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養成後,一旦改變,會很奇怪。
  就像現在,第十三號研究室的門在敲響後聽到「可以進來」的聲音後打開門,冒出草薙的臉,正在試驗水槽清理試管的栗林助教差點打翻手中試杯:「咦,是草薙先生?內海小姐呢?」
  正背著身煮水的湯川轉過身來也遇見:「的確,剛才打電話說要過來的是內海。」
  「內海急性腦炎,發燒飆到近四十度,剛才我才將她押去警用醫院。」
  草薙搓搓手,在溫暖的室內呵口氣:「聽老大說,這種事常有:平常工作太緊繃,難得放鬆後又突然收假上工,身心還沒適度,緊張感容易造成人體失控。而且她才從沖繩回來,東京就立刻下雪。」
  「難怪啊!」栗林幸災樂禍:「所以休假也不是好事!」
  「所以,由你來了?」
  湯川舀著咖啡粉,意有所指。
  「內海倒下前才跟你打了電話,這次案子一耽擱又會卡住警局年末公關小組要辦忘年會活動的行程,所以她嘮叨著說一定要找你。我只好將調查嫌疑犯的工作交給弓削,自己來啦!」
  「真的,再不來就覺得少見到你啦,草薙刑警!啊,對了,現在是升警部補吧?那--」栗林正打算發表寒暄,就被湯川打斷:「是她昨天提過的那案子?有新的情報?」
  「嗯,所以,好像有些地方不對。」
  草薙翻開記事本,對著上頭紀錄看了看:「本來以為被害人是早上遇害,但他胃裡有明確的午餐消化一半痕跡,而他吃的內容物也找到速食店收據。但目擊者確實看到他上午就落入河中,所以才緊急打撈……」
  「那不就得了?」栗林打岔道:「法醫的判斷最明確了,而且目擊者也可能看錯,像是同樣衣服的人,這根本是警察的事。」
  「栗林先生,」湯川簡單地將一疊放在桌上的簿本拿起、遞交:「這批作業麻煩現在抱去發給學生,讓大三那批可以利用年假完成。」
  栗林不得不應聲地接過簿本時,湯川又交代:「記得提醒他們:這次期末成績會決定他們升級選修科目。」
  「是是是。」栗林抱著簿本往門口走,臨出門又說:「湯川老師,麻煩你別就跑去管閒事。兩天後要開學科會議,教授學會已經交代要出席。還有,您這次一定要幫我看看這次要提出的論文。」
  看湯川對栗川最後一句話不置可否,草薙有點好笑也有點替栗林感嘆:
  果然不是人人都能順利的啊!
  草薙多少有些同情:這位終年累月不得不忍受做身邊這位怪人朋友的助手--也許就是這樣他才沒機會晉升吧!但話說回來,栗林從他們大學時代開始就是助手,看來跟湯川也沒關係--只是如今看來更沒希望。
  「怎麼?刑警大人是發現哪裡不對?」
  正拿下掛著的風衣的湯川慢條斯理的聲音說。
  「只是覺得挺難得,你還會說『麻煩你』這個辭。」草薙說:「看來你還是有點人情味啊!是不是石神的案子讓你領悟什麼?」
  「我倒覺得那位綾音女士會給你點教訓。」
  跟這個天才辯論只是讓人證明失敗很常存在。
  草薙決定不去多管,也儘量不去看明明送到家卻出現在實驗室的花瓶。

