今日功課」)的吳邪抬起頭,在尷尬的表情下,看著日曦放下抹布跑上前,向我行禮:「父親您回來了。」然後就抱住大腿。(想想,那時的日曦還是可愛時期呢。)

   當我抱著日曦上前,向吳邪笑說:「小三爺的創作功力真高。」時,吳邪嘀咕著說:「怎麼提早回來,還沒掃完。」

   「要沒提早回來,可聽不到小三爺的獨唱秀哪。」我笑著,聽日曦也在耳邊說:「日曦會唱!小雨打在荷葉蓋⋯⋯」

******

 

   從那時起,我就看出吳邪挺能過生活。

   雖然吳邪常說我才是「藝術家性格」,有「幹一件和現實生活完全沒關係也沒人能理解我的事情」的腦筋,又嘀咕過我曾笑他「生活一定很枯燥」這評語。

   當然,那時我們重逢不久,我還沒「完全放心地去了解他」。

   而今我倒真能覺得,若說我是因為隨二爺唱戲養成那樣淡容隨笑的心情,吳邪可就真是天生帶著那種純粹。

   跟王胖子做任何事喜歡哼幾句的習慣不同,吳邪做事仍是專注的。所以,我能覺察出,他為了給日曦在極少相聚時間中,有「父子生活感」而做的努力。

   那,還真的是種「懂生活」的人才做得到的。每每只是一件小事,他卻思考很多,如同他為了「最終對決」時付出過的心力。或許,如同我也曾在小時偷空讀的武俠小說裡,看到那句經典名言:能在平凡中見神奇,才是大宗師功夫。

 

   「父親。」

   小靈撲在我身上,攀在脖上,用細細的聲音說:「小靈要說悄悄話:東西在⋯⋯」

   悄悄話說到完全聽不到還真不容易。不過現在的小靈比當年日曦還小,下個月才要三歲,表句也難免辭不答意。

   不過我知道「醒」來,抱起他,笑笑問:「爸爸跟哥哥呢?」

   「禮物。」

   小靈還知道鼓著腮,重新貼近我耳邊,暖氣直呼在耳垂地說:「爸爸的禮物、哥哥有包包。」

   顯然是因為學校近來都應和西洋節,吳邪就帶日曦陪小靈玩吧!不過,將原先直接放襪子裡的傳統改成藏在這老宅任一處,顯然是考我有無留心他們日常習慣出沒地點。

   心裡輕笑一聲,對如今已被胖子說「心有靈犀」(雖然帶著半嘲語氣)的想法,微微感到有趣。

   「那小靈陪父親找吧。」

   放下小靈,牽起他的手時,我不意外小靈興奮地邁起短腿就要往某方向前去。

   看來,今晚倒也能很有意思地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