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先言:

1.暫定在結局後數年左右--眾人是「看慣秋月春風」後,又能「一壼濁酒喜相逢」的歲月了。

2.偶承認偶所知人格來自於遊戲對話全錄集~orz 現在是邊攻關邊看資料邊就心得觸發而紀錄中啊!!所以,是1 or end還在轉動中啊!但,已先有後,故也來前啦!

======================

雁迴

1.十年生死

「汝,是三世純淨之人。」
換句話說,他已經輪迴過三世,所以,才能擁有神龍之鱗的認可。
「輪迴,還是有它的存在力量跟必要啊!」
山雲飄渺的青鸞峰,一個童顏白髮,人們難以判斷年紀,穿著藍布外褂全素白袍的人喃喃道。
「什麼,輪迴?紫英,你要輪迴去?你不是已經成仙了嗎?」
旁邊石凳上伏著一個午睡的青年冒冒失失自夢中驚醒,想也沒想就急呼呼地道。
「仙法跟成仙不是全然相同--」
才想解釋,但想想這人八成是聽不懂,曾是百年前滅亡的「崑山八派瓊華首」高第:慕容紫英沒再多話的停止住。
「紫英,你為什麼又不說話了?」
拉拉旁人袖子,已是百歲年紀,但因神龍之氣而長生不老容顏,又是三世純淨而常保赤子之心的青鸞山主(這是山上動物為保命而相互傳告出的封號):雲天河問。
「沒什麼。」
暗暗告訴自己,百年修為,總要清心寡慾,更不用談太多。
畢竟,有一天,也會走入輪迴。
那時,會是誰在呢?
剔去俗念,慕容紫英淡淡道:「夢璃來了。」
其實不用他提醒,從小打獵練出過人嗅覺的雲天河對那位妖界新主的獨特香氣已經熟到三里外就能聞見:「是她的安息香。」
款款步來的柳夢璃,看上去是位雙十年華的絕色佳人:翠羽貼衣,步搖簪頭,流衣飄盪,鬢寰生香,晃如昔年飄然而降的玄女仙姬。雖然沒有過人的麗質神氣,但卻有足以超越完美的可親微笑:「半個月沒來的,兩位好嗎?」
「沒有夢璃,怎麼會好嘛!」
雲天河「摸」上來人,滿腹委屈:「你半個月沒來,我就半個月沒肉吃。」
「你,不是還可以獵獸?」
柳夢璃明明記得,十年前,自己初在百年後重上青山,就見到溫柔笑顏的雲天河(不過天曉得,他只有那幾天顯出成熟--還是因為百年來都只對著紫英的緣故。一旦有第三者可以不冷,他就全部「解凍」了)。

在有淚仍笑中談夠菱紗,聊起百年來獨居的日子時,雲天河拍胸保證他就是沒視力,還是有「聽風辨形」的高人修為,因此生活都沒問題,獵豬捕兔手到擒來,所以三餐飲食從沒疑慮--當然衣服洗濯跟灑掃庭廚就沒辦法。不過三天一來的紫英總會完成。--為了證明,還當場去捕來山豬一頭。

那怎麼現在會沒肉吃?

「還不都是紫英『師-叔-』?」

雲天河有人壯膽,聲音也稍微高了一點:「以前嘛,他頂多是不跟我吃肉而已。可近來他不知道怎麼,連肉也不許吃。呃,我得說,他是說他沒看到我可以吃。可是他只要住著我就吃不到,也不行啊!忍得很辛苦耶!雖然他煮的野蔬風味餐很不錯啦!但我喜歡吃肉。但是我也不是說要他走啦!」

「如果他以前沒阻止,現在卻阻止,也很奇怪。」

柳夢璃望望數尺外的白髮青年:「紫英的修仙法並沒有到茹素一類的限制。待我問問。」

「千萬不要說是我抱怨的。」

雲天河緊張地提醒。

柳夢璃嫣然一笑:「現在還怕『師叔』生氣不成?只聽過『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可沒將師叔也列進去啊。」

「那是因為夢璃你沒跟他相處上一百年。我沒『無言術』悶死真是奇蹟了。」雲天河將聲音壓到最低:「對
了,你順便問問,紫英為什麼最近越來越不說話。菱紗剛去世時我們最難過的幾年,他都還會跟我談幾句,現在照他說已是可以『坐看秋月春風』的心境,他反而常常『入定』去!害我覺得跟他比對著菱紗的墓碑還安靜哩!」

柳夢璃聽到這類比喻,又是氣又是笑,搖搖頭:「好在菱紗早在鬼界服完役轉世去了。不然,她就算還在做苦工,也會跳上來宰了你。」

那句「轉世」一出,夢璃的聲音低了低,本有些說笑意味訴苦的雲天河也停了停。

「輪迴」仍在。

佛典有謂,輪迴到好地,仍是苦;超脫輪回之外,不滅不垢,方是真如大覺。

但,那不是說,要將如今有過的感情、思想、心念全都放淡?

