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6-03-11 下午7.46.34.jpg
作家的話:
玩著 AKIRA大做的紙娃娃(喂,多大年紀?18有才能玩喔。),說真格的,本來有想過白衣該套在斑爺身上,卻發現--四人組裡,只有泉奈帶著溫柔笑啊!(驚)柱帝老是笑嘻嘻那種不管,只有泉奈君的笑像是幸福笑(喂!!!)
  於是,腦洞開始。

  本來想要做KUSO版,越寫越......乾脆當「扉(無意變有意)泉」推波成的--不,不對,其實早就有「柱(已成)斑」,只差落實名份啊!!
  --KUSO 不成,就當某人的夢(再喂!!)
 =========================================================

  總之~
  按譯文~千手家的人都有漢字,不會錯~~斑爺太有名,也不會錯。
  泉奈是耀家的譯法。灣家直接音譯成「伊茲奈」,兩邊合用~^^

  --大約是兄控的弟弟們看著兄長惱著對方然後又先有名份再一起(喂)--
  KUSO版就會是喜聞樂見的歡喜結局~~若正經到最後也可能仍是一死一亡然後......
  =========================================================

   美夢成真(?)一、婚禮開始
   初春,盛放的櫻花點綴著木葉村喜氣閃亮。
  一步一步往前走著。
  「恭禧,扉間大人雙喜臨門啊!」
  左右逢迎的聲音太多,偏偏自家兄長:目前從火影卸任,回去純任「千手家族長」的千手柱間,現在開開心心摟著--不,沒有!好歹大哥有點人際禮貌,在人群中,只是跟宇智波斑近乎貼緊的共行,還沒有勾勾搭搭--但依扉間擅長的「感知力」來說,他能感到兩人在前進時,被長袖掩住的手是三不五時糾結勾搭著--可別在自己儀式沒結束前就溜去那纏綿了。
  可是,他自己現在的問題比較大啊!
  「話說柱間大人才當沒多久的火影就宣佈傳位給扉間大人,也太快了。」
  隔著幾尺,夾道旁觀「參進之儀」的人群中有人在論,問的人好像是千手家親戚,漩渦族的人。
  「哎,還不是因為要讓雙喜同加在扉間大人身上?其實柱間大人當火影也只是當時火之國來文時就順勢而行,主要經營村子運作、指導學校跟開發忍術的,還是扉間大人,現在當上可是名正言順。」
  聽來是猿飛家跟自己相熟的研究型前輩:猿飛佐助的口氣--不過扉間感覺到他有像明白什麼似的,才替自己岔開話。
  「也對,這樣一來,那位宇智波家的伊子小姐,也就是正式、第一位火影夫人哪。」旁邊有另一人悄聲說:「不過,真沒想到會是由這位叫什麼伊子小姐的人嫁給扉間大人?怎麼之前都沒聽過她啊?在今年年初才知道……是幾時交往的?要說千手跟宇智波既然已經結盟,也沒必要特別結親吧?若要論到結親,感覺也應該有比伊子小姐更適合嫁入千手家的人。我覺得依親密度來看,柱間大人倒比較有可能娶--」
  「你胡說什麼?別亂扯!伊子小姐好歹能懷上孩子,你可能看到Ma……總之,柱間大人他們是好友,再多個扉間大人娶親,兩家就能改變關係了。」
  聽口氣是猿飛的兒子替自己罵住小春的綺想--這孩子還是有顧全大局的能力,是個人才。
  說到顧全大局……
  扉間側身看了看跟著自己一同慢慢步向主持儀式的神壇前、身著白無垢,用白粉蓋去臉痕,只見低垂眉睫及修飾過稱得上容貌清絕的人;又稍斜眼身後,瞄到以宇智波族長身份跟在後頭同行的斑不再多理挨蹭著的自家兄長(真是好事),眼神狠狠盯到自己身上(這就壞事),然後又溫柔地(有些可怕)看向自己身邊之人--然後再狠盯自己,簡直像想用天照燒毀自己一樣。
  早知道會變成今天這樣子,乾脆就讓大哥跟斑明正言順結婚算了,省得自己被推出捱箭!而且--扉間稍感知便能確定--這兩個人回頭自己儀式結束,肯定避了人群去辦事!大約要在晚宴回來,然後又會……
  大哥太過份!
