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協調狀態
  從實驗室出來,回到大哥尚未歸來的火影辦公室,扉間覺得筋疲力盡。沒有兄長那種超人般的恢復力,他還得在出房前先將自己肋骨推回、定位,慢慢等復原。
  喝著猿飛倒來的茶,兩人在火影辦公室相對片刻,猿飛才開口:「扉間大人,雖然您受了點傷,但從剛才斑大人的反應來看,他應該是欣喜為多。」
  「要是宇智波泉奈還不能讓斑感到開心,這世上還有誰能讓他開心?」
  扉間搖搖頭,邊用查克拉導引傷處修復,邊道:「連我那不防人的大哥,也頂多只讓他開心一半而已。」
  「這樣您不也開心?」
  猿飛老手似地笑:「斑大人開心柱間大人肯定就開心、泉奈大人似乎也會讓ni……,我是說,讓斑大人開心。」
  扉間端正坐好,嚴肅地對著比自家兄長還大幾歲的人道:「猿飛兄,您對我們兩家族過去的事應該聽說很多。我再重申一次,千手跟宇智波會破天荒的結盟,實在是因為我大哥努力的緣故。當然,我得同意,大哥和斑之間,是有些我們無法解釋的特別交情(他盡量無視猿飛挑著眉,口型像是在說「哪個在上層中心的明眼人會不知道?」的樣子),所以斑才會在大哥將自殺當下,同意結盟。」
  頓了頓,扉間盡量不帶情緒地說:「得到宇智波泉奈的頭髮做基因是意外收穫。之前,我也沒想過能順利轉生他。要不是我們答應『願』的母親,要設法替她留下孩子--」
  「咦,對啦!」猿飛突然打斷:「扉間大人,我們這次施術後,轉生回來的宇智波泉奈是男是女?過去我們若是召靈夠足時,靈魂會讓祭品完全改貌成召回人的樣子。不成功的那次,是因為我們沒有修復。現在,泉奈大人會是怎麼形象?剛才看臉倒是跟我看過的影傳圖一模一樣,但人--」
  「啊哈哈哈,我提早回來啦!扉間,怎麼樣?我很有效率吧?預計拜問、住答及來回該要二十天,我兼程走,全部只用半個月,連桃華都說我這次表現不錯。啊哈哈哈。」
  爽朗的笑聲直接了當地蓋過猿飛問話,看到兄長喜喜歡歡地推開大門,搖搖擺擺進來時,扉間也沒法立刻回應,只聽兄長如流水地道:「火之國大名賜禮我已經交代桃華安排分配。我可有替你帶喜歡的東西回來。斑呢?他是今天結束任務吧!而且我剛跟守門人確定斑已經回來,是不是交接完回族裡了?那我--」
  看到猿飛在聽著兄長滔滔不絕中越發隱隱含笑的智者貌(連帶向自己眨了眨眼),扉間終於忍不住:「兄長!收聲!現在有大事。」
  「啊,可是我想將東西--」
  扉間正要再吼聲「安靜」,就聽到有個低沉的聲音自深處實驗室傳來,挾著人人都感到的一股如烈焰的怒意:「千、手、扉、間!」
  「斑?」
  大哥老老實實地從門口回身一問,讓這火意瞬間降下。
  猿飛兄會多想也怪不得他。
  心內嘆氣,扉間強打精神,看到斑背著人憤憤而出的行動在兄長好生好氣地問「怎麼了,斑」、「我有帶名產回來喔,斑」「要不要幫你揹人哪,斑」的句子中止住吼,惱怒地看向房中。
  目前就這五人。
  扉間暗示一眼,猿飛畢竟年長幾歲,很有智慧地起身繞過他,走向門口,將兄長跟揹著泉奈的斑都請入自己出去,反身關了門,守在外頭不讓人靠近。
  看來,現在比較能攤牌說話。
  扉間聽到自家大哥先問:「斑,你揹著是誰?怎麼有點眼熟?」
  大哥你別--
  扉間還沒能阻止,就看到趴在斑身上的人抬起頭來,閉著的眼睛朝向兄長方向:「哥,我聽到什麼?這是哪裡?為什麼是千手柱間的聲音?」