--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一切有為法,應作如是觀--

能做到嗎?

或是說:願意做到嗎?

「紫英。」

撇下雲天河,走到定坐人的樹旁,柳夢璃輕輕喚道。

「嗯?」

不像詢問、不像反問、不似肯定、不似否定,完全憑空的回應。

就像,仙--

夢璃輕輕嘆口氣,幽幽地道:「你似乎,離我遠了。」

白髮的背影沒有動,但身邊的氣息卻動了動。

「我明白。」

夢璃低嘆一聲:「因為,人與妖雖還可以同在,仙跟妖,卻絕對陌路。」

「不,是我自己修為太低。」慕容紫英雖不快,但聽得出急促的聲音迅速道:「因為我功力太弱,尚未能修到『混元一氣』的境界,反而因為『太清之氣』過多,因此現在在『陽九』至期,沒法靠近『純陰玄女』類的氣息。」

柳夢璃眉間似蹙非笑,似嗔非怒地道:「這麼,也是我修行低微囉!可惜我沒練成九華山長老傳說的『化水凝
妖』法,不然,我也不用被這些純陽寶氣干擾地難受--我知道,從我第一次重現人世時,每次我來,你就得離開,也是為此,但,不用這麼遠吧!你跟魔劍共處百年,想必她的魔氣多少能替你做陰陽渾元的催力。」

身前人被逼不過的,終於回過頭來。

百年修為的純淨,使眼前人仍是不變的容顏。如果說雲天河是因為神龍之鱗及純淨之心保持赤子之顏,那慕容紫英應是淡漠人間,心如止水而造就的古井無波了。

擅長感應魂魄的柳夢璃心中浮起這比喻,自己都不免有些想失笑。

「抱歉。」

「不,是我不對。」

於是都沉默了。淡淡的,靜靜的,像櫻花簌簌落入影中。

「喂,你們。」

突然地,像個猛熊冒失失闖進來的天河聲音道:「為什麼你們一個道歉另一個說『是我的錯』,究竟在做什麼啊?我只想知道能不能吃肉而已--如果紫英真的不許,我也會忍耐啊!到底有沒有結果啊?」

儘管視力未復,但同時感到有一熱一寒的氣息「怒」來時,雲天河硬生生將話轉口說出後半句。

百年前,有性直口快的韓菱紗替眾人訓這「少不更事」的雲天河的「胡話」;不過,現在,一個是沉默的修道之士,一個是嫻雅的大家閨秀,都是輕易不動脣舌的,因此,對著不明情況的人(其實,也的確是看不見),所做的便是如此。

「顯然『師叔』認為不行。」

柳夢璃巧笑倩兮地道:「好在我上回已經看出端倪,這次,我帶來的是純素菜做的素食--口感不遜於真肉的。」
「哇,夢璃,你總是深藏不露!」
雲天河像大孩子般的欣喜起來:「有肉感還是素的,那就是紫英也能吃囉?」
「嗯,對。」
柳夢璃星眸流轉,巧然生笑:「他不嫌棄的話。」
「紫英怎麼會嫌!你的手藝是沒話說的!」
雲天河說著就動手一左一右拉拉兩人示意:「如果有得吃,就快去吃吧!我快餓死了!」
不是兩個時辰前才用過餐?
慕容紫英的臉充分顯出的想法,讓柳夢璃又是一笑。
回來真好!儘管都是隔一陣子才能見面,但是大家都是快樂,不是嗎?如果生生世世都能在不同的地方相遇而快樂,那麼,輪迴的苦也沒有什麼好怕的!
儘管,自己是最難入輪迴的那人,可能會生生世世尋找他們卻又錯過的人。但是--
如果,還能留住一人,哪怕只是一人就好。
那麼,就可以有個人,跟自己共同記憶曾經。
人與妖,無法久長;但,若是妖、與仙,能過渡界線--
「夢璃?」
被天河牽扯著往屋內走,見身旁人沒跟上,詫異回眸的紫英開口問:「怎麼?」
那友善的眼眸望著自己,脣間仍有著客氣的笑容向後;而垂在腰下的手,是由人扯了便走,握緊往前。
會是怎麼樣?
沒有答話,夢璃只淡淡而笑。
「夢璃走吧!我快餓死了。」
現在,仍像回到最初一樣。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古老的詩句湧現心頭,柳夢璃移動腳步。

