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曦喜歡聖誕節。
  就算沒信教、就算是外國的節日,但,他就是喜歡。
  想來,是因為嚴謹的父親那天還是會「從俗」地替他買禮物、因為爸爸不論在哪裡,都會努力回來過節。
  好開心。
  日曦用小手一點一點剪著紙緣。他已經五歲,很伶巧了。奶奶教他剪星星、紙花,他都學得很快。
  父親今天還是有登臺,爸爸也早兩天就從南方上來,現在也去看演出,所以,他要在大人回來前,趕快幫忙完成聖誕樹裝飾。
  這是奶奶多年前就設計出的巧思紙貼,硬紙版做的樹型貼在牆上,然後綠紙樹葉也同樣浮貼,再加上同樣紙類的裝飾,臨牆的聖誕樹就成型了!
  儘管樹是平面,禮物可是立體的!
  日曦期待地看著奶奶拿出包的漂亮的禮物,心想父親一定會送的跟爸爸可能會送的禮物,就覺得開心。
  「將糖袋子黏好,不要放太多顆。」
  奶奶教著,日曦也快快動手做。
  等著父親和爸爸回來。
  不過,他知道,過節又逢週末的時候,表演完後的交通很擠。
  所以,在日曦等累到蜷在沙發睡熟前,父親跟爸爸都還沒回來。
  直到恍惚間,他聞到熟悉的馨氣,迷迷糊糊喊聲「父親」。然後手一伸,就覺得有人抱著自己,唸著「小孩子不上床好好睡會長不大」,就知道是爸爸。
  但睡到一半其實很難睜開眼,所以日曦繼續睡。
  第二天他起床,看到外頭天空飄了點細雪。
  雖然如此,他已經五歲,有在練習了!
  日曦乖乖起身換衣服,做晨操。
  他知道父親一定也在練。父親說過,等自己再大點就要跟著練功,要打好基礎跟習慣。
  爸爸聽得直羨慕,淨追問「小花你就不教我?瞎子很整人你知道嗎?」
  每次這樣說時,父親總笑著「沒辦法,你失了幼年紮根的時段,我又狠不起心,只好讓你有個『易子而教』的對象。」
  然後,其實以日曦聽來,(他大約再過五年才漸漸懂那些含意別名「調情」。)他沒很懂下面話的意思。 
 「靠!易子也是交換小曦給他教吧?」
 「咦,親愛的~你不知道詩聖是杜子美?子,美稱也啊!」
 「你背詩詞背成這樣?二爺會哭吧!」
 「噢,我可是他關門高第,大家有口皆碑呢。」
 那些話,日曦沒心情管,他當年,只在意快快練好操,等父親和爸爸也練過更衣後,共同坐在餐桌前。
 奶奶會煮好吃的東西,而他可以開心地拆禮物。
 今年,父親跟爸爸送的是一組附軌道的火車。
 能自在繞行的火車很有趣,家裡院落大,儘夠玩,日曦吃完飯就獲得「爸爸陪伴」的特權,快樂的玩一上午。
 爸爸還比自己著迷火車,直說「只有這一組還不夠,下回要加買隧道。還有火車頭也可以買不同型的。」
 父親則是笑著說:「真是挺喜歡的啊!記得你以前曾纏著你爸爸買吧。聽說你還鬧著巴著玩具店不肯走,直到你二叔等你們晚飯沒等到人,奉命上街去找,才讓你不得不聽話回來吧!」
 「咦?你怎麼知道?」
 日曦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臉紅,而聽父親說「當然,因為我那時在二爺下,聽你爺爺來拜見二爺時說這當趣聞。二爺聽了只說『若要讓他快樂過日子,順點意寵下也無妨。』不過,回頭就訓我不可以學貪玩氣。」
 「什麼?那次火車是二爺有說情過才給買的?難怪是我爺爺突然買回來,爸爸他還奇怪呢,那年頭這種玩具也挺稀罕,又是外國貨,有點貴。不過,哈,你知道小孩子都喜歡搞研究,我玩了幾天,想知道火車怎麼跑,就想辦法拆了研究,結果我爸雖沒說什麼,卻被我三叔抓起來狠打,後來就再也沒買過了。」
  日曦聽著覺得:他一定要很懂事!因為,父親教過自己要愛惜物力--而且,父親真要出手打人的話,恐怕不是三叔公的等級而已吧。
  不過,他還是不懂父親為什麼聽完後只是笑笑:「當年三叔要你省錢,也不算錯。但,若是你真喜歡的話,我現在買一列給你也成。可以給你真的火車喔。」
 「我幹嘛要火車?那麼大一列,一個人坐有什麼意思?而且只有火車有什麼用?還要有司機、軌道、車掌、服務員吧。還有你個大老爺少在兒子前裝女腔,太詭異了!」
 「呵,其實若你真想要,也不是件難事。再說,曦兒早知道我唱戲得這麼做呢。」
 「喂!是誰說才教小曦背完〈朱子治家格言〉的?有錢就大爺?收著別亂花!還有你現在不在戲臺上。」
 「是是,親愛的,謝謝你提醒我省錢。不過呢,其實我最近投資的鐵道股份是賺的。觀光路線收益很大。當然,要我不對你演戲,也不是太難的要求。」
 「--!」
 日曦決定繼續玩自己手邊的火車,看它在軌道上一圈圈跑。
 就算不抬頭,也知道在自己背後,一定是父親交代過「大人沒說小孩別問」的場景,日曦懂得不多看的。
 只要大家都在一起,只要父親跟爸爸很相愛,而且會陪在自己身邊,日曦覺得,這就是最好的聖誕節。
 待會兒,在爸爸能發話後,再一起去吃奶奶做的薑餅屋吧!
====
  趕篇應景文~X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