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人來人往,的確熱鬧。
景天興興頭頭地隨著一處進香人潮移動。
「來來來,敬拜大仙用的香燭,只要五十文!」
「鮮花素果喔!」
廟口的聚會人潮一如民族性,景天倒也看得慣,不過卻實在不知道問題所在,順手在一個攤位前停下來。
「公子,有要買什麼呢?」
小販立刻殷勤地問。
「我是大俠」--這句話被景天咽在口中,想想以人界時間算,連蜀山派都輪過好幾位掌門了,恐怕也沒人會知道自己的豐功偉業,但要說出來,不但煩人,又洩露身份,還是「大隱隱於市」算了!問道:「這批香客是往哪去?」
「啊?公子,你不知道這是『神龍廟』嗎?」
「神農?是嚐百草的那位?祂怎麼是『大仙』?」景天奇道。
「呸呸呸,公子,不要得罪神啊!我剛說的是『龍王爺』啊!」
「龍王廟,不是在臨海城鎮較多嗎?」景天更奇。
這裡,是自徐長卿避世隱居的深山間走出到數百里外的小城,所以也還是依山生在諸峰間小平原地。
「這就是因為龍神靈驗,才會有在內地也有奉者啊!」小販說:「在十五年前,咱們父親輩有群隊入山砍柴的,曾因風雨迷失,多虧了龍王爺展現威能,救他們下山。後來,父執輩就有人得到託夢,說要立廟蓋香火,每年定時祭拜,就能入山平安,大發利市,還真的是準啊!」
「所以這些人就是去求平安的。」景天接口。
「公子,還不止可求平安呢!讀書啊、姻緣啊,都好求得!」
「如果可以求發財我還比較有興趣。」
景天小聲地唸著,但沒讓小販聽道。
「公子啊,您也聽我說了這麼多,可該有些了解吧?」
「好吧,給我一份香燭跟祭禮。」
摸摸懷中,除了金葉子、銀票外,最小的也是五錢重的銀兩,沒有半枚銅錢。
太有錢也麻煩啊!各方經紀人送來錢莊的很少會換成銅錢。
景天想著,只得前後一看:「這裡有沒有什麼其他東西?我要大概一千五百錢的。」
「啊,一千五百文啊?」
小販呆了呆,看看自身。
其實這小攤子也難有五百文的東西,除非是要買下那堆香燭。
「啊,像這竹筒也就不錯。」
景天看到攤販旁的小女孩抱著的的竹器,圓潤瑩澤,不免稍稍彎腰,忽地停住口:「那幅畫是--」
「哎呀,客倌您有眼光!這是用上等蜀絹做的畫布,質細密高。這是蜀地的特產,也是我家家傳,雖然是剩不多,只有鋪桌子的大小,但也很夠做成小布袋的,這樣吧,這個只要一兩銀子就好!」
「胡說!這上面明明被畫了什麼東西,破壞一塊素布的天然染色發展,還好意思收這麼多?又才這麼小塊,有什麼用?」
雖然暗暗驚詫上面的圖樣,但景天仍不忘發揮他長年經商手腕的口吻議起價來。
「呃,公子您好眼力,實際上呢,這是個畫家病死前的畫。」小販忙忙撥開物品,將桌子鋪著的「桌巾」拿起,道:「這個畫家也是當年入山時被龍神救出來的人,所以他畫了這畫紀念,不過啊,當時一起出來的人都不認同,說他是看走眼了,『龍神』怎麼會只是長角的人?而且鎮長跟知縣爺夢到的也是龍。我先父是他朋友,在他死前照顧他,這些東西在他遺物裡,也就一併留下,不過也沒處放,倒是他用的畫布不錯,所以我才留著!您看上面雖然塗抹了什麼,但也不算難看,而且將布翻過來,還是可以做個小囊,不錯吧?」
「啊啊,我又不是信徒,拿這假龍神做什麼?布還勉強有做巾帕的用處!好吧,就一千文,要不要?」
「當然,當然。」小販對塊素布的價值頗喜出望外,便道。
「剩下是賞錢。」
將最小的一塊五錢銀子拋到案上,景天迅速將布捲好,放入懷中貼身藏妥,這才拎起香燭,踏步離去。
****
「山裡出龍,也不是什麼罕象。不過將這傢伙當『龍神』,他肯定氣瘋吧!大概還會怪被污辱也說不定。」
走到近廟外的小徑下竹林處,景天將香燭隨手一擱,也不管它往哪裡落,先急忙將剛才議價到手的畫拿出。
雖是被不識貨的小販當桌布用,但賣香燭的攤也不至於太雜亂,因此畫布保持良好,上面只有一些野花芳草的自然色上彩,因此沒能有奪天地之化的焰紅,但那明確的五官輪廓跟霸氣傲然姿態,絕對不會有第二人選。
