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鳴

我們說人世變化莫測,情事難了,誰知道神器們才是甘苦交集,有淚自知。不信?來「六界休兵庫」聽聽最古的神劍為首開始吧!
神劍(下稱神):唉~~
羲和劍(下稱和):神大哥怎麼又嘆氣?望舒,你知道嗎?
望舒劍(下稱望):我是不知道啦!但我拜託你不要一直靠過來,你身上很熱耶!
和:熱又不是我的錯,人們將陽力都打入我身上,我只好整天熱啊!只有靠你才能涼一點,就不要小氣了!
望:那你去靠神大哥吧!他的永寒度最低。
和:他?他太低,我反而不能靠!再說,你那麼希望我被斬斷嗎?神大哥的利度是惟一可以跟魔刃雙兄相抵衡的,比我們身子骨壯太多了,我可不能去撞。
神:你們兩兄弟能不能靜一靜?
望:你可以跟我們說話啦,神大哥?你是怎麼了?臉色很差。
神:我這幾天都快累死,你們還一直說話,臉色怎麼會好?
和:為什麼會累?啊!我知道,你前天早上還跟著將軍大人去作戰吧?那不就碰上魔刃雙兄了?他們很強吧!不過單憑神大哥一人就能跟他們兩個打平,還是神大哥強。
神:對對對,你說的都對!現在我在化解魔氣,拜託不要再煩了!左殪那混蛋,淨往我腰上招呼!右刃還差點刮上我臉!可惡!好在有天帝印打發他們。
望:啊,好好玩的樣子!真想也跟神大哥去。
和:望,不要抱著天真的妄想了!想介入神大哥跟魔刃雙兄的對決,先摸摸你身子骨有幾個!斷十次八次都不夠!你斷了的話,叫我去哪裡找人靠?
望:什麼靠不靠的,很難聽耶!
和:我是要你打消念頭!
望:哼,我只有讓你靠的功能不成?那你去找無麈妹或太極弟啊!咦,對了,軒轅呢?啊,我想起來,他的名望向來最好,又最有「人」緣,所以很少有回來休息的時候,總在外邊被搶來搶去。
和:呼,那我們就沒人緣?無塵妹好歹也是不錯的啊。
無:(出鞘聲)為什麼我連好好回府睡個覺都不行?請兩位不要將吵架的心情拉扯上別人好嗎?
望:啊,對不起啦!都是羲和他--
太:無姊,望哥哥是習慣了。不要放在心上啦!
望:太極,你真是好人!不愧是一直跟著道法正宗修行的,見識就是溫和多。
和:換句話說,他每代主人都變,也很沒原則。
無:我跟太極是晚出生些,但幸好跟著代代良主,所以能夠用清淨法自修。不像某劍,明明有大好資質,卻要跟著死腦筋固執的人去入魔。
和:怎麼,想打架嗎?我告訴你,忠於故主才是.......
神:(青光發怒,劍聲長嘯)你們,通通給我安靜!
眾:--是。
......
在神劍閉目養神(也就是青光歛去)後,眾劍小聲(低鳴)交談。
無:神大哥是怎麼了?
和:對不知道忠主的人,談不起來。
望:羲和,你不要小氣好不好?無妹既然是今天早晨才出生的,當然不太了解情況,就讓一下。
和:哼,我是看望的份上才跟你說。好吧,就告訴你,神大哥當初跟魔刃雙兄因故犯衝沒解開,本來已經很不高興,偏偏魔刃雙兄這兩天又和魔劍葵女常有交集,所以他心情不好。
太:為什麼這樣會心情不好?這樣不是可以輕鬆嗎?神大哥既然以前要跟「魔刃雙敵」(註,此為「最幼的神器」太極劍的想法)對決,常累得神光消盡,現在可以悠閒養氣,不好嗎。
望:才沒有悠閒呢!你知道神大哥昨天晚上才能回來到我們身邊。之前他跟著將軍後落凡,不久,又被人類請去鎮鎖妖塔,憑他的能力,是可以斬妖無數都沒問題,但他還沒跟魔刃雙兄解開徵結,才遲遲沒化魔氣,才會擱到現在。他一向沒心情管別人。而將軍大人雖然將他重帶回來,卻又任魔劍葵女去效忠,神大哥心情當然不好,才自己回來休養。
和:所以說啊,忠心甘苦談我是能明白的。望弟,我們好在是同時出生,總會遇見。
望:叫你不要再黏著了,很熱啦!太極,你怎麼了?
太:呃,我,我想問,那個遠遠來的,是不是--
魔:喔,小劍們在聚會啊!神在嗎?
望:魔刃雙兄,你怎麼會跑來?
魔:只要尊王沒召喚我,我一向能在六界來去,尊王也不是整天需要我,他向來往來無敵。不過呢,一旦沒有我對住神,他就沒法跟將軍大人打平,所以那時我才出場。這兩天悶得很,想想神也好久不見了,就來見他啦!
和:聽說你跟魔劍葵女這陣子在界外常碰面?
魔:她?那是因為她執著將軍大人的心意太強。所以我尊王乾脆送她去將軍那。不過我懶得跟她多玩。她太壯啦!也許將軍大人不在意效忠者--這我能明白,我尊王有時也沒用上我。--不過我可是挑對手的。神到底在不在?
