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張圖,感覺要來寫心得了!(自PiA)
《夜刀神使》--0-0怪了,明明因為KISS圖美而已,怎麼寫一堆?
看完,我覺得當年的翻譯君真很有良心,好多專用名辭都有注出,像「有漏」這佛教語都有。
其實會看這,是因為最近都翻京極夏彥作品改編的漫畫,所以就一起看替他畫的志水明的其他作品,因此看到。
說真的,看前一、兩集我就先上網去找「閱讀心得」了。幸好有前輩的仔細介紹,加上最近看京極夏彥系列裡,很多類意識流又多軌發展的劇情,所以看了心得再看漫畫,倒也不至於出現「看不懂」的問題。
      嘛,劇情若都要貫穿,看之前人們介紹的就好啦!所以咱就只單純來KUSO想想,這裡頭的主角:夕介,為什麼會突然就「愛」上他們去救出的人偶少女菊璃,然後在她被「咬」為夜刀神後仍心心念念--
其實,因為他要做「男人」的話,必須選女性!(核爆)
 咳,認真地分析:
        看看能接近夕介身邊的人,其實都是比較,呃,「積極接進」他的吧!其實書裡有滿多挺強的、半隨興生活的人,都會被其他力量強迫改變,例如另位夜刀神使:
也是沒得選擇:
想自盡,但最後已被「變化」了。
因此,個人不禁覺得:夕介會突然想跟菊璃,呃,相愛(雖然很不像,但,就算是「為了寄託」,也是種感情吧!),是因為--之前他們兩人,都沒有「自我選擇」過吧!
           夕介是孤兒,跟蟆霧(又名「飛影」/「日影」,不知是當年翻譯問題還是真的有改名過,嘛,因為我心中的「飛影」只有《幽遊白書》裡的邪眼,文裡叫他蟆霧吧!)一道成長、一道做殺手、一道面臨艱難;菊璃原先是善心接待客人:九住,卻因此惡意復活魔神害死家人,所以在勉強復仇後,心力交瘁(個人評估),又被九住半搶半迫的帶去當老婆跟傳教範用人偶。
他們都是「還沒真正感受自己活著」的人。(突然覺得,弁杷會奉砌為主,亦同理可證)
 
個人以為,後來夕介於佛堂裡的這段心態分析,以「失去的溫暖」來形容,大約就是因為菊璃又像當初在教團一樣,迷茫了,再度沒有屬於自我的意識。
夕介沒有忘記自己曾做出過「選擇」的事--這跟他當初「隨意生活」,不確定自己是否活著,很有對比,像他對蟆霧回答過:
       看得出來,與其說是「喜歡、愛」與否,不如說夕介過去是以「有跟沒有都無所謂」的態度在活著。在那種態度下,其實愛、恨也不是多令人在意的。而在「活起來」後,他才有自我選擇。
但,這自我選擇做出的結論,是不是所謂「愛情」呢?我想,也許仍不算是「愛」,而是「很重要的生命證明」。
    從在他們前往神社、並跟菊璃對話過程裡,已是「有自我選擇意識」的夕介,承認出「忌妒柊(飛影姊姊)」的事,又自說「犯了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由當時的時間軸來看,他跟菊璃都還沒被「夜刀神化」、也沒有其他怪問題,惟一不同的是關係改變。
所以恐怕,他心裡隱約有感覺「情」的出現了吧!
然後,以這段過程海邊停車中的互動來看,「主動者」是菊璃。
夕介真的是相對被動的--連看到追來者時的表情都......惶惑XDD
    而他跟菊璃的關係,在最終對決(?)時,也沒有太多愛恨糾葛,就是「幫助解脫」、「援助新生」、「委以重任」之類。
    所以,若用「愛」來定義,我想,他們有過的關係不是「愛」,而較像是有「共同背景」、「共同醒悟」後,互通交流一陣:同病相憐吧!
 
         相比之下,若要以有「心」來論,可以感受到「愛意」的,個人倒以為是山洞裡的一吻--已「夜刀神化」過的蟆霧在初轉「種類」後,對血出現渴求變強;而從結城科長一被變身,就想瘋狂追求、佔有前園日出子看來,當「感官力」被提升後,他們的自制將不夠也!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蟆霧的意識中出現過一個暗格--可見,他有閃過「將心愛的人變成自己同類」的心:
但最後仍是自動放棄。
       假如此書有一貫性邏輯可論的話,蟆霧應是留了「選擇權」給夕介。換句話說,他是尊重他的--比起菊璃在化身「夜刀神」後,在教堂一戰中裡將垂死的夕介轉為「夜刀神使」來看(當然,依結局,菊璃會這麼做也有理由啦!)就如同個人推論:菊璃跟夕介的關係是「覺醒後的需要而交流」,相比之下,不太能算愛。(像弁杷一開始被變化後,「自以為是選擇過的效忠砌」,在300年後卻因久米的開導而回歸「協助人類」那方)
     當然,做人還是要有點強勢才能得到夕介吧(俺想) 雖然被菊璃搶先(?)一步,不過還是有人會發表緊追言論:
而且不止兩年前如此,兩年後,主動的一方還是:XDD
       嘛,不過,比起原先「無心」生活著過每一天的夕介,某人大約情願他這麼情緒化吧!(KUSO好消息:情敵在那時也消失了。XDD)
想必,他們直到再度對話那時,才都能有足夠的自主,真正有自由意志,做出自己想做的事,也做出選擇了吧!
      最終結局,網上有不少解釋,個人倒挺能接受某篇,夕介是被意識圈送回了過去,成為300年前那位封印者,也有可能再回來--咱以為,回來的機率還挺大的。WHY?按12集云,有一定程度、足夠數量的夜刀神使之力,他們便能操作時空來去。