百年後,如果能再重溫最後之夢,或可,將不再執著。

1--or end

---------------

p.s.其實,以目前看到的眾前人心得及玩過來的研究,真的覺得,目前看過的片尾裡,那「悠然微笑」的天河啊,只是相隔一百年的瞬間--依他的心胸,將一切自然的流轉視為正常無礙,雖對死和分別有所傷心,但應不會阻礙生命繼續存在--故,總會在後日有重新快樂起來的契機吧。(私心是為了小紫啊--)

p.s.又p.s.其實重點是想透過小輩們帶入「長輩們」出現的怨念啊!既然現在人多了!「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嘛!!!>Q<

====================
為了師叔--努力中!!(說,高潮迭起是小說本命)



---------------------------------------------
更新--自然是接新啦!XD

---------------------------------

二、夢迴茶品

青鸞山下往峰頂望,只能看到煙雲淡淡;而白雲深處的人家裡,卻時不時傳來歡呼。
「啊,這個好吃!魚跟肉也是。清爽可口不油膩--夢璃你究竟怎麼做到的啊?為什麼素菜也這麼厲害!你真的什麼都會耶!」
「你又說笑了。」
坐在木桌旁,看著恩人之子狼吞虎嚥的模樣,陪吃的柳夢璃只抿笑一笑,將帶來的玉壼捧起:「喝點茶吧!」
「一定是因為夢璃你看的書多。」雲天河吃了滿嘴,仍不忘發表意見:「所以什麼都會!真好!太了不起了!其實我以前看你你那麼多,就好想也學著點。可是現在都看不見,只有等紫英有空時唸給我聽。可是他--『師叔』都只會唸某些書。」
「不會是修道養身,敦德進業之類吧?」夢璃眼都笑細了:「還是太上寶典、老莊學養?」
「你怎麼知道,夢璃?沒錯!都是什麼『道道道』的,我聽了都會『倒倒倒』了。你真的是那個什麼,很神仙的事情知道人耶!」
「料事如神。」
一直默坐喝茶的慕容紫英終於開口,而那平淡語氣下,潛伏的是「為什麼教那麼久還沒法學以致用」的表態。
雖說三世純淨的心,而能學道修仙「一以貫之」,但落實成人間文字表達時往往反而滯澀,大約是「名可名,非常名」的緣故了吧!
柳夢璃察覺到此,倍覺親切的笑了。
「夢璃,你又開心什麼?」
雲天河拉拉柳夢璃曳地長袖,問道。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柳夢璃碎玉般的貝齒輕展:「何況,每上山聽你一次話,就勝讀十年書了。」
「我有說什麼?」
雲天河顯然不解地,但隨即在茶油麵前埋頭苦幹。
古聖賢有謂「不失其赤子之心」,大概就是如此了。
柳夢璃心想。
即使有過風塵惹人,但,眼前人仍能不斷地反璞歸真吧。
所以,對清修的人來說,他反而也是可靠的倚賴。
「啊,吃飽了,茶也好喝。」
跟「品茗」兩字絕緣的喝茶態度,使雲天河大口大口喝著柳夢璃帶來的茶:「為什麼夢璃你的茶也這麼好呢?雖然我平常喝到的天泉也不錯,但你的好像有種特別的舒服耶。」
「是『夢迴』吧。」
柳夢璃微微一笑:「這是用只產在我族棲息地的紫晶區裡,因晶石天然精華,而可從『憑依夢土』裡生息出來的特別茶葉,六界獨有。這茶,會讓人覺得特別甘美,是因為,它能配合每個人的『夢想』發揮它最美的一面。」
