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 年
一、緣起
這初春的天氣,非常耀眼。
天、雲、日,都太高了,高的看不見它們,只有亮光照出的樹影,證明了它們確實的存在。惟一有表達感情的,似乎只有包圍四周的春風,但仍帶著殘冬的冷意。
「…當時只記入山深,清溪幾曲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翠綠扶疏的樹叢旁,一身白衣銀髮的男子,彷彿融合的一部份景物,一同沉在微冷的春景裡。

泳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