  「咦,泉奈?你,你不是已……」
  「大哥,別……」
  「啪」一聲,清脆的擊打聲。
  沒有視力的泉奈憑聲辨位,準確地拍開柱間伸過去的手,同時惱怒起來:「別靠近!不許碰我,也別碰我哥!」
  其實你死了以後,他就碰很久了--也可能在你死前就……好吧,我期待沒有。
  扉間難得腹悱起來時,聽到兄長也終於帶氣的聲音(不過是向著自己):「扉間,你是不是使了那術?我講過多少次,這絕不是個好術!你這……而且為什麼你動泉奈?」
  「你以為我想嗎,大哥?」扉間只覺得胸口震痛起來,因分心導致查克拉沒法專心修復:「我是為了村子好。而且也是為你……」
  「什麼村子?」泉奈插口--他們彼此都是從小挑著打的對象,習慣性代兄長們搶話:「哥,這究竟怎麼回事?宇智波族的其他人呢?剛才出去的是誰?感覺不像任何族人。為什麼反而是這兩個姓千手的混蛋在這?」
  「泉奈,這是……」/「扉間,我跟你說了多少次?」/「大哥別吵,我要澄清!」
  三個人同時搶話讓辦公室一時哄響,泉奈怎麼也沒搞懂,卻本能地推出結論:「你是要利用我要挾哥哥?我早知道千手扉間你是卑鄙小人,沒想到還這麼卑劣!」
  「閉嘴!我要真是卑劣我現在就用咒術控制你了!」扉間才吼停兄長,來不及收聲就朝泉奈也吼過去。
  和兄長被吼了就噤聲不同,泉奈身前的斑瞬間亮紅眼--而那眼中迅速轉出花樣。
  是永恆萬花筒!
  胸口骨頭大挫了記,扉間還沒能運術相抗,兄長就橫身緊急攔住:「等等,斑。」
  「敢跟泉奈這麼說話!」
  「斑,泉奈現在是靠扉間活著啊。」
  「讓開,柱間!」
  先離開這。
  扉間抓住苦無,才待施出飛雷神,卻發現聲音靜下來。
  因為沒有外人--自己是知情者(扉間無言地想:這是目前惟一好處)、泉奈看不見(這也是好處)--所以兄長用最快的方法安撫正要為自家弟弟怒的斑。
  也不用吻那麼久吧?
  扉間望向天花板等著,心裡默念:我已看習慣不會受驚嚇、我已看習慣不會受驚嚇、我已看習慣不會受驚嚇、我已看習慣不會受驚嚇……
  這幾十秒的空白卻引來泉奈的不解:「哥哥,怎麼了?」
  扉間倒很慶幸「旁聽」的猿飛兄果然還是有見過世面的人,很即時地用力推門,讓門大開的聲音蓋過斑拚命推開兄長脣際的吐氣聲,沒讓泉奈細想哪裡不對,高喊:「火影大人。聽說比您先出發代大名答拜,現在也到的火之國使者已進村。桃華小姐將帶使者於村中巡視後再進樓來,可需要迎接?」
  「火影?那是什麼?怎麼千手桃華也在?火核呢?我們的人呢?」
  泉奈努力地從斑揹上滑下來,手摸索著斑背後衣服直到衣袖,擔憂地問。
  「他,他們……」
  扉間很期待看到斑的尷尬(可以放在記憶裡好好大笑),但下一瞬,他笑不出來。
  「嗚,呃、呃……」
  當泉奈趴在斑袖口乾嘔起來時,第一個發話的是自家兄長(畢竟精通醫療忍術):「泉奈,你……怎麼像是有孩,呃,就是,那個、帶胎?」
  「千手柱間你胡說什麼?我弟弟才不可能!」
  斑吼向兄長的樣子讓扉間忍不住想嗆:「大哥可不會看錯。」
  下一秒,兄長的話,就讓他對自己兄長替出氣一事感到不值:「扉間,難道這是你轉生泉奈的原因?你,怎麼不早說?」
  大哥,你的思考力真的比斑還不如--雖然我覺得,你是因為日思夜想同類事才這麼直接。
  扉間無言。
  在看到猿飛張口不知怎麼接話、斑怒眼氣到不能發話、兄長驚喜到笑開不再講話中,只有泉奈忽地倒下一事,化解了僵局。