「每人的夢想?」
雲天河咂著嘴:「是最喜歡的東西嗎?」
「人、事、物或希望都可能。」柳夢璃眄了和雲天河全然信服不同,此時正因自己解說而微微訝然的慕容紫英一眼:「只是,夢,非現實。所以,夢迴茶,只有喝的人,會有自己品味下獨特的回甘。而回甘度,人人不同。」
「太神奇了!夢璃,你真的好厲害!欸,紫英你喝不喝?不喝全給我。」
「喝不夠?待我下次多採些吧!別讓『師叔』沒得喝,這可不是『有酒食,先生饌』之道喔。」柳夢璃輕輕攔道。
「不用了,給他吧。」慕容紫英淡淡地道。
「啊,太棒了。」雲天河很快地又拿起另一人的杯子開始喝:「夢璃,這回你上山要講什麼故事給我聽呢?」
相較於慕容紫英就算談較不嚴肅的話題,也仍是說些歷史上的名人軼聞(說真的,那些人做了什麼詩詞文章或是家訓這些,或是朝代為什麼更替、發生了什麼戰爭,知道這些要做什麼?只會讓雲天河想睡覺--惟一例外是有次慕容紫英終於在自己老易入睡的無法下,改唸近代某位人士寫的『餿神記』,那倒比較有趣。不過在自己好奇地問為什麼神也會發餿,難道是「乾飽」的問題後,慕容紫英就再不肯唸這本書了),柳夢璃談的是通俗的鄉野奇談,鬼狐仙怪層出不窮,相當有趣,也令人入迷。
「嗯,我想想啊,」柳夢璃微微一笑:「談談我族的一些故事吧。不過,也可以說是真事。」
「好啊!光是幻瞑族的真事,就比很多故事還有趣了。」雲天河將最後一滴夢迴茶喝完,還不忘舐舐杯緣:「我還真想去當夢貘一族耶!在不同人的夢裡玩一定很有趣!」
「胡說什麼?」
慕容紫英終於開口一句顯然是清修狀態下最重語氣的話。
柳夢璃瞧了立刻正襟危坐坐好的雲天河一眼,「嗤」地一聲輕笑:「也難怪『師叔』生氣哪!不過很可惜,族規裡嚴厲規定,不是人的夢就可以任意食用或入侵的,我們有一定的權限,在某些時候,某類型的夢不能接觸,所以我們會學習跟夢相關的學問,了解夢的色澤、香氣跟形狀,判斷什麼夢是可以食用,什麼夢需要保留,什麼夢不能碰觸--」
「呃,聽起來比當人還麻煩,我還是聽夢璃你說故事就好。」
雲天河很快地道。
「紫英也一起聽嗎?」
柳夢璃輕轉眉目,流眄向離坐的人問。
「紫英他說今兒有事呢!」
沒等人答,雲天河已經先回:「所以夢璃你來得正好!我今天好想聽故事呢!」
「我以為『師叔』不喜染足外務的。」
柳夢璃淺著,美目一盼,又道:「不過,從半月前就不斷傳來的飛箋,還是很不容易推卻吧!」
慕容紫英看她一眼,只微微點頭。
青鸞山最近峰段的滑平仞壁,自半月前,每日便有人以劍氣在這千仞險峰畫出一字,到今天正好成帖。
--萬道歸一,法本無常。眾兵齊鳴,劍傲崑崗。--
雖說出劍的是種不帶殺性的招數(所以像雙目不明的雲天河壓根兒察覺不到有人來過),但以自己修為都沒注意到何時被人在壁旁劃下字句,即使清修有年,還是得去看看了。
「還有茶嗎?」
很不明白為什麼身邊兩人都突然沉寂下來,雲天河探詢地問。
「嗯,我送紫英到山口,回來就替你煮新茶,好嗎?」柳夢璃輕笑地帶開問題,同時也站起身。
--「請帖」都邀到門前,紫英是非去不可了。
柳夢璃心想。
只是,崑崙山既處修仙福地,千年所出各派法宗不同。如今百年已過,又是怎麼情況?
======================

呵呵呵,終於讓「父執輩」慢慢出頭啦!!(私心)