「『他』怎麼會有閒情逸致來救人,以致被人當作龍神?」景天喃喃自語著:「但不對,他怎麼樣也不會到託夢!何況既然小販說託夢的明明是『龍身』造型--看來,這裡頭確然有鬼。」
看著那焰紋無誤,景天嘆口氣,將素布重新捲好收入懷裡:「這紅毛,越來越難懂了!還是去那什麼『神龍廟』探探吧!」
****
隨著信眾人潮擠入不算小的廟,景天暗暗為廟裡的人群訝異。
想到不這地僻的小縣,轄內的人怕不全都來了吧?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在擲筊的時候挨到最前方,看到帳幔裡的塑像確實只是同自己曾在海疆雷州的龍王廟看過的同類物種外貌,景天確認下後又有些奇怪的失落。
「如果這裡的是『龍』,那倒可能是妖了。」
想著自己年輕時御劍江湖,曾隨著長卿建議到蠻州一趟時,在被當地居民稱為「靈山仙人洞」的地方,旁聽到一群妖物的對話,其中便有妖怪提到人類將他們視為大仙加以祭奉,景天不免想這可能是「同理可證」的情形。
「閒著也是閒著,就留下來看看。如果真是妖假名的,如果沒有做害人的事,就讓他賺香火吧!」
看著人來人往的貢品,耳中又聽到廟祝在教新來的人說此廟規矩裡,貢品必得留一樣下來,景天心想推論,也打定主意。
回徐大哥的山也太無聊,不如就留下來看看熱鬧。

山城裡的夜晚,相當寂靜。
「哎,我早該知道山裡的小城不會有什麼夜市之類。」
自傍晚關山門前,悄悄帶了自市集上買回的吃食點心飛身入廟長樑上,景天對自己說。
一些能玩的東西全玩過了,運氣也運了一周天,發愣也發了夠久,閒著沒事還用「千里傳音」術(這是在隱居裡沒事學的)跟徐長卿報告自己要在外留宿,現在能做的事都做完了,難不成要睡覺?
「也好。」
仗著輕功過人,躺在橫樑上也沒什麼難處。在對著天窗處正式躺下,景天順手將懷中揣著的畫又拿出來。
忘了打聽小販說的畫家是什麼人,勾勒雖簡,但畫得卻也傳神。
「回頭待送給他看了,瞧他有什麼話說。」
景天笑著自語,將畫布擱在胸口,閉目假寐。


四、
妖氣沖天,自己卻沒有感覺--畢竟不是徐大哥,不會對妖如此敏感。何況,自己連魔都未必感應得出來哩!
景天在被一群妖怪的對談吵醒時,發現自己在瞌睡中被擒住關上,只得自己想個辯護理由。
「你看,我就說有人類氣息來著吧!幸虧我找到!」
「唬!誰說他是人來著?你看他的舉止有神格尊形,要不是我有『縛神樁』定住,哪抓得住他?」
「不對不對,他看起來只是個過百歲還能不老的人類,也就頂多是有修行的地仙之流,所以是我『綑仙繩』的功勞。」
「可是他周身魔氣也不小啊!該是『伏魔陣地』的法術生效吧!」
眾妖你一言我一語,就在景天頭頂上說,被關在地下的景天只覺得背心貼著的地板甚涼,不由得插口:「如果列位還沒達成共識,不妨先放我起來,你們再重新用各自的方法,看哪個方法可以抓住我,就知道誰的主意是對的,如何呢?」
「誰說我們沒達成共識?至少我們知道你不是妖或鬼了!」眾妖此時倒極有默契回答:「所以你就絕不屬於我們一夥!你是從哪來的?是來這裡做什麼?」
「這,在下聽說這裡有龍神傳說,特來拜會。」景天看看自己雙手被反剪在後,當下認清事實地回答。
這說話似乎讓群妖有些欣喜,但隨即,有個像是狸妖的問道:「不對啊!那他為什麼帶著這劍?這什麼劍?」
見自己的佩劍被那些所謂的「縛神樁」定住,景天道:「那只是鎮妖劍而--」
「已」字沒說話,眾妖嘩然:「鎮妖!那是收妖的劍?」
「我就覺得他周身的仙氣跟蜀山心法很像!他一定是那類蜀山弟子的!來收妖的!」
景天察覺自己的話造成誤會,忙道:「我可不是蜀山弟子,而且更早就封劍了!列位倒不用急,其實在下只是好奇龍神傳說來瞧瞧的。」
可惜對於妖怪,無論什麼解釋都沒用。
哎,這什麼「綑仙繩」好似真的會封住仙法似的,心裡不斷地使用蜀山心法,卻一點真氣也提不起來。
不過,我還是「人」啊!