但,也極可能,只「待在意識中」。
如同久米跟弁杷對戰時,因主張「不傷害這世界」,他們一道用「意識交流」而戰,

甚至還能變成小孩模樣,因此而更快結交為友。
不論是「回到過去意識」或「進入意識空間」,大約都需要夜刀神使灰。
而這任務--現世中的某人在做:

 
 
 

總結來看:
久米對決了砌、
蟆霧在現代結集新灰、
夕介大約前往源頭時代(或意識界中)、

 
 
ok!
久米跟夕介,都是一開始就決定要努力對決砌的,
而他們被「變化」,也都不是出自本人之意,也很能了解。
但蟆霧是說過他不想管事的:
雖然搞不清是被弁杷還是葉月變化(明明說帶菊璃回去給弁杷,但夕介問是不是葉月變化他時,葉月的微笑也很有疑點),
        然,這樣的蟆霧,之後卻又不斷地去「回收」其他夜刀神使,然後回報「K」--按12集最後幾段來看,K就是弁杷,而且他在受了久米這位「化敵為友」者的影響後,已重新「自我選擇」幫助人類這一側,讓他們可以重新在現代滅了砌。
        如此一來,不得不推想,蟆霧會加入回收工作,可能就跟K一樣,也是為了那位能說服他的人。
小小以為,決戰前,夕介找上蟆霧,一定有些「真心交流」吧!所以,才會上過去兩年彷若顛狂的蟆霧突然在片尾轉回為「飛影」,去收拾那些亂象。想必,他們為了什麼而做出選擇了。
‡‡‡‡‡‡‡‡‡‡‡‡‡‡‡‡‡‡‡‡   逸想闡述:夕介應有表態接受感情論   ‡‡‡‡‡‡‡‡‡‡‡‡‡‡‡‡‡‡
按前後劇情來看,弁杷第一次「自我選擇」,是震懾於砌等人當年的力量、但在「重新思考」後,他選擇久米的判斷,他心中認知的「合宜」一方;
    而同理可推,蟆霧從原先「想過自己生活」論調改變為出手(連服裝也變為正常、穿起素暗風衣,沒有花俏眼罩或是貼身短背心等夜生活裝,恢復如他們當年出任務一般的打扮),
全劇看下來,惟一能使他如此做的,只有夕介。
       雖然沒有點出,但,很能推想,是夕介提出的某種話、或者,在經歷菊璃後,也有了某些新體悟,因此向蟆霧表示了些事。
      從一開始去找的情況來看,夕介早就打算找到人,也確定找到人後他一定能接受自己要求。
     由主劇來看,夕介來找蟆霧,多少是要完成菊璃的交代,如同當年弁杷復活砌,也是想完成他心裡第一個「初衷」一樣--同樣,選擇找蟆霧,應如弁杷接受久米建議:心中的「重要物」改變了!
弁杷從「唯主公命是聽」變成「接納朋友諍言」;
而夕介,顯然也從
「菊璃是使自己初次感受活著的象徵」--反思出「始終守候自己的人才是最在乎並印證自己『存活』的真實」。
而這守候,肯定明顯清楚!從某人的下屬言行裡都知道--
看得出來,夕介明知故闖,是知道自己能被保護好的啊!
嗯嗯,真心相信,主角是受定了(難怪一開始想先找女人。--眾:你這是嚴肅討論還是KUSO討論?)
大約因有漫畫規則,協商前,只畫出了夕介反擊部分(眾:當然,男人誰也不想被壓),
不過個人合宜推論,劇外應該多少還做不少事XDD(在帶有暗示的場景及部分言辭下)
    何況某人兩年前就說過「下次可不是嘴脣就能滿足喔。」了啊!說來,比起談條件,夕介更可能「拜託」,或,撒嬌~~嘛!XDD
      由於蟆霧最終局的行為跟還在自己地盤時的說法不合,很能推論:原先說好不管事的蟆霧,因為夕介來了、做了什麼,又願意為他做很多外務。收心不再玩其他男人了(真的畫很明白,蟆霧跟菊螭一樣,只變化男性~默--猿雄那類大概跟弁杷一樣純咬,其他的就未必~嗯,大約猿雄類的是較能用的人)
‡‡‡‡‡‡‡‡‡‡‡‡‡‡‡‡‡‡   逸想end  回歸討論 ‡‡‡‡‡‡‡‡‡‡‡‡‡‡‡‡‡‡‡‡
       
        所以,最終意識回到古代,也是夕介的「選擇」吧!從久米重新提走砌的乾腦袋來看,砌沒能力回去,而回去的夕介,他想做什麼?也許他想在三百年前完全消滅夜刀神之族,讓未來的他跟仍是人的蟆霧活在單純的人類社會裡、也可能只是他想靜靜心,因為掌握了要領後,他隨時能依收回的夜刀神使之灰而回到未來。
然後?
p.s.
從側面點觀照,「有心」才能做出真正的選擇,如同日出子罵淺野的話:
這樣一想,我們有時也一再問青少年:你找到人生方向了嗎?
不然,你可能一直沒有活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