-不過劣者要強調,回頭還是「晚輩們」的天地啦-



=====================================
三、劍傲崑崗

午後的青鸞山,是靜如處子的幽寧。
「怎麼了?」
柳夢璃在石椅上悠閒地做著女工針鍼,側眼望了望半炷香前,還滿山歡天喜地跑跑跳跳的人:「不趁『師叔』不在時解饞,一會兒人回來,可又不能吃肉了噢!要我幫忙用香引獸來嗎?」」
「嗯,不用啦!本來也不是不想捉,可是聽到小兔叫,突然想到槐米他們小小的樣子,就吃不下去。只好放了。」
雲天河很不甘心:「如果是野豬我一定可以吃下去。」
百年時光,總是有些影響了。
柳夢璃柔和地笑了笑,放下針線:「如果現在不打算再獵野味給我,可想不想聽我談談一些情況?」
「啊,對!剛才就要講的。」雲天河展出笑靨:「對不起讓夢璃你久等。」
之前才送紫英一走,回頭就看雲天河喳呼著抓了弓往山上跑,自己還擔心有事而忙著隨行,結果是跑了大半山頭後,雲天河又說不用獵捕而回屋,而後,是半時辰抓耳撓腮地努力安定(這也是夢璃打算做點針鍼的開始),而現在,也該進入正題。
「我剛說過,要提幻瞑族裡的一些異事。」
柳夢璃頓了頓,思慮地道:「其實,也跟紫英這次下山有些關聯。」
「下山?咦,紫英不是回劍塚而已嗎?他不是固定去為魔劍修煉才走嗎?」
雲天河突然注意到問題。
柳夢璃輕抿脣角,細思能否透露,及可說多少。
「夢璃?」
雲天河循香扯上她飄曳的長裾,又問一遍:「究竟怎麼了?我之前就奇怪紫英最近都悶著不吭聲,跟他下山有關係嗎?」
雖說是純淨無心的靈魂,但還是會留意到周遭之人的變化。
「怎麼說呢,因為,嗯,這幾天,師叔接到類似『請帖』的東西,所以下山一趟。」
「哪類型的帖?咦,有人來過?」
雲天河沒有睜眼的乾淨面孔轉向夢璃的方向:「我怎麼沒察覺?」
「因為……不帶殺氣吧!」
柳夢璃微笑地道。
「但,如果是會讓紫英都下山的請帖,是很重要囉?他怎麼都沒說哪?」
「那是因為請帖今天才完成。」
柳夢璃輕輕地道:「非常精湛的劍術才能完成的。」
「劍?」
「萬道歸一,法本無常。眾兵齊鳴,劍傲崑崗。」
豪氣干雲的句子,由柳夢璃輕柔的語氣唸著,似有些格格不入,但對修仙練道過的雲天河而言,倒是比什麼古文駢句好懂。
「這種請帖還真不錯!夢璃以前也寫過這類請帖嗎?」
「嗯,恐怕一般人沒法將這帖刻上山石吧!」
柳夢璃溫柔地道:「沒有絕高功力,想在青鸞山壁上刻下字跡,也難。」
「哦,當然,刻字--咦,等等,刻字?有人在山上刻字?刻什麼?沒有破壞山林吧?如果破壞了,我會被爹劈了!爹老是說,除了需要用的東西外,絕不可以傷害森林大地。夢璃,告訴我有沒有?」
「嗯,雲叔應該不會來吧?」
柳夢璃才想用點好話勸解,忽又想起更好的理由:「記得你說過,昔年在鬼界……」
「啊,對!爹還在輪迴井邊!」
雲天河猛舒一口氣:「對,他說過要在那等大哥,好向他道歉。既然大哥沒去,他也不會離開。太好了!啊,難怪我住在山上這麼多年都平安健康,因為爹根本沒出來嘛!」
「雲叔被你講得好兇。我還以為,你這麼多年靜慣了,會想念他,想去見他呢。」
柳夢璃纖指伸長,點著雲天河鼻尖,不無笑意。
「嗯,靜是靜,但也用不著見--我是說,拜託不要讓爹跑來見我!他如果出來肯定有壞事!」雲天河拚命搖手:「而且我一點也不寂寞。雖然,菱紗不在是令人難過,但還有你,還有紫英,我還是覺得順命地活著會很好。菱紗也這麼說啊!其實人跟山豬一樣,今天有頭被我打獵吃掉,其他豬也不會來找麻煩,他們還是會不斷活下去。」
嗯,又是山豬做比喻。
柳夢璃不知此時該笑,還是該試用菱紗往昔的呵責或紫英百年來的輕斥為佳。想來,自己還是選擇不語吧。
「嗯,等等,夢璃,你剛說,那像是武功很好的人用劍畫出來的,那是誰?那他寫的會是什麼,什麼戰書嗎?」