  薰在入院後又請了兩天病假。
  其實以她的責任心,她在入院第二天就想只靠打了退燒針的身體撐回工作現場。但這場急性燒起的腦炎極嚴重,還幸虧惠子的公司是外商,容易找人請換調假來照顧她,不然她到昨天晚上都只能昏頭昏腦吃便利商店餐--今早也是惠子堅持她得請假,直到中午確定她走路方便後,才搭車來警局。
  一踏入警局內海就感到輕鬆的氣氛。
  雖然忙碌的來去者跟報案者都不少,但原先為殺人案設立的搜查小組已經撤離。
  她立刻找到弓削前輩,從前輩口中確認到昨晚湯川老師實驗成功,確定犯人手法。
  「真好啊!趕在新年前夕解決案子。」弓削很高興:「上週你休假,這週終於輪到我能休假了。我工作這幾年,第一次在新年有連假可以洗溫泉去!」
  薰沒心思聽弓削前輩規劃,她想,這次案子居然自己完全沒派上用場,真是太難堪了。
  「草薙前輩呢?」
  看一堆記者湧往間宮科長將召開記者說明會的會場,薰問。
  「他?剛剛才出門,我看,八成是去大學道謝吧!」弓削說:「本來在你加入後都移轉給你的工作,現在你請病假,又由草薙前輩暫接回去啦!」
  最後還是得做點事才對。
  薰想著時,已經習慣地往帝都大學方向前去。
  弓削前輩難得因為可準時下班還樂歪歪地送病剛好而沒開車的她到帝都大學,薰跨入校門時,大學裡滿滿趕著辦新年活動的社團學生,將學校校園各處主要大道塞了半滿,大異於她平常來拜訪湯川時那種稀薄狀。
  不過進入物理科研究大樓時,人仍是大量減少--其實,比平時人還少!大約學生們都放假或參與活動去了!只有大學學生會在各處裝點的新年裝飾給實驗大樓添了絲生氣。
  薰還沒下到十三號研究室所在位置,就聽到她即將轉彎的前廊傳來對話聲音:
  「所以,正如我說,是大教授提供幫助,才能讓局裡有機會痛快地過忘年會。我請『您』來寒舍共飲做答謝,可以了吧?」
  自然是草薙前輩的聲音。大約是現在整棟大樓都沒其他人(想必前輩來時就有確認),才會牢騷大聲吧。
  「我只是對不可思議的現象解讀有興趣,並沒有想幫忙。」另個冷靜到氣人的聲音必然是湯川老師。
  薰直覺地頭痛--大概病才剛好,她也沒力氣跟人辯論,第一時間就是往樓梯角落陰影處藏身。
  「照這麼說,也不必請酒啦!」
  草薙前輩的聲音漸漸走近,薰連大氣都不敢吐。
  「酒倒其次,你那邊內海送的泡盛我還沒動。」湯川合理分析的聲音也跟著走近:「比較重要的是請假。」
  假?
  薰隱約覺得她想到什麼。
  「假倒是有排--幸好案子正好結束。」草薙學長的聲音略略低了:「不過新年假期,到處人滿為患,假又是臨時來,根本也訂不到的吧!」
  「都旁郊區?越後一帶應該也還有的。」
  薰聽到現在,很懷疑自己是不是病才剛好,聽到很不可思議的對話。
  怎麼聽來,像是要約什麼似的?
  一分神就沒聽到另個人回答,倒是她定神後,聽到草薙前輩像閒話的語氣:「我局裡的後輩弓削今天還說:湯川老師破案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簡直該直接聘給局裡用。我也覺得你這兩次解謎也太順利了--會不會是我們局裡鑑識科和科學小組分析的能力太弱,所以才連基本的都沒看出來?要不要你乾脆替局裡人開幾趟堂課,按教授外場演講付費!訓練他們有點科學力,以後就能少麻煩你了。」
  「怎麼?你終於想通,不要我去協助了?」
  湯川老師說話聲音好像更刺冷些。
  薰抖抖身,思忖按聲音距離判斷,他們好像就站住在樓梯前辯論。
  「是你自己常抱怨的吧!替你想個省麻煩的法子還不感……」
  草薙前輩像是難得的嘀咕音半途中止。
  怎麼回事?
  如果不是因為估計從樓梯下探頭就會被發現,薰有點想知道聲音怎麼突然沒了。
  然後一會兒她聽到像是有人跑百米後的微喘聲(怎麼會突然跑步?),聽來是前輩的,聲音突然有些斷續地說:「湯、川!」
  「你大概被內海傳染感冒,照你現在體溫判斷。」薰聽到教授不帶一點波瀾的冷靜聲音:「好在你放假了。走吧!最好由我監督你開車回家免得出事。」
  「你,耍人也有個限--」
  草薙前輩的抱怨聲又嘎然中止,再片刻,薰聽到教授評著「少抽菸對呼吸道比較好」中,腳步聲往樓梯前進。
  薰在腳步聲往大樓出口方向去了片刻後才出來,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小心傳染前輩感冒,但怎麼想,她都覺得,照醫生判斷,她這種腸胃型流感病毒引起的腦炎,沒可能讓前輩出現像呼吸器官上的症狀才對。
  而且為什麼會用「現在的體溫」做判斷?聽起來之前也沒發燒,難道說著話就發燒?
  有事件就該寫報告--薰在心中註記。

  因為先請耶誕假後是病假,薰自然無意外地輪值新年的班次。好在今年還算平安,除了新年因為交通、宴會而多了些小型車禍、家庭小吵嚷或醉漢鬧事外,需要出動刑事的案件倒沒有。
  薰倒想過是不是該致電問候前輩病況,但想想她當時只是無意在場聽到,要真問,還挺怪的。
  所以她只把握過年前一天將賀年卡寫了投遞,其他時間就全顧在局裡。
 
  草薙前輩一月三日就準時回來上班。
  前輩看來氣色挺好的,居然還送她溫泉饅頭,說是回她從沖繩帶回的禮(跟蹤三人組中的門松剛好經過,差點就被她在前輩離開後搶去一半)。
  薰注意到這家溫泉饅頭標示的店家位置在新潟。
  看來,她聽到的內容無誤。
  只是究竟,前輩有沒被自己傳染生病呢?
  顯然算不上謎,也不甚重要。薰想,心裡那份報告,還是將它連草稿都擱到置物箱去,不用再翻了吧!

=======
  邊看原著起萌感,邊感嘆影視的改編啊!!

  「咦?你不曉得嗎?大部分的兩小時單元劇,主角都得設定成女的啊!因為主要觀眾層是家庭主婦,不這麼做,收視率是拉不起來的。能保持男兒身的,大概只有十津川警部(西村京太郎作/十津川省三)和名偵探淺見光彥(內田康夫作)等少數幾個人吧!」

  --其實,若照上述這段,東野老大在他偵對古典本格偵探推理系列的《名偵探的守則》裡的自我吐槽來看(獨步文化出版/2010年/頁115),我們要感恩電視劇系列裡的草薙君沒被「性轉」(像這部裡出現演出的「天下一」),只是稍為路人些(Zero最好了QoQ)~而且,還是會不斷出現地聯絡著啊!!(遠目)

  p.s.加入「天下一大五郎」在演出時被改為「天下一亞理沙」所發表的感想:「將小說改編成電視劇是不錯啦!但不知道為什麼,改編的電視劇總是偏離原著,而且幾乎每一部都被改編得比原著無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還是寫劇本的人發自內心覺得改編成這樣比較有趣?」(同上,頁119)

=====
照上述推論,我該擔心《盜墓筆記》的改編電視電影版了~>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