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出的〈藏海花〉,又有得解謎啦~(三胖子酥是有多愛坑?)


不過重點是感到很多的埋藏重點啊~~

總在想,能一洗過去三叔的冷酷派而歡樂地當一位

「吳小佛爺」,沒有靠山也溫和不起來,怕也沒人聽啊~XDD(謎之音:所以,那時節堅強的靠山是?)


至於結局如何還不知,但,目前的「個人冒險」會引起的想法是........




kusokusokuso新劇藏海花之組合於花邪向中時kusokusokuso

我終於解決西藏的問題。
雖然對張家人看守的神秘終極還不能全盤了解,但至少對期限到時會有的情況已經有了部分情報,
也多了解決十年之約的可能性--最大的收獲還是帶了胖子回來,因此我覺得還是挺高興、大有種「躊躇滿志」的狀態。

但等飛機到北京後(因胖子說既然都出山,也就順便回老家看看),一下機我就發現不妙。

這回,因為那突來的繞道建議,加上後來發生的各種問題,結果我比預計要回來的時間晚太多了;
尤其電話被監聽,所以我後來根本連傳訊都沒有,對於不知道我下落的「當家」來說,肯定很有點......(當然,只要我一回到拉薩這類大城後,他就能立刻知道。)

看到在北京機場等著的陣仗時,我冷汗直冒。胖子還在那呦喝「唷,是久不見胖爺太想念了?還帶小孩兒來拜見!乖,叫胖伯伯」中,我努力落在胖子背後狂打電話。


該死!現在那枚「假吳邪」才真該來替我!不然我不確定明早還能不能清醒啊!

=====

nytper  沙发 发表于: 04-06 , 来自:未知IP , 编辑
哈哈,我覺得假吳邪放到花邪裡一定是很有趣的,假吳邪快來亂入阿!
不過又天真又二的真吳邪和腦袋比本尊好的假吳邪,應該是很好分辨的~

=======
板凳 发表于: 04-06 , 来自:台湾省 , 编辑
回 nytper 的帖子
nytper:哈哈,我覺得假吳邪放到花邪裡一定是很有趣的,假吳邪快來亂入阿!
不過又天真又二的真吳邪和腦袋比本尊好的假吳邪,應該是很好分辨的~ (2012-04-06 17:21)

應該是任何人都分得出來~
假君:哎,空有臉蛋像,卻被吳家那兩個兄弟教成那麼單純樣。
真邪:難道是我的錯嗎?教育不是我決定的啊!!!!
========

p.s.
那所謂的陣仗是?

胖:天真,我是不是看到那裡有人拉的红布條上面寫「恭迎解夫--」
邪:該死的那朵花我真要折了他!!!!>///<

=====

 而夜晚?

邪:嗚,我真的知道錯了!但那是電話會被監聽不是我不想打。
花:重點是:你是為誰留在西藏?
.......
邪:(弱弱地)回味新婚的理由不行嗎?
花:^__^ 當然不可能,因為那是另一個結局的--

=====夜景請自行推想,可以確定地是:第二天日曦由王胖伯陪著玩了。 *l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