沒料到雲天河居然先「猜出」自己打算婉轉透露的原委,柳夢璃一時不知該不該立時承認。
「夢璃,回答我啊!」雲天河伸手拉拉夢璃袖子。
「這,」
柳夢璃遲疑片刻:「的確,像是戰帖,不過,我跟紫英都以為,也可能只是稍微傲性些的人,來此下的請帖。」
「就算請帖也不用來吧?紫英又不愛打架,他接戰帖幹嘛?」
「也未必是比試,或者邀約也有可能。」
柳夢璃抿脣輕笑:
「『師叔』可是人界傳說,『百餘年前憑空消失的崑崙八派中,最強之瓊華派現世惟一傳人』,在身為崑崙山眾多後輩者的眼中,『入世劍仙』可很少見!而有百餘年的修行,後輩子弟不都將他當神仙了?別的不說,我記得剛識得你時,你跟菱紗一直嚷著求仙訪道,不就是因為被師叔相救過,所以有特別的覺悟?」
「嗯,如果夢璃你當年也有看到,你也會跟我一樣想法。」雲天河不以為忤地道:「所以我才覺得可以踩著劍飛來飛去很棒。唔,不過紫英踩劍時都比較好看,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耶。菱紗她還說那像什麼典故的,嗯,我想想,是『仙飛挾翼天劍鋩;渡遠世外暮雲香。』對了,為什麼他沒有跟夢璃你一樣有香氣,也可以用香字?」
「我想這不能問『師叔』吧?」
柳夢璃抿脣一笑:「不知道呢!那得問菱紗。如果你當年沒問,現在我也不知道囉。」
「那時我讀的書沒那麼多,所以記不住字啊!夢璃你讀的很多也不知道嗎?咦,夢璃你怎會知道什麼論劍的事?」
「我族所在地,就與崑崙山隔一結界。雖然平日和人界保持距離,但,別說隨時能見到夢境,便是這結界薄弱點,都能偶爾聽聞人界言談,所以,稍微了解。」
柳夢璃轉開話題:「其實在幻瞑族地,我已隱約聽說紫英將去的目的地,是崑崙山諸派論劍比試大會。」
「比劍?那很好玩!而且紫英一定會勝。」
雲天河提早欣喜起來:「那夢璃應該要做宴席慶祝囉?中午的清蔬嬾菇湯可以再燩一次嗎?」
「你喜歡,當然可以。」
柳夢璃柔和笑道:「只是,人界比劍的目的,似乎不是如此單純。」
「有其他目的嗎?是不是像山裡猴子打架,誰贏了誰當大王一樣啊?」
雲天河搔搔頭:「雖然我想紫英一定會勝,不過他好像不會是去當『大王』的人。那他去是做什麼?跟我們一起吃夢璃的菜比較好不是嗎?」
「嗯,比劍奪帥,的確有其原因。」柳夢璃輕嘆:「只是所在地點,竟也是百餘年前,瓊華派所選之地,正是我族入口。紫英他會去,也是想要維護情況,怕那些人無意間闖入吧!」
「什麼?」
雲天河陡然注意:「夢璃,你是說,你早知道了?那什麼比劍的事?而且還跟你的族有關?」
「嗯,不過,不用擔心。」柳夢璃伸手柔柔覆在雲天河擱在桌子上的手背:「我們都知道,紫英師叔修為高深,一定可以在不著痕跡的情況下守住。我也已經約禁族人不得外出並封鎖結界。」
「那,嗯,紫英是很厲害啦!可是……」雲天河為著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抓了抓頭:「但是,是誰在那舉辦什麼劍賽?那是瓊華派以前的地方的話……」
「瓊華,已經是傳說了啊。」
柳夢璃才想輕嘆,卻聽到風中有一人的低音,說出與自己同喟的輕語。
那不是雲天河活躍或紫英沉穩的語氣,而是平漠柔雅,卻隱著清極至魔似的絕傷,在十年來沒有第四者會出現的山峰間,格外明顯。
而失明的雲天河比常人更敏銳的五官也聽到這聲音,幾乎地,是立刻跳起來:
「大哥!」

-------------
其實,咱的遊戲真的還沒玩到後面(電腦很慘地多費兩台,害得認證也少兩次,不知能不能凹回來~~嘆),不過,一直反覆看對話全錄,所以,不努力不成啦!

是說,電腦成了的話,大概就閉門啦!>Q<
創作者介紹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