  火影工作丟給自己做就算了,用「替你去外頭探勘巡視」的理由提出要在自己三朝後跟斑單獨出村(其實應該是玩為主)也算了--扉間對這些都還能忍受,反正他從青春期解事以來就摸透兄長心思、後來也多多少少了解這兩人「該做都做了」(其實不想「撞見」,實在是他們窩在大宅時就不避自己,真格的令人頭痛。有時要去兄長房摸個被帶回來卻未處理的文件,還得用飛雷神來到主房外廊,確定他們是在內室才能進外室。若瞥到外室有身影就要立刻離開以免聽到多餘對話),甚至也明白那種「願意先你而死」的心情。
  可是:在頭暈腦脹被推著辦婚禮中,被那沒派上實作用場,還三不五時問自己「你都能讓穢土轉生回來的泉奈有小孩,也試法子讓斑有行不行」的混帳大哥攪和,這還怎麼能忍?
  早知如此,先開發讓斑懷上大哥孩子的術倒好。
  扉間惡意的微笑(旁人看還當是幸福過頭的笑容):反正他早明白誰是被佔有的那一位,只是自己過往一心想要大哥「恢復正常」,從沒去開發這領域。現在倒好!瞧宇智波斑到時比轉生出來的借體泉奈還大肚子,肯定會是全忍界的笑話,也能替自己今天的窩囊出口氣。想著可以掉口氣喊「大嫂」時的表情--
  「扉間大人?您要往前哪。」
  身旁的觀禮人中有人輕喊。扉間回過神,就發現身側的人已快走到壇前。
  身後瞪來的如火目光更烈,八成是那人惱怒自己不用心會害弟弟丟臉。
  拜託!除了他們幾人,其他人都當這位是「宇智波伊子」小姐,誰知道含著泉奈的靈魂呢?
  這麼說,當時會想出穢土轉生這個術,果然自己沒考慮好吧?
  快步走到神壇前,等著儀式呼喊,扉間恍惚記起他數月前開始計劃的原因。
  對了,是那個冬夜,該死的宇智波斑生日那天。
  *****    *****      *****
  「斑的生日」那天,扉間完全不指望會看到自家兄長還待在房裡。
  一整天,他自然是替兄長做火影工作、待辦公室。由同樣知情的桃華堂姊、雖然是宇智波家但偏向自己這方的火核一同協助。
  然後,不斷聽到暗忍來報:柱間大人前往宇智波族找斑大人、柱間大人和斑大人到南賀川上、到影岩山上、逛街吃飯……
  聽到他們「回千手族大宅」後,扉間就叫暗忍不必再跟,同時跟桃華和火核說,也可以收工了。
  而火核也是在這天聽訊多次後,才於最後(桃華先離開後),稍稍吐露「斑大人,似乎在考慮離村遷徙。他曾在族裡召集開會。只是,長老和多數人反對」的事。
  扉間覺得這很不妙。
  誠然,若這一走能讓大哥「戒掉斑」,倒是好事。就怕這讓大哥失魂落魄、又讓村外多個敵人、還可能造成火之國的疑慮。
  「很抱歉,我只能盡力勸說。」火核平靜地陳述看法:「我今年才成家,妻子剛懷孕,她也希望留在村裡安心養大孩子,所以我們實在不方便隨斑大人的意見出走。可是,若斑大人因此,以為族裡已沒有值得他關心的人,恐怕就會離開。目前,我看斑大人還多少在考慮某些年輕人。而且……也應該還礙著柱間大人在。但,不知能擋多久。請您多協助吧,扉間大人。」
  扉間並不覺得讓斑待在身邊會好--要不是礙著兄長,他覺得斑會每看到自己一次就殺一次--但如火核所言,若讓斑離開村子,也很危險。
  大哥有天生的粗中帶細神經,彷彿只是拉拉拽拽,但多少絆住斑離開的想法。不過扉間覺得這不是長遠之計。尤其今天火核都提出看法,那表示,再擋也不久。
  扉間認真地思考起該不該使用穢土轉生之術。
  這術,在年前就由自己跟猿飛佐助一同研發出來。原先是想喚回死於外地的忍者回家鄉安眠、不願讓早逝之人的辛勤修練一日東流、想要在戰役中派遣不必擔心傷亡的間諜……在種種前提下加以實驗,才出現的術法。
  術法發明後,第一個反對的是自家兄長,他覺得:不該打擾亡者安寧。
  斑倒是罕見地對自己這術法表現出興趣,甚至問過「死多久都能召喚回嗎」的問題。