太:(小聲)無姊,我們先走好不走?我看到神大哥在發怒了。
無:我也真搞不懂這些大人,雖然他們是比我們早幾天在這界裡出生,但我還是不解。而且這裡六界混空地,都搞不清時差了。還是先回人界時。差不多是蜀山要用上我們的時間了。
太:知道了,無姊。啊,要不要跟他們說再見?
無:現在說再見?你不覺得冷熱氣越來越強?再不走,我們就算不被熔解,也被凍住了。
--雙劍離去。
望:呃,羲和,你有沒有注意到無塵妹跟太極弟先走了?
和:別管他們,他們的功力弱,自然撐不了神器跟魔物的火爆。不過我們兩個好歹跟妖界鍛鍊過,可以撐的。
望:但我覺得很危險啊!魔刃雙兄很強吧?
和:真是廢話。
望:神大哥好像很沉,你看他的青氣都變重了。
和:我當然看得出來。咦,你?
望:閻,閰烟叔?
閰:喂,小子!我是大你們幾天但為什麼叫我叔?神劍還比我先出世耶!叫我閻兄!不然燒了你!
和:你對望說什麼?
羲見的紅光亮起時,閻烟刀鳴聲低了一下。
望:對不起啦!因為神劍大哥以前說,跟劍不同的兵輩,禮貌上要加一級敬稱比較好。何況閻--兄你是閻魔大王的忠屬。
閻:呼,算你會說了,就叫閻叔我也無所謂啦!不過,要不是我提出交往卻被魔劍葵女笑了,我才不來呢!她淨說我比她弱,然後說,她只跟強者交集。要證明我比她強,除非我打贏魔刃,她才接納。
和:她要你跟魔刃打?她是想毀了你,免得你煩她吧?魔刃雙兄只有神大哥有法對付,我們兩加起來也抵不過他們。好在他也不屑跟我們打。
閻:真是長他魔之氣滅自己威風,你好歹也是狂妄的烈日羲和劍吧!
和:我是跟主人狂,又不是隨便狂。如果是跟你打,我就不怕。但是神劍大哥的話,我就會自己讓。魔刃兄,我是絕不給他打。
閻:喔,你的意思是你可以跟我為敵?很好,咱們就來試試。
望:等,等一下,你們少吵!!看看魔刃雙兄跟神大哥說什麼啦!
在刀劍都靜下來時,他們聽到魔刃長聲--
魔:嘿,神,你怎麼這麼多天不見?
神:是啊,兩天。
望:六界兵庫的兩天,至少是人間兩......
和:望弟!
在同屬熱性的火光,剛好可以以毒攻毒的撐住魔火時,神劍發聲:
神:你什麼連晚輩都要欺負?
魔:我只是要他別廢話而已。這是我多年看尊王的習慣,他老愛說--
神:......那我以將軍之名命令,不要再說!
魔:憑什麼你用將軍之名命令我?那我也可以拿尊王之名要求你囉?
神:你是想打架?(青光泛起)
魔:對啊!不然我跑來做什麼?尊王這幾天又不再魔界,我不等召喚出不去。反正你的將軍現在也有人陪,我們自己來打一場好了。
在刀劍聲起,神劍魔刃光撼天地中,羲和跟望舒緊急離開現場。
望:所以當初我跟你說用不著昇仙去!你看,昇仙也是整天打來打去,亂七八糟。
和:嗯,我倒是早就放棄了,只是沒想到入魔也挺困難,如果都已經到神劍大哥的地步,還會遇上魔刃雙兄這等的糾纏,望弟,我看我們去你以前待過的山峰陪陪舊主好了!
望:不去東海?
和:我的故主早就不在東海,但你的故主之子倒還跟他師叔在山上歸隱。雖然在那裡咱們是「封劍」的身份,總好過待在六界兵庫隨時被斷的滋味。
望:好啊,就這樣去吧!不過啊,神劍大哥那邊會鬥到什麼時候?
羲:誰知道?反正他們如果打太兇,跑出「刀劍界」,就會有最古的「盤斧」長老來制止,也不是第一次了,擔心什麼?
望:如果突然飛去,會不會嚇到我主人?
羲:不會啦!他師叔歡迎我們還來不及哩!大不了就跟以前一樣,待在冰裡頭。有兩個在一起,也不寂寞。如何?
望:嗯,好啊,就這麼說定。

凡塵世人,只見天際有兩道長虹,向青鸞山飛去。
---------
是KUSO嗎?這算KUSO嗎??

不知如何歸類啊,算仙劍全系列成否?

想著,會一心追隨主人或挑選主人的劍們,應該都會很有自我意識吧(當然,難免會染上主人意識)

什麼,神劍跟魔刃會打到什麼時候?呃,在六界兵庫毀前會停止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泳言 的頭像
泳言

共曲--無論平淡事件 一旦超越千年 都將化為傳說的詩篇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