  第一次,扉間覺得泉奈這行為真不錯。

  原先,扉間樂見斑堅持帶泉奈回去,但大哥連火之國使者都不管也要跟著斑回去的行為就讓自己頭痛。
  還是猿飛提出建議「要是走回去,被村民們看到多不好?還是扉間大人您用飛雷神之術送斑大人回去再回來接待使者吧!我跟桃華可以顧一陣,兩位晚宴前回到就行」。
  確實是好意見,加上自己過去為了找兄長,有在宇智波族聚落前的樹林裡刻下飛雷神印,要送回確實方便。
  橫抱著泉奈的斑抿嘴不發話、關切斑的兄長被瞪著又不能講話。當下,四人安靜地由自己的術直送回宇智波族前。
  這陣子正好有能力的宇智波族人都各有任務(連斑都才出任務,自然其他人也有)因此族裡除了少數守衛,多是老幼婦孺。冬日午後天還陰著,也多在各家門內休息,沒人注意他們回來。守衛者多深知斑的習慣,凡遠望見族長跟火影同時從外門進來,就懂得各自避開。因此,也不必擔心他們會來過問族長手裡抱著、用外衣蓋著的人。
  扉間本想將宇智波的人送回就拽兄長回辦公室去。但看兄長隨前隨後地緊跟著斑,想想之前辦公室裡誤會還沒澄清,若莫名其妙必須負起「父親」責任也詭異,只好跟著進斑的住宅。
  雖說戰國亂世才平息不久,物資不算多。但以族長身份來看,斑的屋子齊整空濶到幾無長物。
  原先不太想多過問宇智波族的事,不過,看到斑的住所比外圍分家族人的屋子還幽曠,扉間不免打量:除了貼上族長封印的藏書庫(扉間感知那裡絕不可輕動)、乾淨到不像有使用過的後廚房(他一進屋就被兄長先拖去汲水煮茶)、主廳角落的幾部書外,只有幾株明顯是大哥種下的花木跟安置的盆栽增添生氣,讓扉間原先不想多管的心思留意上。
  他知道斑最關心自家弟弟、弟弟死後是族人,但,也真不知道斑如此不在意自己。
  難怪大哥三不五時死拖活賴地接斑回他們家住,大約是大哥覺得讓他一人待在沒有其他親人的空屋裡不太好。雖然過去對斑的敵意讓扉間沒想看斑好過,但面對這幾乎跟暗部囚禁犯人一樣空盪盪的居所,理智地覺得:一個人何必自苦如此?
  回想結盟以來所見,扉間確實明白從小讓自己費心的兄長不變笑容下的深深溫情--唔,「溫情」是對他們這些弟弟;對斑是……該用「溫柔」來註釋嗎?
  --或許大哥真心喜歡他?!
  考慮中,扉間沒注意兄長已提茶回到內室。
  真希望大哥別將人家屋子摸這麼熟,會讓自己懷疑他到底待多久。
-----
  嗯嗯,個人的CP 是很明確的啊!這裡的扉間只有單純想事情,沒別的意思~

  不過,咱我最早看的一部祖世代正巧是柱斑+扉斑~(寫不錯喔。也還是因此才從鳴佐外又留意些祖輩們^^--不然,當初在完結後開始補後半進度時,見兜轉生出一堆人,才吐槽他效法大蛇丸嚴重,就看屍鬼封盡一下被解,根本是繞圈子而覺得誤了鳴佐重逢--那三代、四代之前不是死心酸嗎?)

 但是一旦留意並翻起原著後,真心覺得,柱&斑之間實在很難插入第三者啊!不論是水戶或各家父子兄弟,雖然能給建言,但絕不可能扭轉他們彼此之間的牽絆(當然,就是鳴佐那型的關係咩-700回是??0o0盡信書不如無書啊!月讀!!)。
   有親以「畫情」做同人MV裡,那句「若是沒有你,我苟延殘喘」,很適合他們哪!
  如果泉奈還在,他可能對應到扉間而後......(腦洞之源)--不過他們的相處跟柱斑絕不相同,應該也沒這麼「非你不可」--弟弟們理智多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