  猿飛佐助後來建議盡量別用,因為他們這術法卡了個難關:活人獻祭。
  由於原先實驗對象是俘虜或敵方間諜,尚有可借之材--即使如此,也仍被兄長攔過幾次:大哥不願意用生命換人,即使是敵人的生命也可貴。
  --明明自己都肯自殺換斑的活命。
  扉間每回想這事就無言。但由於近來尚算和平,不需要死不完的間諜、也沒有更多的活人可供實驗,就擱下吧。
  但在火核提出警訊後,扉間認真地思考,也許,穢土轉生該派上用場。
  火核擔心斑的原因之一,是他注意到「斑大人幾日前,將原供在神社裡的泉奈大人遺髮拿走了。」
  忍者的屍體藏有許多忍術秘密,擁有特殊血繼限:寫輪眼,又是當代惟二兩個開出「萬花筒寫輪眼」的宇智波泉奈屍身,在移植眼睛、法事完後,自然也是燒了安全。但,照火核報告,斑當年就有留下弟弟的頭髮。
  這事情倒好懂,頭髮是最能代表人的物體。不論是他們所讀,大陸傳來古籍所記「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或者親人情侶割髮為誓、傳髮代情什麼的。
  斑留下弟弟的頭髮,大約也是因為他有將自己頭髮一部分跟弟弟同火化了吧。不過,原先供在神社裡的頭髮被取走,那是否有些--
  *****    *****      *****
  「誓杯之儀」開始時,扉間不由得慢了一下。
  身上的禮服是為了配合「繼位兄長」這事而套上的火影袍,在風中吹動著颯颯有聲;和身旁人正統禮服相較倒也相當益彰。在這場觀禮來到神壇前時,大哥總算被斑趕回千手那一側之首,不再黏緊到讓旁觀人議論。
  真的要、喝下嗎?
  看著火之國派來主持儀式的巫女認真地替自己倒酒,扉間忍不住焦慮。
  其實穢土出來的人主控權在自己手上、其實這只是個儀式人物,他們幾個主事者心知肚明、其實借體的人在孩子誕下直接報個病亡暗中送還宇智波家也都方便、其實忍者們為了執行任務連發誓都可以作假、其實……
  扉間想的百個理由,在斜眼看到左前側的宇智波斑,臉上隱約有「還是不要結親免得有個該死弟弟」的表情浮現,然後下一步就要踏出腳時--
  「請。」
  被譽為神速第一的動作不是自誇,扉間三下喝完大酒杯的酒,迅速遞給身旁的人。
  就算要解約,也是由自己這邊來,他可絕不讓宇智波斑干涉到自己婚禮--咦,不對!這不就真的結成了嗎?
  扉間冒著汗看向右側,自家兄長終於難得的沒再向對面的斑眉來眼去,而是半帶淚地看著自己,從口脣的動作來看,大哥是在說「太好了,扉間,你能夠成家了!」
  為什麼演戲也這麼認真?而且你究竟是不是知道弟弟「娶」的是個半土人?你知不知道你下一句用脣形暗示著左側現惱著定住腳的人說『斑,下回我們也……』的表情,只有白痴才看不出有問題嗎?哎,不過現在只有兩個族長站那麼前,火核桃華等人帶的隨侍者都離在三尺遠,大部人也都只看自己這對的背影。神官女巫也都面對自己這對新人,好像只有自己頭痛。
  喝完三杯由大到小的酒,扉間暗中結印,確定穢土回來的泉奈沒因為飲下酒而減少了「身量」。
  唸完誓辭、玉串拜禮,向神明鞠躬後,女巫自兩側族長開始,依序斟酒。
  「親族杯之儀。」
  千手跟宇智波,不再只是結盟,而是真正結親--這消息終於落實了。
  五大國跟諸小國跟眾忍村和家族,也都將從此開始各有心思吧?
  扉間斜眼看著斑半惱(肯定對自己)半火(一定瞪大哥)半疼惜(只有向泉奈)的目光自瀏海下飄忽,也沒注意酒、又轉頭看大哥開開心心笑著向對面的宇智波家族遙敬然後跟桃華等人一道喝下酒,突然覺得自己現在搞出的名目也不知要哭還要笑。
   要重新思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