景天聽著頂上妖怪你一言我一語討論怎麼處置自己,分析著現況,好在只有手被反綁,當下腰際使勁,猛地用足一頓,騰地翻身而起。
「那人類跑了!」
一個花草似的妖怪細叫中,景天已從包圍圈中衝出去。
仙法雖運不起,但輕功畢竟不弱,景天縱出山門,念及現在是深夜,當下往群壑處跑去。
「果然是來破壞我們的!」
後面的妖怪聲叫著,而前面山徑上已有妖出現。
現在怎麼--
不可能!我怎麼會因這些小妖而輸--我乃是--
在意識因驚急而彷若離去什麼,以至近乎空忽之境,似有超越一切之上的聲音:
「鍹」的金聲,有物破空而至,在景天還沒來得及回頭時,手上的綑繩已被切斷,跟著,該物落入自己手中。
「鎮妖」--
和剛才衝破夜色的青光不同,在自己鬆口氣地想到有得靠時,鎮妖劍的光芒似乎又減回正常。
來不及想為什麼這劍沒被那些妖的什麼道具制住(因為之前顯然是已制住似的),自己迎上前頭一群小妖。
「先抓住啊!」
「還有什麼可以抓?綑仙繩都壞啦!伏魔陣地又不在這。」
聽著那些話,景天腦中瞬間浮現曾聽到天妖皇說的「妖都是單純,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遺言,一時倒不好下手。他本來就是性格單純,做生意慣了也總笑臉迎人,抱著「冤家宜解不宜結」的念頭,此刻見前後都有群妖,也不及解釋,好在劍已回手,不如直接御劍回去。
心念方動,劍尚未起,卻聽「呼」地一聲,有片網自天而降,「噗」地將自己撞在地上,還沒掙扎,網就像有生命似地黏附自己,將自己跟地牢牢釘住,而跌在三尺外的「鎮妖劍」重新靜下。
「喂,我真的不想跟你們為敵啊!」景天提高嗓子要喊,卻覺得真氣不斷外洩,嗓子都啞了,不由大驚。
「別碰那人類啦!」
後頭有妖怪在對前面的怪喊:「我用『吸精蠱網』困住他!」
吸精蠱?那不是紫萱姊當年曾獲得的?
景天心中一驚,果然,其他妖怪也在問:「那是什麼寶貝?剛才怎麼沒使用?」
「那是蠻州人才有的,苗族巫術的隱方,這類精精蠱,寄生在宿住身上後,至少要三年純精氣,才會餵飽而死亡--飼蠱的巫師往往是在牠們吸飽了精氣後讓渡給自己身上,讓自己修行增加,換句話說一隻可以增他們三年修行!我這張網是用百隻吸精蠱煉成的。」
「那人類那可能有那麼多修行可吸?」有妖在問。
「無妨,他一死,這網也會脫落,那他的修行就可以分了!看他也有百年仙術修煉的樣子!」
「這好嗎?」有妖怯怯地問:「他也不是蜀山弟子,不是銀眉老人以前說要除之後快的。」
「管他是不是!他剛才已經用御劍術殺了我們兩個同伴!那劍一定是被他召喚才可能掙脫我們的『縛神樁』。」
鎮妖,果然是被「縛神」定住了。
景天用力吸口氣,只覺得武術修煉的真氣迅速減少,想到以前所見「吸精蠱」的力量,被附之女子,必須天天用藥界回春至寶「首陽蔘」,也才僅能吊住一口氣,總算撐到有人拯救,但現在自己沒有藥物協助,而同時有百隻蠱蟲,真氣已近枯乾。只得運起蜀山心法。
「什麼,小綠她們被這劍斬死?」
那些妖已在叫喊。
「可惡的人類!果然那些蜀山的都是妖的敵人!老大從裡蜀山裡逃出來說的果然沒錯!」
裡蜀山?那不是南宮煌他們所在?
景天吸口氣,才欲說話,只聽「剝剝」數聲,跟著有妖在驚:「咦,這人的功力真的不少!有十幾隻蠱蟲已經吸飽了!」
「吸精蠱任何生物的精氣都能吸為己用,就不信他能撐多久!」為首之妖道。
蜀山心法的仙氣也練了近百年,但在此刻,亦迅速流失中。
糟了!
感到內功、仙法都不斷被吞噬,景天深刻了解當年在酆都見過的那富家小姐所受之苦--而氣越來越弱時,神智也漸漸撐不住,隱約間似聽到「這人的功力真的很有些,不過終於也要盡了!可以為小綠她們報仇了!」
我,或許不能--但……
在仙法已盡的瞬間,沒有被自我意識壓抑的刻印,陡然沖入強大的氣量。
「啊!」
在眾妖像被火灼傷的慘叫中,景天感到自己手腳又充滿力量,而吸精蠱網像個原已極大的布袋,卻因吸不完所納之物終於爆破一般,「轟」一聲,四散爆開,而真氣力量也飛散四射地消失。
「那人類,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力量咭!」
有小妖的叫聲在網破的飛煙裡囂嚷。
真是被你們逼出來的啊。
景天苦笑著,才想撐地起來,忽地背心一懸,猛地,就被拽起。
雖然不待看臉,但那渾身焰光之人,在哪裡都不會失色。
「咳,你真是很能找時間到啊,紅毛。」
景天笑笑道,狠瞪來的眼神見沒法止住那笑意,哼了聲,沉音道:「我還想你怎麼突然要用到不同平常的功力,原來只是被幾個小妖困住就不成了!枉費你還帶著劍。」
「突如其來,我又不想殺他們啊!」景天掙了掙,笑道:「何況,這吸精蠱,可是連紫萱姊當年都說難的喔!我還能讓牠們飽了不少個,也是很耗力!」
「哼,早說過你是人就不會有勝算!」焰髮人冷冷地望向眾妖:「只是,連這些雜碎也能困住你。」
景天還沒再說,群妖已看清來者:「這,這不是老大他說過當年在裡蜀山見過的魔尊?」
「為什麼魔尊會--」
「嘿,紅毛,你真有名呢!比我好多了。」
景天笑著,撿起長劍。
「無聊!」
冷哼一聲,龐大的魔光已聚在掌間:「既然是你們驚動本座,就用性命換回本座的心情吧!」
群妖在大驚之中,卻是連逃的意識也沒有。
--只有人類才不懂!妖啊,鬼啊,都簡簡單單能看出對方功力不簡單!像我有千年鬼力的,在鬼界一眼就知道強了!--
前世之妹龍葵的語氣言猶在耳,景天迅速想到眾妖不敢動彈的原因,怕比小羊看到餓虎還不能動吧!但,還是--
「別傷牠們!他們也沒為非作歹!」
景天攔到前頭:「真的!我傍晚前在這裡山城打聽過,他們也算自己修養,沒事也會幫人類解決點小事的。別傷他們吧!」
「那又如何?」冷冷的聲音道:「耗費我時間來救你的,不是他們嗎?」
在被輕輕氣勁推開一旁,眼見紅光已要出手,此時已不能再待--
「重樓!」
掌緣的紅光因這聲音而停住,冷靜地回過眼:「你,叫我?」
--在以重樓之名呼喚時,將允許當下的任何請託。惟,相對的……--
搔搔頭,歛住了笑:「能請你應我嗎?」
在目光落到鎮妖流動的青氣之上時,紅光的凝聚慢慢減弱,伴隨著,是「哼」了一聲,向著那些妖群:「廢物,還不滾!」
眾妖如獲大赦地奔離時,有膽大者百忙間回頭,見那人類在魔氣紅光籠罩中,一同消失,更是百思不解。
那傢伙究竟該歸類在六界中的哪一界呢?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